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84 年度上訴字第 1593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重傷害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07 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 八十四年度上訴字第一五九三號 C 上 訴 人 張 瑞 利 男三十六歲( 民國○○○年○月○○日生) 身分證字號:Z000000000號 住高雄市前鎮區瑞南里二十鄰進村二巷三十二號 右上訴人因重傷害案件,不服臺灣台南地方法院八十四年度訴字第八四七號中華民國 八十四年六月十三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四年度營 偵字第九十四號及同署八十四年度偵字第二三一八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張瑞利使人受重傷,處有期徒刑柒年,褫奪公權伍年。 事 實 張瑞利於民國八十四年一月十五日晚九時許,在台南縣白河鎮大竹里大排竹一六三號 其住處,因認徐冬(民國○○○年○○月○○○日生)詐騙其新台幣二千元一事而與 徐冬發生爭執,詎其竟以使徐冬受重傷害之犯意,持其所有之木椅一把毆擊徐冬之左 眼部位,並以拳腳毆打徐冬之臉部及胸、腹部,嗣徐冬不敵逃至同鎮大竹里大排竹一 七二號楊連春所經營之雜貨商店後,張瑞利仍追趕而至,欲再毆打徐冬,惟遭聞訊前 來勸架之張瑞利之母張賴梅及楊連春之攔阻,且張賴梅復於混亂中跌倒在地,張瑞利 遂抱起張賴梅離去,徐冬始得趁隙逃離現場,惟徐冬已因而受有頭部外傷、顱內出血 、顏面挫傷(按指左眼瘀血腫脹,並造成左眼視神經萎縮現象)、胸部挫傷等傷害, 經於同日晚十一時五分許送醫作開顱手術後,因傷重無法治癒,因而造成徐冬意識障 得、大小便失禁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重傷害及致其左側肢體(即左手與左腳)機能完 全喪失之重傷害。案經徐冬之配偶徐吳蕾訴請台南縣警察局白河分局移送及徐冬訴請 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張瑞利矢口否認有右揭犯行,辯稱:伊並未以木椅或拳頭毆打 徐冬之左眼部位,亦未以腳踢徐冬之胸腹部,伊係見徐冬前來伊住處無理騷擾伊 配偶蘇美麗,經勸阻後仍不聽,伊始出手打徐冬一耳光,嗣徐冬起身欲離去之時 ,先頭部撞到神明桌之桌面角,繼於慌忙間快跑奪門而出時,又因不慎踢到安裝 在地板上之鋁門用滑軌而跌倒,因而致其受有左眼部、胸部及腹部等傷害,又伊 住處並無木椅,伊又如何能持木椅毆打被害人?另被害人徐冬之傷亦有可能係其 於案發前騎腳踏車自行摔倒所致等語,經查: ⒈被告右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害人徐冬於原審訊問時指訴綦詳(見原審卷第十四、 十五頁筆錄),另被害人於右揭時地遭被告毆打後確受有頭部外傷、顱內出血 、顏面挫傷(按指左眼瘀血腫脹,並造成左眼視神經萎縮現象)、胸部挫傷等 傷害乙節,亦有林綜合醫院出具之診斷證明書一紙在卷可稽(附於警訊卷), 此外參酌:A、被害人徐冬之配偶吳蕾及其子徐明清於警訊中亦均供稱被害人 徐冬於案發後確有告知其等,伊係遭被告以木製椅子及拳腳毆打身體頭部與胸 部成傷等語。B、被告之妻蘇美麗於警訊中業已供稱「當時我和我婆婆(張瑞 利的母親)在場,張瑞利和徐冬發生爭執前後時間大約有二十分鐘,我和張瑞 利的母親隨後追出是恐怕張瑞利動手毆打徐冬,準備攔阻的,徐冬跑到廟前楊 連春經營之商店,張瑞利拉著徐冬的左手走出商店,我和張瑞利的母親隨後趕 來予以攔阻,當時張賴梅(即張瑞利之母)抱住張瑞利,被張瑞利掙脫推倒在 地,徐冬離開我家時,他的鼻下略有血跡」等語,另證人楊連春於警訊中亦證 稱「當天(元月十五日)晚上九點多,徐冬獨自走進我經營的商店,張瑞利隨 後亦追入我的商店,張瑞利即出手打徐冬,但因徐冬閃躲所以未被打到,之後 張瑞利的母親也趕到商店內攔阻,防止徐冬再被打,當時我即與張瑞利的母親 共同攔阻,並慢慢的走出商店外面的馬路,我們四個依序的順序是張瑞利、張 瑞利的母親、我、徐冬,走到馬路上時張瑞利又出手要打徐冬,張瑞利的母親 挺身攔阻,而被打倒在地,我即告訴張瑞利你母親摔倒在地上可能有生命危險 ,他即將母親抱著離開,我再回頭告訴徐冬說『你還不趕快跑』,徐冬隨著即 離開」、「徐冬走到我的商店前,發現張瑞利隨後趕到,就很慌張的再衝往我 商店的內部」等語,足見被告於上開時間在其住處顯已對被害人有過激之傷害 行為,否則被害人離開時鼻下不可能遺有血跡,嗣見張瑞利隨後趕至楊連春所 經營之商店時,亦不致於慌張的躲入商店內,另被告亦不可能於爭執二十分鐘 後仍怒氣未消地尾追被害人至上開商店內,且數度欲出手毆打被害人,甚且將 勸阻其毆打徐冬之母親張賴梅掙脫推倒在地。C、被告於迭次訊問中亦坦承伊 確有於右揭時地與徐冬發生爭執,並出手毆打被害人一耳光等語。D、證人即 醫師熊海明於偵訊中亦證稱被害人最明顯之嚴重外傷是左眼腫脹,亦即診斷證 明書上所載之顏面挫傷,該外力傷害雖有可能是自己摔倒撞到東西所造成,但 必須是由二樓摔到一樓或自樓梯連續翻滾所致等語(見營偵字第九四號卷宗第 四十三頁至第四十五頁筆錄),足見被害人徐冬左眼腫脹之傷應非自行摔倒所 致。-等情,足證被害人徐冬之指訴應無瑕疵,且與事實相符,其供述自足資 為裁判之依據。 ⒉證人即醫師熊海明於偵訊時業已證稱「徐冬送至急診室時意識不清,當時左眼 腫脹、右胸部有瘀傷、右腹部有腫脹,後來我們做電腦斷層掃描,發見是由左 側的外力(按指左眼腫脹部分)造成右邊顱內出血,而且左側顱骨(眼眶部分 )有破裂情形,即醫學上稱的骨折,而且出血量很多,是外力造成的,出血量 大小與外力大小不一定成正比,徐冬因嚴重腦部外傷所造成的後遺症,包括意 識障碍(包括記憶衰退),能夠進食但咀嚼功能較差,容易嗆到,左側肢體無 力,左側視野偏盲、大小便失禁,因腦部是中樞神經,既損壞,上開症狀應無 法回復。徐冬之肋骨未斷,腹內也未出傷,只是輕微的皮外傷,目前已痊癒」 等語明確,此外參酌:A、被害人徐冬係嚴重腦挫傷併顱內出血,經施以開顱 手術後,有左側肢體癱瘓、大小便失禁及左側偏盲之後遺症暨病患徐冬於民國 八十四年一月十五日到院時呈昏迷狀態,左側眼眶瘀傷、腫脹、右胸部瘀傷、 頭頂部無外傷,右顱內硬膜下血腫係因左側頭部受外力撞擊後導致右側腦部對 衝性挫傷出血乙節,亦據林綜合醫院函述明確,有該院中華民國八十四年九月 一日(八四)林醫字第○一六六號函及該院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十月六日(八四 )林醫字第○二○○號函各一紙在卷可稽。B、被害人徐冬轉往長庚醫院住院 時之病情為左上下肢無力,站姿不穩,日常生活需他人協助,神智偶而不清, 於八十四年九月十一日曾住院接受腦室水腫手術及顱骨修補術,目前站姿穩定 度進展不大,移位及日常生活等功能仍需他人協助,以輪椅代步,認知能力亦 不佳暨被害人徐冬確有腦外傷乙節,亦經財團法人長庚紀念醫院函述明確,有 該院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八四)長庚院法字第○三八六號函及 該院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三月十二日(八五)長庚院法字第○一○五號函各一紙 在卷可稽。C、被害人徐冬所患之意識障碍、左側肢體無力、大小便失禁,於 臨床上係屬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乙節,亦據嘉義基督教醫院函述明確,有該 院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七月四日(八五)嘉基醫字第八五三二六號函一紙在卷可 稽。-等情,足證被害人徐冬所患上開意識障碍、左側肢體無力與大小便失禁 等症狀已達重大不治或難治之重傷害之程度及上開症狀係因左眼部位遭受被告 之毆擊後,導致右側腦部對衝性挫傷出血,致右顱內硬膜下血腫,因而產生上 開意識障碍、左側肢體無力與大小便失禁等重傷害之事實,亦堪認定。 ⒊按頭部極為脆弱,乃人體之重要器官,如持木椅予以毆擊,將造成他人肢體無 力、大小便失禁、意識障碍或其他於身體或健康等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重傷害, 此乃眾所皆知之事,被告自難諉稱不知,乃被告竟持木椅毆擊被害人之頭部, 致擊中左眼眶部位,因而造成被害人受有左側肢體無力、大小便失禁及意識障 碍等重傷害,其顯難謂無使被害人徐冬受重傷害之犯意,至堪認定。 ⒋雖被告之配偶蘇美麗、子張泰銘及女張靜蟬均供稱被告並未持木椅毆打被害人 ,被害人之傷係蹲在地上起身時撞到神明桌桌角的等語,惟查上開證詞經核與 前開調查所得顯不相符,且依常情判斷,設若被害人確係於起身時撞到神明桌 之桌角,衡情其受傷之部位應係頭頂部,始符常理,乃被害人之頭部傷勢,依 證人即醫師熊海明於偵訊中所供「頭部剔除頭髮後,並未看見明顯外傷」等語 及依林綜合醫院上開(八四)林醫字第○二○○號函所載「頭頂部無外傷」等 語以觀,其頭頂部竟無受傷,足見證人蘇美麗、張泰銘及張靜蟬三人上開供述 ,顯與常情不符,應不足採,是本件已無再次傳訊證人蘇美麗以查明被害人是 否自行不慎撞及神明桌桌角之必要,爰未依被告之請求再次傳訊證人蘇美麗, 併此敍明。 ⒌證人即醫師熊海明於偵訊中固供稱「(問:所謂外力造成,有否可能是因為自 己摔倒撞到東西所造成?)答:也有可能」、「(問:以徐冬出血的狀況能否 推斷是多久以前造成的傷害?)答:沒有辦法」、「(問:所謂外力造成,有 否可能在第一天外力傷害後,到了隔天才開始突然出血?)答:有」等語,另 林綜合醫院上開(八四)林醫字第○二○○號函亦詳載「病患徐冬之傷,外力 毆傷或跌倒均可能造成上述結果」等語,惟依前所述,證人熊海明於偵訊中另 復明確證稱必須是由二樓摔到一樓或自樓梯連續翻滾所致等語,顯見一般之摔 跌並不足以造成上開傷害之事實,應屬無疑,是被告辯稱被害人徐冬於案發前 曾騎腳踏車跌倒非臥水溝無法動彈,其所受之傷害可能由此摔跌所致等語,應 屬無據。 ⒍財團法人長庚紀念醫院業已函稱「本院僅能確定病人確有腦外傷,至於何種器 具引致則無法判斷」等語,有該院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三月十二日(八五)長庚 院法字第○一○五號函一紙在卷可稽,另林綜合醫院亦函稱「‧‧‧以上情況 外力毆傷或跌倒均可能造成上述結果」等語,此亦有該院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十 月六日(八四)林醫字第○二○○號函一紙在卷可稽,是上開函均無法證明被 告並未持木椅毆擊被害人,自難資為被告有利之依據,併此敍明。 ⒎按被害人徐冬之左眼經鑑定結果僅呈視神經萎縮現象等情,業據國立成功大學 醫醫院附設醫院鑑定明確,有該院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七月十七日(八五)成附 醫眼字第二七四二號函一紙在卷可稽,另被害人徐冬於原審訊問時亦供稱伊目 前眼睛看得見等語(見原審卷第十六頁反面筆錄),足證被害人徐冬之左眼僅 係視能減衰,並未完全毀敗之事實,應堪認定,是其左眼之傷害尚難認係刑法 所稱之重傷害,併此敍明。 ⒏是綜上所述,被告罪證已明確,所辯要屬卸責之詞,均不足採,其右揭犯行洵 堪認定。 二、按被害人所受之傷害,其中大小便失禁及意識障碍部分,依前所述均已達重大不 治或難治之程度,且於人之身體或健康均有重大之影響,應屬刑法第十條第四項 第六款之重傷害,另所受之左側肢體無力之傷害,亦已致使被害人左手難以自由 伸屈或任意提取物品及左腳難以自由行走並保持身體重心之平衡,該傷害自應屬 刑法第十條第四項第四款之重傷害(參照最高法院六十二年台上字第三四五四號 判例),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之重傷害罪。原審予以論 罪科刑,固非無見,惟查原判決疏未詳查致認被害人左眼所受之左視野偏盲之傷 害已達重傷害之程度,依前所述,容有未洽,是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罪,指摘原 判決不當,雖無理由,惟原判決既有可議,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 期臻妥適。爰審酌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方法、犯罪後尚未與被害人達 成民事上和解及其他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之刑,並認依其犯罪之性 質,認有併予宣告褫奪公權之必要,爰併予宣告褫奪公權五年。另被告犯罪所用 之木椅,因未扣案,且非違禁物,爰未併予宣告沒收,併此敍明。 三、本件事證已明確,被告請求傳訊證人張春夏、張崇澤二人以證明其住處並無木製 椅子,經核已無必要,爰未予傳訊;另被害人徐冬平日是否精神狀態不正常,經 常瘋瘋癲癲,或徐冬有無向楊連春投訴遭被告毆打或徐冬有無明顯之外傷?意識 是否清楚?有無痛苦之表態及是否獨自一人返家,經核與被告有無毆打被害人徐 冬,其間均無必然之關聯,爰未依被告之請求傳訊證人楊連春,併此敍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二百九 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傳來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五 年 八 月 七 日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85 年 第 2 期 101-109 頁
相關法條 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0、37、278 條(83.01.28)
  • 刑事訴訟法 第 299、364、369 條(84.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