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87 年度上訴字第 1777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重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4 月 29 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 八十七年度上訴字第一七七七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紀 主 擇 選任辯護人 林 永 發 律師 呂 郁 斌 律師 涂 嘉 益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黃 金 泉 鄭 勝 堯 張 明 田 右 三 人 共 同 右上訴人因重傷害案件,不服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八十七年度訴字第六七二號中華民國 八十七年十月七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七年度偵字 第三五六六號、四0三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紀主擇使人受重傷,累犯,處有期徒刑陸年。 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均無罪。 事 實 一、紀主擇曾於民國八十年間因犯侵占案件,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六月確定,並於八 十二年二月十六日執行完畢。紀主擇因多次帶同友人前往台南市○○○路觀光城 一八五號「你歌KTV」消費並找女公關坐檯,因而結識該店公關經理郭蓓倩。 八十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晚間,紀主擇夥同友人黃金泉、鄭勝堯及張明田前往「你 歌KTV」飲酒消費並找女公關坐檯,迄翌日(即同年月二十五日)凌晨三時許 ,「你歌KTV」負責人傅企輝應友人之請而邀郭蓓倩至同市○○路「北安之星 KTV」同樂,遭郭女拒絕,傅、郭二人發生爭執,傅企輝於推打郭蓓倩後,即 隻身前往台南市○○路「北安之星KTV」會晤友人。郭蓓倩旋向紀主擇哭訴, 紀主擇得知此事,心生不滿,欲替郭蓓倩找傅企輝出氣。乃告知同在廂房內之黃 金泉、鄭勝堯、張明田欲轉赴「北安之星KTV」。鄭勝堯開車載紀主擇;黃金 泉、張明田則兩人另開一部車前往。鄭勝堯所開自用小客車抵達「北安之星KT V」後,紀主擇下車,鄭勝堯則自行到停車場停車。紀主擇於步入該KTV大門 之際,在門口遇見已喝酒,情緒起伏大,肢體協調、平衡感與判斷力障礙度升高 之傅企輝亦欲步入該KTV,紀、傅兩人在門口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紀某並以 重傷害之故意,毆擊傅企輝頭部及左眼。致傅企輝頭皮裂傷(手術縫合)、左眼 外傷性眼部鈍傷併外傷性視神經病變,左眼視力無光覺,使傅企輝喪失左眼視能 。紀主擇見傅企輝血流滿面倒地後,始罷手離去。 二、案經傅企輝訴由台南市警察局移送暨台南市警察局第三分局報請台灣台南地方法 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紀主擇坦承有於右揭時地毆打告訴人傅企輝之事實,惟否認有 重傷害之故意,辯稱伊與傅企輝兩人均有喝酒,故兩人見面,一語不合即互毆, 伊亦有受傷等語。惟查,告訴人傅企輝受傷部位為後頭部裂傷及左眼部,因左眼 受創,造成左眼外傷性眼部鈍傷及球後出血併外傷性視神經病變,左眼無光覺, 有財團法人奇美醫院、長庚紀念醫院、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台中榮 民總醫院之診斷證明書及該等醫院函附之告訴人病歷資料等影本在卷可稽,而告 訴人並因此受領勞保殘廢給付,亦有勞工保險局給付處八十七年六月八日通知單 一紙附卷足徵,是告訴人所受傷害確已達重傷害程度。另被告紀主擇辯稱,伊僅 記得有打腹部,其餘不曉得有打到何部位云云。然依卷附診斷證明書及病歷表, 均無告訴人腹部有受傷之記載,足見被告紀主擇上開只打告訴人腹部之辯解為不 可採,另告訴人左眼已無光覺,且已受領勞保殘廢給付(診斷證明書附於警卷第 四頁、殘廢給付通知表附於原審卷第一七一頁),顯見左眼機能已毀敗。被告紀 主擇聲請就告訴人左眼視能是否確已達毀敗之程度為鑑定,核無必要。本件事證 已明,被告紀主擇犯行詢堪認定。 二、查眼部為人體要害,且為脆弱之器官,被告紀主擇以拳毆擊告訴人左眼部,造成 告訴人左眼視能毀敗,足見其下手之重,有意使告訴人左眼失明。核其所為,係 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之重傷害罪。被告紀主擇有事實欄所載前科及執行 情形,有原審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其於刑之執行完畢後五年內再 犯有期徒刑以上之本罪,為累犯,應依法加重其刑。原審對被告紀主擇依法論科 ,原無不合,惟原判決認同案被告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三人為本件重傷害罪 之共犯,尚嫌未合(詳後述之)。被告紀主擇上訴,否認有重傷害之故意,雖非 有理由,惟原判上開可議之處,尚無可維持,應由本院撤銷之。爰審酌被告紀主 擇犯罪之動機、目的、所受刺激、犯罪之方法、所生危害及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之刑。 三、公訴意旨另以:被告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與被告紀主擇均為朋友,八十七年 一月廿四日晚間,四人同在台南市○○○路一八五號「你歌KTV」消費,迄翌 日(二十五日)凌晨三時許,「你歌KTV」之負責人傅企輝與經理郭蓓倩發生 爭執,傅企輝於推打郭蓓倩後,即前往台南市○○路二段三六三之五號「北安之 星KTV」會晤友人,郭蓓倩旋向紀主擇哭訴,紀主擇得知此事,心生不滿,即 偕同被告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分別趨車前往「北安之星KTV」等侯,見傳 企輝到達「北安之星KTV」時,紀主擇、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四人共同基 於重傷害之犯意,徒手圍毆傅企輝頭部,使傅企輝受有頭部外傷、頭皮裂傷、左 眼失明之重傷害。因認被告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亦共犯有刑法第二百七十八 條第一項之重傷害罪嫌云云。本院查: ㈠、訊據上訴人即被告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均否認有毆打傅企輝之犯行,辯稱 :伊等與紀主擇一同前往「北安之星KTV」,但僅紀主擇與傅企輝互毆,伊 等並未毆打傅企輝等語。同案被告紀主擇坦承毆打傅企輝之事實,惟辯稱只有 伊一人毆打傅企輝等語。公訴人認被告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三人亦涉嫌重 傷害,係以告訴人之指訴以及衡量被害人傅企輝與被告紀主擇之雙方身高、體 型,傳企輝所受之傷害,及被告黃金泉、鄭勝堯、張明田三人亦隨同被告紀主 擇共同前往「北安之星KTV」等客觀狀況觀之,被害人所受之重傷害,應係 被告四人共同為之,而非僅被告紀主擇一人所為云云,為其論據。 ㈡、按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 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三00號著有判例 可循。卷查,告訴人傅企輝於八十七年二月一日第一次警訊時,陳稱係紀主擇 帶頭四名至五名男子,於八十七年元月廿五日凌晨三時左右在北安之星KTV 大門口前打伊後逃逸(南市警三刑偵字第一二一號警卷第一頁)。同年月廿三 日警訊筆錄稱係紀主擇率一名綽號「阿凱」及二名不詳姓名男子共四人共同將 伊打傷‧‧‧由伊店內(指你歌KTV)錄影帶所錄紀主擇等四人在店中及四 人一同外出至北安之星傷害伊,欲致伊於死之錄影,可明確指出即上開四人傷 害伊云云(台南市警局警卷第一、二頁);同年三月十九日警訊筆錄,對於當 日警察通知涉嫌人紀主擇、張明田(綽號「阿田」)黃金泉(綽號「阿凱」、 鄭勝堯(綽號「阿堯」)四人到場,供傅企輝指認是否為毆打伊之人,傅某明 確指認紀主擇、黃金泉、張明田三人,至於鄭勝堯部分,伊須再回想及比對錄 影帶之影像後,方可再進一步確認云云(同上警卷第四頁)。依上開告訴人所 指,第一次警訊稱有四、五人毆打伊,其後告訴人依伊店內錄影機所攝當日與 紀主擇一同自告訴人店內外出者,連同紀某共有四人,乃指係四人共同打伊, 惟對於鄭勝堯部分,則稱仍須比對錄影帶云云,已可見告訴人關於加害人之指 認,除紀主擇外,對於其餘之人,所為指述並非前後一致。 ㈢、被告鄭勝堯辯稱,伊開車載紀主擇到「北安之星KTV」,伊以為要續攤,到 了「北安之星KTV」紀某先下車,伊自行去停車,停好車要步入KTV大門 見紀主擇與傅企輝二人在扭打,伊出聲勸架,紀某叫伊不要過去,伊乃回車上 等侯等語(原審卷第卅六頁,本院八十八年一月十二日訊問筆錄)。被告張明 田辯稱,係鄭勝堯先載紀主擇至「北安之星KTV」,伊到時,紀、傅二人已 扭打完畢,因傅企輝打郭蓓倩,紀某說要打傅企輝,伊等跟過去看,伊與黃金 泉並未下車等語(原審卷第卅六頁、本院八十八年一月十二日訊問筆錄)。被 告黃金泉辯稱,在「你歌KTV」包廂時,郭蓓倩前來哭訴被打,後來紀主擇 很生氣出去,伊被張明田載到「北安之星KTV」,到了停車場處,見很多人 在該處,下車就見到紀主擇,紀某叫伊等趕快走,伊等又開車離開等語(原審 卷第卅五頁、本院八十八年一月十二日訊問筆錄)。同案被告紀主擇亦始終稱 僅伊一人與傅某互毆,餘三人未動手等語。查傅企輝受傷後,就醫時,血液中 酒精濃度為一五六 MG\DL(正常值為五以下),此有財團法人奇美醫院病情摘 要一紙在卷可考(原審卷第一二二頁)。本院函詢中央警察大學,關於正常人 血液中酒精濃度為一五六 MG\DL時,其精神狀態如何?該校函稱,於上開濃度 ,情緒起伏大,步態不穩,肢體協調、平衡感與判斷力障礙度升高。有該校八 十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八七)校交字第八七六0六三號函附於本院卷內可考。 可知傅企輝於「北安之星KTV」前之精神狀態並非正常,且已有步履不穩, 判斷力障礙度升高之現象,故其事後關於被害情形之指訴,客觀上因其當時精 神狀態已遜於常人,自不得認其指訴全無瑕疵。再依告訴人所受傷害,係在頭 、眼部(左眼外傷性鈍傷、頭皮裂傷),受傷範圍並非廣泛,苟真如告訴人所 指,共有四人持不明兇器將之圍毆(台南市警局警卷第二頁),告訴人何以身 體、四肢等處均無傷痕?故被告紀主擇所述,僅伊一人與告訴人互毆,尚非無 據。 ㈣、告訴人於偵查中陳稱,當時現場情形有「北安之星KTV」少爺(即男服務生 )看到。被告鄭勝堯、張明田、黃金泉並指當時該KTV服務生林進文曾目睹 經過情形,並聲請傳喚之。本院傳喚證人林進文到庭,林某結稱,當日伊凌晨 三時下班,下班時,曾聽到爭吵聲,因在KTV上班,碰到類似情況,均不願 惹事,故伊直接到伊停放機車處騎車回家,並未前去看爭吵情形,第二天上班 ,亦無同事提及此事等語。是林進文證言對於被告無由為有利或不利之證明。 另告訴人,被告亦均於本院聲請傳喚於「北安之星KTV」門前附近檳榔攤負 責人,以訊問當時發生之狀況。本院傳喚該檳榔攤負責人陳天枝,陳某結稱: 伊在該檳榔攤營業,未曾見過打架情事等語。是陳天枝證言,亦無由為告訴人 ,被告有利,不利之證明。 ㈤、綜上所述,本件依告訴人所述被害經過及其受傷情形,並被告等人所為陳述及 辯解,無何積極事證足認被告黃金泉、張明田、鄭勝堯有與同案被告紀主擇共 同傷害告訴人之犯行;亦無何積極事證足認被告黃金泉、張明田、鄭勝堯與同 案被告紀主擇有何共同傷害告訴人之犯意聯絡,而由紀主擇下手實施之犯行。 是卷內證據既不足為不利被告黃金泉、張明田、鄭勝堯之認定,自應為有利上 開三人之認定。本件被告黃金泉、張明田、鄭勝堯被訴涉嫌重傷害傅企輝,犯 罪均屬不能證明,原判決就此三人部分未詳加調查,遽為彼三人有罪之判決, 自嫌率斷。被告黃金泉、張明田、鄭勝堯三人上訴,否認犯罪,非無理由,應 由本院就此三人部分,撤銷原判決,改諭知黃金泉、張明田、鄭勝堯三人無罪 。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二百九 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七條 ,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劉欽銘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四 月 廿九 日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全一冊(88年版)第 55-63 頁
相關法條 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8 條(88.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