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8 年度台上字第 7359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殺人未遂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12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後段規定,「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 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之準中止犯,所稱已盡力為防止行為,乃依 當時情況,行為人因衷心悛悔,已誠摯努力,積極盡其防止之能事,而實 行與有效防止結果行為,具有相當性之行為而言。亦即,至少須為與自己 防止其結果之發生,可同視程度之努力者,始克相當。倘行為人僅消極停 止其犯罪行為,並容忍外力之介入,致未發生結果;或其防止結果行為, 尚有未盡,而係因外力之介入,致未發生結果者,仍屬障礙未遂,非準中 止未遂。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七三五九號 上 訴 人 甲○○ 選任辯護人 蔡敬文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殺人未遂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 國九十八年九月三十日第二審判決(九十八年度上訴字第七八四 號,起訴案號: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八年度偵字第六○ 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上訴人甲○○上訴意旨略稱:㈠、原審審理庭時, 審判長問上訴人「是否知道會把人燒死的後果」?上訴人答稱: 「知道,至今我仍然很愛我老婆,她疑似有外遇,一直無法挽回 ,她也不願回心轉意,我是想說如果把妻子毀容,別人就不會與 我太太在一起,我只是想要毀容的意思而已,不是要殺她」。準 此,上訴人將汽油從被害人乙○○頭上淋下(再予點火),其目 的在於傷害她的容貌,待其容貌受傷害後,即不會再有外遇,而 且外遇之對象也會因其容貌受傷害後不再漂亮而離開她,上訴人 即可與乙○○繼續在一起。足徵上訴人以汽油從乙○○頭部淋下 (再予點火)之目的,顯然不在殺害乙○○。又依據乙○○在原 審之證述,上訴人在房間內將火點燃後,即將乙○○推向床鋪, 並以棉被覆蓋,亦可知上訴人並無殺害乙○○之意思,否則上訴 人大可讓火勢一直在乙○○身上燃燒,以達到燒死乙○○之目的 。依據上訴人及乙○○之上開陳述,足證上訴人點火之目的,不 在殺害乙○○,而是在毀損其容貌。原審關於「(上訴人)點火 時,有無使乙○○喪失生命之故意」,在無證據之情形下,徒憑 主觀之臆測,遽認上訴人刻意將乙○○騙回家,再取出汽油澆淋 在乙○○身體之重要部位,點火引燃,具有殺人之故意云云。即 有認定犯罪事實不依證據之違法。㈡、上訴人點火時,既無使乙 ○○喪失生命之故意,則上訴人之行為,僅該當於刑法第二百七 十八條之使人受重傷既遂或未遂罪。原判決論以同法第二百七十 一條第二項、第一項之殺人未遂罪,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㈢ 、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 者,減輕或免除其刑。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 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亦同。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定有明文 。上訴人點燃汽油後,即將乙○○推向床鋪,並以棉被覆蓋。嗣 上訴人見火勢無法撲滅,乃趕緊跑出屋外呼救,終由鄰人幫忙滅 火,並將乙○○身上之火勢撲滅,抱出房外,使乙○○倖免於難 。於此情形,乙○○之免於死亡及房屋免於燒燬,雖非上訴人之 防止行為所致。但上訴人點燃汽油後,顯然已盡力使結果不發生 ,而有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後段中止犯之適用。原審認為不合 中止犯之要件,有判決不適用法則之違法。㈣、原判決雖記載, 乙○○於原審證述:當時其身上之火勢尚未熄滅,上訴人即跑出 房外喊救命,伊是由鄰人潑水滅火並抱出房間外等語。但經原審 之辯護人詰問:其在準備程序時,說是上訴人把她抱出去的,何 以在審判庭又說不是。乙○○答稱:「開完準備程序庭後,我有 問家人,他們說是鄰居抱我出去的」。其所稱「是鄰居抱我出去 的」云云,係聽聞自「家人」之陳述,並非其親聞目睹,屬於傳 聞證據,無證據能力。原審以上開傳聞證據,採為判決之依據, 違背證據法則。又乙○○既陳述,聽聞「家人」說是鄰居抱她出 去的。原審未傳喚該「原始證人」到庭究明,亦有調查未盡之違 法云云。 惟查:上訴第三審法院之案件,是否以判決違背法令為上訴理由 ,應就上訴人之上訴理由書狀加以審查。至原判決究有無違法, 與上訴是否以違法為理由為兩事(參考本院七十一年台上字第七 七二八號判例)。原判決綜合全案卷證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之 推理作用,認定上訴人因懷疑其配偶乙○○感情出軌,致心生不 滿,乃基於使用汽油,以放火方式殺害乙○○之犯意,先於民國 九十八年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時許,向乙○○佯稱上訴人之母親 過世,要求乙○○返家祭拜,使乙○○誤信為真,於同日下午三 時七、八分許,隨上訴人返回雲林縣○○鄉○○村○○○○號住 宅。待返家後,乙○○始知受騙,二人即在房間發生爭執,上訴 人(為避免波及其子吳○恆)即將吳○恆趕出房間外,並取出其 事先準備,以二十公升容器盛裝之汽油一桶,將汽油從乙○○頭 部右側淋下,隨即以打火機點燃。待乙○○全身著火後,上訴人 因一時驚慌,將乙○○推向床鋪,並以棉被覆蓋,(竟不顧)火 勢正在燃燒中,即自行往房間外逃生呼救(上訴人亦被燒傷)。 嗣火勢因汽油之流動在房間內迅速延燒,鄰人發現後趕來滅火, 始將現場房屋(已獨立燃燒)及乙○○身上之火勢撲滅,倖未發 生死亡及燒燬該住宅之結果,惟乙○○之顏面、頸部、軀幹及四 肢,已有百分之二十五之體面積,受到二至三度燒傷等情。因而 撤銷第一審判決,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改判論處上訴人殺 人未遂(累犯,於依未遂犯規定減輕其刑後,量處有期徒刑八年 )罪刑,已依據卷內資料,說明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就 上訴人所為之辯解,並已敘明:前揭事實迭據乙○○於偵、審中 指證綦詳,核與證人即上訴人與乙○○之子吳○恆證述之情節相 符,並有乙○○受傷之診斷證明書、囑咐處方箋、上訴人受傷之 診斷證明書、現場照片、雲林縣消防局火災原因調查報告書及燒 燬物清單等附卷可稽。上訴人亦承認,有於前揭時、地,以汽油 從乙○○之頭部右側淋下,並點火引燃,致乙○○被燒傷、房屋 亦遭火燃之事實,其雖否認有殺人之犯意,辯稱僅基於毀容之目 的,且係自行中止犯行云云。然而,上訴人係向乙○○佯稱其母 親過世,要求乙○○返家祭拜,將乙○○誘騙回家,已據乙○○ 、吳○恆證述明確。待渠等回家後,上訴人即以汽油從乙○○之 頭部淋下,汽油已順勢流至乙○○之軀幹及地面,再以打火機點 燃,予以焚燒。而頭部、軀幹乃人體重要部位,以汽油澆淋點火 燃燒,足斃人命,此為一般人所週知之事實。上訴人於偵、審中 ,亦陳述「知道」以汽油從頭部淋至身體,並點火燃燒,會致人 於死,足徵其有殺人之犯意。嗣雖經鄰人及時滅火,將現場房屋 (已獨立燃燒)及乙○○身上之火勢撲滅,而未發生死亡及燒燬 該住宅之結果,惟仍應負殺人未遂、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 未遂罪責。上訴人雖辯稱,其於點火後,有以棉被沾水蓋住乙○ ○後,始逃離房間。惟乙○○已結證稱:上訴人點火後,雖將伊 推往床鋪,並以棉被覆蓋,但房間並沒有水,棉被不可能沾水, 且當時其身上火勢正在燃燒中,上訴人竟逕自逃命,嗣後是由鄰 人出面潑水、滅火始獲救。吳○恆亦證稱:「後來爸爸就跑到客 廳,一直罵髒話……爸爸當時沒有救火」。另參與滅火之證人吳 ○車且證稱:「由我、我兒子及鄰居一起撲滅(火勢),她丈夫 (指上訴人)站於神明廳……未參與實際搶救」。足證上訴人於 點燃汽油後,係於乙○○之身體正在燃燒中,不顧其死活,逕自 逃離房間,嗣乙○○係經由鄰人出面營救,於撲滅火勢後,始免 於死亡。上訴人之行為,顯與中止未遂之要件不合。因認上訴人 確有前揭犯行,而以上訴人嗣後否認有殺人之犯意,辯稱其目的 僅在於毀容,且本件是中止未遂云云,乃飾卸之詞,不可採信等 情,已逐一說明及指駁。上訴意旨對於原判決所為前揭論斷,並 未依據卷內資料,具體指摘有何違背法令情形。且查:㈠、刑法 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後段規定,「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 ,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之準中止犯,所稱已盡力為防 止行為,乃依當時情況,行為人因衷心悛悔,已誠摯努力,積極 盡其防止之能事,而實行與有效防止結果行為,具有相當性之行 為而言。亦即,至少須為與自己防止其結果之發生,可同視程度 之努力者,始克相當。倘行為人僅消極停止其犯罪行為,並容忍 外力之介入,致未發生結果;或其防止結果行為,尚有未盡,而 係因外力之介入,致未發生結果者,仍屬障礙未遂,非準中止未 遂。上訴人於點燃汽油後,並未將乙○○救出火場,反而將之推 向床鋪,且於乙○○之身體正在燃燒中,竟不顧其死活,逕自逃 離房間。上訴人於被燒傷逃離後,雖向鄰居呼救,但於鄰人前來 救火時,仍在一旁「罵髒話」,並未參與救助乙○○之行為。嗣 鄰人於撲滅火勢後,始發現乙○○倒臥在房間內,已奄奄一息。 本件上訴人之情形,即顯然與「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之要 件不符。又吳○車已證述:「等到火勢熄滅後,鄰居表示臥房裡 還有人受困,我進去臥房裡,發現傷者乙○○躺臥在地上無掙扎 動作,我將傷者抱至神明廳地板上,等待救護車」(見偵查卷第 四十三頁)。依其證述,乙○○係由吳○車抱出臥房,與原判決 之認定,並無齟齬。況撲滅火勢後,乙○○究竟係由上訴人或吳 ○車將之抱出臥房,乃犯罪完成後之行為,並不影響本件犯罪事 實之認定。上訴人此部分之指摘,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㈡、事實之認定與證據之取捨,乃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其事實 之認定及證據之取捨,並不違背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即不容任 意指為違法而執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殺人 之犯意,已依據卷內資料,說明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上 訴人於原審行準備程序及言詞辯論時,亦為認罪之答辯,先後陳 述「犯罪事實我承認」,及「承認」檢察官起訴之事實(見原審 卷第二十一頁、第五十九頁)。其待上訴本院後,再事否認有殺 人之犯意,乃單純事實之爭執,且非依據卷內資料執為指摘。至 於其餘部分,則為對於原判決已說明事項及屬原審採證認事職權 之適法行使,持憑己見而為不同之評價,均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 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 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八 年 十二 月 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謝 俊 雄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魏 新 和 法官 吳 信 銘 法官 徐 文 亮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八 年 十二 月 十四 日 V
資料來源:
司法院
司法院公報 第 52 卷 2 期 165-168 頁
法令月刊 第 61 卷 3 期 134-138 頁
相關法條 5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271、278 條(97.01.02)
  • 刑事訴訟法 第 377、395 條(9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