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 97 年度上易字第 262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竊盜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2 月 19 日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97年度上易字第2624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林○志 陳○義 上2 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陳炎琪 律師 黃英豪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林○龍 選任辯護人 柯士斌 律師 陳惠如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竊盜案件,不服臺灣宜蘭地方法院97年度易字第45 號,中華民國97年7月29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宜蘭地 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偵字第3378、3664號、97年度偵字第129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林○志、陳○義犯結夥竊盜罪,均累犯,各處有期徒刑拾月。 林○龍故買贓物,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事 實 一、林○志前因竊盜案件,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於民國(下同) 91年10月21日以91年度易字第224 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 月 ,於91年11月19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陳○義前因竊盜案件 ,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於92年6 月9 日以91年度訴字第522 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 月確定,於92年7 月4 日易科罰金執 行完畢。 二、林○龍係「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友○公司)負責人, 從事土石、砂石採取及買賣、預拌混凝土、瀝青混凝土買賣 、大理石、白雲石、麥飯石、雲母、石灰石之採取及買賣等 業務,該公司砂石廠坐落宜蘭縣○○鄉○○段○○號、○○ 號及○○號土地即「和平溪」旁。 三、戴○經(綽號「史豔文」)明知和平溪河床砂石禁止開採, 惟趁「聖帕」颱風來襲期間,山區因河水湍急可即時沖刷掩 平挖採砂石之痕跡,為盜取該處砂石出售以牟取暴利,竟先 偕同游○賢於96年8 月17 日 中午,前往林○龍所經營之友 ○砂石廠,向林○龍表示欲販售開採之砂石予林○龍。林○ 龍明知戴○經所任職之鉅○礦業公司已遭主管機關停止其在 和平溪河床開採砂石之採礦權,戴○經欲利用颱風天盜採砂 石出賣,其所採得之砂石係不法所得之贓物,仍基於故買贓 物之犯意,同意買受戴○經盜取之砂石,並要求戴○經將砂 石載運至友○砂石廠前空地,及命員工林○生(業經原審於 97年7 月29日以協商程序判處罪刑在案)駕駛推土機(小松 牌WA-470型),將嗣後載運至廠區外之砂石推整成堆。 四、嗣戴○經與游○賢、朱○彬、林○志、陳○義、詹○欣、吳 ○銘等人,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聯絡(戴○經、 游○賢、朱○彬、詹○欣、吳○銘等人,業經原審於97年7 月29日以協商程序判處罪刑在案),以每日新台幣(下同) 3 千元之工資,僱請朱○彬(綽號「阿彬」)駕駛挖土機, 並各以每日8 千元之代價,僱請詹○欣(綽號「阿欣」)、 吳○銘(綽號「西瓜」)、陳○義(綽號「閻羅」)及林○ 志(綽號「石頭」)等人駕駛砂石車,及以每日2 千元之代 價僱請游○賢(綽號「阿賢」)負責把風,於96年8 月17、 19、20等日,在宜蘭縣○○鄉境內之和平溪、大濁水溪橋上 方行水區內,由游○賢在對岸即花蓮縣境之和平溪畔監控以 防取締,朱○彬則操作挖土機(小松牌PC-300型)自河床挖 取砂石,由吳○銘駕駛車牌號碼○○-AJ 號砂石車、陳○義 駕駛車牌號碼JQ-○○號砂石車、詹○欣駕駛車牌號碼○○- QN號之砂石車、林○志駕駛車牌號碼GT-○○號砂石車,接 續將挖起之砂石載運上岸並堆置在友○砂石廠前空地。嗣於 96年8 月30日下午4 時許,為宜蘭縣政府警察局員警在友○ 砂石廠拘提查獲林○生,並扣得盜採之砂石6910.11 立方公 尺,及上開車牌號碼○○-AJ 號、○○-QN號、GT-○○號等 砂石車3 輛暨挖土機、推土機各乙台。 四、案經宜蘭縣政府警察局報請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之認定部分: 一、證人即同案被告林○生、戴○經於警詢時之供述,有證據能 力: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檢 察官或自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 其間各別被告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故共同被告對於其他 共同被告之案件而言,為被告以外之第三人,本質上屬於證 人,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法定 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 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此觀司法院釋字第582、592 號解釋意旨甚明」(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2724號判決意 旨參照)。本件證人即同案被告林○生、戴○經於警詢時之 供述,對被告林○龍而言,固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 述,惟證人即同案被告林○生、戴○經於警詢時之陳述,業 經原審審理時,經命其立於證人之地位,依法具結後,就其 等於警詢時所為之陳述,於原審再次詢問,並予被告林○龍 及其辯護人對質詰問之機會,既已賦予被告林○龍反對詰問 權,證人即同案被告林○生、戴○經於警詢時之陳述,自有 證據能力,而得作為本院判決之基礎。被告林○龍之辯護人 認證人即同案被告林○生、戴○經於警詢時之陳述,無證據 能力云云,尚無足採。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共 同被告等)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 之4等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 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 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 條之5定有明文。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 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反對詰 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或 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 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 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 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查本件除前述外,下列所引用之被 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供述或非供述證據,因公訴人、被告 三人及其等辯護人均未於本院審理程序中表示意見(見本院 卷第41頁及98年1月22日審判程序筆錄第2至12頁),且迄至 言詞辯論終結前未再聲明異議,而本院審酌上開供述或非供 述等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無不當取供及證明力明顯過低 之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揆諸前開規定,認前 揭證據資料應有證據能力。 貳、認定上訴人即被告林○志、陳○義、林○龍犯罪事實所憑之 證據及理由: 一、上開上訴人即被告林○志、陳○義結夥竊盜部分之事實,業 據渠等於偵查中、原審及本院審理時供承不諱,核與證人即 共犯戴○經、游○賢、朱○彬、詹○欣、吳○銘等人於偵查 中及原審審理時先後供述情形互核相符,且有宜蘭縣警察局 蘇澳分局先後於96年8 月17日下午5 時許、同年月20日上午 10時許,埋伏現場蒐證所拍攝之盜採砂石照片12幀、搜索扣 押筆錄、現場照片12幀、現況測量成果簿等在卷可憑(見警 刑偵三字第0961108338號卷第104 至114 頁、第115 至118 頁,警刑偵三字第0961107947號卷第22至26頁),及宜蘭縣 政府警察局警員於96年8 月30日下午4 時許,在友○砂石廠 廠前空地查獲盜採之砂石計6910.11 立方公尺暨車牌號碼○ ○-AJ號、○○-QN號、GT-○○號等砂石車3輛,暨小松牌PC -300型挖土機、小松牌WA-470型推土機各乙台等物扣案可佐 ,堪認被告林○志、陳○義上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堪足採 信。被告林○志、陳○義參與本件結夥竊盜部分事證已臻明 確,犯行均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訊據上訴人即被告林○龍坦承有於上開時、地,同意收購共 犯戴○經利用颱風天盜採之砂石,及要求戴○經將砂石載運 至友○砂石廠廠前空地堆置,並命員工林○生以堆土機推整 成堆,嗣再視砂石之數量、品質,與戴○經議價等事實不諱 ,核與證人即同案被告戴○經、林○生等人先後於警詢時、 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供述情形互核大致相符(見警刑偵三字 第0961107947號卷第12至16頁、警刑偵三字第0961108338號 卷第2 至5 頁,96年度偵字第3378號卷第6 至9 頁、第123 至125 頁及原審卷第125 至134 頁、第135 至144 頁),且 有前開在友○砂石廠廠前空地查獲盜採之砂石暨小松牌WA-4 70型推土機各乙台等物扣案可憑,堪認被告林○龍上開自白 核與事實相符,堪足採信。又和平溪自93年6 月30日起即禁 止開採砂石乙節,此有經濟部水利署第一河川局「和平溪砂 石採取整體管理改善計畫書」及臺灣宜蘭法院檢察署與經濟 部水利署第一河川局公務電話紀錄乙紙在卷可佐(見96年度 他字第692 號卷第54至57頁)。本件被告林○龍明知同案被 告戴○經出售之砂石係自和平溪違法盜採而來,仍同意收購 ,並將盜採之砂石載運至友○砂石廠前空地堆置,並命員工 即同案被告林○生駕駛堆土機將砂石推整成堆,縱依證人即 同案被告戴○經供述尚未與被告林○龍議定砂石之價格,然 被告林○龍既已承諾買受同案被告戴○經盜採之砂石,同案 被告戴○經並已將砂石載運至約定地點即友○砂石廠前空地 堆置,可見被告林○龍已與同案被告戴○經達成買賣盜採砂 石之合意無疑,此由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供陳因伊尚未看 到砂石,而砂石之價格須視其品質而定,故尚未與同案被告 戴○談好價格,益足徵之。 三、檢察官雖以同案被告戴○經於偵查中之供述及被告林○龍指 示員工林○生以推土機在友○砂石廠前堆置盜採之砂石等為 論據,因認被告林○龍與戴○經等人共犯結夥三人以上竊盜 罪嫌。然查: ㈠按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其所參與者雖非犯罪構成 要件之行為,固仍無解於共同正犯之罪責(最高法院66年台 上字第2527號判例意旨參照),惟仍以有客觀之事證足認有 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者,始足該當。如以竊盜之意思而 參與犯罪,其所參與者雖非在場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 如僅於事後接應搬運或寄藏贓物者,固仍無解於共同竊盜之 罪責;惟如非以竊盜之意思而參與犯罪,而係以搬運或寄藏 贓物之意思而參與犯罪,且所參與者亦為竊盜行為構成要件 以外之搬運或寄藏贓物之行為,則應以搬運或寄藏贓物罪論 處。 ㈡關於本件被告林○龍究以竊盜或故買贓物之犯意,向同案被 告戴○經買受上開盜採之砂石乙節,依證人即同案被告戴○ 經先後於警詢時、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之供述(其於警詢時 供述:「(問:那你是如何與友○砂石廠林○龍聯繫要將所 盜採之砂石賣給他?)我到砂石場找他說利用颱風天盜採砂 石賣給他,他說好並叫我將盜採之砂石堆置在友○砂石廠前 空地」,「(問:價錢如何?)價錢還沒談妥」,「(問: 林○龍有無實際參與上述時地之盜採砂石行為?)沒有」等 語(見警刑偵三字第0961108338號卷第3 至4 頁);於偵查 中供稱:「(問:你與林○龍如何談?)我去砂石廠找他說 我找人挖起砂石後賣給他,我有說是要挖和平溪的砂石,他 就說挖起來後先放在他砂石廠前面的空地」,「(問:林○ 龍是否知道此事(指竊盜乙事)?)知道,一開始我跟他商 量要把和平溪(砂石)挖起來賣給他,但我只負責挖原料, 加工及出售由他處理,作業時他未在場,他與我談好就離開 了,只留下林○生在場開堆土機」等語(見96年度偵字第 3378號卷第124 至125 頁);於原審審理時證述:「聖帕颱 風之前,我到友○砂石廠跟林○龍談,……我說颱風天路會 沖毀,我請司機進來,我本身有經濟壓力,我挖個1 、2 天 賣給他,我有跟林○龍說是要挖鉅○礦區的砂石,……我有 跟林○龍說先把砂石放在外面,林○龍說好」等語(見原審 卷第125 至132 頁),及證人即同案被告林○生於原審審理 時證稱:「96年8 月17日,老闆林○龍叫我留下來,說有些 土會拿到這裡,叫我用推土機去推,並沒有跟我說其他事情 ,說完他中午12點就離開了,酬勞1 個小時3 百元,是算另 外加班,是向林○龍領取的」等語(見原審卷第135 至136 頁)參互以觀,被告林○龍固於同案被告戴○經等人盜採砂 石前,即已知悉渠等欲趁颱風來襲期間盜採砂石乙節,且同 意收購同案被告戴○經所盜採之砂石,及要求其將砂石載運 至友○砂石廠前空地堆置,並命員工林○生以推土機將載運 至友○砂石廠前之砂石堆整成堆,惟此尚不足以遽認被告林 ○龍係以自己參與竊盜之意思所為。檢察官以證人即同案被 告戴○經於偵查中供述:「我負責挖起來,後續要如何找買 主由他(林○龍)自行負責」,「我只負責挖原料,加工及 出售由他(林○龍)處理」等語,遽認被告林○龍與同案被 告戴○經同謀,由同案被告戴○經負責挖取砂石,再由被告 林○龍負責砂石之加工、銷售,認被告林○龍有參與盜採砂 石之犯行,稍嫌速斷。此由證人即同案被告戴○經於原審審 理時復證稱:「林○龍當時跟我說不要將砂石帶到他們工廠 裡面去,我說砂石放在外面,等颱風過去之後再搬,我待在 那裡2 、3 年,知道水的情形,只有林○龍那裡可以做,上 、下游都會被沖毀;……水還沒退的時候,只有林○龍那一 家」,「我找林○龍談,是要告訴林○龍我要賣砂石給他, 不是要一起偷砂石,我在還沒找林○龍之前就決定要趁颱風 天盜採砂石;只有跟林○龍說要把砂石放在廠區外的空地, 沒有跟他商量如何找司機、車子、挖的地點,亦無告訴他要 如何盜採、作業、車輛調度,期間林○龍也沒有到現場;因 為我沒有認識的推土機,所以才找林○生;我有跟林○龍講 要將砂石放在那邊,但還沒有談妥是否要買,林○龍要等颱 風過後才決定,之前在檢察官陳述部份,可能是誤會,我自 己講錯,因為林○龍是距離最近」等語(見原審卷第125 至 132 頁),明確表示被告林○龍除事前知悉渠等欲盜採砂石 外,並未有任何參與如何盜採砂石等事前謀議之行為,而本 件結夥盜採砂石犯行,係由同案被告戴○經自行招募挖土機 司機朱○彬及砂石車司機林○志、陳○義、詹○欣、吳○銘 等人盜取砂石並載運至友○砂石廠廠前空地,始由被告林○ 龍命其員工即同案被告林○生將運送至砂石廠前空地之砂石 推整成堆,被告林○龍亦未有任何參與前開盜採砂石之行為 。綜上,堪認被告林○龍並非以共犯竊盜之意思為之無訛。 檢察官認被告林○龍所為,亦涉犯刑法第321 條第1 項第4 款之結夥3 人以上竊盜罪嫌,容屬誤會。 ㈢本件被告林○龍故買贓物部分事證亦臻明確,犯行洵堪認定 ,應予依法論科。 四、核被告林○志、陳○義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1 條第1 項第 4 款之結夥3 人以上竊盜罪;被告林○龍所為,係犯刑法第 349 條第2 項之故買贓物罪。公訴意旨認被告林○龍係涉犯 刑法第321 條第1 項第4 款之結夥3 人以上竊盜罪嫌,與本 院之認定不同,已如前述,惟其起訴之社會基本事實相同, 爰予變更起訴法條。被告林○志、陳○義與共犯戴○經、游 ○賢、朱○彬、詹○欣、吳○銘等人,就上開結夥竊盜犯行 ,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又查被告林 ○志因竊盜案件,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91年10月21日,以91 年度易字第224 號刑事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 月,於91年11月 19 日 易科罰金執行完畢;被告陳○義前因竊盜案件,經臺 灣宜蘭地方法院於92年6 月9 日,以91年度訴字第522 號刑 事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 月確定,並於92年7 月4 日易科罰金 執行完畢,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考,渠2 人於有期 徒刑執行完畢,5 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 均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 項前段之規定加重其刑。再 被告林○志、陳○義2 人於警員尚未查知其身分前,均主動 於96年9 月7 日向警員自首,此業據證人楊○文警員於原審 審理時證述在卷(見原審卷第121 至122 頁),是被告林○ 志、陳○義2 人於其犯罪行為未為有偵查權限之機關發覺前 即自首犯行,接受裁判等情,已堪以認定,應依刑法第62條 前段之規定,減輕其刑,並依刑法第71條第1 項之規定,先 加重後減輕之。 五、原審以被告3 人罪證明確,並均予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 查:㈠被告林○龍係以故買贓物之犯意實施本件犯罪,所為 係犯刑法第349 條第2 項之故買贓物罪,原審認被告林○龍 與戴○經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成立刑法第321 條第1 項第4 款之結夥3 人以上竊盜罪,與本院之認定不同。㈡又 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分配○義,故法院對於有罪被告之 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罪當其罪,以 契合社會之法律感情,此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審酌 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各款所列事項以為科刑輕重標準, 縱使基於目的性之考量,認定必須加重裁量時,亦僅得在罪 責相當性之範圍內為加,不宜單純為強調刑罰之威嚇功能, 而從重超越罪責程度為裁,務求「罪刑相當」。本件被告3 人分別所為犯行固屬可訾,而應均予論罪科刑,然經調查審 理結果,被告林○志、陳○義2 人受僱駕駛砂石車載運盜採 之砂石,固有不當,惟渠等2 人迫於家計受僱於同案被告戴 ○經駕駛砂石車運載盜採之砂石,參與本件犯罪之情節尚非 嚴重,且犯罪期間僅3 日,事後亦未獲得任何利益,暨犯後 自首並坦承犯行不諱,因認檢察官對被告林○志、陳○義均 求刑有期徒刑1 年6 月,及原審量處各有期徒刑1 年3 月, 均有過苛之虞,於罪刑相當原則尚有未合。㈢扣案車牌號碼 GT-○○號之砂石車1輛,雖為被告林○志所有,惟係被告林 ○志平日駕駛該砂石車載運砂石賴以維持生計之重要工具, 而其受僱駕駛該砂石車載運盜採之砂石僅3 日,另審酌被告 陳○義所駕駛之砂石車並未扣案,其他同案被告吳○銘、詹 ○欣所駕駛之砂石車,於經原審判處之罪刑中亦無諭知沒收 之情形,如逕以該砂石車係供被告林○志犯罪所用之物而予 沒收,於罪刑相當原則顯有未合;另扣案小松牌WA-470型之 推土機1 輛,係友○公司所有,且非供被告林○龍犯罪所用 之物,原審竟均予沒收,亦有未洽。被告林○龍提起上訴, 否認有結夥三人以上竊盜之犯行,及被告林○志、陳○義提 起上訴,認原審量刑過重,指摘原判決不當,均有理由,是 原判決既有前揭可議之處,即屬難以維持,而應由本院予以 撤銷改判。爰分別審酌被告3 人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 破壞和平溪之河川地貌與水土保持,對河川沿岸民眾生命、 財產構成威脅,犯罪所生之損害,及犯後均坦承犯行,態度 尚佳等一切情狀,分別改量處如主文第2 、3 項所示之刑, 以示懲儆。至扣案車牌號碼GT-○○號之砂石車1輛,雖為被 告林○志所有,此已據被告林○志於警詢時供明在卷,惟砂 石車並非違禁物,且被告林○志平日以駕駛該砂石車載運砂 石為業,該砂石車係其賴以維持生計之重要工具,本件受僱 駕駛該砂石車載運盜採之砂石僅3 日,再參諸被告陳○義所 駕駛之砂石車並未扣案,其他同案被告吳○銘、詹○欣所駕 駛載運盜採砂石之砂石車,於經原審判處之罪刑中亦無諭知 沒收之情形,如僅以該GT-○○號之砂石車1輛,係供被告林 ○志犯罪所用之物而逕予沒收,容與罪刑相當原則未合,爰 不沒收之。另扣案之推土機(小松牌WA-470型)1 輛,為友 ○公司所有,已分據被告林○龍及證人即同案被告林○生於 警詢時供述在卷,且非供被告林○龍犯罪所用之物,亦不宣 告沒收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 條第1 項前段、第364 條、第 299 條第1 項前段、第300 條,刑法28條、第321 條第1 項第4 款、第349 條第2 項、第47條第1 項、第62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 本案經檢察官陳國鳴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8 年 2 月 19 日 刑事第十四庭 審判長法 官 陳志洋 法 官 謝靜恒 法 官 謝靜慧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陳泰寧 中 華 民 國 98 年 2 月 23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 犯竊盜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結夥三人以上而犯之者。 刑法第349條第2項: 搬運、寄藏、故買贓物或為牙保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科或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8年版)第 114-124 頁
相關法條 1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47、57、62、71、320、321、349 條(96.01.24)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159-1、159-4、159-5、299、300、364、369 條(9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