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 92 年度重上更(三)字第 7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12 月 26 日
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刑事判決 九十二年度重上更(三)字第七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王大捷 選任辯護人 文鍾奇律師 右上訴人因妨害投票案件,不服福建金門地方法院八十七年度連訴字第八、十二號,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十二月九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福建金門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 七年度連選偵字四、六、七號),提起上訴,經判決後,由最高法院第二次發回更審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王大捷部分撤銷。 王大捷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 科罰金以參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 事 實 一、王大捷曾於民國八十三年間,因妨害公務罪,經福建金門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 四月確定,於八十四年四月十七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仍不知悔改。於八十六年 間,王大捷表態參與競選為福建省連江縣莒光鄉第六屆鄉長選舉之候選人後,明 知林秋蓮、曹祥瑞、陳東生、游益祥、王依幹、李佳縈、李葉麗香、曹金泉,均 無遷入連江縣莒光鄉繼續居住達四個月以上之意思,竟為使其等虛偽取得選舉投 票權,而與其等共同基於妨害投票之犯意聯絡,於附表「虛報遷入日期」欄所示 之日期,向福建省連江縣莒光鄉戶政事務所「虛報」遷入附表所示福建省連江縣 莒光鄉大坪村二十八號(戶長為劉榮華)、大坪村十三號(戶長為林家菊)、大 坪村六十號、青帆村四十八號等戶籍內,使其等虛偽取得選舉投票權,而於八十 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即福建省連江縣莒光鄉第六屆鄉長選舉之投票日,在附表一投 票處所欄所示之投票所「投票」,而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福建省連江縣莒光鄉第 六屆鄉長選舉之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有關虛報遷入人姓名、身分證統一編號 、虛報遷入地址、虛報遷入日期、投票處所等均詳如附表一所示)。 二、案經福建金門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自動檢舉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王大捷直承有參加福建省連江縣莒光鄉第六屆鄉長競選,選舉前有拜託 鄉民支持,惟矢口否認涉有右揭犯行,辯稱:當時由台灣回來投票者有三百多人 ,但僅有九人表示投票支持伊競選,且並無人遷入伊戶籍,遷戶籍之事與伊無關 而遷回之人多原籍莒光鄉而身自願遷回,伊並未強要他們遷回,並未犯罪;檢察 官誤以為伊與劉榮華搭檔競選,事實上係各自競選,劉榮華戶籍內遷入多人之事 ,與伊無關,伊並未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云云。 二、經查: (一)、被告王大捷雖否認涉有右揭虛報遷入戶籍、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福建省連江 縣莒光鄉第六屆鄉長選舉之投票發生不正確結果之犯行,惟原審共同被告林 秋蓮供稱:「因王大捷要選鄉長所以(戶籍)遷回來。」、「(戶籍)王大 捷(辦的),(約好投票給)王大捷,(戶籍)是王大捷要我遷的,有住過 二、三天,沒有住過四個月以上。」(見偵查卷D卷第一百頁反面、第一○ 一頁反面,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曹祥瑞供稱:「為王大捷選 舉遷戶籍,我支持王大捷,將身分證交給朋友代辦遷戶籍手續。」「(是誰 替你將戶籍遷入大坪村十三號?)是王大捷替我辦遷入的。」「沒有常住, 也沒有住過四個月以上。」見偵查卷E卷第二十三頁,原審八十七年七月二 十七日、同年十二月七日審判筆錄);陳東生稱:「...我過去在馬祖的 朋友均拜託我把戶籍遷回馬祖,於是我以應以前在馬祖的同學王大捷請求, 將戶籍遷到莒光鄉大坪村一鄰二十八號,我妹夫游益祥亦在同一天應王大捷 要求遷至馬祖或前述同一地址。」、「應王大捷請求,將戶籍遷到莒光鄉大 坪村二十八號,(遷戶籍)支持王大捷,身分證在基隆碼頭託人帶給王大捷 替我辦理遷入。」(見偵查卷B卷第一二四頁、E卷第三十七頁反面、原審 八十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審判筆錄);游益祥供稱:「(你的戶籍為何遷到大 坪村?)八十六年九月、八月份,支持王大捷競選...(為何將戶籍遷到 劉榮華戶籍內)...我請王大捷辦,他說辦那裡,我說遷那裡無所謂。」 (見偵查卷E卷第三十九頁反面,原審八十七年十二月三日審判筆錄);王 依幹供稱:「...王大捷是我堂弟,他請我遷回來幫他,約好投票給王大 捷、劉榮華,我沒有住過大坪村六十號。」(見偵查卷D卷第九十三頁反面 、原審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李葉麗香稱:「...王大捷參 選鄉長要我幫他,我即同意,數日後,王大捷與其夫人便到我家,我亦將我 及女兒李佳縈身分證交給他去辦理戶籍遷移事宜...身分證註記之戶籍均 為連江縣莒光鄉青帆村三鄰四十八號...我完全是為幫助王大捷選舉,才 讓他辦理戶籍遷移...王大捷打電話通知我及李佳縈...到馬祖投票, 並交待我二人投票給鄉長候選人二號王大捷...」(見偵查卷B卷第一八 ○頁);李佳縈稱:「(戶籍遷到馬祖)我媽媽辦的...(回來投票給) 王大捷,是我媽媽說的。」(見偵查卷E卷第二十六頁)。依證人上開供述 ,本件戶籍之遷入,純為影響連江縣莒光鄉第六屆鄉長選舉,並無實際居住 之事實,且係應被告王大捷之請回而虛報遷入戶籍,甚且由被告王大捷辦理 虛報遷入戶籍(李佳縈部分雖由其母將身分證被告王大捷辦理遷入,惟其既 同意將身分證交由其母提供被告辦理遷移戶籍,且依其母李葉麗香上開所供 係由被告王大捷以電話通知李佳縈,而李佳縈亦因而前往投票,被告此部分 之犯行自足認定),益足見被告王大捷為謀求當選莒光鄉第六屆鄉長,而與 林秋蓮、曹祥瑞、陳東生、游益祥、王依幹、李佳縈、李葉麗香共同以未繼 續居住戶籍地址而虛報遷入戶籍之非法方法妨害投票之事實,至為灼然。 (二)、查人民固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又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之權,憲 法第十條、第十七條雖均著有明文,然所謂居住遷徙自由及選舉權,並非漫 無限制,得任意行使,在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 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仍得以法律限制之,憲法第二十三條亦定有 明文,此即所謂「法律保留原則」。戶籍法第二十條至第二十二條所規定之 遷出、遷入登記及同法第五十四條對故意為不實申請者之處罰;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 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之規定,其目的無外乎在於戶籍管理, 維護社會治安及選舉之公平性,均係為維護社會秩序之必要,而對人民居住 遷徙自由及選舉權所附加之限制,且上開戶籍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 定,亦皆未超出「比例原則」,其合憲性,當不容置疑。次按,現行刑法第 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 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其立法目的無非在杜 絕任何選舉舞弊,以達選舉之純正及公平,是我國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概括 規定,除使用詐術外,其他以一切非法之方法,達妨害選舉之純正及公平者 ,均有該條之適用。又從該法條之條文觀之,該罪之客觀構成要件有二,第 一須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第二須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 之結果;所謂「詐術」即使用欺罔手段,以使人陷於錯誤而言,所謂「其他 非法之方法」,即除詐術外,其他一切非法律所允許之方法,均屬之。又選 舉人、候選人年齡及居住期間之計算,均以算至投票日前一日為準,並以戶 籍登記簿為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條第一項固定有明文,然按諸上 開同法第十五條第一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 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之規定,可知該法所重視者,為在選舉 區「繼續居住」之事實,又該四個月,為判斷居住事實之客觀標準,至於戶 籍登記簿僅為該四個月起算之在客觀上不得不然之判斷依據,此觀諸該法之 施行細則第二條之一規定本法第四條居住期間之計算所依據之戶籍登記,應 由戶籍機關切實查察,其遷入登記不實者,應依法處理,足見上開規定之本 旨,重在「居住」之事實,而非形式上之戶籍登記。今若為符合上開公職人 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將戶籍及實際上居住所遷入 該選舉區,固符合上開規定及主權在民原則,然若實際上並未居住該選舉區 ,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虛報遷入戶籍者,其有妨害選舉之純正及公正性 ,至為顯然,且虛報戶籍遷入,依戶籍法第五十四條之規定,應加以行政處 罰,若以此種虛報戶籍遷入之手段,達妨害投票之目的,自非法律所允許之 方法,除依上開規定予以行政之處罰外,自應該當於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所 規定之「其他非法之方法」之要件。是被告王大捷所辯:並無人遷入伊戶籍 ,遷戶籍之事與伊無關而遷回之人多原籍莒光鄉而身自願遷回,伊未強要他 們遷回,並未犯罪云云,自無足取。 (三)、再我國憲法所規定之各項選舉,雖係採普通、平等、直接、無記名方式為之 ,選舉人投票給何候選人,在理論上固係無法知悉,然若虛偽遷入戶籍,實 際上未居住於該處,目的在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繼續居住四個月」以 上之規定,而投票給某一候選人,並進而投票,在事證已明之情況下,若仍 以上揭理由認不構成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則法律豈非流 於具文,且眛於社會事實,況其本未居住於該選舉區,為投票給某一候選人 之目的,將戶籍虛偽遷入,姑不論其最後投票給何候選人,就該選區之整體 投票結果,其投票數,亦必然發生不正確結果,是亦難以此認不構成刑法第 一百四十六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又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妨害投票正確罪之 成立與否,在於使投票之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是否發生,易言之,即投票票數 發生不正確結果,即足當之,並不以選舉結果是否正確為依據,此為法條文 義解釋上之所當然。本件被告王大捷當次選舉雖未當選,惟其既有以虛報戶 籍遷入之非法之方法,使事實上未繼續居住四個月之選民得以支持其競選而 參加投票,即已足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其妨害投票之事實,並無疑義 。是被告王大捷所辯:伊當次選舉並未當選,並未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 生不正確之結果云云,亦無足取。 (四)、被告王大捷為謀求當選福建省連江縣莒光鄉第六屆鄉長,而共同將林秋蓮、 曹祥瑞、陳東生、游益祥、王依幹、李佳縈、李葉麗香等人之戶籍,分別虛 報遷入連江縣莒光鄉大坪村二十八號、大坪村十三號、大坪村六十號、青帆 村四十八號等,有戶籍謄本、戶籍基本資料名冊可按,又林秋蓮、曹祥瑞、 陳東生、游益祥、王依幹、李佳縈、李葉麗香等人確於八十七年一月二十四 日前往附表一所示連江縣莒光鄉第六屆鄉長選舉之投票所投票,並有福建省 連江縣選舉委員會八十七年二月四日八七連選一字第一三三號函附各投開票 所選舉人名冊可稽。被告王大捷上開所辯,顯係臨訟飾卸之詞,不足採信, 事證至為明確,其犯行堪以認定。 三、核被告王大捷所為,係犯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妨害投票正確罪。公訴人雖 引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投票行賄罪起訴,惟查本件投票行 賄罪部分,係已判決確定之共同被告陳金釵一人所為,被告王大捷就此部分並無 涉及投票行賄罪之行為,自應變更檢察官起訴法條,而以非法之方法妨害投票正 確罪論擬。被告王大捷與林秋蓮、曹祥瑞、陳東生、游益祥、王依幹、李佳縈、 李葉麗香等人間,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又被告王大捷前於 八十三年間因妨害公務罪,經福建金門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月確定,於八十 四年四月十七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之事實,有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可稽,並為被 告所自承,其於五年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本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四十七條 規定加重其刑。又按,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 ,須一經他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 以登載,而其登載之內容又屬不實之事項者,始足構成。若其所為聲明或申報, 公務員尚須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之記載者,即非本罪 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自無成立刑法第二百十四條罪責之可能;而依戶籍法 第二十五條、五十四條、五十六條規定:戶籍登記事項自始不存在或自始無效時 ,應為撤銷之登記,故意為不實之申請者,由戶政事務所處罰之;次依同法第四 十七條第三、四、五項、同法施行細則第十三條第一項第九款、第二項、第十五 條之規定,戶籍遷徙登記之申請,應於事件發生或確定後三十日內為之,申請人 應於申請時提出證明遷徙事實之文件,由戶政機關查驗核實後為之。足徵戶籍法 所謂之遷出及遷入登記,並非僅指戶籍上之異動而已,實應包括居住處所遷移之 事實行為在內,故如僅將戶籍遷出或遷入,而實際居所未隨之遷移,本質上即屬 不實,行政機關除可依上開規定科以行政罰鍰外,並得以其實際上無遷移之事實 ,而逕行撤銷其遷入登記。綜合上開規定意旨觀之,戶籍(遷徙)之登記,該管 公務員對於申請人有無遷徙之事實顯有查核之義務,申請人縱為不實之戶籍遷入 ,應無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適用。是被告王大捷為謀求當選連江縣莒光鄉第六屆 鄉長,雖有虛報戶籍之遷入,尚難論以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罪責,合併敘明。 四、原審認被告王大捷罪證明確,予以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⑴、本件僅足認被告 王大捷有共同將林秋蓮、曹祥瑞、陳東生、游益祥、王依幹、李佳縈、李葉麗香 等人之戶籍虛報遷入,其餘部分與被告王大捷無涉(詳如後述),亦不足認被告 王大捷與另案被告劉榮華、曹淑雲、劉增菊、林家菊、陳金釵、曹常容等人有共 犯關係,原審併予認定被告王大捷此部分之犯行,且認被告王大捷與另案被告劉 榮華、曹淑雲、劉增菊、林家菊、陳金釵、曹常容等人有共犯關係,容有未洽; ⑵、關於投票行賄罪部分,尚難認被告王大捷涉有此部分之犯行(詳如後述), 原審就此部分(即投票行賄罪),認被告王大捷與另案被告劉榮華、陳金釵、曹 常容、周惠全,均為共同正犯,亦有未洽。被告王大捷上訴意旨,否認犯罪雖無 理由,惟原判決既有可議,自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爰審酌被告參與鄉長競選 ,竟以遷移親友戶籍之非法方法妨害投票正確,罔顧當地選民之權益,敗壞選風 、戕害民主,犯後復設詞置辯,未見真正悔意,惟遷移親友之戶籍,其人數尚屬 非鉅,及其品行、智識程度、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家庭狀況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之刑。又刑法第四十一條已於九十年一月十日修正公布, 於同年月十二日生效,第一項前段修正為「犯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 之刑之罪,而受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因身體、教育、職業、家庭 之關係或其他正當事由,執行顯有困難者,得以一元以上三元以下折算一日,易 科罰金。」,本件被告王大捷所犯之罪,其法定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宣 告有期徒刑六月,爰併依上開規定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又被告王大捷係犯 刑法分則第六章之妨害投票罪,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並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九十八條第三項之規定,宣告褫奪公權,其期間為壹年。 五、公訴意旨另以:被告王大捷除就陳昌金、林秋蓮、曹祥瑞、陳東生、游益祥、王 依幹、李佳縈、李葉麗香等人虛報戶籍遷入部分之犯行外,另就起訴書附表所列 其餘之人戶籍之虛報遷入行為,亦涉有以非法之方法妨害投票正確;另被告王大 捷就租用直昇機搭載如附表選民往返台灣、連江縣投票,使該等有投票權人受有 無須支付直昇機交通旅費之不正利益,與另案被告劉榮華、陳金釵、曹常容共同 涉有投票行賄罪嫌云云。訊據被告王大捷堅決否認涉有此部分之犯行,辯稱:起 訴書附表所列其餘之人戶籍虛報遷入行為之部分,伊並未參與,與伊無關;另租 用直昇機搭載選民往返台灣、連江縣投票之行為,伊不知情,並未參與,亦與伊 無關等語。經查: (一)、原審共同被告柯金玉係供稱:「我在選舉前將戶籍遷到陳金釵戶內(即田沃 村五十五號),我將身分證寄給陳金釵遷戶籍。」(見原審八十七年十二月 七日審判筆錄);曹品雲係供稱:「...為幫忙劉榮華競選,所以將戶籍 遷回莒光鄉...當時劉榮華表示要競選縣議員...辦理戶籍遷入手續, 遷入地址即為劉榮華之戶籍地。」(參見八十七年度連選偵字第二號卷第二 宗第一三九頁背面至一四○頁);池玉寶係供稱:「我將戶籍遷至福建省連 江縣莒光鄉大坪村一鄰二十八號的手續係由連江縣議員劉榮華之妻曹淑雲代 為辦理...劉榮華確定參選,曹淑雲就將我的戶籍遷至劉榮華戶內,以利 投票。...受劉榮華之妻曹淑雲之強力請託,才決定回馬祖投票給劉榮華 ...」(見選偵字二號卷第二宗第八十五頁反面至第八十七頁正面);戴 秀如係供稱:「(戶籍遷入大坪村二十八號)我先生交給曹常容辦理」(參 見同上連訴字第八號卷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證人柯光明係供 稱:「我係因小學、國中之同學劉榮華要參選莒光鄉縣議員的關係,而將戶 籍遷至馬祖,以投票支持劉榮華,所以劉榮華持我的身分證在八十六年下半 年間回馬祖遷戶籍的...」(參見同上選偵字第二號第二宗第一二○頁反 面);鄭喜官係供稱:「當時我將身分證交劉增菊,請他把我戶籍遷到我自 己老家,...」(參見同連訴字第八號卷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 );;林英佺係供稱:「(遷戶籍)我答應劉榮華支持他...」(參見同 上連訴字第八號卷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曹典輝係供稱:「因 劉榮華是我堂姊夫,渠有意參選本屆連江縣議員,我母親曹媄媄遂將我與弟 曹典秋戶籍遷回馬祖,俾於縣議員選舉時支持劉榮華。」(參見同上選偵字 第二號第二宗第一○一頁反面);曹媄媄係供稱:「戶籍遷回馬祖的原因係 ...劉榮華參選連江縣議員,拜託支持他,...遷戶籍手續係由曹淑雲 (劉榮華之妻)替我辦的,當時曹淑雲來台灣時,我即將我的身分證,連同 我兒子曹典輝、曹典秋的身分證一併交給他,曹淑雲將我們的戶籍遷至馬祖 後,即將身分證還給我。」(參見同上選偵字第二號第二宗第一○六頁背面 至第一○七頁);曹典秋係供稱:「我遠房親戚劉榮華要選馬祖縣議員,阿 K嫂(劉榮華之妻-指曹淑雲)在選前(八十六年間)來台找我母親(曹媄 媄),我母親答應了,並向我及我哥哥(曹典輝)要了身分證後,連同她的 身分證一起交給阿K嫂由我堂姊辦理戶籍遷入馬祖事宜...」(參見同上 選偵子第二號第一○四頁背面至一○五頁);林美珠係供稱:「(遷戶籍) 回來幫劉增菊的兒子(指劉榮華)選舉。」(參見八十七年度連選偵字第四 號卷第二宗第十八頁正面);林雲係供稱:「(遷戶籍)選舉支持劉榮華」 、「我身分證交給劉增菊辦理遷入」、「沒有(住過大坪村二十八號)」( 參見同上選偵字四號卷第二宗第十六頁正面、同上連訴字第八號卷八十七年 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柯水仙係供稱:「我支持劉榮華,將身分證交給 劉增菊辦理遷入」、「沒有住過(大坪村二十八號)」(參見同上連訴字第 八號卷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林文儀係供稱:「劉榮華曾向我 表示渠欲選連江縣縣議員,我因覺得劉榮華人不錯,所以自己決定要將戶籍 遷到馬祖,以便能投票支持劉榮華順利當選。」「我的戶籍是委由劉榮華在 馬祖代我辦理遷入,遷入之所在即為劉榮華之住所...」(見選偵字二號 卷第二宗第八十二頁反面、第八十三頁正面);徐秋芳係供稱:「(遷戶籍 )回來支持劉榮華」、「遷戶籍是劉增菊到我家土城市拿我身分證」、「沒 有住過(大坪村二十八號)」(參見同上選偵字四號卷第二宗第五十六頁正 面、同上連訴字第八號卷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判筆錄);柯愛玉係供稱 :「因本次縣議員候選人劉榮華與我有親戚關係(劉榮華係我表弟),因劉 榮華有意參選,家族人員當然予以支持,故我於八十六年九月將身分證交給 我大舅劉增菊將戶籍遷入莒光鄉大坪村一鄰二十八號之劉榮華戶籍中... 我此次返回馬祖的目圴為投票支持劉榮華參選縣議員。」(參見同上選偵字 二號卷第二宗第九十二頁反面);陳昌金係供稱:「我是將身分證寄給戶長 陳玉寶,請他幫我遷戶籍的...」(見原審八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審判 筆錄);另曹金泉部分依證人林英佺於原審供稱:曹金泉之身分證係由其寄 回劉榮華之妻(即曹淑雲)代辦遷入等語(見原審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審 判筆錄),依原審共同被告柯金玉等人及證人林英佺上開供述,此部分虛報 戶籍遷入,均係另案被告劉榮華、曹淑雲、劉增菊、林家菊、曹常容及陳玉 寶等人之行為,與被告王大捷無涉,亦無任何證據足認其與劉榮華、曹淑雲 、劉增菊、林家菊、曹常容、陳玉寶等人有共犯關係,自不足認被告王大捷 涉有此部分之犯行。 (二)、證人即另案被告陳金釵於偵查中供稱:「有(向三菱旅行社訂直昇機),訂 於八十七年一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共訂八班飛機。」、「我在八十六年十 二月間,訂飛機的隔天,以現金支付他(指周惠全)五十萬元。」(參見同 上選偵字第二號卷第二宗第三十三頁背面、第三十四頁),再證人即另案被 告周惠全於調查時供稱:「我與馬祖一位陳金釵先生於八十六年十二月八日 在本公司簽署包機合約書...我已先收取訂金五十萬元。」(見同上選偵 字第二號卷第一宗第八十三頁),復有原共同被告陳金釵所簽署之包機合約 書在卷足憑,而依搭乘直昇機之選民李麒麟等人所供,亦不足認該直昇機係 被告王大捷所共同承租以供搭乘。顯見承租直昇機搭載選民往返台灣、連江 縣投票之行為,係另案被告陳金釵個人之行為,與被告王大捷無涉,復無任 何證據足認被告王大捷與另案被告劉榮華、陳金釵、曹常容有共犯關係,自 不足認被告王大捷涉有此部分之犯行。 (三)、綜上所述,依證人林英佺及原審共同被告柯金玉等人之供詞顯示,柯金玉等 虛報戶籍遷入,均係另案被告劉榮華、曹淑雲、劉增菊、林家菊、曹常容、 陳玉寶等人之行為,與被告王大捷無涉,另依證人即另案被告陳金釵、周惠 全所供及卷附之包機合約書顯示,承租直昇機搭載選民往返台灣、連江縣投 票之行為,係另案被告陳金釵個人之行為,亦與被告王大捷無涉,復無任何 證據足認被告王大捷與另案被告劉榮華、陳金釵、曹常容、陳玉寶有共犯關 係,自不足認被告王大捷涉有此部分之犯行,被告王大捷此部分之犯罪,尚 屬不能證明,惟公訴人認此部分如成立,與上開論罪部分有實質上一罪之關 係,依審判不可分之原則,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二百九十 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八條第三項,刑法第十一條 、第二十八條、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刑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前段、第四十七條、 第三十七條第二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二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瑞仁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十二 月 二十六 日 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刑事庭 審判長法 官 陳 中 和 法 官 李 行 一 法 官 紀 文 勝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 並應於提出上訴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三 年 一 月 九 日 書記官 李 麗 鳳 附表: 編號 姓 名 身分證統一編號 虛報遷入地址 虛報遷入日期 投票處所 1 林秋蓮 Z000000000 連江縣莒光鄉 86/9/19 大坪村第 大坪村十三號 七投票所 2 曹祥瑞 Z000000000 同 右 86/8/25 同 右 3 王依幹 Z000000000 連江縣莒光鄉 86/8/25 大坪村第 大坪村六十號 七投票所 4 李佳縈 Z000000000 連江縣莒光鄉 86/9/18 青帆村第 青帆村四十八 六投票所 號 5 李葉麗香 Z000000000 同 右 86/9/18 同 右 6 陳東生 Z000000000 連江縣莒光鄉 86/9/11 同 右 大坪村二十八 號 7 游益祥 Z000000000 同 右 86/9/11 同 右
資料來源:
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1至92年版)第 169 頁
相關法條 13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1、28、37、41、47、146 條(92.06.25)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90-1、98 條(92.07.09)
  • 戶籍法 第 54 條(89.07.05)
  • 刑事訴訟法 第 299、300、364、369 條(9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