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 93 年度上訴字第 3278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4 月 18 日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93年度上訴字第3278號 上 訴 人 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張○○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 王○○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強盜案件,不服臺灣基隆地方法院 93 年度訴字第 601 號,中華 民國 93 年 9 月 29 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署 93 年度 偵字第 1008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基隆地方法院。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張○○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九十三年二月四日凌晨 二時五十分許,在位於基隆市○○○○○○號之「○○便利商店」內,徒手竊取 茅臺酒六瓶後放入衣服內藏匿,以此方式將上開茅臺酒移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下而 竊盜得逞;嗣被告正欲離開現場之際,適為證人即店員黃○○查覺有異而開口阻 止。被告見事機敗露,旋即不發一語跑至店外並騎乘LDV—○○○號機車欲駛 離現場;乃證人黃○○見狀,竟尾隨追至店外,並拼命抓住被告左上臂,欲阻止 被告離開並追回贓物。被告見此,旋即基於脫免逮捕及防護贓物之犯意,右手猛 催機車油門,左手向外揮舞以甩開證人黃○○,致使證人黃○○遭被告騎乘機車 拖行約十公尺後,終因不支而放開被告左臂,被告即藉此強暴方式迅速逃離現場 ,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準強盜罪嫌云云 。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按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準強盜罪之因防護贓物,而當場施以 強暴、脅迫,係指竊盜或搶奪犯,將他人財物移歸自己實力支配之下後,為保護 該贓物不被奪回,對追奪者施以強暴脅迫之行為,最高法院九十三年度台上字第 一六六二號判決可資參照。且遍查最高法院判例,均未將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準 強盜罪之「施以強暴脅迫」限縮解釋為:「...以被告對被害人有「主動」施 以強暴脅迫之行為者為限,倘行為人當時僅有被動掙脫之反射動作者,則不與焉 」,其他相關實務見解亦未有類似之解釋,原審不無誤會之處。又查被告於偵審 中迭次坦承於九十三年二月四日凌晨二時五十分許,在位於基隆市○○○○○○ 號之「○○便利商店」,竊得酒類並藏匿妥當,欲離開該店時,經證人阻止,復 為甩開證人,一面猛催機車油門以加速逃逸,一面以左手向外揮舞,旋即不僅藉 此成功甩開證人,保護贓物,且得以順利脫逃等語,核與證人所述情節相符,堪 信為真實。次查原審於判決理由中明示:「...依起訴書之所指,參酌被告及 證人(被害人)黃○○於本院調查時供述之內容以觀(參見本院準備程序筆錄第 四頁),本案被告在騎上機車之時,證人係以自己左手抓住被告之左手衣袖,以 自己右手抓住被告騎乘機車之尾部;被告見狀,旋以自己左手向外揮舞,同時猛 催油門向前擬擺脫(甩開)證人箝制,此固屬本院首堪認定之事實...」,顯 見原審認定之事實與本署起訴事實並無不同,亦足證原審並不否認被告係明知證 人已經追出商店外,並有追奪贓物之舉動下,主觀上,為脫免逮捕及防護贓物, 而客觀上,以猛催機車油門,並揮舞手臂之方式與證人發生肢體上衝突,進而順 利脫逃。從而,原審如何能無視於明顯客觀之證據,僅聲稱基於「罪疑利益歸於 被告之原則」,而以「...惟本案被告在其左手遭人(證人黃○○)抓住衣袖 之際,為逃跑而順勢掙脫之動作,並非有意識之施以強暴行為;而被告猛催油門 向前之所為,亦不過是被動之逃脫行為而已,皆非為脫逃之便而「主動」對被害 人施以「強暴」之行為可比;在本案,若將被告被動逃脫行為,評價為施以強暴 之主動行為,而依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規定,適用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論處被 告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其行為之評價難免過苛!...」等語,將被告涉有 準強盜罪嫌之犯行逕行評價為普通竊盜罪?原審判決委實難謂與經驗法則相符, 請將原判決撤銷,更為適當合法之判決。 三、原審法院以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公訴意旨所指之竊盜犯行,惟堅詞否認有何準強盜 之犯行,辯稱:伊並未對證人(被害人)黃○○施以強暴、脅迫等語。檢察官認 被告涉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準強盜罪嫌,則係以被 告於警詢、偵查中之自白、證人(被害人)黃○○之證述為其論據。經查:(一 )本案被告之所為,是否該當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準 強盜罪嫌:⒈以竊盜之持有關係而論,本案被告於拿取茅臺酒六瓶置入自己衣服 內藏匿之際,其竊盜行為已經既遂:按刑法之持有關係,不以現實「占有」該標 的物為必要,只須在法律評價上,該標的物屬於其監督「持有」中即可,是以停 在樓下之機車或汽車,其所有人或持有人並未現實支配該車,在法律上仍具有持 有關係;若該車被竊,其行竊之人係破壞法律上之原持有關係,並建立自己之新 持有關係。本案標的物係○K便利商店上之酒類,雖在販售架上,然在被害人之 管領支配之下;被告以竊盜之意思而拿取時,即已將之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 屬於破壞原持有支配關係,建立新持有支配關係,依傳統刑事司法實務之見解, 其竊盜行為即已既遂,不因其尚未走出店外而止於未遂。⒉被告於竊盜行為被發 覺後,「右手猛催機車油門,左手向外揮舞以甩開證人黃○○箝制」之所為,並 非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所欲評價之「強暴」「脅迫」行 為,而不能論以準強盜之罪名:按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準強盜罪,係竊盜或搶 奪行為之後,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為其擬 制犯罪之構成要件。所謂「施以強暴脅迫」,以被告對被害人有「主動」施以強 暴脅迫之行為者為限,倘行為人當時僅有被動掙脫之反射動作者,則不與焉。茲 原審依起訴書之所指,參酌被告及證人(被害人)黃○○於原審調查時供述之內 容以觀(參見原審準備程序筆錄第四頁),本案被告在騎上機車之時,證人係以 自己左手抓住被告之左手衣袖,以自己右手抓住被告騎乘機車之尾部;被告見狀 ,旋以自己左手向外揮舞,同時猛催油門向前擬擺脫(甩開)證人箝制,此固屬 本院首堪認定之事實;惟本案被告在其左手遭人(證人黃○○)抓住衣袖之際, 為逃跑而順勢掙脫之動作,並非有意識之施以強暴行為;而被告猛催油門向前之 所為,亦不過是被動之逃脫行為而已,皆非為脫逃之便而「主動」對被害人施以 「強暴」之行為可比;在本案,若將被告被動逃脫行為,評價為施以強暴之主動 行為,而依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規定,適用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論處被告五年 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其行為之評價難免過苛!基於「罪疑利益歸於被告之原則」 ,在行為評價有疑義之際,自應逕為有利於被告(行為人)之行為評價。換言之 ,倘被告之所為,尚未至準強盜罪之主動施以強暴之程度,自不得升高其罪責而 依強盜罪名處罰;本案被告,既查無為脫免逮捕或防護贓物,而「主動」對證人 施以強暴或脅迫之行為,原審亦無從提昇被告之責任至「準強盜」之程度。易言 之,本於罪疑利益歸被告原則,原審僅得就其基礎之竊盜行為加以審判,惟其基 本社會事實相同,若為有罪之判決,其起訴法條自應予以變更。(二)關於被告 涉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之竊盜罪名部分:本案被告竊盜之犯行,固據被告 坦認在卷,核與證人黃○○到庭結證之情節相符,惟查:被告如附表所示之連續 竊盜犯行,業經原審於九十三年五月十四日,以九十三年度易字第五八號判處有 期徒刑五月,而於九十三年六月十四日確定在案等情,分別有檢察官聲請簡易判 決處刑書、該案判決書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各乙件在卷可稽;而 被告在該案,共計有如附表所示之十五次竊盜犯行,且其行為時間係「自九十二 年十一月八日起,至九十三年二月二十三日為止」;至本案之行為時間(九十三 年二月四日)則係在該案連續行為之期間。又觀之被告在本案及該案之行為態樣 ,均係為竊取酒類以供己飲用,堪認兩案不僅時間緊接,手法相類,構成要件亦 屬相同,足見被告前後兩案,均係基於概括犯意而反覆為之,而為連續犯無疑。 茲本案與前案間,既有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則被告本案之竊盜行為,自應 為前案確定判決之效力所及(亦即,本案應受前案確定判決既判力之拘束),而 不能另為有罪或無罪之實體上裁判。準此,公訴人就本案被告所涉之竊盜犯行, 另行向原審提起公訴,自有未洽,固非無見,然查被害人黃○○於警訊時稱於民 國九十三年二月四日凌晨二時五十分許,在基隆市○○○○○○號○○便利商店 ,張○○入內購物,待結帳時,我發現他雨衣內有凸出物,我請他拿出時,他即 衝出門口騎綠色機車離去,我抓住車尾,他用身體撞我,隨即逃逸,他用身體撞 我使我鬆手後,我雙手抓車尾架,他加足馬力拉著我足足有三公尺後,我無力放 手,他朝福利一街一六八號方向逃逸,(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一○○八號卷一第二 三頁、第二五之二頁),於偵查時亦稱我是當店員,店長說要注意,因為張○○ 曾偷過東西,後來我發現他結帳時候,並本將酒類拿來結帳,我剛開口說先生等 一下,他就開始跑,我追出去,他機車已經發動了,我有拉到他的左上臂,他的 左手向外揮舞,同時右手摧油門,車子在行進,我抓他的左手臂,被他拖行約十 公尺,我就被他甩掉,隨即抓住他機車尾部,打算推他車子,但沒有成功,他旋 即蛇行逆向行駛離開現場(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一○○八號卷二第一二六頁),於 原審亦稱我在警訊筆錄所說的「我抓住車尾,他用身體撞我」,指的是被告左手 要掙脫我的鉗制動作(九十三年度訴字第六○一號卷第四二頁),被告於警訊、 偵查,原審稱我只有用手撥開他後就逃跑,被店員發現抓住後,我害怕所以用手 撥開他後逃逸等(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一○○八號卷一第二○頁、第二一頁、卷二 第一二六頁、第一二七頁、九十三年度訴字第六○一號卷第四○頁),被告既用 手撥開被害人後逃跑,如被害人所述之我追出去,他機車已經發動了,我有拉到 他的左上臂,他的左手向外揮舞,同時右手摧油門,車子在行進,我抓他的左手 臂,被他拖行約十公尺,我就被他甩掉,隨即抓住他機車尾部,打算推他車子, 但沒有成功,他旋即蛇行逆向行駛離開現場等無誤,則揆諸最高法院 91 年度台 上字第 5700 號判決之要旨「上訴人於原審僅承認有竊取被害人自用小客車之行 為,否認有準強盜之犯行,然第一審法院依被害人所述之情形,勘驗該贓車,另 由書記官進入駕駛座,關上車門,緊閉車窗及發動引擎,並由被害人跳上行李廂 蓋大聲呼喊結果,該車於有人跳上行李廂蓋並大聲呼喊時,車內駕駛座之人確可 感覺車身明顯晃動,並可清楚聽聞喊叫聲等情,有勘驗筆錄及錄影帶足憑。所辯 不知被害人攀附車後,因開音響,未聞車外呼喊聲云云,殊無可取。稽諸上訴人 竊車得逞後,即為被害人當場發現,迅即攀附車後,口喊搶劫,阻止其駛走該車 ,上訴人仍悍然加速駛走該車,甩落被害人後逃逸,顯然係出於防護贓物及脫免 逮捕而對被害人施暴力」及 79 年度台上字第 3656 號之判決要旨「刑法第三百 二十九條所謂當場,固不以實施竊盜或搶奪者尚未離去現場為限,即已離去盜所 而尚在他人跟蹤追躡中者,仍不失為當場。上訴人甫得手後,即為被害人發覺, 迅即追及,上訴人圖免逮捕,加速前行,將被害人拖行百餘公尺,仍係竊盜因脫 免逮捕而當場施強暴,上訴意旨謂不生以強盜論之問題,要屬誤會」等,只要行 為人有前揭最高法院判決要旨之所指之行為,仍成立準強盜之犯行,原判決認查 無為脫免逮捕或防護贓物,而「主動」對證人施以強暴或脅迫之行為,認被告不 成立準強盜之犯行,與前揭最高法院判決之要旨,尚有未合,又本件被告竊取之 茅臺酒,依其所述係四瓶(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一○○八號卷一第二○頁、第一二 六頁、九十三年度訴字第六○一號卷第四○頁),被害人即證人黃○○亦稱係四 瓶(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一○○八號卷一第二三頁),雖被告於偵查中另稱係二瓶 ,被害人即證人黃○○稱係六瓶,詳情可問店長(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一○○八號 卷二第一二七頁),究竟被告當時係竊取幾瓶茅臺酒,尚有疑義,原判決認係竊 取六瓶,亦有未洽,是檢察官前揭之上訴,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審判決撤銷 ,又本件因原審諭知免訴係不當而撤銷,爰不經言詞辯論,逕將案件發回原審法 院更為審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但書、第三百七十二條判決如主文 。 中 華 民 國 94 年 4 月 18 日 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 官 陳正雄 法 官 黃金富 法 官 許宗和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書記官 沈秀容 中 華 民 國 94 年 4 月 20 日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4年1月至12月版)第 159-165 頁
相關法條 5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0、328、329 條(94.02.02)
  • 刑事訴訟法 第 369、372 條(93.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