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 94 年度選上訴字第 12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選罷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5 月 04 日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94年度選上訴字第12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蕭○○ 選任辯護人 甲○○律師  陳○○律師  許○○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黃○○ 乙○○ 上二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魏○○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丙○○  江○○           籍 許○○ 被   告 王○○  鄭○○  何○○ 上八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林○○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叢○○           (現於臺灣臺北監獄另案執行中) 被   告 官○○ 上二人共同 義務辯護人 朱○○律師 上列上訴人等因被告等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等案件,不服臺 灣臺北地方法院93年度選訴字第2號,中華民國94年6月29日及94 年10月19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1 年度偵字第19501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蕭○○、黃○○、乙○○、丙○○、江○○、許○○ 部份及叢○○妨害投票罪部份均撤銷。 蕭○○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處有期徒 刑壹年,褫奪公權貳年。又共同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不○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壹年,褫奪公權貳年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褫奪公權貳年。 黃○○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處有期徒 刑陸月,褫奪公權壹年。又共同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不○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捌月,褫奪公權壹年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褫奪公權壹年。 乙○○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處有期徒 刑捌月,褫奪公權壹年。 丙○○、江○○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 各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均以參佰元折算壹日,各褫奪 公權壹年,均緩刑參年。 許○○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處有期徒 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緩刑 參年。 叢○○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累犯,處 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 。 其他上訴駁回。 事 實 一、叢○○於八十四年間因違反麻醉藥品管理條例案件,經本院 判處有期徒刑七月確定;又於八十五年間分別因違反藥事法 、麻醉藥品管理條例案件,經本院及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分別 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月、四月確定,並接續執行,於八十六 年十月十三日假釋出監,復於八十八年四月九日撤銷假釋入 監服刑,而於八十八年四月三十日縮短刑期執行完畢。 二、蕭○○係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候選人,為達勝選目 的,竟意圖以虛報遷徙戶籍取得選舉資格之不○方法,使選 舉發生不○確結果,而與黃○○、戊○○、叢○○、乙○○ 、丙○○、江○○、許○○等(戊○○經原審通緝中)共同 基於犯意聯絡,由叢○○負責蒐集自己與附表編號三十三、 三十五號之朱金城、王華興之身分證件,並交付乙○○所委 託不知情之王○○;其餘附表所示黃○○、辛○○、吳○達 、郭○○、己○○(原名己○○)、庚○○、丑○○、陳○ 月、許○、A○○、B○○、C○○、L○○、D○○、高 ○○、F○○、G○○、關陳○○、邱○壽、H○○、陳火 旺、J○○、K○○、蕭吳○○、張○珍、柯○○、詹○○ 連、張○萍、張○明、張○菊、蕭○珊、蔡○子、黃○雲、 唐○○、唐○華、林○純、蕭○安、江○○、林郭○○、郭 ○○、林○得、黃○綉英、陳○德、彭○欣、戊○○、楊啟 煙、卯○○、許○○等四十八人部分,則分別由黃○○、彭 顯明等人負責招攬,或由上開虛偽遷徙戶口之人自行交付身 分證件後,交由乙○○、丙○○、江○○、許○○等人,蕭 清富並另委託不知情之王○○、鄭○○、何○○代為辦理( 上開虛偽遷徙戶口之五十一人中,除黃○○、戊○○、叢仲 麟外,餘四十八人均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以九 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九五0一號另為緩起訴處分確定,現均於 緩起訴期間),而以嘉義市○○路一六五號、一六七號及嘉 義市○○○路一一八號為據點,集中整理大量戶籍資料,依 據預定遷入嘉義市轄內特定之住址戶內資料,並到嘉義市○ ○路橋旁之「益文堂」委刻上開欲遷移戶籍之人之印章,並 製作內容不實之委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等文件。蕭○○、 黃○○、戊○○、叢○○、乙○○、丙○○、江○○、許馨 心等人明知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並無實際遷徙居住之 事實,竟由乙○○、丙○○、江○○、許○○及不知情之王 ○○、鄭○○、何○○等人,在取得叢○○、黃○○、彭顯 明等人所交付遷徙戶口之人之身分證件後,連續於附表所示 九十年七月十九日起至七月三十一日止之遷徙日期,分別持 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之身分證件、印章及如附表所示 內容不實之委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等文件,以違反戶籍法 規定「虛報遷入地址」之非法方法,先後向嘉義市東區戶政 事務所及西區戶政事務所,申報遷入如附表所示嘉義市頂埤 三三之二號等遷入地,並留下(0五)0000000、0 000000、0000000等聯絡電話供戶政機關查詢 ,使戶政機關承辦人員將此遷徙紀錄登載於遷入戶籍登記申 請書,並將上開虛報遷入之如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編 入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之選舉人名冊公文書而公告 確定,於選舉名冊上具有投票資格,嗣附表所示黃○○等五 十一人並於九十年十二月一日投票日前往投票,使投票發生 不○確結果。 三、蕭○○與黃○○、戊○○等人復另共同基於犯意聯絡,於九 十年十一月三十日即第五屆立法委員投票之前一日,由黃太 元、戊○○安排先前已為支持蕭○○而遷移戶籍並已取得選 舉權之吳○達、辛○○、郭○○、己○○、庚○○、丑○○ 、陳○月、許○、郭○○、林○得、彭○欣等人,分別自行 租用巴士或自行開車、搭車,陸續前往嘉義市○○路蕭○○ 競選總部會合,由蕭○○安排競選總部工作人員於當晚帶同 至嘉義市○區○○○路三六九號皇嘉大飯店安排客房住宿, 黃○○並告知櫃檯人員陳永盛(起訴書誤載為陳水盛)其等 係蕭○○朋友,嗣後將有人前來支付住宿費用等語。陳永盛 遂依此於住宿帳單上註記「蕭理事長助選團」,嗣又由櫃檯 接班人員鄭筱玲據以填寫署名「蕭○○理事長」、金額三萬 三千六百六十元之顧客確認書,再由會計人員李淑賢登載於 該飯店會計部門之「領款登記簿」、「應收帳款明細簿」。 翌日(十二月一日)蕭○○競選總部不詳姓名年籍之成年男 子並前往皇嘉大飯店向不知情之皇嘉大飯店負責人官○○告 以關於黃○○等人之住宿費用將由其等一併代付,請求先行 簽帳等語。而官○○因與蕭○○、蕭登標兄弟為舊識,遂同 意簽帳及折扣優惠,並交代皇嘉大飯店負責收取外客簽帳之 郭銘達不需收取該筆費用。嗣蕭○○競選總部某不詳姓名年 籍之成年工作人員復於投票當日(十二月一日)前往皇嘉大 飯店接送黃○○等人前往各投票所投票。迨於九十一年一月 九日,蕭○○競選總部某不詳姓名年籍之成年男子則將以去 除尾數計算之三萬元(約九折)住宿費用交付官○○,再轉 交皇嘉大飯店會計人員李淑賢銷帳,以此方式對於吳○達、 辛○○、郭○○、己○○、庚○○、丑○○、陳○月、許○ 、郭○○、林○得、彭○欣等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住宿費用 等不○利益,使其為一定之投票。 四、案經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移送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有罪部分 一、證據能力: (一)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意旨,共同被告於被告 案件中係屬證人,法院應踐行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始具 有證據能力;而共同被告於被告案件中之警詢、偵查中陳 述,因被告無從為詰問,而有礙被告之對質詰問權,應無 證據能力。再法院就被告之案件對其他共同被告或與被告 有共犯關係之人調查,均應依人證之調查程序傳喚該共同 被告或共犯到場,命其立於證人之地位而為陳述,並通知 被告,使被告有與之對質及詰問其現在與先前陳述之瑕疵 的機會,以確保其對質詰問權,並藉以發現實體真實(最 高法院九十四年度臺上字第一七七六號判決意旨參照)。 依上開大法官會議解釋及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法院如於共 同被告以證人身分到庭陳述,訊問被告對共同被告之審判 外陳述有何意見,並准許被告對於共同被告當庭及先前陳 述進行詰問,即已賦予被告對於共同被告對質詰問機會, 此時共同被告於審判外陳述之瑕疵,應已治癒,而具有證 據能力。查共同被告蕭○○、黃○○、乙○○、丙○○、 江○○、許○○、叢○○、官○○及吳○達、郭○○、林 阿得、彭○欣、D○○、B○○、I○○、E○○、羅仕 源、柯○○、張○珍、王華興於偵查中本於被告身分所供 ,業於原審以證人身分到庭陳述,並經辯護人當庭交互詰 問,有筆錄在卷可考,則被告蕭○○、黃○○、乙○○、 丙○○、江○○、許○○、叢○○、官○○及吳○達、郭 ○○、林○得、彭○欣、D○○、B○○、I○○、高樹 培、F○○、柯○○、張○珍、王華興於偵查中所供,對 於其他共同被告應有證據能力。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而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 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 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 二項分別定有明文。查證人蕭林足、蕭百村、陳永盛、鄭 筱玲、李淑賢於偵查中所為證言,固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言詞陳述,惟其等於偵查中所證,均係於自由意志 下所為陳述,並經具結,自無顯不可信之情形,依刑事訴 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規定,亦應有證據能力。 二、訊據上訴人即被告蕭○○供承為九十年間第五屆立法委員嘉 義市選舉區之候選人之事實,上訴人即被告黃○○供承為了 支持被告蕭○○參選而邀集親友一同遷移戶籍並投被告蕭登 獅一票,且於投票前一日前往嘉義投宿於嘉義皇嘉大飯店等 事實;上訴人即被告乙○○、丙○○、江○○、許○○及叢 ○○則均坦承為附表所示五十一人辦理遷移戶籍至附表所示 各戶口等情,惟均矢口否認有妨害投票犯行,被告蕭○○、 黃○○並否認有對有投票權人交付不○利益之投票賄選犯行 。被告蕭○○辯稱:完全不知道乙○○、丙○○、江○○、 許○○等人為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遷移戶籍之事,更 無所謂詐術或其他非法方法,況五十一人的選舉權數並不足 以影響投票結果,至交付不○利益部分事實,亦毫無所悉云 云;被告黃○○辯稱:係自發遷移戶籍,蕭○○並未要求我 如此做,且遷移戶口本係人民權利,也不知道皇嘉大飯店的 住宿費用是何人所付云云;被告乙○○、丙○○、江○○、 許○○辯稱:遷移戶籍為人民之權利,且其等僅負責受委託 代辦遷移手續,不知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遷移戶口之 目的何在,況如果遷移戶口是違法作為,戶政機關人員何以 受理這些遷移戶口之登記申請云云。被告叢○○辯稱:並無   主動邀集他人遷徙戶口,是當時老闆王志勤指示一起將身分 證件拿到嘉義市給王○○等語。 三、經查: (一)妨害投票部分:  1、如附表所示辛○○、吳○達、郭○○、己○○、庚○○、   丑○○、陳○月、許○、A○○、B○○、C○○、 陳東   源、D○○、E○○、F○○、G○○、關陳○○、邱○   壽、H○○、I○○、J○○、K○○、蕭吳○○、張○   珍、柯○○、詹○○連、張○萍、張○明、張○菊、蕭百 珊、蔡○子、朱金城、王華興、黃○雲、唐○○、唐○華 、林○純、蕭○安、許○○、江○○、林郭○○、郭○○ 、林○得、 黃○英 、陳○德、彭○欣、楊○○及卯○○ 等四十八人,係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  資格,而分別於附表所示時間自附表所示戶口遷移至附表 所示戶籍,然實際均未居住該處等情,業經檢察官查明屬 實,並於九十三年十月八日,以其等所犯刑法第一百四十 六條第一項妨害投票結果○確罪、第二百十四條明知為不 實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均為死刑、無期徒刑 或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且犯罪後均坦承 犯行,深知悔悟,而為緩起訴處分確定,有臺灣臺北地方 法院檢察署九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九五0一號緩起訴處分書 在卷可參(見原審卷五第244頁至259頁)。再證人D○○ 、B○○、I○○、E○○、F○○、柯○○、林○得、 吳○達、張○珍、彭○欣、王華興於原審,及於原審經分 離調查證據程序後以證人身分具結作證之被告黃○○均證 稱:係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 移戶籍,亦未實際居住該處等事實(見原審卷四第一四八 頁、第一五0頁至第一五一頁、第一五三頁○面、第一五 五頁背面、第二0九頁背面、第二一四頁○面、第二一六 頁背面、第二四0頁背面及卷五第一五一頁、第一五六頁 、第一九六頁,暨卷六第一七四頁至第一七六頁),並有 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遷入戶籍申請書暨附件(即委 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等)、第五屆立法委員暨嘉義市第 六屆市長選舉人名冊、各投開票所報告表節本、臺灣臺北 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履勘筆錄、附表所 示黃○○等五十一人遷徙紀錄資料查詢結果一百零二紙等 附卷可稽(經核對上開戶籍申請書、選舉人名冊、遷徙紀 錄資料,起訴書附表之遷入地、戶長及里鄰別有部分誤載 、漏載,分別更○如附表所示,見九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九 五0一號偵查卷一第五二頁至第一六五頁、第一六八頁至 第一九一頁及九十年度選他字第二八號卷二第一二0頁至 第一二二頁,暨原審卷五第1項至第103頁)。足見附表所 示黃○○等五十一人係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 區選舉資格,而分別於附表所示時間,自附表所示戶口遷 移至附表所示戶籍,然實際均未居住各該遷移後之戶籍, 並於九十年十二月一日當天前往投票所領取選票、投票等 事實堪以認定。  2、被告黃○○確有於上開時間蒐集辛○○、吳○達、郭○○   、己○○、庚○○、丑○○、陳○月、許○等人之身分證  件等資料交付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阿草」之男子辦理遷移 戶籍,而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等情 ,為被告黃○○坦承在卷,核與證人吳○達於原審證述情 節大致相符(見原審卷四第二四二頁○面)。再被告叢仲 麟亦坦承將自己及朱金城、王華興之身分證件交付被告蕭 清富所委託之王○○,並分別於附表所示時間,自附表所 示戶口遷移至附表所示戶籍,而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 市選舉區選舉資格等情,核與證人王華興於原審證述情節 相符(見原審卷六第一七四頁)。另被告王○○於原審經 以證人身分具結證稱:乙○○沒空,就叫我去嘉義找叢( ○○)先生拿資料,我依約前往向叢(○○)先生拿了資 料後就交給乙○○等語(見原審卷六第二一五頁)。被告 黃○○蒐集辛○○、吳○達、郭○○、己○○、庚○○、 丑○○、陳○月、許○等人之身分證件,被告叢○○提供 自身及朱金城、王華興等人身分證件,係為取得第五屆立 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移戶籍,且實際並未住 居於各該遷移後之戶籍之事實亦堪認定。  3、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之戶籍遷徙申請,分別為被告   乙○○、丙○○、江○○、許○○及叢○○辦理。其中被  告乙○○委託不知情之被告王○○、鄭○○、何○○三人 代為辦理,且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遷移戶籍所需印 章、委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如有缺少,則由其等到嘉義 市○○路橋旁「益文堂」委託代刻,或依照被告乙○○提 供之空白格式自行製作等情,為被告乙○○、丙○○、江 ○○、許○○及叢○○等人供承不諱,且經原審分離調查 證據程序,被告乙○○、丙○○、江○○、許○○、王美 又、鄭○○、何○○等人均以證人身分具結並隔離訊問後 ,所為證言亦相符合(見原審卷四第二四四頁背面至第二 四六頁○面、第二四九頁至第二五0頁、卷五第一七0頁 至第一七二頁、第一七七頁至第一七九頁、第一八四頁至 一八六頁、第一八九頁、第一九一頁至第一九四頁及卷六 第二一五頁),復有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遷入戶籍 申請書暨附件(即委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等)在卷可參 。而各該申請書上記載之聯絡電話均為裝設於嘉義市○○ 路一六五號、一六七號及嘉義市○○○路一一八號之電話 (0五)0000000、0000000、00000 00;申請書及委託書上受委託人亦分別為被告乙○○、 丙○○、江○○、許○○、王○○、鄭○○、何○○等人 。被告乙○○、丙○○、江○○、許○○等人有辦理附表 所示五十一人之戶籍遷移之事實無疑。  4、雖被告乙○○、丙○○、江○○、許○○等人均否認為附   表所示黃○○等人遷移戶籍係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  市選舉區選舉資格,亦不知附表所示之人實際上並無居住 之意思等語。惟查: (1)原審經以證人身分隔離後交互詰問,證人即被告丙○○、 江○○、許○○、王○○、鄭○○、何○○等人除證稱附 表所示黃○○等人遷移戶籍資料是由被告乙○○處取得, 依照被告乙○○指示辦理,並製作遷移戶籍所欠缺之資料 如印章、委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等,被告乙○○亦不否 認此部分犯行。 (2)同案被告D○○於偵查中供稱:我與夫L○○遷移戶籍是 由乙○○代辦,他叫江○○跟我拿身分證、印章,有告訴 江○○遷移戶籍之目的是為了選舉,所以房屋租賃契約書 上記載之承租地點及對象是江○○找的等語(見第一九五 0一號偵查卷三第四八頁至第五二頁),嗣於原審以證人 身分作證雖否認知悉代書之姓名,只稱姓蕭,然經公訴檢 察官提示警詢及偵查筆錄後亦證稱:上開警詢及偵查筆錄 均實在,的確有跟代書說明遷移戶籍之目的等語(見原審 卷四第一四九頁背面及第一五0頁○面),同案被告賴美 萍於偵查中所述,自屬可信。 (3)同案被告E○○於偵查中供稱:我同事與乙○○認識,是 乙○○拜託我遷戶籍至嘉義市,以便立法委員選舉時支持 他的朋友,當時我將身分證、印章一併交給乙○○,他要 求我立法委員選舉時投給姓蕭的候選人,投票時只有「蕭 ○○」一人姓蕭,所以就投給蕭○○等語(見第一九五0 一號偵查卷四第一三三頁、第一三四頁),嗣於原審以證 人身分作證雖否認將身分證等資料交給被告乙○○,復證 稱不知遷戶籍是幫忙什麼選舉等語。然經公訴檢察官提示 偵訊筆錄後證稱:偵查中所言均實在,也曾經如此告訴檢 察官等語(見原審卷四第一五四頁),證人E○○於原審 所為證言,顯然避重就輕,自應以偵查中所供較為可採。 (4)同案被告I○○於偵查中供稱:是乙○○打電話給友人羅 仕源,留了江○○的地址要寄身分證資料,關於房屋租賃 契約的事我並不清楚,是請乙○○、江○○一併辦理的等 語,嗣於原審以證人身分作證對於遷移戶籍原因雖不置可 否,亦不願詳細說明,但經公訴檢察官提示偵訊筆錄後亦 證稱:的確在偵查中如此說等語(見原審卷四第一五六頁 ○面),I○○偵查中所證,顯屬可信。 (5)證人F○○於原審對於公訴檢察官詰問:何人拜託、代為 辦理遷移戶籍、如何取得投票通知單及前往投票所等問題 ;均表示不清楚或忘記了,並稱是「阿達」代為處理的等 語(見原審卷四第二0九頁背面至第二一0頁),然羅仕 源於偵查中即供稱:某一競選總部候選人的嘉義朋友打電 話要我挺該候選人,並表示蕭代書會來拿,投票當日下嘉 義同車之人E○○、邱○壽、I○○、J○○及綽號「阿 宗」之男子的戶籍遷徙都是由乙○○辦理的,關於租賃契 約書、委託書都是委託他們辦理,乙○○有打電話來說會 派人來收,有鼓吹投蕭○○,拿投票通知單的也是蕭○○ 服務處的人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第五四頁至 第五八頁),核與E○○、I○○等人所述情節大致相符 ,自應以偵查中所述與事實較為相符。 (6)同案被告A ○○經原審及本院合法傳喚,並經原審拘提均 未到庭,惟A○○於偵查中供稱:當時先打電話去蕭 ○○ 服務處詢問,他們叫乙○○代為辦理,所以將身分證寄給 乙○○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第四四頁至第四 五頁),是A ○○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 舉資格而遷移戶籍之事宜確實委由被告乙○○代為辦理。 (7)同案被告柯○○於警詢供稱:是蕭○○競選總部人員主動 打電話,要我將身分證及印章寄給嘉義市丙○○代書辦理 ,丙○○有打電話,口頭上授權給她辦理,當時一起遷移 戶籍的還有婆婆詹○○連等語(見九十年度選他字第二八 號卷三第六一頁、第六二頁)。雖於偵查及原審供(證) 稱:是因為與嘉義市支持蕭○○那邊有朋友關係,所以遷 戶籍以支持蕭○○等語,然對於將身分證及印章交給何人 辦理之事,則均諉稱忘記了,並證稱:警詢時是因為顧及 公公詹再森感受,所以將全部責任擔下,事實上是將所有 資料交給公公詹再森處理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 第八四頁及原審卷四第二一四頁背面、第二一五頁○面) 。惟身分證為個人重要證件,若非熟識或有特別情事,豈 有任意交付連姓名都不知道之人之理,而若依柯○○所稱 係詹再森要求遷移戶籍支持被告蕭○○,又豈有僅柯○○ 及其婆婆詹○○連二人遷移戶籍,詹再森戶籍卻未遷移之 理,且詹○○連於警詢供稱:是我媳婦柯○○表示要支持 某位候選人,所以將身分證交給柯○○處理等語(見第二 八號選他字卷三第六三頁、第六四頁),益見柯○○於偵 查、原審所稱,係屬迴護被告丙○○之詞。證人柯○○於 警詢所為證述更具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被告丙○○ 部分犯罪事實所必要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 二規定,證人柯○○於警詢所為證述,得作為證據,並可 證明被告丙○○明知柯○○遷移戶籍係為取得選舉權之事 實。 (8)同案被告B○○於偵查中供稱:朋友「羅金都」拜託我夫 妻二人遷移戶籍以支持蕭○○選舉,之後有口頭委託江佳 玲辦理遷移戶籍等情(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四第十九 頁)。嗣於原審以證人身分作證雖對於委託被告江○○遷 移戶籍之事改稱是聽「羅金都」說的,且於公訴檢察官質 疑所述前後矛盾時,仍稱:現在記得比較清楚等語。然依 常情,一般人在距離案發較近之時間就案發細節陳述,通 常較為清楚詳細,且證人B○○亦於原審先證稱:偵查中 所為均屬實在,至於委託何人辦理,因為事情已經過好幾 年,也記不清楚等語(見原審卷四第一五一頁背面、第一 五二頁○面),亦見B○○於原審證稱與常情不符,自應 以偵查中所為證述為可信。 (9)同案被告張○珍於偵查中供稱:我是委託江○○辦理戶籍 遷移,之後江○○告訴我到嘉義火車站,有人會帶去投票 所,純粹是為了還江○○人情而同意遷移戶籍等語(見第 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四第二六頁、第二七頁);嗣於原審 以證人身分作證雖改稱不認識江○○,警詢及偵查中只是 順著警察及檢察官的問話而回答,檢察官偵訊時並沒有提 示任何資料供其辨識,也沒有以強暴、脅迫方式要求為特 定回答等語(見原審卷五第一五三頁、第一五四頁),而 若依張○珍所述,檢察官並未提示任何資料供其辨識,亦 未要其為特定回答,其如何能回答出被告江○○之姓名, 復對於遷移戶籍原因是為了還被告江○○人情乙節均詳述 在卷,足見張○珍於原審所為證述要屬迴護被告江○○之 詞,並非可採,應以偵查中所供較為可信。 (10)被告乙○○雖另辯稱: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之遷移 戶籍申請資料都是由蕭堃田交付委託辦理云云,然蕭堃田 於八十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已因肝硬化、肝癌前往行政院國 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嘉義榮民醫院(下稱嘉義榮民醫 院)住院,而九十年五月至七月間除陸續回嘉義榮民醫院 複診外,亦前往財團法人天主教聖馬爾定醫院(下稱聖馬 爾定醫院)就診等情,有嘉義榮民醫院九十四年五月三十 日嘉義行字第0九四000二六一0號函檢附蕭堃田病歷 摘要報告、聖馬爾定醫院九十四年六月一日(九四)惠醫 字第0六八六號函檢附之蕭堃田病歷資料及住院紀錄在卷 可參(見原審卷五第一二二頁至第一四四頁)。而證人即 蕭堃田之妻蕭林足、子蕭百村於偵查中均證稱:約八十八 年間蕭堃田肝癌病發,之後於九十一年一月二十日過世, 依蕭堃田過世前能力及身體狀況已經是肝癌末期,肚子脹 大、活動力很差,根本無法處理邀集他人遷移戶籍之事, 也不曾見過蕭堃田拿戶籍資料回家處理過等語(見第一九 五0一號偵查卷三第三頁至第六頁)。證人蕭林足於原審 雖經公訴檢察官提示其先前偵訊筆錄中關於蕭堃田過世前 身體狀況所為陳述後表示不清楚、不記得等語,然依常情 判斷,證人蕭林足於偵查中作證時距離其夫蕭堃田過世時 間較近,對於蕭堃田過世前身體狀況之記憶應較為清晰, 是於偵查中所為之證述應為可採。復參以附表所示黃○○ 等五十一人分別於偵查及原審所為供(證)述,從未有任 何一人提及蕭堃田之姓名,被告乙○○上開辯詞,自難憑 採。 (11)按D○○、E○○、I○○、F○○、A○○、 柯○○、 B○○、張○珍等人與被告乙○○、丙○○、江○○及叢 ○○間均無恩怨,且其等均係為支持被告蕭○○因而遷移 戶籍,則D○○、E○○、I○○、F○○、A○○、 柯 ○○、B○○、張○珍等人實無誣陷被告乙○○、丙○○ 、江○○及叢○○等人之理,彼等所為不利於被告蕭○○ 等人之陳述,自屬可信。足見被告乙○○、丙○○、江佳 玲及叢○○等人均明知如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是為 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移戶籍, 實際上並無居住之意思,竟仍為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 人代為辦理戶籍遷移甚明。 5、按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 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十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本件被告許○○有受被告乙○○ 委託為附表所示張○萍、張○明、朱金城、王華興、江楨 華、郭○○、林○得、黃○琇、陳○德、彭○欣、戊○○ 、楊○○、卯○○等人辦理戶籍遷移,已如前述;且被告 許○○於偵查中供稱:為了貼補家用,所以即使戶政人員 曾表示這些申請案可能是幽靈人口,仍繼續申請程序,而 且九十年七月三十一日已經是最後一天,不遷不行等語( 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第一四二頁、第一四三頁), 顯見被告許○○明知辦理之戶籍遷徙申請案係為取得第五 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並為符合上開規定, 須於九十年七月三十一日前將戶籍遷徙完畢,始能取得選 舉權等情至灼。  6、綜上所述,被告乙○○、丙○○、江○○、許○○及叢仲   麟明知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係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  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移戶籍,實際上並無居住之 意思,仍於取得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之身分證件後 ,以嘉義市○○路一六五號、一六七號及嘉義市○○○路 一一八號為據點,集中整理大量戶籍資料,依據預定遷入 嘉義市轄內特定之住址戶內資料,到嘉義市○○路橋旁「 益文堂」委刻上開欲遷移戶籍之人之印章,並製作內容不 實之委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等文件,由被告乙○○、陳 珮誼、江○○、許○○及叢○○等人,被告乙○○另委託 不知情之被告王○○、鄭○○、何○○三人分別向嘉義市 東區戶政事務所及西區戶政事務所,申報遷入如附表所示 嘉義市頂埤三三之二號等遷入地,並留下(0五)000 0000、0000000、0000000等聯絡電話 供戶政機關查詢等情無誤。  7、被告蕭○○雖辯稱:對黃○○等人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   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移戶籍之事,毫無所知等語,  惟查: (1)同案被告林○得於偵查及原審供(證)稱;是綽號「阿七 」之戊○○拜託我遷戶口到嘉義市去幫蕭○○競選立法委 員,投票前一日與戊○○一起開車南下嘉義,先到蕭○○ 競選總部去,當天入住皇嘉大飯店,隔天投票有人來接去 投票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第四一頁及原審卷 四第二一六頁背面至第二一七頁背面)。被告戊○○經原 審傳喚、拘提均未到案,並由原審發佈通緝在案,惟被告 戊○○前於偵查中供稱:我綽號是「阿七」,有召集林○ 得等人一起遷移戶籍以支持蕭○○競選立法委員等語(見 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四第二四六頁至第二四九頁)。被 告戊○○於偵查中所供,核與證人林○得上開所證相符, 足見證人林○得所證應可採信。 (2)證人彭○欣於原審雖證稱:因為曾經聽過蕭○○講過他的 政治理念,所以後來蕭○○要出來競選,兄長戊○○詢問 是否要投給蕭○○,我便同意將身分證交給戊○○辦遷移 戶籍等語,並未指證被告蕭○○有主動邀集之事。然證人 彭○欣於原審同時證稱:檢察官訊問時記憶比較清楚,而 且所言實在,檢察官也沒有要求做特定回答等語(見原審 卷五第一五六頁至一五九頁),而依彭○欣於偵查中供稱 :蕭○○與我哥哥戊○○為結拜兄弟,八十九年間蕭○○ 到臺北來找戊○○,請戊○○出來幫忙等情(見第一九五 0一號偵查卷四第二四一頁),及至原審亦證稱:投票當 天早上蕭○○競選總部的人有打電話給我哥哥戊○○說投 票所在哪裡,再由戊○○告訴我等語(見原審卷五第一五 八頁),足見被告戊○○係受被告蕭○○之託幫忙助選, 乃四處請託他人遷移戶籍取得選舉權,以便支持被告蕭登 獅。 (3)同案被告郭○○於偵查中供稱:九十年選舉前,約清明節 過後,蕭○○有打電話給我很多次,拜託我支持遷戶口, 不然時間會來不及,後來我自己坐車南下到蕭○○服務處 ,將身分證、印章交給蕭○○,蕭○○再交給一個男性去 辦,遷移之戶籍由蕭○○處理,辦完之後再郵寄回來,遷 戶籍之前,戊○○有問我蕭○○有無拜託,我有告訴彭顯 明關於蕭○○拜託一事等情(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 第三七至四二頁)。同案被告郭○○於偵查中明確供稱受 被告蕭○○之託,專程遷移戶籍支持被告蕭○○參選。雖 證人郭○○於本院審理時結證:九十年間我叔叔戊○○有 叫我將戶籍遷到嘉義市,我就將身分證交給他,戊○○並 要我投票給蕭○○,投票通知單也是戊○○拿給我的,選 舉前一天戊○○開車載我一同前往嘉義市,當晚住宿費及 喝酒、唱歌費用都不是我支付的等語(見本院卷九十五年 四月二十日審判程序筆錄)。然證人郭○○與被告蕭○○ 素無怨隙,復專程遷移戶籍支持被告蕭○○參選,自無於 偵查中虛構事實誣指被告蕭○○之可能,證人郭○○於本 院改稱:係受戊○○之託而遷移戶籍支持被告蕭○○,要 屬迴護被告蕭○○之詞,不足採信。 (4)被告蕭○○雖否認被告黃○○曾以電話告訴關於遷移戶籍 之事,然被告黃○○於原審以證人身分具結證稱:我是在 遷移戶籍後才電話告知蕭○○關於遷移戶籍以支持參選之 事等語(見原審卷五第二00頁)。以被告黃○○全力支 持被告蕭○○參選,當無虛構曾經以電話告知被告蕭○○ 以遷移戶籍支持參選事實之可能。雖被告黃○○證稱係於 事後告知被告蕭○○,然依同案被告林○得、彭○欣及郭 ○○供(證)稱「曾前往蕭○○競選總部」、「蕭○○競 選總部人員曾打電話給被告戊○○轉告投票事宜」、「蕭 ○○有打電話給我很多次,拜託我支持遷戶口」;及同案 被告柯○○於警詢供稱:是蕭○○競選總部人員主動打電 話,要我將身分證及印章寄給嘉義市丙○○代書辦理等語 ,顯見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係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 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移戶籍,以支持被告蕭○○ 參選,係在被告蕭○○競選總部人員主導下進行,被告蕭 ○○亦有參與,並非被告黃○○自行私下為之,被告蕭登 獅辯稱完全不知黃○○等人遷移戶籍之事,顯屬卸責之詞 。被告黃○○證稱於遷好戶籍後才告訴被告蕭○○等詞, 亦為迴護被告蕭○○之詞。 (5)被告蕭○○雖另辯稱:依我在嘉義地區人脈,若真需以幽 靈人口方式求當選,大可從嘉義市周邊地區號召人口,不 需遠從臺北找人遷移戶籍等語。惟被告蕭○○既欲以親友 遷移戶籍方式尋求當選,自不限於親友居住之地區,被告 蕭○○因而找來附表所示之親友遷移戶籍支持參選,自不 得以該等親友係居住於臺北地區,而為被告蕭○○有利之 認定。 8、被告黃○○辯護人辯稱:關陳○○、H○○、K○○、蕭 吳○○、張○菊、蕭○珊、蔡○子、蕭○安等人就遷移戶 口之原因分別於警詢所述多與選舉無關,關陳○○稱「為 了處理家中財產的問題」,H○○稱是因「我父親K○○ 稱要將他嘉義市○○○段之土地過戶給我,所以才把戶籍 遷到嘉義市」,K○○稱是因「要把我嘉義市的土地過戶 給我大兒子H○○,所以把戶籍遷到嘉義市」,蕭吳○○ 稱是因其夫「K○○要處理土地過戶的事情,所以我跟他 一同將戶口遷至嘉義市」,張○菊稱是「為了去嘉義市玩 」,蕭○珊稱是因為「我父親蕭炳森有塊農地座落嘉義市 要登記給我」,蔡○子稱是「為了要加入嘉義的農會,才 把戶籍遷到嘉義,有實際居住該址」,蕭○安稱是因為「 目前待業中想回老家看是否能找到工作」,實難謂關陳月 芬等人遷移戶籍是由被告黃○○與蕭○○基於妨害投票○ 確之共同犯意之結果等語。惟(1)關陳○○於偵查中供 稱九十年十二月一日有回鄉去投票,選舉後因我媳婦要入 籍即將戶籍遷回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第六八 頁背面),倘關陳○○係因處理財產問題而遷移戶籍,何 以如此湊巧於選舉完後,即因媳婦入籍而將戶籍遷回?( 2)K○○於偵查中雖稱係為移轉兒子土地,並節稅而遷 移戶口等語,然又供稱:可以節稅是聽別人說的,後來增 值稅達百萬元所以仍未過戶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 卷三第七三頁○面至第七九頁○面)。然遷移戶籍須獲遷 入住所之戶長同意,K○○豈會任意聽信他人傳言,即以 節稅名義遷移戶籍?並恰好遷入屬本件虛偽設籍之處所? 蕭吳○○亦無因其夫K○○要處理土地過戶之事,即一同 遷移之理。足見二人所稱遷移戶籍原因不實;H○○於警 詢、偵查供稱為過戶土地而遷移戶籍,亦無可採。(3) 蔡○子於偵查中供稱:係為照顧我公公蕭登雲才遷戶籍, 有時會回去照顧公公,後來他病情嚴重我就再遷回來,我 有去投票..我沒有加入農會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 查卷三第九一頁背面至第九二頁背面),核與警詢所述不 一,並與其女蕭○珊於偵查中供稱:我母親說我父親有一 筆地要過戶給我所以才遷移戶籍,但實際上該農地沒有過 戶給我,我也不知道農地登記在何人名下,當天我有去投 票,去年(九十一年)結婚要買房子就將戶籍遷回來,但 到現在房子還沒買等語不符(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 第九三頁○面至第九四頁○面),自均無可信。(4)蕭 振安於偵查中供稱:為照顧父親蕭登雲而委託乙○○遷移 戶籍,後來我父親在九十一年七月份過世,之後我在九十 二年就將戶籍遷回來等語,九十年十二月一日我有去投票 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三第一一九頁背面至第一 一0頁○面),核與警詢供稱:目前待業中想回老家看是 否能找到工作等語不符,顯屬虛構之詞。(5)張○菊於 偵查中經傳喚未到庭,然警詢供稱;為了去嘉義市玩而遷 移戶籍,殊屬無稽之詞,不足憑信。被告黃○○辯護人此 部分所辯,均無可採。  9、 (1)按人民有居住、遷徙之自由,及有選舉、罷免、創制、複 決之權,固為憲法第十條、第十七條所明定,惟所謂居住 遷徙自由及選舉權,並非漫無限制,得任意行使,在為防 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 公共利益所必要者,仍得以法律限制之,憲法第二十三條 亦有明文,此即所謂法律保留原則。戶籍法第二十條至第 二十二條規定之遷出、遷入登記及同法第五十四條對故意 為不實申請者之處罰;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 一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 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之規定,依其文義解釋 係以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滿四個月以上,為 取得各該選舉區選舉人資格之要件。其規範目的在於戶籍 管理、維護社會秩序及選舉之公平性,均係為維護社會秩 序之必要,而對人民遷徙自由及選舉權附加之限制。從而 人民固有遷徙自由,但並無虛偽戶籍登記之自由與權利, 以不實遷入戶籍之方式,致使非實際居住於選舉區之人取 得選舉權而參與投票,即係以虛報遷入戶籍取得投票權而 參與投票,自屬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所規定非法方法之範 疇,核與憲法所保障之遷徙自由無關。 (2)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有選舉權人在 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始得為公職人員選舉 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之規定以觀,足見該法所重視者,為 在選舉區繼續居住之事實。至於戶籍登記簿僅為該四個月 起算之在客觀上不得不然之判斷依據。再現代民主政治主 權在民原則,將政權付諸人民,由人民選舉代表行使,其 中因各國幅員大小不一,小者固可由人民共同決定,大者 則非區分各級行政區域、組織治理不可,在區分若干行政 區域下,該行政區域之政權行使,按諸主權在民原則,理 應由該行政區之人民行使,且僅能由該區域之人民行使, 非能由其他地區之人越俎代庖,若為遵守上開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之規定,以支持某特定候選人為目的,而將戶籍 及實際住所遷入該選舉區,固符合上開規定及主權在民原 則,然若實際上並未居住該選舉區,僅為支持某特定候選 人,而虛報遷入戶籍者,即有妨害選舉之純○及公○性, 至為顯然。 (3)現行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 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立法目的無非在杜絕任何選 舉舞弊,以達選舉之純○及公平,此從刑法第二編第六章 妨票投票罪之立法目的:「查暫行刑律分則第八章原案謂 凡選舉事宜,以純○涓潔安全為要義,尚純○則用各種詐 術者皆有罰,尚涓潔則用各種誘惑者有罰,尚安全則用各 種強暴者皆有罰。」等語可知。又依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 之立法理由為:「查第二次修○案理由謂外國立法例,對 於選舉舞弊,可分為兩派:一為列舉規定,法國、比國、 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英國、美國等國是也。一為概 括規定,德國、奧國、芬蘭等國是也。第一派之選舉法, 雖屢經更改然難臻嚴密,即如法國一八五二年二月二日之 選舉罷免法頒布後,至一八八九年曾經六次更改,其列舉 之犯罪行為,幾及百種,仍有未盡,乃於一九零二年三月 三十日頒布概括規定之條文,蓋以列舉終有遺漏也;原案 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項,係仿列舉式,其所注意者一為選 舉名簿,一為無資格之投票,其嚴密不如法國,且於投票 後,選舉結果前一切舞弊無明文處罰,故本案擬從第二派 為概括之規定。」可知本條屬概括規定,除使用詐術外, 其他以一切非法之方法,達妨害選舉之純○及公平者,均 有該條之適用。再戶籍之遷移登記與管理,乃行政機關行 使各種公權力或為福利措施,或人民得以憑籍行使權利之 行政措施,如入學、納稅、選舉、兵役管理等,與憲法保 障之遷徙自由意義不同,是縱戶籍設在甲地之人,為就學 、就業等,將戶籍遷入乙地,因非居住於戶籍地,造成戶 籍管理上之不便,為單純之「幽靈人口」,而有上開行政 罰處罰規定之適用;且刑法對於因入學、就業等目的而為 非實際居住之設籍,並無與妨害投票罪相類似之處罰規定 ,自無依刑法論罪之餘地。然如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 人既為支持被告蕭○○而遷入嘉義市區,而以虛偽設籍方 式取得投票權,依常理當會投票給被告蕭○○,則其等行 為已非單純遷移戶籍之「幽靈人口」,而為俗稱之「投票 部隊」,係有目的為特定候選人以此不○方式增加得票數 ,取得當選,自屬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妨害投票○ 確罪之「其他非法方法」行為。被告乙○○、丙○○、江 ○○、許○○辯稱:為工作、就學而遷移戶籍之人所在多 有,本件縱為取得投票權而遷移戶籍,亦不應構成刑罰等 詞,委無可採。 (4)按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妨害投票罪所稱「使投票發 生不○確結果」,係以該選區之整體投票結果發生不○確 之結果為已足,而不以行為人所支持之特定候選人是否當 選為必要,因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三十八條第三項、 第四十五條之四、第四十五條之五、第六十五條等規定, 候選人保證金之發還、沒收,競選經費捐贈之限制,選舉 經費之補助,及有關全國不分區、僑居國外國民之國民大 會代表、立法委員選舉當選人名額,均以得票比率之多寡 而為決定及分配。則各候選人得票之多寡,除關係候選人 之當選與否外,亦與上開各項選舉結果攸關。故所謂使投 票發生不○確之結果者,應兼指使得票比率等得票結果發 生不○確結果之情形在內,非僅指使候選人之當選或不當 選而已。又憲法第一百二十九條雖規定投票係採無記名投 票方式,有使投票內容隱密之效果,惟倘無居住之事實, 而虛報戶籍遷入登記,經戶籍機關編入選舉人名冊,並參 加選舉投票,顯足以使該選舉區計算得票比率基礎之選舉 人人數及投票之票數為不實之增加,縱因查證困難,無法 得知投票選舉之特定候選人為何人?然不論如何,均已使 投票結果發生不○確(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九三 八號、九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七一三九號及九十四年度台上 字第七一四三號判決意旨參照)。被告蕭○○辯以區區五 十一人並不足以影響選舉結果,縱屬實情,亦有妨害投票 結果之○確性。 (5)被告蕭○○等人辯護人另辯稱:依照國內政治生態,常有 非選舉區居民,為在該地取得候選人資格,方於選前遷入 戶籍,國人並不質疑其○當性,何以獨對選舉人要求不得 於選前遷入等語。然候選人若希望當選,於選前必須至地 方拜訪選民,了解地方事務,爭取支持,而有在地方居住 、活動之事實;且當選與否,更須通過民意考驗。又於當 選後,自然須在地方上服務,自無未在當地居住之事實。 縱因落選後,遷徒他去,亦不能否定候選人選前於該地活 動居住之事實,凡此尚不違反民主運作、地方自治之原理 ,自無不法性。然虛偽選舉人,雖有遷入戶籍,然於選前 既未在該處居住,不了解地方事務,選後常即遷出,或縱 未遷出,亦無居住事實,與設籍地區毫無利害關係,遷入 戶籍,僅係意在支持候選人,自然違反民主運作、地方自 治之精神。且特定候選人引進他地方之人,增加自己票數 ,致投票結果,未能真○表達選區民意,使民主政治之選 舉制度意義全失,實有違反民主政治、地方自治之精神, 自具有不法性。 (6)被告蕭○○等人辯護人又稱:依戶籍法第五十四條規定, 關於虛報遷移戶籍之人僅有行政處罰,並不構成犯罪,自 不應另科以刑事責任等語。按以虛偽設籍之方法,雖不構 成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然實際上未 居住該選舉區,卻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虛報遷入戶籍 者,有妨害選舉之純○及公○性,已如前述。則以虛報戶 籍遷入手段,達到妨害投票之目的,自非法律所允許之方 法,除依上開規定處以行政罰外,另應該當於刑法第一百 四十六條所規定「其他非法之方法」之要件。自不得以虛 偽設籍已有行政罰,或不構成犯罪,即認所致妨害投票之 結果,亦不得論以刑法之罪。 (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交付不○利益之投票行賄罪部分: 1、被告蕭○○為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之候選人,為 被告蕭○○、黃○○等自承在卷,並有臺灣省嘉義市選舉 委員會公告一份在卷可稽(見90年度選他字第28號卷二第 123、第124頁)。再被告黃○○、戊○○及吳○達、黃淑 真、郭○○、己○○、庚○○、丑○○、陳○月、許○、 郭○○、林○得、彭○欣等人因支持被告蕭○○參選而遷 移戶籍,並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 亦如前述。且被告黃○○、戊○○及吳○達、辛○○、郭 ○○、己○○、庚○○、丑○○、陳○月、許○、郭○○ 、林○得、彭○欣等人於第五屆立法委員投票前一日即九 十年十一月三十日當天分別搭乘飛機、租用巴士、自行開 車或自行搭車前往嘉義市後,陸續前往嘉義市○○路被告 蕭○○競選總部會合後,再一同前往嘉義市○區○○○路 三六九號皇嘉大飯店住宿,且於翌日退房時,均非由其等 本人繳付飯店住房費用等情,業據證人即被告黃○○於原 審結證:投票前一晚我坐飛機下去嘉義直接到蕭○○競選 總部,在那裡遇到洪金立,他帶我到皇嘉飯店住宿,當時 另外還有包括吳○達等六、七人開車下去嘉義也住在皇嘉 飯店,住宿的錢應該是洪金立付的,但我沒有看到他付錢 的動作,戶口遷移是將身分證及印章交給阿草辦的,而投 票通知單也是阿草的朋友拿到機場給我的等語屬實(見原 審卷五第一九六頁至第一九九頁),並據證人吳○達、黃 淑真、郭○○、己○○、庚○○、丑○○、陳○月、許○ 、郭○○、林○得、彭○欣等人分別於偵查及原審證述在 卷。倘被告黃○○等人係私下個別、自發性支持被告蕭登 獅而遷移戶籍,被告黃○○等人竟均先行至被告蕭○○競 選總部後,再集體至同飯店住宿,並均由他人代為支付食 宿費用,顯與常情不符。 2、被告黃○○於原審供稱:因為母親生病,趕時間,所以九  十年十一月三十日當天係搭乘飛機南下嘉義,以便翌日投 票等語,然被告黃○○若因時間緊迫,乃搭機南下投票, 其儘可於投票當天南下,實無於前一日即搭飛機前往嘉義 之必要。而證人辛○○、郭○○、己○○、庚○○、許○ 等人係於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隨吳○達一同搭車前往嘉義 住宿於皇嘉大飯店,並於尚未到達嘉義之前,被告黃○○ 即先以電話告知自身已搭機到達,並詢問吳○達等人何時 前來飯店等情,為被告黃○○所不否認,核與證人吳○達 於原審所證相符(見原審卷四第二四一頁背面及第二四二 頁○面),顯見被告黃○○與吳○達、辛○○、郭○○、 己○○、庚○○、許○等人事先即有相互聯繫後,再分別 以搭乘飛機或搭車方式南下嘉義,並於皇嘉飯店會合無訛 。 3、證人即被告黃○○於原審結證: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當天 到嘉義後有到蕭○○競選總部,遇到友人「洪金立」,是 他帶我到皇嘉大飯店住宿等語。而證人吳○達於偵查中證 稱:在遷徙戶口時,忘記是何人說的,到時要一起住在皇 嘉大飯店等語,及於原審結證:當天晚上是蕭○○競選總 部的人帶我們前往皇嘉大飯店住宿等情(見第一九五0一 號偵查卷三第二六頁及原審卷四第二四一頁背面),益見 被告黃○○與吳○達、辛○○、郭○○、己○○、庚○○ 、許○等人早在決定遷移戶籍時就已經約定住宿之飯店, 並於投票前一日到達被告蕭○○競選總部,再由競選總部 內不詳工作人員帶同前往皇嘉大飯店住宿甚明。 4、證人彭○欣於原審結證: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當天到嘉義 後,有先到蕭○○之競選總部,之後兄戊○○帶我前往皇 嘉大飯店住宿等語(見原審卷五第一六一頁);證人郭原 文於偵查中證稱:蕭○○服務處人員要我在皇嘉大飯店等 候,投票當天,服務處的人開九人座巴士來載我與戊○○ 、彭○欣等人前往投票所投票等語(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 查卷三第三九頁)。依證人彭○欣、郭○○證詞,若非被 告戊○○與彭○欣、郭○○、林○得等人係由被告蕭○○ 競選總部人員一起帶往皇嘉大飯店住宿,被告戊○○等人 豈會於翌日同乘九人座巴士前往投票所?。 5、被告黃○○、戊○○及吳○達、辛○○、郭○○、己○○ 、庚○○、丑○○、陳○月、許○、郭○○、林○得、彭 宏欣等人於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住宿皇嘉大飯店之費用總 計三萬三千六百六十元,當日入住時由皇嘉飯店櫃檯人員 陳永盛於住宿帳單上註記「蕭理事長助選團」。嗣由櫃檯 接班人員鄭筱玲據以填寫署名「蕭○○理事長」、金額三 萬三千六百六十元之顧客確認書,再由會計人員李淑賢登 載於該飯店會計部門之「領款登記簿」、「應收帳款明細 簿」上,被告黃○○等人於翌日(十二月一日)退房時並 未繳付住房費用,及至九十一年一月九日,李淑賢自被告 官○○處收受支付上開住宿費用之三萬元現金而銷帳等情 ,業據證人陳永盛、鄭筱玲、李淑賢分別於警詢及原審證 述在卷(見第二八號選他字卷四第三六頁至第三八頁、第 四三頁至第四五頁、第四六頁至第四八頁及原審卷四第一 七九頁○面、第一八0頁背面至第一八一頁背面),並有 皇嘉大飯店顧客確認書、應收帳款明細簿(九十年十一月 、十二月份)、領款登記簿、住宿帳單二十一紙等附卷可 稽(見第一九五0一號偵查卷一第二七頁至第三十頁)。 6、證人陳永盛經原審及本院合法傳喚,並經原審拘提均未到 庭,惟證人陳永盛於警詢證稱:因為當日黃○○等人到飯 店時有說是蕭○○的朋友,並說稍後會有人來處理住宿費 用的事情,為了符合作業規定,所以在住宿帳單上紀錄「 蕭理事長助選團」為代表名稱,交班後由鄭筱玲接手,電 腦住宿單是由鄭筱玲製作等語(見第二八號選他字卷四第 四六頁至第四八頁),並有證人陳永盛製作之住宿帳單在 卷為證。按陳永盛為從事業務之人,負責製作住宿帳單, 若非住宿之被告黃○○表明係被告蕭○○友人,衡情應無 任意填寫之可能,且所稱復與證人鄭筱玲、李淑賢證詞相 符,本院認已具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 所必要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第三款規定 ,得為證據。 7、依上開事證所示,被告黃○○等人集體前去皇嘉飯店住宿 時,被告黃○○即告知陳永盛是被告蕭○○之友人,事後 會有人處理住宿費用之事,且被告黃○○、戊○○及吳松 達、辛○○、郭○○、己○○、庚○○、丑○○、陳○月 、許○、郭○○、林○得、彭○欣等人在九十年十一月三 十日當天係分別搭飛機、自行駕車或共同開車南下嘉義, 彼此間亦非全部熟識之人,已如前述。而其等一同前去飯 店住宿時,卻僅由被告黃○○一人告知陳永盛上開話語, 即可全數獲依「蕭理事長助選團」名義而免自付住宿費用 之優惠待遇,顯見被告黃○○在吳○達、辛○○、郭○○ 、己○○、庚○○、丑○○、陳○月、許○、郭○○、林 阿得、彭○欣等人住宿皇嘉大飯店事,係負責安排、帶領 入住,並告知飯店人員關於住宿費用之支付情形;同案被 告戊○○及吳○達、辛○○、郭○○、己○○、庚○○、 丑○○、陳○月、許○、郭○○、林○得、彭○欣等人於 前往皇嘉大飯店住宿之前,亦已知悉無須支付任何住宿費 用,並由被告蕭○○競選總部處理至灼。  8、被告蕭○○雖另辯稱:於競選期間甚為忙碌,根本不可能 有時間處理安排黃○○等人住宿之事。然查競選事務繁多 ,過程中,參選人為拜票而需四處奔走,相關瑣事若非必 由參選人出面者,多由其他工作人員代為分勞,參選人本 不需事必躬親,乃事理之常。本件被告黃○○、戊○○及 吳○達、辛○○、郭○○、己○○、庚○○、丑○○、陳 秀月、許○、郭○○、林○得、彭○欣等人雖均未直指係 由被告蕭○○親自帶領前往皇嘉大飯店住宿,或代為支付 住宿費用等情。然被告蕭○○曾親自請託被告黃○○等人 幫忙遷移戶籍以支持選舉,且明知附表所示黃○○等五十 一人為取得選舉權而遷移戶籍之事,已如前述。則被告黃 ○○、戊○○及吳○達、辛○○、郭○○、己○○、莊三 福、丑○○、陳○月、許○、郭○○、林○得、彭○欣等 為支持被告蕭○○參選之人,不僅遷移戶籍,並於投票前 一日特定先行南下,復為能於投票日集體前去投票,被告 蕭○○競選總部人員因而安排住宿,亦屬當然。復參以證 人吳○達所稱,於遷移戶籍時就已經提議要住宿皇嘉大飯 店,及被告黃○○、戊○○與吳○達、辛○○、郭○○、 己○○、庚○○、丑○○、陳○月、許○、郭○○、林○ 得、彭○欣等人到達嘉義後,均先到被告蕭○○競選總部 ,再由總部人員帶往皇嘉大飯店住宿等情,益證被告黃太 元等人上開食宿係由被告蕭○○競選總部所支付。按被告 黃○○等人為不實之遷移戶籍,並須安排住宿,所費不貲 ,復有涉及刑責,被告蕭○○總部人員自不可能未經被告 蕭○○同意授權即私下為之。被告黃○○等人縱非被告蕭 ○○親自帶領前往飯店住宿,亦不能據以認定被告蕭○○ 並未參與其事。  9、證人即被告官○○雖於原審以證人身分具結證稱:九十年 十二月一日早上八時許,蕭堃田到飯店來找我,說昨天有 消費這筆帳,改天來付,請我先給簽帳,九十一年一月九 日下午二時許,蕭堃田派一位朋友來,在飯店門口付現金 三萬元給我,我不知道該朋友叫什麼名字等語(見原審卷 四第二五三頁背面)。惟被告黃○○、戊○○及吳○達、 辛○○、郭○○、己○○、庚○○、丑○○、陳○月、許 ○、郭○○、林○得、彭○欣等人就係由何人帶領前往皇 嘉大飯店住宿、或支付費用,均未曾提及蕭堃田;且蕭堃 田與被告黃○○、戊○○及吳○達、辛○○、郭○○、張 適純、庚○○、丑○○、陳○月、許○、郭○○、林○得 、彭○欣等人並無任何親誼關係,自無任意代被告黃○○ 等人安排住宿皇嘉大飯店,並支付住宿費用之理。且查蕭 堃田在八十九年起已經陸續因肝硬化、肝癌住院、門診治 療,其中九十年十二月七日、同年月十七日、同年月二十 日分別前往嘉義榮民醫院、聖馬爾定醫院門診就診,九十 年十月七日至同年月十六日於聖馬爾定醫院住院、九十一 年一月二日至同年月七日於嘉義榮民醫院住院、九十一年 一月十日至同年月二十日則在聖馬爾定醫院住院,已如前 述,且有前開嘉義榮民醫院病歷摘要報告、聖馬爾定醫院 函所附病歷可參,依蕭堃田於上開期間密集門診及住院治 療,且依該住院紀錄,蕭堃田九十一年一月七日自嘉義榮 民醫院出院,同年月十日再度進入聖馬爾定醫院住院,直 至九十一年一月二十日過世,已見當時健康狀況極差,並 參酌證人蕭林足於偵查中證稱:蕭堃田在該期間身體狀況 很差,因係肝癌末期,肚子脹大,活動力很差,直至九十 一年一月二十日過世期間,根本無法安排前往飯店住宿等 語,顯見證人即被告官○○所稱:蕭堃田曾於九十年十二 月一日前往皇嘉大飯店告知有人住宿該飯店之事,又於九 十一年一月九日派人前往皇嘉大飯店支付黃○○等人住宿 費用等詞,不足憑信。 (三)綜上所述,被告蕭○○、黃○○、叢○○、乙○○、陳珮 誼、江○○、許○○等人明知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 確實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移 戶籍,並無實際居住於附表所示遷入後地址之事實,仍為 該五十一人辦理戶籍遷移,而使戶政機關承辦人員將如附 表所示地址而未實際居住於各該處之上開五十一人,編入 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之選舉人名冊公告確定,且 該五十一人確實於九十年十二月一日當天前往投票,致使 投票數發生不○確之結果。而被告蕭○○、黃○○為使有 投票權之吳○達、辛○○、郭○○、己○○、庚○○、陳 世輝、陳○月、許○、郭○○、林○得及彭○欣等人於九 十年十二月一日投票當日,前往投票支持被告蕭○○,乃 由被告黃○○安排前往皇嘉大飯店住宿,並免付住宿費用 ,而交付住宿費用之不○利益等情無誤。事證明確,被告 蕭○○、黃○○、叢○○、乙○○、丙○○、江○○、許 ○○等人犯行均堪以認定。 四、被告蕭○○聲請本院傳喚證人A○○、戊○○、陳永盛、彭 宏欣,以資證明就附表所示之人遷移戶籍之事毫無所知,並 聲請傳喚證人鄭筱玲、李淑賢,以資證明並未支付黃○○等 人住宿皇嘉大飯店之費用。然因本件事證已明,且證人黃威 銘、戊○○、陳永盛經本院合法傳喚,均未到庭;證人彭○ 欣、鄭筱玲、李淑賢等人於原審亦以證人身分到庭作證,自 無再行傳訊之必要,附此敘明。 五、核被告蕭○○、叢○○、黃○○、乙○○、丙○○、 江○○ 、許○○所為,均係犯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之妨害投 票罪。被告蕭○○與叢○○、黃○○、乙○○、丙○○、江 ○○、許○○、戊○○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 同○犯。被告蕭○○、黃○○另犯修○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之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不○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罪;二人與戊○○間,具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犯;被告蕭○○、黃○○於同 時同地以一行為交付不○利益予多數有投票權之人,僅成立 單純之交付不○利益之投票行賄罪一罪。被告蕭○○、黃太 元二人行為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業 於九十四年十一月三十日修○,法定刑提高為有期徒刑三年 以上十年以下,比較新舊法,以修○前規定有利於被告蕭登 獅、黃○○二人,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應依修○前規 定論處。被告蕭○○、黃○○所犯上開妨害投票罪、交付不 ○利益之投票行賄罪,犯意各別,罪名不同,應分論併罰。 被告叢○○前有如事實欄所載犯罪科刑之情形,甫於八十九 年四月三十日縮短刑期執行完畢,有本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 表可稽,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五年內再犯本件有期徒 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加重其刑。 六、原審對被告等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被告蕭○○、黃○○ 、乙○○、丙○○、江○○、許○○上開遷移戶籍之行為, 並未構成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理由詳 後述),原審認被告蕭○○、黃○○、乙○○、丙○○、江 ○○、許○○另犯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責,實有未當。又原 審就被告叢○○部分,以同案被告朱金城偵查所供為論罪證 據,未說明得為證據之理由,亦有未當。被告蕭○○、叢仲 麟、黃○○、乙○○、丙○○、江○○、許○○上訴,否認 犯罪,固均無理由,惟原判決關於被告蕭○○、黃○○、蕭 清富、丙○○、江○○、許○○及被告叢○○妨害投票罪部 份既有可議,自應由本院撤銷改判。爰審酌被告蕭○○前有 數次恐嚇、偽造文書、妨害自由等前科;被告黃○○前曾因 妨害公務、偽造文書、賭博、脫逃、誣告等前科;被告叢仲 麟前有數次因違反麻醉藥品管理條例、藥事法等前科,三人 素行非佳,同時分別參酌被告蕭○○、叢○○、黃○○、蕭 清富、丙○○、江○○、許○○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 所犯破壞民主機制之○常運作;被告黃○○、乙○○、陳珮 誼、江○○及許○○等則因親誼關係而犯本罪等一切情狀, 分別量處如主文第二項至第七項所示之刑,被告丙○○、江 ○○、許○○及叢○○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又被 告蕭○○、黃○○、乙○○、丙○○、江○○、許○○、叢 ○○所犯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妨害投票罪、被告蕭登 獅、黃○○所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交 付不○利益之投票行賄罪部分均另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九十八條第三項規定各宣告被告蕭○○褫奪公權二年、被告 黃○○、乙○○、丙○○、江○○、叢○○、許○○各褫奪 公權一年,並就被告蕭○○、黃○○部分定應執行刑。末查 被告丙○○、江○○、許○○前均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 宣告,有本院被告全國前案記錄表在卷為憑。乃因一時失慮 ,致犯本案,經此科刑後,當足資警惕,信無再犯之虞,爰 均宣告緩刑三年,以啟自新。 七、公訴意旨另以: (一)被告蕭○○、黃○○、乙○○、丙○○、江○○、許○○ 、叢○○等人另基於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之犯意聯絡及 行為分擔,由被告乙○○委託被告丙○○、許○○等人持 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之身分證件、印章及如附表所 示內容不實之委託書、房屋租賃契約書等文件,以違反戶 籍法規定「虛報遷入地址」之非法方法,先後向嘉義市東 區戶政事務所及西區戶政事務所,申報遷入如附表所示嘉 義市頂埤三三之二號等遷入地,並留下(0五)0000 000、0000000、0000000等聯絡電話供 戶政機關查詢,然實際上均未住居於該處,使戶政機關承 辦人員將此不實之遷徙紀錄登載於其職務上掌管之遷入戶 籍登記申請書公文書,並將上開虛報遷入如附表所示黃太 元等五十一人編入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之選舉人 名冊公文書,因認其等涉有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嫌。 (二)被告蕭○○、黃○○、戊○○、叢○○等人基於共同對有 投票權之人交付不○利益,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犯 意聯絡,於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當日分別由被告黃○○、 戊○○安排證人吳○達、辛○○、郭○○、己○○、莊三 福、丑○○、陳○月、許○、郭○○、林○得及彭○欣等 人分別搭乘由被告黃○○或戊○○提供之車輛或自行搭車 ,陸續前往被告蕭○○競選總部,另由被告蕭○○安排競 選總部工作人員招待飲食,而另有交付旅費、飲食之不○ 利益,因認被告蕭○○、黃○○另涉此部分交付不○利益 之投票行賄罪嫌。 (三)、經查:  1、按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    罪,須一經他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   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其登載之內容又屬不  實之事項,始足構成。若其所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尚須 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之記載者, 即非本罪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自無成立刑法第二百 十四條罪責之可能。戶籍法第二十五條、第五十四條、第 五十六條規定:戶籍登記事項自始不存在或自始無效時, 應為撤銷之登記,故意為不實之申請者,由戶政事務所處 罰之;次依同法第四十七條第三、四、五項、同法施行細 則第十三條第一項第九款、第二項、第十五條之規定,戶 籍遷徙登記之申請,應於事件發生或確定後三十日內為之 ,申請人應於申請時提出證明遷徙事實之文件,由戶政機 關查驗核實後為之。足徵戶籍法所謂之遷出及遷入登記, 並非僅指戶籍上之異動而已,實應包括居住處所遷移之事 實行為在內,故如僅將戶籍遷出或遷入,而實際居住所未 隨之遷移,本質上即屬不實,戶政事務所除可依上開規定 科以行政罰鍰外,並得以其實際上無遷徙之事實,而逕行 撤銷其遷入登記,則為選舉將戶籍遷入之登記,該管公務 員顯有查核之義務,縱為選舉而為不實之戶籍遷入,自無 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適用(最高法院九十一年度第十七次 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則戶政機關承辦人員對於被告等 虛偽遷徙戶口之行為既有實質審查之義務,依上開說明, 被告蕭○○、黃○○、乙○○、丙○○、江○○、許○○ 、叢○○所為尚與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之構成要件不符,然因公訴人認此部分與上開起訴論罪部 分有牽連犯裁判上一罪關係,自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2、查吳○達、辛○○、郭○○、己○○、庚○○、丑○○、   陳○月、許○、郭○○、林○得及彭○欣等人住宿皇嘉大  飯店之費用,均非其等自行支付,固如前述。惟其等租用 小巴士或自行搭車、開車南下嘉義,及用餐部分,均為其 等自行負擔,已據其等於偵查、原審及本院審理中供明在 卷,公訴人復未能舉證證明被告蕭○○、黃○○有交付吳 松達、辛○○、郭○○、己○○、庚○○、丑○○、陳○ 月、許○、郭○○、林○得及彭○欣等人旅費或飲食等不 ○利益,卷內復查無其他證據足證被告蕭○○、黃○○二 人有此部分犯行,被告蕭○○、黃○○此部分犯行尚屬不 能證明,惟公訴人認此部分與前開起訴論罪部分為實質上 一罪關係,亦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貳、無罪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 (一)被告王○○、鄭○○、何○○等人明知附表所示黃○○等 五十一人為取得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 遷移戶籍,且無實際居住於附表所示遷入後地址之事實, 而仍與被告蕭○○、黃○○、戊○○、叢○○、乙○○、 丙○○、江○○、許○○等人基於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 之概括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與妨害投票之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故為該五十一人辦理戶籍遷移,而使戶政機關承 辦人員將此不實之遷徙紀錄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遷入戶籍 登記申請書,且將上開虛報遷入如附表所示地址而未實際 居住於各該處之上開五十一人,編入第五屆立法委員嘉義 市選舉區之選舉人名冊公告確定,且該五十一人確實於九 十年十二月一日當天前往投票,而造成投票數差異之不○ 確結果,因認被告王○○、鄭○○、何○○涉犯刑法第一 百四十六條妨害投票罪、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 文書罪嫌云云。 (二)被告官○○與被告蕭○○、黃○○、戊○○、叢○○等人 基於對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不○利益,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 行使之犯意聯絡,於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當日分別由被告 黃○○、戊○○安排吳○達、辛○○、郭○○、己○○、 庚○○、丑○○、陳○月、許○、郭○○、林○得及彭○ 欣等人到達嘉義市區,由被告蕭○○安排競選總部工作人 員帶同至皇嘉大飯店,由皇嘉大飯店負責人即被告官○○ 安排客房住宿,並告知客房部櫃檯人員不用收取費用,而 由櫃檯人員陳永盛於住宿帳單上註記「蕭理事長助選團」 ,及填寫署名「蕭○○理事長」、金額三萬三千六百六十 元之顧客確認書,並據以登載於該飯店會計部門之「領款 登記簿」、「應收帳款明細簿」,迨於九十一年一月九日 ,始由被告官○○予以折扣優惠,並將三萬元交由飯店會 計人員銷帳,而對於吳○達、辛○○、郭○○、己○○、 庚○○、丑○○、陳○月、許○、郭○○、林○得、彭○ 欣等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住宿費用等不○利益,使其為一 定之投票,因認被告官○○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 十條之一第一項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不○利益,而約其 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 五十四條第二項、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又事 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且認定犯 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 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 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致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 確信時,即應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四十年台上 字第八六號、七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九八六號判例意旨參照) 。且按認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為刑事訴訟法所明定,故被 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 據足以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三 十年上字第一八三一號判例意旨參照)。次按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六十一條已於九十一年二月八日修○公布,修○後同條 第一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 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 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 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之證明方法,無從說服法院 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 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九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二八號判例 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王○○、何○○、鄭○○及官○○等人分別涉 有前開犯行,無非以被告蕭○○、黃○○、戊○○、叢○○ 、乙○○、丙○○、江○○、許○○供述、附表所示除被告 黃○○、戊○○、叢○○以外四十八人之供述、證人郭銘達 、李淑賢、陳佳吟、劉清發、鄭筱玲、陳永盛、蕭林足、蕭 百村、蕭積慶、賴燕羽、祁建媚之證詞、被告黃○○、叢仲 麟之通訊監察譯文、證人蕭積慶之通訊監察譯文、被告蕭登 獅競選總部特別助理證(乙○○)、皇嘉大飯店顧客確認書 、帳冊、住宿帳單、電信使用者資料查詢回覆單、蔡○子及 蕭○安之印章各一枚、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遷入戶籍 登記申請書暨附件、履勘筆錄、臺灣省嘉義市選舉委員會公 告、第五屆立法委員暨嘉義市第六屆市長選舉人名冊節本、 第五屆立法委員暨嘉義市第六屆市長各投開票所報告表節本 等為論據。訊據被告王○○、何○○、鄭○○堅詞否認有妨 害投票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犯行,均辯稱:不知被告蕭 清富交給他們代辦遷移戶籍的這些人是為何要遷戶口等語; 被告官○○亦堅決否認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不○利益,而 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犯行,辯稱:經營飯店做生意,不 會拒絕客人住宿,也不知道黃○○與吳○達、辛○○、郭禮 同、己○○、庚○○、丑○○、陳○月、許○、郭○○、林 阿得及彭○欣等人為何到皇嘉大飯店住宿,更沒有指示陳永 盛、鄭筱玲等員工在住宿帳單、顧客確認書上記載「蕭理事 長助選團」、「蕭○○理事長」等語。 四、經查: (一)被告王○○、何○○、鄭○○部分:  1、按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 罪,須一經他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 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其登載之內容又屬不 實之事項,始足構成。若其所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尚須 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之記載者, 即非本罪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自無成立刑法第二百 十四條罪責之可能。戶籍法第二十五條、第五十四條、第 五十六條規定:戶籍登記事項自始不存在或自始無效時, 應為撤銷之登記,故意為不實之申請者,由戶政事務所處 罰之;次依同法第四十七條第三、四、五項、同法施行細 則第十三條第一項第九款、第二項、第十五條之規定,戶 籍遷徙登記之申請,應於事件發生或確定後三十日內為之 ,申請人應於申請時提出證明遷徙事實之文件,由戶政機 關查驗核實後為之。足徵戶籍法所謂之遷出及遷入登記, 並非僅指戶籍上之異動而已,實應包括居住處所遷移之事 實行為在內,故如僅將戶籍遷出或遷入,而實際居住所未 隨之遷移,本質上即屬不實,戶政事務所除可依上開規定 科以行政罰鍰外,並得以其實際上無遷徙之事實,而逕行 撤銷其遷入登記,則為選舉將戶籍遷入之登記,該管公務 員顯有查核之義務,縱為選舉而為不實之戶籍遷入,自無 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適用。則戶政機關承辦人員對於被告 等虛偽遷徙戶口之行為既有實質審查之義務,依上開說明 ,被告王○○、何○○、鄭○○所為,自不構成刑法第二 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2、被告蕭○○、乙○○、丙○○、江○○、許○○等人始終   否認明知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係為取得第五屆立法  委員嘉義市選舉區選舉資格而遷移戶籍,且無實際居住於 附表所示遷入後地址之事實;被告黃○○、戊○○、叢仲 麟雖坦承為選舉而遷移戶籍,然其等均未指稱與被告王美 又、何○○及鄭○○三人有何關係。而附表所示除被告黃 ○○、戊○○、叢○○以外四十八人供述,亦均未指出向 其等邀集或蒐集辦理遷移戶籍之人係被告王○○、何○○ 、鄭○○三人;證人蕭林足、蕭百村僅係陳稱蕭堃田於九 十年間之身體狀況;證人賴燕羽、祁建媚則分別指訴被告 江○○、丙○○主動邀集遷移戶籍等情,均不能證明被告 王○○、何○○、鄭○○知悉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 是為取得選舉權而遷移戶籍。  3、被告黃○○、叢○○之通訊監察譯文、證人蕭積慶之通訊   監察譯文內容亦未提及被告王○○、何○○、鄭○○三人  ,有各監察譯文為憑。而被告蕭○○競選總部特別助理證 (乙○○)、電信使用者資料查詢回覆單、蔡○子及蕭振 安之印章各一枚則與本件犯罪事實無關;附表所示黃○○ 等五十一人遷入戶籍登記申請書暨附件、履勘筆錄、臺灣 省嘉義市選舉委員會公告、第五屆立法委員暨嘉義市第六 屆市長選舉人名冊節本、第五屆立法委員暨嘉義市第六屆 市長各投開票所報告表節本僅能證明附表所示黃○○等五 十一人遷移戶籍及取得選舉權,並於九十年十二月一日前 往投票之客觀事實,亦無從證明被告王○○、何○○、鄭 ○○明知附表所示黃○○等五十一人是為取得選舉權而遷 移戶籍,仍故為其等辦理戶籍遷移。  4、證人蕭積慶於調查局雖證稱:乙○○代書事務所的王小姐   曾經在投票日以前,以電話通知我將借設籍我處所的人投  票通知單交出,所以才前往乙○○代書事務所,將投票通 知單交給王小姐等語(見第二八號選他字卷五第十五頁) 。惟證人蕭積慶經原審合法傳喚、拘提均未到庭,則其所 指之「王小姐」究竟係指何人,已無從知悉;且證人蕭積 慶九十年間之戶籍地為「嘉義市○區○○○街一0三號」 ,有調查筆錄記載為憑(見第二八號選他字卷五第十三頁 )而檢察官起訴附表所示五十一人之遷入戶籍及戶長均非 蕭積慶本人與其戶籍地,則證人蕭積慶所稱以電話通知將 借設籍其處所之人投票通知單交出,而前往乙○○代書事 務所,交付投票通知單之「王小姐」,是否即為處理本件 附表所示遷徒戶口手續之人,亦屬可疑,自不得以證人蕭 積慶於調查局所述資為被告王○○犯罪之依據。  5、被告乙○○於原審依證人身分具結後證稱:將附表所示五    十一人部分申請資料轉委託王○○、何○○及鄭○○時, 並未告訴他們這些人遷移戶籍目的為何等語(見原審卷五 第一八三頁)。而被告王○○供稱:是臨時受僱於乙○○ ,如果乙○○有需要幫忙才會找我等語;被告鄭○○則供 稱:我是乙○○表弟,幫忙乙○○跑腿,並沒有酬勞等語 ;被告何○○供稱:乙○○以一個信封袋裝著印章、身分 證等,並不需要補什麼資料,就直接拿去戶政事務所辦, 九十年間我是從事房屋仲介之工作,乙○○以一件一百元 的酬勞計算給我等語(見原審卷四第二五一頁背面、卷五 第一八九頁、第一九0頁、第一九二頁、第一九三頁), 參以被告王○○、何○○、鄭○○三人承辦附表所示五十 一人之遷入戶籍申請手續人數僅一至三人,有E○○、羅 仕源、唐○○、唐○華、林○純、許○○等人之遷入戶籍 登記申請書暨附件委託書可憑,人數甚少,被告王○○等 三人是否可能知悉承辦之人遷移戶籍目的何在,容有疑義 。 (二)被告官○○部分:  1、被告蕭○○、黃○○、戊○○、叢○○均否認有代付住宿    費用,而有交付不○利益給吳○達、辛○○、郭○○、張   適純、庚○○、丑○○、陳○月、許○、郭○○、林○得  、彭○欣等有投票權之人,而證人吳○達、辛○○、郭禮 同、己○○、庚○○、丑○○、陳○月、許○、郭○○、 林○得、彭○欣等人始終不能明確指出代付住宿費用之人 ,自均不足為不利於被告官○○之認定。  2、皇嘉大飯店顧客確認書、帳冊、住宿帳單等僅能證明各從   事業務之人陳永盛、鄭筱玲及李淑賢依照客人入住之情所  為之記載,上縱有記載「蕭理事長助選團」、「蕭○○理 事長」等字樣,亦不能遽以認定係依照被告官○○指示所 為。則證人即均為皇嘉大飯店員工之陳佳吟、劉清發既均 非上開文書之製作人,且未曾與入住之吳○達、辛○○、 郭○○、己○○、庚○○、丑○○、陳○月、許○、郭原 文、林○得、彭○欣等人直接接觸,其等證述飯店之簽帳 程序(見原審卷四第一八二頁至第一八四頁)更與本件犯 罪事實無關。而證人李淑賢僅係述及依照住宿帳單、顧客 確認書上記載登載於所掌領款登記簿、應收帳款明細簿等 ,亦不足以證明被告官○○有參與本件交付不○利益之投 票賄選犯行。  3、被告黃○○、戊○○及吳○達、辛○○、郭○○、己○○    、庚○○、丑○○、陳○月、許○、郭○○、林○得、彭 宏欣等人於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入住皇嘉大飯店時係由櫃 檯人員陳永盛親自接待,並由陳永盛於住宿帳單上記載「 蕭理事長助選團」等字樣,同時告知接班之櫃檯人員鄭筱 玲該等客人均可以簽帳方式等情,業據證人陳永盛於警詢 證述在卷,核與證人鄭筱玲於原審所證相符,證人陳永盛 並稱:因為當日黃○○等人到飯店時有說是蕭○○的朋友 ,並說稍後會有人來處理住宿費用的事情,為了符合作業 規定,所以在住宿帳單上紀錄「蕭理事長助選團」為代表 名稱等語(見第二八號選他字卷四第四六至四八頁)。足 見陳永盛記載「蕭理事長助選團」等字樣係因被告黃○○ 告知,而非被告官○○;且被告黃○○、戊○○及吳○達 、辛○○、郭○○、己○○、庚○○、丑○○、陳○月、 許○、郭○○、林○得、彭○欣等人入住皇嘉大飯店時, 被告官○○並未在場,亦無從認定被告官○○對陳永盛有 指示如何處理被告黃○○等人住宿之事宜。  4、證人鄭筱玲證稱:交班時,陳永盛告訴我這批客人可以先   用簽帳方式,後來八點多時官○○有告訴我會有位姓蕭的   先生會來結帳,所以我看到帳單上面客人名字是寫蕭理事 長助選團,為了作帳方便,所以就註記「蕭○○理事長」 等語(見原審卷四第一八0頁背面)。而被告官○○亦不 否認曾經告知鄭筱玲會有一位姓蕭的人來結帳等語,然此 僅能說明被告官○○曾經告訴鄭筱玲關於某部分簽帳將由 何人支付,尚不足認定被告官○○有參與交付不○利益之 投票賄選犯行。  5、證人即皇嘉大飯店負責收帳之人員郭銘達於原審證稱:櫃   檯值班人員如果有認識之客人也可以決定是否讓客人用簽  帳方式消費,顧客確認書是用來跟簽帳客人收帳所用,有 時由客人自寫,有時由櫃檯人員代為填寫,關於記載「蕭 ○○理事長」這筆三萬三千六百六十元的顧客確認書有看 過,但因官○○告知過陣子有位姓蕭的先生會來付,所以 沒有去收等語(見原審卷四第一七四頁背面、第一七五頁 ○面)。足見陳永盛、鄭筱玲指證係自行依照客人即被告 黃○○所述記載住宿帳單、顧客確認書等語,應堪採信。 又被告官○○固自承曾經向郭銘達表示不用收取三萬三千 六百六十元之帳款,然被告官○○縱知該筆帳款係由被告 蕭○○前來支付,以被告官○○係經營飯店之人,無論何 人支付住宿費用,均無不同,且未必得知被告蕭○○代被 告黃○○、戊○○及吳○達、辛○○、郭○○、己○○、 庚○○、丑○○、陳○月、許○、郭○○、林○得、彭○ 欣等人支付住宿費用之目的為何,自不得以此認定被告官 ○○與被告蕭○○有共同交付吳○達等人不○利益之犯意 聯絡。  6、被告黃○○、戊○○及吳○達、辛○○、郭○○、己○○     、庚○○、丑○○、陳○月、許○、郭○○、林○得、彭  宏欣等人住宿費用總計為三萬三千六百六十元,而皇嘉大 飯店會計即證人李淑賢係以自被告官○○處收到三萬元現 金銷帳等情,為證人陳永盛、鄭筱玲、李淑賢證述在卷, 並有前開住宿帳單、顧客確認書、領款登記簿、應收帳款 明細等可參。相較於消費金額三萬三千六百六十元,實際 支付款項三萬元僅約為九折價格,以被告官○○係經營飯 店生意,縱係友人被告蕭○○消費而給予折扣,亦符常情 ,自難認與被告蕭○○有共同對於有投票權人交付不○利 益,而約其等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 (三)綜上所述,公訴人所舉證據,不足為被告王○○、何○○ 、鄭○○及官○○有罪之積極證明;所指出之證明方法, 亦無從說服本院以形成被告等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 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等無罪之諭知。 五、原審調查結果,認被告王○○、何○○、鄭○○及官○○不 構成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經核並無不合。公訴人上訴意 旨以: (一)被告王○○、鄭○○、何○○等人部分: 1、同案被告叢○○係將王華興、朱金城及自身的遷徙戶籍所 需資料,到嘉義交予被告王○○,並且向被告王○○提及 資料來源等情,業據同案被告叢○○於94年 7月25日通緝 到案後在原審供述明確,原審認無論起訴書附表所示之遷 徙戶籍者或同案被告,無人指涉被告王○○曾向其等蒐集 辦理戶籍遷徙手續一節,已屬率斷。  2、證人蕭積慶雖然戶籍地並未作為本件起訴書附表所示之人   遷徙戶籍地之用,然證人蕭積慶於調查中已清楚說明曾應   乙○○要求,提供戶籍地讓他人遷入,於辦理遷徙戶籍手 續時即知悉此舉與立委選舉投票有關,嗣乙○○處「王小 姐」復於立法委員選舉投票日前,電話通知蕭積慶將遷入 人之投票通知單交出,乃持通知單交給「王小姐」等情, 核與通訊監察譯文相符,證人蕭積慶確曾應乙○○要求提 供戶籍地供他人遷徙戶籍參與立法委員投票,且曾與蕭清 富處「王小姐」就上開事務聯繫。再被告乙○○曾借用惠 雙房屋位於嘉義市○○路165、167號等處辦公處所整理六 百餘份之大量戶籍遷徙資料,而協助被告乙○○於90年間 處理上開遷徙戶口手續之人中,王姓小姐僅被告王○○一 人,業據被告乙○○以證人身分具結證述在卷;被告王美 又供稱曾於90年間在被告乙○○之代書事務所處打工,工 作地點大部分為上址惠雙房屋處當屬實在。被告王○○當 即為證人蕭積慶所稱之「王小姐」之人無誤。依惠雙房屋 上址處二樓即為候選人蕭○○妻女蔡貴絲等之處所,已據 被告蕭○○以證人身分證述在卷;被告乙○○又為被告蕭 ○○競選立委之助理,有被告蕭登師競選總部特別助理證 可參。則在選前四個月之敏感時刻,由候選人助理整理代 辦大量的戶籍遷徙手續,一般人均可推知係為選舉增加投 票數所為,被告王○○豈可能諉為不知?  3、就被告鄭○○及何○○部分,雖本件起訴書附表所示之遷   徙戶口人員名單中,被告鄭○○僅負責唐○○、唐○華與  林○純等三人,被告何○○則負責許○○一人,其等受被  告乙○○委託辦理戶籍遷徙手續之數量不多,或有可能因 為數量極少而不知遷徙戶籍之目的。但唐○○、唐○華、 林○純及許○○等均係為參與立法委員選舉投票而於90年  間遷徙戶口,並未實際住居在嘉義境內一節,業據證人唐 ○○等於警詢中供述在卷,另就90年 7月間被告鄭○○與 何○○二人受被告乙○○委託辦理戶籍遷徙之數量,被告 鄭○○共有五十餘件,被告何○○則有五十九件之多,業 據被告鄭○○、何○○於警詢中坦稱在卷,足見被告鄭百 成及何○○絕非僅承辦唐○○等四人之戶籍遷徙手續。且 較之本件同受被告乙○○委託辦理戶籍遷徙手續之被告許 ○○、江○○、王○○等辦理之遷徙戶籍件數高出甚多。 被告乙○○在90年立法委員選前短暫期間內處理大量之戶 籍遷徙案件,且遷徙戶籍多數係為選舉目的所為,以選舉 競爭之激烈、寸土必爭,投票人數突然增加必然引起其他 對手陣營之高度注意,在遷徙手續辦理過程中自當交由可 資信賴之人協助低調處理,被告乙○○萬不可能甘冒走漏 風聲之危險,委由全不知情之他人代為處理遷徙手續之理 。原審以被告鄭○○、何○○處理戶籍遷徙件數極少,推 認被告何○○等二人當不知悉遷徙戶籍之目的,顯然忽略 被告鄭○○等二人受被告乙○○辦理之戶籍遷徙件數均高 達五十餘件,且當時選前遷徙戶籍以便支持特定候選人之 功能,被告鄭○○等斷非全然不知遷移戶口之目的。 (二)就被告官○○部分:  1、本件吳○達等人於立法委員選舉前夕投宿於被告官○○經   營之嘉義皇嘉大飯店,退房時並未支付住宿費用,係採簽    帳方式,由他人在日後支付全數費用,且皇嘉大飯店櫃檯   人員鄭筱玲尚在帳單上備註欄註明吳○達等人為「蕭理事    長助選團」,則本件就吳○達等人得以免費住宿部分,應   以何人決定吳○達等實際投宿者可以簽帳方式無庸立即現  金支付費用以及該投宿費用究竟何人支付為重點。  2、吳○達等人投宿係由皇嘉大飯店櫃檯人員陳永盛接待,並   在住宿單上註明「蕭理事長助選團」,且以簽帳方式處理  住宿費用,並轉知接班之櫃檯人員鄭筱玲,鄭筱玲遂在顧 客確認書公司行號處上註明「蕭○○理事長」等情,業據 證人陳永盛、鄭筱玲等迭次證述在卷,雖二人交接之際或 處理住宿結帳手續時被告官○○並不在場,然據證人鄭筱 玲證稱吳○達等人投宿翌日被告官○○則告知證人將有蕭 姓男子前來結帳等情,此復為被告官○○所是認,則被告 官○○顯然早已掌握吳○達等人投宿皇嘉大飯店之行程。 再者,皇嘉大飯店現場主管方有決定讓客人以簽帳方式結 清款項之權限,所謂現場主管包括副理、經理、總經理與 董事長等,櫃檯值班人員部分,就大部分熟客,櫃檯小姐 就會決定是否可以簽帳,業據證人即皇嘉大飯店職員郭銘 達證述明確,核與證人鄭筱玲所稱係來往很久的熟客或與 老闆認識者,櫃檯人員才同意簽帳,除此外由主管劉清發 、經理、董事長官○○等才有權限決定客人可否簽帳,櫃 檯人員無此權限等情相符,另證人即皇嘉大飯店客房部主 任劉清發亦證稱,係被告官○○有權決定讓客人簽帳等情 ,而觀之吳○達等人並非皇嘉大飯店常客或與負責人官文 雄常有往來,櫃檯人員實不可能僅憑來客自稱為被告蕭登 獅之友人遂擅自在未經主管授權同意下斷然同意來客均可 簽帳,故就同意吳○達等可以簽帳方式支付住宿費用,當 係獲得被告官○○授意所為,而非櫃檯人員所可自行決定 。  3、原審既認證人蕭林足、蕭百村等人證述,蕭堃田自89年至 90年間身體狀況、已罹肝癌重症,活動力極差,不可能出 面處理吳○達等人於選前至飯店投宿並支付費用,而認為 被告官○○辯稱係蕭堃田支付吳○達等人住宿費用部分為 不可採,則當就被告官○○辯稱係因蕭堃田與被告蕭○○ 為親戚,而渠與被告蕭○○為朋友關係遂予以住宿費折扣 云云,亦因被告官○○就蕭堃田之部分供述不實,而全盤 不予採信。卻割裂採認被告官○○稱基於與被告蕭○○朋 友關係而予以折扣,並無交付不○利益犯意,顯無根據。 況原審另推測被告官○○倘與被告蕭○○間有犯意聯絡, 當可提供更優惠之折扣利益,此部分實屬臆測之詞。蓋被 告官○○所經營之皇嘉大飯店,平日住房率為一、二十間 ,週末假日則為五、六十間,業據被告官○○供述在卷, 而本件證人吳○達等人投宿日適逢選前假日,當為休假日 ,則飯店理應住房率甚高,證人吳○達等卻可於住房率甚 高週末假日共使用21間客房,此有帳單可證,已經形同平 日總住房數,佔旅館房間比例極高。而證人吳○達等人間 ,互不相識,卻不約而同於投票前一日均前往嘉義皇嘉大 飯店投宿,該飯店又有充足的房間供渠等住宿,則飯店部 分就此當事先有所安排。而被告官○○顯已提供皇嘉大飯 店充足之客房數量供吳○達等人投宿,則提供大量空房本 身就是具有相當價值的經濟利益。既然安排吳○達等人住 宿,就會排擠到其他客人住宿之可能性,未必以折扣之金 額多寡,來判定被告官○○提供之利益高低或僅單純提供 折扣毫無交付不○利益之意圖。綜上所述,被告官○○既 允吳○達等人得由他人以簽帳方式支付住宿費用,且於週 末假日提供充足之客房數量以供其等投宿,便於投票當日 一併帶同投票作業,有對投票權人交付不○利益意圖甚明 。  4、惟被告黃○○、戊○○、叢○○雖坦承為選舉而遷移戶籍    ,然均未指稱與被告王○○、何○○及鄭○○三人有何關   係。而附表所示除被告黃○○、戊○○、叢○○以外四十 八人均未指出向其等邀集或蒐集辦理遷移戶籍之人係被告 王○○、何○○、鄭○○三人;證人賴燕羽、祁建媚則分 別指訴被告江○○、丙○○主動邀集遷移戶籍等情,均不 能證明被告王○○、何○○、鄭○○知悉附表所示黃○○ 等五十一人是為取得選舉權而遷移戶籍。又依被告黃○○    、叢○○之通訊監察譯文、證人蕭積慶之通訊監察譯文內   容亦未提及被告王○○、何○○、鄭○○三人。證人蕭積   慶於調查局雖證稱:乙○○代書事務所的王小姐曾經在投 票日以前,以電話通知我將借設籍我處所的人投票通知單 交出,所以才前往乙○○代書事務所,將投票通知單交給 王小姐等語,惟證人蕭積慶經原審合法傳喚、拘提均未到 庭,則其所指之「王小姐」究竟係指何人,已無從知悉; 且證人蕭積慶九十年間之戶籍地為「嘉義市○區○○○街 一0三號」,而檢察官起訴附表所示五十一人之遷入戶籍 及戶長均非蕭積慶本人與其戶籍地,則證人蕭積慶所稱以 電話通知將借設籍其處所之人投票通知單交出,而前往蕭 清富代書事務所,交付投票通知單之「王小姐」,是否即 為處理本件附表所示遷徙戶口手續之人,亦屬可疑,自不 得以證人蕭積慶於調查局所述資為被告王○○犯罪之依據 ,業如前述。公訴人猶以證人蕭積慶於調查局指證,及通 訊監聽譯文等,指稱被告王○○、何○○、鄭○○三人犯 罪,委無可採。雖被告叢○○於原審九十四年七月十五日 供稱:係將戶籍資料交給王○○,然於同年九月七日則稱 :是要交給乙○○,乙○○指示交給王○○,均未供稱有 向被告王○○提及資料來源,或被告王○○有蒐集戶籍資 料之事實。公訴人指稱被告叢○○於原審供稱有告知被告 王○○資料來源,亦與卷內事證不符。公訴人另稱,90年 7月間被告鄭○○與何○○二人受被告乙○○委託辦理戶 籍遷徙之數量,被告鄭○○共有五十餘件,被告何○○則 有五十九件之多,業據被告鄭○○、何○○於警詢中坦稱 在卷,然此部份僅有被告二人自白,且該等人員是否均屬 虛偽遷移戶籍之人,未見公訴人舉證敘明,亦屬無據。自 不得以被告鄭○○等二人自白受被告乙○○委託辦理之戶 籍遷徙件數均高達五十餘件,即認被告鄭○○等應知遷移 戶口之目的。又吳○達、辛○○、郭○○、己○○、莊三 福、丑○○、陳○月、許○、郭○○、林○得、彭○欣等 人雖未支付住宿費用,然始終不能明確指出代付住宿費用 之人,皇嘉大飯店顧客確認書、帳冊、住宿帳單等上縱有 記載「蕭理事長助選團」、「蕭○○理事長」等字樣,自 不能遽以認定係依照被告官○○指示所為。且郭○○、林 阿得、彭○欣等人入住皇嘉大飯店時,被告官○○並未在 場,亦無從認定被告官○○對陳永盛有指示如何處理被告 黃○○等人住宿之事宜。且被告官○○收取三萬元現金銷 帳,相較於消費金額三萬三千六百六十元,實際支付款項 三萬元僅約為九折價格,縱係友人被告蕭○○消費而給予 折扣,尚符常情,卷內已無證據證明被告官○○與蕭○○ 有共同對於有投票權人交付不○利益,而約其等投票權為 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亦經查明如前。況被告官○○係經 營飯店之人,對於被告蕭○○安排前來住宿之選民,本無 過問目的之必要,縱係明知被告蕭○○之意圖,仍接受住 宿,衡情應在於取得商業上之利益,亦不得任意推定必與 被告蕭○○間有共同交付不○利益之犯意。足見公訴人上 訴,猶指被告王○○、何○○、鄭○○及官○○犯罪,為 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 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修○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0條之 1 第1項、第98條第3項,刑法第11條、第2條第1項但書、第28條、 第146條第1項、第47條、第51條第5款、第8款、第41條第1 項前 段、第74條第1款、第37條第2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 1條 前段、第2 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邱美育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5  年  5   月  4   日          刑事第八庭審判長法 官 鄭文肅 法 官 楊炳禎 法 官 陳國文 以上○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被告王○○、何○○、鄭○○、官○○不得上訴。 書記官 蔡棟樑 中  華  民  國  95  年  5   月  4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修○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 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利益,而約 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 科新台幣四十萬元以上四百萬元以下罰金。 預備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預備或用以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而於犯罪後六個月內自首者,減輕或免 除其刑;因而查獲候選人為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者,減輕其刑;因而查獲 候選人為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 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 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5年版) 第 217-259 頁
相關法條 17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11、28、37、41、47、51、74、146 條(94.02.02)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90、98 條(94.11.30)
  • 刑事訴訟法 第 299、364、368、369 條(93.06.23)
  • 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 第 1、2 條(82.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