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84 年度上訴字第 713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傷害致死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2 月 14 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民國八十四年度上訴字第七一三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楊瑩聲 男四十二歲( 民國○○○年○月○○○日生) 業工 住台中縣霧峰鄉○○路四一二巷一一三號︵在押︶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 選任辯護人 廖政勝 右上訴人因傷害致死案件,不服台灣台中地方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第一審判決︵民國八十三年度訴字第四○三四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 署民國八十三年度偵字第八一二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楊瑩聲傷害人之身體,因而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叁年陸月。   事 實 一、楊瑩聲於四、五年前即前往印尼共和國︵REPUBLIK INDONESIA,下稱印尼︶首府 雅加達︵JAKARTA ︶工作,並於西元一九九三年︵即民國八十二年︶七月間與印 尼籍女性IVONE ︵譯音鐘芬芳︶結婚,並出資投資在印尼西雅加達卡布克區○○ ○○路三段三十六C號︵JL Kapuk Peternakan dalam NO 36 C Kapuk Jut Barat︶IVONE所經營之P.T KURNIA USAHA MANTAP CEMERLANG公司︵以下簡稱 KUMC 公司︶並任財務管理工作,婚後楊瑩聲為KUMC公司財務掌管之事與IVONE時 生齟齬,於一九九四年︵即民國八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印尼西部時間十九時許 ,楊瑩聲又為IVONE擅拿其置於皮箱內公司外銷帳單事與IVONE發生爭吵,隨後於 印尼西部時間二十時許,楊瑩聲為搭乘同日印尼西部時間二十三時三十分之森巴 迪︵SEMPATI ︶航空公司之班機返回台灣,乃駕駛車號B-0000-00號廂 型車,左前座附載 IVONE,自 KUMC 公司欲開往雅加達蘇卡諾.哈達︵ Sukarno Hatta︶機場,於出發後約八分鐘之途中,二人又為上開事起爭吵,IVONE 乃憤 而打開左前車門欲下車,並向楊瑩聲表示其要下車,楊瑩聲雖能預見在其車輛正 以時速約三、四十公里速度行駛中,車門經打開,且IVONE 已準備要下車之情況 下,若出手毆打IVONE,足生藉力使IVONE摔出車外致頭部、身體受創而生死亡之 結果,竟仍基於普通傷害人身體之故意,出手揮打IVONE之臉頰二下,致IVONE因 之摔出車外,身體著地,而受有後腦殼八公分×五公分腫塊乙處、右眼眶上半二 公分×一公分瘀傷乙處、右胸有不連續之瘀傷,大小各為二公分×二公分,且分 佈於十二公分×七公分範圍內、右手臂上方、肩關節頂端向下八公分處,有一公 分×一公分擦傷及四公分×三公分之瘀傷、右肘關節外側有三公分×五公分瘀傷 、右手臂下半後方一處五公分×二‧五公分瘀傷、右大腿正面外側○‧五公分× ○‧五公分擦傷、右臉頰五公分×五公分瘀傷、下巴左方四公分×三公分瘀傷、 左手肘六公分×四公分瘀傷、後背之左腰部十公分瘀傷、右胸三處瘀傷,各為一 公分×一公分、二‧五公分×二‧五公分、二公分×二公分、右後背一‧五公分 ×一公分、○‧五公分×二‧五公分傷口二處、右臀部六公分×二‧五公分擦傷 、上嘴唇左方一公分×○‧五公分擦傷、下嘴唇左方○‧五公分×○‧五公分擦 傷、下嘴唇內側左方一公分×○‧五公分瘀傷、右嘴角二公分×二公分、○‧五 公分×○‧二公分擦傷二處、頸部右側長度各為四公分、五公分之長條狀擦傷二 處、右上臂內側長度各為六公分、五公分、四公分長條狀擦傷三處,並由八公分 ×四公分之瘀傷環繞、右手腕有點狀傷口、右胸部上部呈點狀之傷口、並被瘀傷 環繞等傷害,楊瑩聲見狀,即行停車,並將IVONE 抱回置於車號00-0000 -00車上左前座,旋駕該車至北雅加達本加利安區○○○○街一巷九十一號︵ JL Pluit Selatan I N091 Kal Penja ringan.Jak ut,起訴書誤載為北雅加達 普魯依區○○○○街一號︶其臺灣友人盧宏源住處擬找盧宏源幫忙,適盧宏源不 在,乃由另名臺灣友人吳富南接待,楊瑩聲向吳富南告稱IVONE 自車上摔下,請 吳富南幫忙送醫,吳富南即與楊瑩聲共同將IVONE送至鄰近之ATMAJAYA PLUIT醫 院︵下稱AP醫院︶,楊瑩聲在醫院與IVONE 之家屬聯絡上情後,急欲離去趕搭 班機,吳富南雖加勸阻,仍不聽從,逕赴蘇卡諾.哈達機場,嗣IVONE 之家屬趕 至AP醫院,因 IVONE 傷勢沈重,AP醫院醫師乃建議轉院,IVONE之家屬乃將 IVONE轉送西雅加達革本車露GRAHA MEDIKA 醫院︵下稱GM醫院︶,在GM醫院 IVONE 之家屬與在蘇卡諾.哈達機場之楊瑩聲聯繫上,並要求楊瑩聲回來醫院, IVONE 之家屬並即趕赴蘇卡諾.哈達機場欲攔阻楊瑩聲離境,楊瑩聲仍不願回去 ,於同日晚印尼西部時間約二十三時三十分搭原預訂班機潛逃回台,IVONE 則因 腦殼破裂及硬軟腦膜下層出血傷重延至一九九四年五月三日印尼西部時間約十七 時許在GM醫院不治死亡。楊瑩聲聞訊即於我國該管犯罪公務人員尚未發覺其上 開犯行前,於同年五月九日具狀向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自首,旋並到 案接受裁判。 二、案經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之上訴人即被告楊瑩聲︵下稱上訴人︶對於右揭事實,除矢口否認有傷害致死 犯行,辯稱:當時渠與 IVONE︵下稱被害人︶爭吵,被害人有要下車的意思,渠 將車煞停,被害人坐的那邊門就開了,被害人的衣服掛住車門防水溝,旋其衣服 拉破,人就摔下去等語外,餘均供承不諱。惟被害人於一九九四年五月三日死亡 後經送印度尼西亞大學正義及法律服務中心法醫服務處︵即印尼大學刑事研究所 ,下稱印尼大學刑事研究所︶解剖時,認被害人受有後腦殼八公分×五公分腫塊 乙處、右眼眶上半二公分×一公分瘀傷乙處、右胸有不連續之瘀傷、大小各為一 公分×二公分,且分佈於十二公分×七公分範圍內、右手臂上方、肩關節頂端向 下八公分處,有一公分×一公分擦傷及四公分×三公分之瘀傷、右肘閞節外側有 三公分×五公分瘀傷、右手臂下半後方一處五公分×二‧五公分瘀傷、右大腿正 面外側○‧五公分×○‧五公分擦傷、右臉頰五公分×五公分瘀傷、下巴左方四 公分×三公分瘀傷、左手肘六公分×四公分瘀傷、後背之左腰部十公分瘀傷、右 胸三處瘀傷,各為一公分×一公分、二‧五公分×二‧五公分、二公分×二公分 、右後背一‧五公分×一公分、○‧五公分×二‧五公分傷口二處、右臀部六公 分×二‧五公分擦傷、上嘴唇左方一公分×○‧五公分擦傷、下嘴唇左方○‧五 公分×○‧五公分擦傷、下嘴唇內側左方一公分×○‧五公分瘀傷、右嘴角二公 分×二公分、○‧五公分×○‧二公分擦傷二處、頸部右側長度各為四公分、五 公分之長條狀擦傷二處、右上臂內側長度各為六公分、五公分、四公分長條狀擦 傷三處,並由八公分×四公分之瘀傷環繞、右手腕有點狀傷口、右胸部上部呈點 狀之傷口,並被瘀傷環繞等傷害,有印尼大學刑事研究所之解剖報告書及印尼警 察總署法醫檢驗中心檢驗報告暨其中文譯本各乙件附卷可稽,另將上開解剖報告 書、檢驗報告及譯文送請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鑑定結果,認被害人外傷 多處,有皮下出血多處,亦有擦傷多處,散在各處,此等傷口不可能以單純之一 擊或數擊能造成,其擦傷亦有多處,可判明被害人係在移動之中受傷。另被害人 之傷勢偏於右側身體,左側最少,還擴及背部,右側外傷擴及頸、胸、上、下肢 及臀部、背部,左側身上傷僅有左肘皮下出血,且其傷勢頭臉部似重於四肢,顱 骨骨折,臉頰部骨折,小腦腦幹部均有顱內出血︵致死原因︶。由以上觀察判斷 被害人係在汽車行駛中,其頭、右側身撞到很廣大的障碍物︵如身體摔在地上︶ 引起頭顱、右側身廣泛撞傷,後向前右滾,最後引起右肘皮下出血,因此認為被 害人是由行駛中之車輛彈出車外,側身摔在地上︵右側身先着地後繼續向右滾︶ 引起顱內出血死亡,並非被毆擊︵不管以兇器或徒手︶受傷者,有該檢察署八十 四年十一月十五日檢義醫字第一三八七一號函附該署法醫中心研判意見存卷可按 ︵見本院審理卷第一三六頁、一三七頁︶。則依上訴人所述,案發當時所駕車號 0-00二九-TD廂型車車速約有時速三、四十公里,被害人縱與上訴人吵架 而欲下車,亦無於如此有生命危險之高速下跳出車外之理﹖且若如上訴人所言, 被害人有要下車的意思,渠即將車煞停,被害人坐位邊側之車門又如何會打開﹖ 且被害人之衣服既掛住車門,再拉破衣服摔下去,則被害人依理當會垂直往下掉 ,則被害人應是下肢或其臀部先著地受傷,焉會係另有力量將被害人彈出車外, 側身摔在地上︵右側身先著地︶後再繼續右滾,致引起顱內出血死亡,而其下肢 只右大腿正面外側擦傷﹖參以上訴人已自承案發前被害人已表示要下車,渠在車 上亦有揮打被害人臉頰之情形,而被害人之右臉頰又確有五公分×五公分之瘀傷 ,顯見本件係上訴人在開車時載被害人自KUMC公司往蘇卡諾.哈達機場行駛途中 ,因二人吵架,被害人乃憤而打開旁邊左前車門向上訴人表示要下車,上訴人竟 出手揮打被害人二下,致被害人受力摔出車外着地受傷死亡,故上訴人之傷害行 為與被害人之死亡結果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又被害人既已打開車輛行駛中之 車門,苟再以手揮打足以使之受力摔落車外而生死亡之結果,應為一般人客觀能 力所認識,是上訴人仍於車輛高速行進中在被害人開啟車門之際,對之揮打,應 可預見受力摔落車下受傷而生死亡之結果,故上訴人應就被害人受傷致死亡結果 負其責任。再上訴人僅揮打被害人臉頰,且於被害人摔落車外受傷後,旋即至友 人吳富南處要求一同將被害人送往AP醫院醫治,並速通知被害人家屬前往看顧 ,此亦經證人吳富南、被害人之胞弟阿迪.維拉沙步特拉︵ARDI WIRASAPUTERA ︶於印尼北雅加達本加利安都會警分局︵下稱印尼警局︶調查時陳證明確,是上 訴人顯無欲置被害人於死或重傷害之故意而僅係基於普通傷害人之身體之犯意揮 打被害人二下。又上訴人於與被害人婚後,常因KUMC公司之財務而與被害人發生 爭吵,於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印尼西部時間十九時許,二人又在該公司發生 爭吵,旋於同日印尼西部時間二十時許由上訴人開車號B-0000-00廂型 車附載被害人外出之情,業據證人西諾.B.卡約諾︵SIIBNO.B.KARYONO︶、阿迪 .維拉沙步特拉於印尼警局訊問時供述無誤。再上訴人於案發後在將被害人送至 AP醫院並聯絡被害人家屬到該醫院後,即逕赴蘇卡諾.哈達機場搭乘同晚印尼 西部時間二十三時三十分之森巴迪航空班機返台,此並據證人盧宏源、吳富南於 印尼警局調查時陳述無訛。此外,並有車號B-0000-00廂型車、被害人 受傷情形等照片十三幀附卷足憑。又雖印尼大學刑事研究所解剖報告書結論,認 被害人係遭鈍器打擊腦殼,致使腦殼破裂及硬軟腦膜下層出血致死云云。然該報 告書對被害人上述其他多處外傷、皮下出血、擦傷之成因及此等傷與被害人致死 原因之關連,並未作何說明,亦未說明被害人係遭何種鈍器打擊腦殼,自應以前 開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函復之該署法醫中心所作詳細之判斷意見較符合事實而可 採,附此敍明。綜上所述,足見上訴人之所辯,無非避重就輕飾詞,不足採信, 上訴人之事證明確,其犯行洵堪認定。 二、上訴人以普通傷害之故意揮打被害人,致生被害人掉落車外而死亡之結果,而其 結果為上訴人所能預見,且上訴人所犯普通傷害之行為,與被害人之致死亡結果 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是核上訴人之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前段 之傷害致死罪,原審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公訴意旨認上訴人係犯有刑法第二百七十 八條第二項之重傷害致死罪嫌,起訴法條尚有未洽,應予變更。另按刑法第六十 二條前段所謂自首,應以犯人在其犯罪未發覺前,向該管公務員自承犯罪而接受 裁判為已足︵最高法院五十年度台上字第一四八六號判例參照︶,又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自首向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為之,其自首程序之規定,自係 指中華民國之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而言。是上訴人傷害被害人致死之事實雖印尼 警局於一九九四年四月廿九日已受理報案,有該警局調查卷中譯本在卷可證︵見 該譯本第五頁︶,然該警局官警尚非在我國有偵查犯罪公權力之該管公務員,故 上訴人於我國該管犯罪公務員尚未發覺其該項犯罪時,具狀向台灣台中地方法院 檢察署檢察官自首並接受裁判,自符合刑法第六十二條前段規定要件而應予減輕 其刑。原審予以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查原判決認上訴人係持不詳兇器毆擊被 害人頭部及身體,致被害人傷重死亡,又僅認上訴人係投案自白,而未能依刑法 第六十二條前段自首之規定減輕其刑,均有未合,上訴人上訴意旨以被害人之死 亡係被害人自己跳車所致,雖無足取,惟原審判決既有未適用自首規定予以減刑 之可議,上訴人之上訴經核即非無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爰審酌 上訴人前無犯罪前科︵有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乙紙存卷 足憑︶,素行良好、其犯罪動機、手段、與被害人係夫妻關係、當時所受刺激致 初犯刑章、及犯後未能坦承犯行,亦尚未與被害人家屬達成民事和解,犯罪所生 損害嚴重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三、上訴人係中華民國人民,前揭行為雖在中華民國領域外之印尼犯之,但其所犯為 最輕本刑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依刑法第七條前段之規定,本院自得適用刑 法予以審判,附此說明。 四、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二 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刑法第七條前段、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前 段、第六十二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澤民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四 年 十二 月   十四   日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 85 年第 1 期 17-25 頁
相關法條 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7、278 條(83.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