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 98 年度上易字第 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自由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12 月 31 日
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刑事判決      98年度上易字第4號 上 訴 人 福建金門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甲○○ 選任辯護人 劉緒倫 律師       李宗輝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妨害自由等案件,不服福建金門地方法院97年 度易字第59號,中華民國98年2月1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 福建金門地方法院檢察署97年度偵字第343號),提起上訴,本 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本案經本院審理結果,認檢察官雖起訴被告甲○○涉犯有刑 法第140條第2項之侮辱公署罪、同法第304第1項之強制罪及 第138條之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等罪嫌,惟經原審 調查結果,認被告所為與刑法第140條第2項、第304條及第 138 條規定之犯罪構成要件不合;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 足證被告涉有公訴人所指述之前開侮辱公署罪、強制罪及損 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等犯行,因不能證明被告犯罪, 因而判決被告無罪,經核並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 審判決書記載之證據及理由(如附件)。 二、查關於被告甲○○另犯刑法第138條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 物品罪犯行之事實,已據檢察官於起訴書犯罪事實欄第一段 倒數第6行、第5行敘及(見檢察官起訴書第2頁所述,本院 卷第3頁背面第16行、17行),僅係起訴書證據並所犯法條 欄第二段核被告所為論罪法條部分,漏引刑法第138條;而 公訴檢察官於98年1月13日審理時陳稱,前開被告所犯刑法 第138條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與原起訴被告所犯刑 法第140條第2項之侮辱公署罪、同法第304第1項之強制罪有 想像競合之關係等語在卷(原審卷第104頁)。故檢察官起 訴書係漏引前揭刑法第138條犯罪法條而已,蒞庭公訴檢察 官於上開原審陳稱主張:「我們認為應該追加138條毀壞公 務員掌管物品罪」等語(原審卷第104頁),尚有誤會。另 原判決理由欄第一段第5行、第6行所載:「公訴人所為追加 起訴」,「並追加起訴」等語,核屬贅語,本判決不予引用 ,併予敘明。 三、訊據被告甲○○堅決否認有公訴人所指訴之侮辱公署罪與強 制罪及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等犯行,辯稱:1 、97 年7月8日晚上有晚宴,是歡送消防局局長黃怡凱榮升台北消 防署專員,餐宴上有些來自台灣林長耕議員之朋友,在餐宴 上要求吃完餐宴要赴金寧鄉之百花樓KTV唱歌,要求其本人 賞光。因當日晚上10點至11點之間,其本人原來在議會休息 室,迨休息至10點至11點左右,其本人就去百花樓赴約。當 其本人到百花樓KTV時,幾個金門縣籍議員(李誠智、楊永 立、林長耕)與臺灣的朋友都離開了,結果KTV之服務生告 訴其本人說他們走了,嗣經其詢問服務生為什麼那些朋友這 麼快就離開,服務生則告訴其本人是警察臨檢,致林長耕議 員等人與台灣的朋友喝得不高興就離開。2、嗣經其本人打 電話給金寧派出所所長曾有慶要瞭解狀況,並於電話裡表明 其身分是議長,在百花樓KTV請所長過來一下,當時所長曾 有慶在電話裡原答應說好,馬上過來,迨電話結束後,其本 人在百花樓KTV等待二十餘分鐘,結果所長曾有慶並未依約 前來。在其本人等待所長之時刻,當要離開時遇到其朋友石 永城(石永城名片上有印李誠智議員的助理),石永城發覺 其本人有喝酒,故要請其本人搭乘他的車,隨後其本人就搭 乘石永城車子回議會,其本人之司機則開車跟在其所搭乘石 永城車子後面,而由石永城送其本人回議會。3、迨車子抵 達議會時,因警察局剛好與其任職之議會距離大約只有八十 公分高的短牆的相隔,其本人臨時起意遂去找警察局長。其 本人到警察局之目的是想要向局長林文全抱怨,因該局所屬 金寧派出所所長曾有慶於電話中原有答應其本人要到百花樓 KT V,結果竟未到。事情之經過大致是如此,故才有本案的 發生。4、其本人不承認有犯罪。 四、被告辯護人為被告辯護略稱:1、被告主觀上並無侮辱公署 之故意;且被告並未實施強制行為,故亦無未遂可言。2、 被告在警察局局長辦公室之時間甚為短暫,且當時為下班時 間,不致於有不特定的人會前往,且該處在二樓,並非不特 定人可共見共聞的地方。3、被告本身有固定之司機陳志明 ,且被告於當天晚上又是乘坐石永城之車輛,由石永城之司 機徐國征開車,另一位則是被告之同伴石永城,共有四人( 被告、石永城、陳志明、徐國征)。被告當晚本來是要回議 會,因警察局剛好就在議會隔壁,故被告才臨時想要到警察 局去找局長聊聊,並非蓄意要去侮辱公署;且被告當天亦非 率眾。4、被告自認為與警察局局長交情深厚,即使深夜亦 時常互訪,故被告於當晚到警察局找局長並非如檢察官所指 述之用辭『闖至警察局長辦公室』。被告於案發日當晚並未 踹警察局長林文全辦公室與寢室隔間之木門,因局長辦公室 與寢室隔間之木門,該木門材料係很薄三合板,故被告於推 門時,三合板受固定門拴頂住,因承受反作用力,致造成三 合板下方稍有輕微之龜裂,然該龜裂並非係被告踹門所造成 。如果是踹門的話,在受力處應有凹痕,然本件並無木門受 踹致有凹痕現象,故公訴人所指被告踹門應與事實不合。被 告就警察局局長辦公室之門僅係用力推門而已,並非施暴力 於木門。 五、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 1、有關妨害金門縣警察局副局長李煌山睡眠權利部分:李煌山 確係遭被告故意大力敲門始遭無端中斷正常睡眠,有「刑警 隊長蕭欽杰證述」、「職務報告書」、「移送書」等附卷可 憑,且在移送書中更將被告窮兇惡極行徑登載甚明,原審未 探究「地方警察未便在法庭完全陳述擁地方預算民意首長惡 行」之心境,逕認被告未大力拍(踹)門、未達使用暴力程度 ,顯有錯誤。 2、有關妨害金門縣警察局局長林文全睡眠權利部分:原審判決 於理由內認:「…可見案發當時僅甲○○一人曾進入林文全 局長辦公室內,隨即聽到叩門聲,則該行為應是被告所為無 疑。又被告雖辯稱未踹林文全辦公室與寢室隔間木門,且依 卷附林文全辦公室木門照片,其損壞之部位是腳踢不到的位 置,其損壞係被後面之門栓擠壓造成云云。然查被告當時倘 若只是拍門,即便有門栓存在,厚達數公分之木門,當不致 如卷附照片所示於其門後之底部龜裂數公分,且依其破損的 情形及部位觀之,倘若係以腳力踹,則損壞之部位理應該在 較高處,損壞情形亦當不止如前述之輕微龜裂,參以前述損 壞程度及其裂隙起至底部之情形,約與一般用腳尖踢門所能 造成之情形相當,應認該扇木門受損係遭被告以腳尖踢擊使 然,是以,被告所為逾此程度之辯解,即無可採。」等語, 顯見原審已具體認定「被告確有以一定力道踹門」。故被告 於夜半擅自率眾自行闖至警察局長辦公室,並用力踹林文全 辦公室與寢室隔間木門,並造成木門損壞,自係強暴行為。 按刑法第304條第1項所稱之「強暴」者,乃以實力不法加諸 他人之謂,並不以直接施諸暴力於他人為必要,即屬間接施 力於物體,而已足以影響於他人者,亦足當之。刑法第304條 之強制罪,主要係懲罰行為人以「強暴」、「脅迫」之方法 ,妨害他人意思決定之自由,故行為人除客觀上須以「強暴 」、「脅迫」為手段,以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 利之行為以外,主觀上亦應有妨害他人意思決定之犯意,始 足當之;又「強暴」、「脅迫」,祗以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 妨害他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 以被害人之自由意思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故林文全之睡眠 中斷雖非被告踢門造成,仍有強制未遂犯之適用。 3、縣警局長辦公室及警察局時有因勤務狀況不同,而隨時有不 特定人前往拜會、研討、請求…之可能,故其辦公室外員警 、其他機關人員、民眾皆隨時可能會存在,此處所怎會係非 「不特定人得以共見共聞之情況」?被告係在酒後,故意率 眾至警察局踢館,其用意當然係要以「言語、舉動等方法使 公務機關難堪,以減損公署之威嚴」等情,當時警察局長、 副局長辦公室當然仍屬公署及人員隨時可能增加範圍,故被 告所為當然有在侮辱公署範疇。 六、本院查: 1、按本案警方之職務報告書及移送書(見金門縣警察局刑案偵 查卷字第28頁至第29頁及97年度偵字第343號偵查卷第1頁至 第3頁)係分別經由金門縣警察局刑警隊長蕭欽杰製作之文書 及金門縣警察局製作之文書,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之 規定,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而上開文書 並非經常處於可受公開檢查(Public Inspection)之狀態, 且設有錯誤,亦難以發現而得及時糾正,故其真實之保障性 不高,參照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立法理由,自非屬該條第1 款之『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而公訴 人亦未舉證證明上開文書係「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 之文書,亦不符該條第3款文書得為證據之要件。故檢察官上 訴所論及之上開職務報告書及移送書應屬無證據能力,自難 資為被告有罪之證明依據。 2、被告於案發當時,固有拍打金門縣警察局副局長李煌山寢室 之木門,嗣李煌山亦有甦醒等情。然李煌山於98年1月13日在 原審審理時證稱:「(問:那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是否聽到被 告謝議長喊起床?)聽是有聽到,有叫起床,但是不是很確 定,第二次比較確定,應該是直接敲我房間的門,但是我不 確定是誰,但是我確定是敲我的門,第一次是敲我旁邊房間 的門。」;「(問:敲門幾次?)就這二次,都是敲兩三下 叫起床的樣子。」;「(問:聲音大不大?)普通的聲音。 」等語在卷(原審卷第106頁至第108頁)。公訴人雖以本案 蕭欽杰隊長出具之職務報告書,證明被告係故意大力敲門, 且移送書中更將被告窮兇惡極行逕登載甚明,因而認原審未 探究「地方警察未便在法庭完全陳述擁地方預算民意首長惡 行」之心境,逕認被告未大力拍(踹)門、未達使用暴力程序 ,顯有錯誤云云。惟查,職務報告書、移送書,並無證據能 力,已如上述。檢察官上訴,仍逕以前述「移送書」、「職 務報告書」之審判外書面陳述,據以推論被告犯罪,顯與證 據法則不合。 3、又證人即刑警隊長蕭欽杰於同日在原審審理時亦證稱:「( 問:被告到樓上找局長過程請敘述一下?)我就陪議長,還 有他的朋友,從我們隊部的樓梯上去,因為議長知道局長的 寢室,走到副局長的辦公室的時候,可能看到副局長辦公室 有燈,所以就拍打辦公室的門,要叫他起床,議長拍完之後 ,就馬上離開往局長的辦公室前進。」等語(原審卷第122頁 、119頁),由此可知被告當時拍打警察局副局長李煌山寢室 門的力道不大,以致於李煌山並未聽到第一次拍門及叫喊的 聲音。則被告單純拍門顯未使用暴力,是以警察局副局長李 煌山縱使因第2次拍門醒來而中斷其睡眠,核與刑法第304條 強制罪須以強暴、脅迫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他人行使 權利行為之犯罪構成要件不相當。 4、查本案被告於97年7月8日縣議會歡送消防局局長黃怡凱榮昇 警政署專員,於宴請完畢後回議長辦公室休息,當時參加歡 送之部分議員陪同台灣友人至上開百花樓KTV,迨被告休息至 當日晚間11時左右,乃應邀至百花樓KTV向議員及友人打招呼 ,嗣被告抵達時,議員與友人均已因有警員臨檢離去,被告 遂即電金門縣警察局金寧派出所所長曾有慶,要求所長曾有 慶前來百花樓KTV,當時所長曾有慶亦答應,惟被告等待許久 未見所長曾有慶到達,遂撥電話找警察局局長林文全,因手 機通了未接,故被告又撥勤務中心電話,請局長林文全回電 ,亦因未回電,被告乃於當日晚間11時39分直接至金門縣警 察局刑警隊找局長,並請內線叫局長,惟等待許久無回應, 被告認為局長有意迴避,遂直接至局長辦公室,途中因見副 局長室有燈,乃拍門叫起床,繼續至局長室旁之會客室,等 待約十分鐘左右,因局長仍未出來,被告乃至局長辦公室拍 門叫起床,隨即又進入局長室旁之會客室,嗣等待約三、五 分鐘後,局長林文全出面至會客室,被告見局長林文全出面 後,僅說:「文全啊,作朋友是這樣做法的嗎?平常你找我 像7- 11全天候服務,換我找你,你竟然是這個樣子,你官架 子也太大了吧!」等語,說完隨即離去;而局長林文全又與 在場之縣議員林長耕聊了約一小時各等情,核與證人即警察 局局長林文全於同日在原審審理時證稱:「當天我睡著以後 蕭大隊長用警用電話打給我,、、,蕭大隊長告訴我議長在 會客室,我請他等一下,、、,因為我平常跟他(被告)交 情算不錯,我當時睡眼惺忪,我看到議長及幾個人在那邊, 我問他什麼事,議長很不高興說,你平常找我,隨時找得到 ,我找你你都避不見面。、、、。」,「(問:你和被告謝 議長是什麼交情?朋友交情嗎?)(和議長)公誼與私誼都 不錯。他平常也會到警察局來聊天。」,「(問:你們平常 也會交誼聊天?而且經常碰面而且聊到很晚?)有過」等語 大致相符(原審卷第114頁、115頁、111頁)。是由上開過程 所述,可見被告並無侮辱公署及以強暴脅迫妨害他人行使權 利之主觀犯意甚明。再者,依證人林文全局長於原審審理時 之上開證述可知,足見被告因與警察局局長林文全顯然確有 相當交情,故被告於案發當晚,因久候不耐,遂上樓至局長 室並用力推踢門導致木門下方輕微裂痕之情形,尚難遽認被 告係基於侮辱公署或強制罪之故意而為上開行為。 5、依前揭警察局刑案偵查卷宗第31頁照片所示,警察局長辦公 室之大型門扇為左右二片式,其左片門扇下方僅有輕微龜裂 並無凹痕,而其龜裂處在門扇門栓處,除有上開照片可證外 ,亦有金門縣警察局97年12月29日金警刑字第0970019711 號 函說明該局長室大門損壞部分輕微,修復後即可使用與所附 修復後之照片4張在卷可稽(原審卷第49頁至第51頁)。而被 告係以腳尖踢擊上開警察局長辦公室之大型左片門扇下方等 情業據原審認定在案。檢察官起訴意旨雖指稱被告以腳猛力 踹開局長辦公室與寢室門,致該木門底部因而破損云云。惟 依一般常理以觀,苟被告係以腳猛力踹開局長室木門,則該 木門經用力踢擊處,理應留有踢擊之凹痕存在始合情理,惟 依前開警察局刑案偵查卷宗第31頁照片所示並無存留凹痕痕 跡,亦如前述;而本案公訴人及警方並未舉證證明上開門扇 確有經用力踢擊之凹痕存在。由上說明,公訴人指稱被告以 腳猛踹開木門云云,核與前揭照片所留存之客觀事實不合。 由此足證被告並未以腳猛踹開木門而無實施強暴,妨害警察 局局長林文全睡眠權利之行使及故意至明。 6、又刑法第140條第2項侮辱公署罪,需行為人在不特定人得以 共見共聞之情況下,以輕蔑之言語、舉動等方法使公務機關 難堪,以減損公署之威嚴,始足當之。經查,被告拍踢木門 喊叫起床之地點為金門縣警察局二樓局長辦公室及副局長辦 公室等情,已如前述。而本案發生時間係在晚上12時左右, 並非一般人得以隨意進入之地方,此觀被告於案發當晚進入 縣警察局時,亦係在一樓刑警隊會客室等待逾二、三十分鐘 即明,故被告在二樓局長及副局長辦公室外之作為,即不可 能為不特定人所見聞,可見於當時環境狀況當非「公然」甚 明。再者,被告拍踢木門、喊叫起床之目的僅在於喚醒局長 及副局長,藉以表達被告個人對金寧警察所所長曾有慶爽約 之不滿,與對警察局長林文全避不見面之不悅,並非欲以此 羞辱金門縣警察局。徵諸證人即警察局局長林文全於前開原 審審理時另證稱:「第二點他(即被告)講到百花樓的事, 他說議員同仁有反應,他在我會客室前後坐十幾分鐘就離開 。」等語(原審卷第114頁、111頁),可知上開警察局局長 林文全於被叫醒起床接見後,被告確實有向警察局局長林文 全表達避不見面之不悅情緒後即行離去等情亦明。是由上述 說明,被告單純拍打與踢縣警局辦公室與寢室隔間木門,衡 情應未達侮辱之程度,且上開行為亦非公然,核與刑法第140 條第2項所規定侮辱公署罪之構成要件自有未合,從而自難遽 論被告以上開公然侮辱公署罪責。 7、末按刑法第138條所稱公務員職務上掌管之物品,係指公務員 因執行職務所掌管與該職務有直接關係之物品而言;倘係警 察局辦公室之供處理一般事務之靜態設備,既非警察局長因 執行職務所掌管與該警察局長職務有直接關係之物品,自非 屬刑法第138條所稱公務員職務上掌管之物品。查警察局長林 文全辦公室與寢室隔間之木門僅係警察局長辦公室之供處理 一般事務之靜態設備而已,並非警察局長因執行職務所掌管 與該警察局長職務有直接關係之物品。且本案案發時,金門 縣警察局局長林文全亦非在執行職務,可見前述警察局長林 文全辦公室與寢室隔間之木門自非刑法第138條所稱公務員職 務上掌管之物品甚明。故被告之上揭腳踢行為,核與刑法第 138條所稱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之犯罪構成要件自有 未合,從而自難遽論被告以上開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 罪責。又依前述卷附木門照片觀之(警察局刑案偵查卷宗第 31頁),雖明顯可見僅大門左片門扇板底部有一線裂隙,其 門扇整體仍在等情,有上揭照片可證;參照前揭金門縣警察 局97年12月20日金警刑字第0970019711號函覆稱:因損壞部 分輕微,修復後即可使用,並無收取材料費用及工資等語, 亦有上揭函在卷足憑(原審卷第49頁)。是由上開說明,被 告之前述用力推踢行為雖造成前開警察局局長室大門左片門 扇板底部有一線裂隙而造成損壞,核屬犯刑法第354條之普通 毀損罪,然該刑法第354條之普通毀損罪,依刑法第357條之 規定,須告訴乃論。本件被告雖另涉犯有前述刑法第354條之 普通毀損罪,惟本件僅係由金門縣警察局移送,並未由有告 訴權人知悉犯人之時起於六個月內提出告訴,故本件被告所 另犯前開刑法第354條之普通毀損罪,因未經合法告訴,本院 無從予以審就,併予敘明。 8、綜上調查,被告辯稱並非故意公然侮辱官署,且無強制罪之 故意,亦無損壞公物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之犯意等情,應堪 採信。本件公訴人所舉之證據因均不足以證明被告確有如起 訴書所指之侮辱公署罪與強制罪及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 品罪等犯行;此外又查無其他積極事證足認被告涉有何犯行 ,因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自應諭知被告為無罪之判決。原審 經調查結果,認無法證明被告犯有前述侮辱公署罪與強制罪 及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等犯行,因而判決被告無罪 ,經核並無不當,應予維持。 七、檢察官仍執前詞,提起上訴,惟經本院審核檢察官前揭上訴 理由結果,認檢察官之前開上訴理由仍不足以證明被告確涉 犯有上述侮辱公署罪與強制罪及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 罪等犯行,因均不符合犯罪構成要件,故認檢察官之上訴為 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3條、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張益昌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8 年 12 月 31 日 刑事庭 審判長法 官 沈宜生 法 官 陳容正 法 官 陳坤地 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 ,其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 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書記官 黃月瞳 中 華 民 國 99 年 1 月 4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
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8年至99年版)第 248-266 頁
相關法條 4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38、140、304 條(97.01.02)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 條(9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