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83 年度上訴字第 352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2 月 16 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民國八十三年度上訴字第三五二一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陳瑞華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 湯明純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強盜等案件,不服台灣台中地方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七月十四日 第一審判決︵民國八十三年度訴字第六七六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 民國八十二年度偵字第一六○九三號、八十三年度偵字第一○九○號︶,提起上訴,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陳瑞華準強盜部分暨定應執行刑撤銷。 陳瑞華共同竊盜,處有期徒刑肆月。 其他上訴駁回。 陳瑞華前項駁回部分所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有期徒刑肆月,與第二項改判部分所處 有期徒刑肆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事 實 一、陳瑞華原為台中縣警察局烏日分局犁份派出所警員,不知為民表率,竟基於概括 之犯意,自民國︵下同︶八十二年五月間起,至同年八月十八、十九日止,陸續 在台中縣烏日鄉○○村○○路一○六號其表兄林瑞芳之住處,施用毒品海洛因多 次,均係以將海洛因摻入香煙內再點燃香煙吸食之方式施用;又另基於概括犯意 ,自八十二年六月間起,至八十三年一月五日下午一時許前六至四十八小時內某 時,陸續在其上址住處,非法吸用化學合成麻醉藥品安非他命多次,均係以將安 非他命摻入香煙內再點燃香煙吸食之方式非法吸用。嗣於八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 下午二時許,在其施用海洛因及非法吸用安非他命之行為尚未被發覺前,即自動 向該管有偵查犯罪職務之機關台中縣警察局烏日分局自首,並供出其所施用之海 洛因及所非法吸用之安非他命之來源,為其表兄林瑞芳所提供,林瑞芳並因而為 警破獲︵由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以八十二年度偵字第一四九二九號偵辦︶ ;又於八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一時三十分許,在其上址住處,為警扣得非 其所有之安非他命吸食器一組︵當時陳瑞華並不在場︶,再於八十三年一月四日 ,在其上址住處,為警查獲。 二、陳瑞華與綽號﹁阿成﹂不詳姓名成年男子二人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八 十三年一月四日十九時三十分許,共乘一輛機車︵綽號﹁阿成﹂者騎機車後載陳 瑞華︶至台中市○○區○○路三段一三三號前幕府將軍日本料理店停車場,由阿 成者用一支非具危險性之三截警棍︵非兇器︶打破廖豐民所有停放該處之NM︱ 八二三六號自小客車右前門玻璃,竊取廖豐民所有放置車內之電擊棒一支、行動 電話充電器一個,陳瑞華亦進入車內,竊取廖豐民所有放置車內之高速公路回數 票證二張、台中高爾夫球場會員證二張、台中市警察之友會會員證一張。適為該 日本料理店泊車員工陳東茂看見,通知其同事劉時光,兩面包夾逮獲,綽號﹁阿 成﹂者乘隙騎機車逃逸,旋警察據報趕至,在陳瑞華身上扣得前述高速公路回數 票證、會員證等物。 三、案經台中縣警察局及台中市警察局第四分局分別報請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 察官偵查起訴,並經台中市警察局第四分局報請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移送原審併案審理︵八十三年度偵字第三六五五號、第四七四七號違反麻醉藥品 管理條例部分︶。 理 由 一、右揭施用海洛因及非法吸用安非他命之事實︵事實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陳瑞 華︵下稱被告︶坦承不諱,且被告之尿液經送鑑定,亦分別檢出嗎啡及安非他命 陽性反應︵安非他命二次檢驗均呈陽性反應︶,有復興檢驗所中部特殊檢驗中心 八十二年八月廿一日檢驗報告單二紙、台中市衛生局八十三年一月八日煙毒尿液 檢驗成績書一紙附卷可稽,第查海洛因係嗎啡經化學合成之半人工合成品,藥︵ 毒︶性倍於嗎啡,其經施用進入人體,藉人體解毒系統之代謝作用而分解成藥︵ 毒︶性較低之嗎啡,故於施用海洛因之煙毒嫌犯尿液中,可檢出嗎啡煙毒反應, 亦有憲兵司令部八十年五月七日︵八十︶鑑驗字第一七四六號函在卷足參,被告 雖另辯稱其於八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自首後即未再吸用安非他命,惟被告於八十 三年一月四日為警查獲時採尿送驗結果,仍呈安非他命陽性反應,已如前述,而 按常人如未吸用安非他命,其尿水應無安非他命反應,倘有吸用者,於吸用後六 至四十八小時內可經由吸用者之尿水檢查出安非他命反應,此有私立中山醫學院 附設孫中山先生紀念醫院八十一年一月三十日中山醫︵八一︶川智字第○五三號 函一紙可稽,是經採尿檢驗有安非他命者,通常可認其人於採尿前之六至四十八 小時內有吸用安非他命,且安非他命又屬化學合成麻醉藥品之一種,一經吸用, 戒除不易,因而被告有連續吸用安非他命,至其最後遭查獲採尿之八十三年一月 五日下午一時許︵警訊時間︶前六之四十八小時內甚明,其此部分所辯核無可採 ,事證明確,被告施用毒品及非法吸用化學合成麻醉藥品之犯行均堪認定。 二、訊據被告矢口否認右揭事實之竊盜犯行,辯稱:沒有竊取東西,亦未打破車門玻 璃,當時是與方產明要去幕府將軍日本料理店停車場隔鄰洗車場看車經過該處, 發現廖豐民車子的玻璃已破掉,其因一時好奇前往觀看車內證件,並未進入車內 ,而被誤認為竊賊云云。惟查右揭被告進入廖豐民之汽車內竊取上開高速公路回 數票證、廖豐民台中高爾夫球場會員證及台中市警察之友會會員證,又廖豐民除 上開物品外,尚有電擊棒一支、行動電話充電器一個遭竊取之事實,業據被害人 廖豐民於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指訴綦詳,並經證人陳東茂、劉時光於警訊、檢察 官偵查中,陳東茂並於原審審理中供證屬實,且有贓物領據一紙附卷可稽,而被 害人廖豐民之台中高爾夫球場會員證及台中市警察之友會會員證係警局承辦警員 從被告身上搜出,除據證人劉時光於檢察官偵查中供明外,並有被告警訊筆錄及 警局刑事案件報告書犯罪事實欄敘述可憑,被告空言否認竊盜行為,不足採信, 事證明確,其此部分犯行亦堪認定。 三、按海洛因係肅清煙毒條例第二條所指之毒品;而安非他命業經行政院衛生署於七 十九年十月九日以衛署藥字第九0四一四二號公告列為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二條 第四款之化學合成麻醉藥品,依同法第十三條之規定,不得非法吸用,被告陳瑞 華於右揭時地、施用海洛因及非法吸用安非他命,分別係犯肅清煙毒條例第九條 第一項之施用毒品罪,及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二項第四款之非法吸 用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被告先後多次施用海洛因及非法吸用安非他命犯行,均 時間緊接,犯罪構成要件相同,顯係基於概括犯意所為,應分別論以一罪,並皆 加重其刑。至檢察官移送併案審理部分,既與已起訴之被告非法吸用安非他命部 分,具有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之關係,自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原得併予審理。 又被告持有海洛因及非法持有安非他命之低度行為,已為其施用海洛因及非法吸 用安非他命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再被告於其所犯上開二罪未被發覺 前,即自動向該管有偵查犯罪職務之機關台中縣警察局烏日分局自首,有台中縣 警察局八十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八二中縣警刑一字第三九一六三號函、被告在該局 八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之筆錄、及被告之自白書各一份附卷可稽,其施用海洛因 部分,應依肅清煙毒條例第四條第三項減輕其刑,非法吸用安非他命部分,應依 刑法第六十二條規定減輕其刑;又被告於自首後,即供出其所施用之海洛因及所 非法吸用之安非他命來源,係其表兄林瑞芳所提供,林瑞芳並因而為警破獲,有 卷附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二年度偵字第一四九二九號卷可供參考,分別 依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一條,及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三之規定減輕其刑, 並均遞減後,再與前開連續犯加重部分,皆先加後減。又被告竊取廖豐民財物部 分,核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竊盜罪,此部分檢察官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九 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起訴法條尚有未洽,應予變更︵詳後述︶被告就竊盜 部分與綽號阿成之成年男子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被告所犯上 開三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異,犯罪構成要件不同,應予分論併罰。原審就被 告施用毒品海洛因及非法吸用安非他命犯行部分,審酌被告之素行、犯罪之動機 、施用海洛因及非法吸用之時間情節、就此二分犯罪自首並供出海洛因及安非他 命來源、及犯罪後坦承犯行態度倘佳等一切情狀,適用肅清煙毒條例第九條第一 項、第四條第三項、第十一條、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二項第四款、 第十三條之三,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五十六條、第六十二條規定,依秩分別量 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有期徒刑肆月,並就扣案之安非他命吸食器一組,以被告 否認為其所有,又無證據證明確為被告所有,亦非違禁物,不另為沒收之諭知, 於理由中說明,認事用法,核無違誤,量刑亦為允當,被告此二部分上訴意旨謂 原判決量刑太重云云;檢察官對此二部分聲明不服原判決提起上訴,惟未指出原 判決有何不當之處,其等上訴均非有理由,此二部分上訴均應予駁回。 四、至被告竊盜罪部分,公訴意旨原以被告陳瑞華竊取行為完成後,適為幕府將軍日 本料理店泊車員工陳東茂看見,通知其同事劉時光,兩面包夾抓賊,劉時光走近 NM︱八二三六號汽車時﹁阿成﹂坐在車上對仍在汽車內之陳瑞華說﹁有人來了 ﹂,陳瑞華忙打開駕駛座車門,往車尾方向欲逃,為劉時光抓住,陳東茂隨後趕 至幫忙抓住陳瑞華。﹁阿成﹂見情況不妙,騎機車逃至稍遠距離停車觀看,陳瑞 華被抓住後極力掙扎往安全島方向走,但仍被陳東茂緊抓,難以掙脫,為脫免逮 捕而呼叫﹁阿成﹂過來救他。﹁阿成﹂聞聲,遂持三截警棍走過來欲救陳瑞華, 陳東茂見﹁阿成﹂逼近,即叫劉時光抓住陳瑞華,然後走上前欲抓﹁阿成﹂,遭 ﹁阿成﹂以警棍擊打致受前額裂傷二×○‧五×○‧五公分、左手肘挫傷血腫四 ×六×十公分之傷害︵傷害部分未提出告訴︶,﹁阿成﹂見無法救陳瑞華,乘陳 東茂被打傷不敢貿然抓伊之際,乘隙騎機車逃逸,陳瑞華則被帶至泊車台,由陳 東茂用陳瑞華自己攜帶之手銬銬住,不久警察據報趕至等情,認被告於竊盜得手 後為脫免逮捕而涉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以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強盜罪論之準 強盜罪嫌,惟按竊盜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實施強暴、脅迫 論以強盜之規定,自以實施強暴、脅迫之人為限,其他竊盜共犯對於行強如無犯 意之聯絡者,不容概以強盜論據,最高法院著有判例有循︵最高法院二十年上字 第二三一六號判例意旨參照︶,本件被告固於竊盜得手後為證人陳東茂、劉時光 發現並加以逮捕後,呼叫綽號﹁阿成﹂過來救渠,惟﹁阿成﹂尚未接近救援,陳 東茂即上前欲抓﹁阿成﹂,致遭﹁阿成﹂以警棍施強暴擊傷,﹁阿成﹂復未救援 被告即乘陳東茂被擊傷之際乘隙騎機車逃逸,而被告則始終在劉時光逮捕中,並 無任何施強暴、脅迫情事,並未在呼叫中要﹁阿成﹂對陳東茂、劉時光施強暴、 脅迫,此業據證人陳東茂、劉時光於警、偵訊中供述甚詳,是施強暴者為綽號﹁ 阿成﹂者,而﹁阿成﹂亦係因陳東茂上前欲抓渠始以警棍擊打陳東茂成傷乘隙逃 逸,尚難認被告對﹁阿成﹂者擊打陳東茂乙節有犯意之聯絡,被告所辯渠未叫﹁ 阿成﹂打陳東茂、劉時光,亦不知﹁阿成﹂要打陳東茂等語,應堪採擇,被告既 與﹁阿成﹂無犯意之聯絡,而其被逮捕中亦無施強暴、脅迫情事,自不能論以準 強盜罪嫌,被告應僅成立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之竊盜罪甚明,檢察官就其本 事實同一之犯罪,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論擬,尚有 未洽,起訴法條應予變更。原審予被告此部分無罪之諭知,固非無見,惟原判決 未就被告已進入被害人廖豐民所有NM︱八二三六號車內並在其身上搜出廖豐民 台中高爾夫球場會員證及台中市警察之友會會員證之情況及證人劉時光、陳東茂 就此竊盜部分證言深入斟酌,遽為被告此部分無罪之諭知,自有未合,檢察官上 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非無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此部分暨其定 執行刑撤銷改判,爰審酌被告之素行、犯罪之動機、所竊財物之價值及犯罪後之 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之刑,又被告所犯連續施用毒品罪,連 續非法吸用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及竊盜罪,犯意各別,罪名不同,應予分論併罰 ,並與前開上訴駁回部分,定其應執行刑如主文第四項所示。 五、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三 百六十八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三百 二十條第一項、第五十一條第五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判決如 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澤民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四 年 二 月 十六 日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