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7 年度台上字第 6856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12 月 31 日
裁判要旨:
認事、用法,應本於社會倫理通念並探求立法之真意,以契合一般健全人 之法律感情,不得拘泥於形式上之文字,為機械式之解釋,而悖離社會正 常觀念。父母、配偶、子女為組成家庭之成員,且為人倫之起源、社會之 基礎,其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同居於一家庭,乃倫常之正軌。倘因求 學、就業等因素,致實際之居住地與戶籍地未能合一者,亦為社會通念所 接受,自非法律所非難之對象。從而因求學、就業等因素而離鄉背井者, 無論「籍隨人遷」或「人籍分離」,悉遵當事人之選擇,無以公權力介入 之必要。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旨在防範以詐術或虛偽 遷徙戶籍等非法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故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 日增訂第二項時(原第二項未遂犯,移列第三項),其立法理由已說明: 因就業、就學、服兵役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或為子女學區、農保、都會 區福利給付優渥、保席次或其他因素而遷籍於未實際居住地者,有數百萬 人。「然此與意圖支持特定候選人當選,進而遷徙戶籍之情形不同,並非 所有籍在人不在參與投票均須以刑罰相繩,是以第二項以意圖使特定候選 人當選虛偽遷徙戶籍投票者,為處罰之對象」。亦即,因求學、就業等因 素,致「籍在人不在」者,與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而「虛偽遷徙戶籍」 者,不能同視。再者,法律為顧及配偶、親子間之特殊親情,本於謙抑原 則在特定事項猶為適度之限縮,例如實體法上關於特定犯罪,須告訴乃論 、得(或應)減輕或免除其刑;在訴訟法上得拒絕證言、對於直系尊親屬 或配偶,不得提起自訴等,以兼顧倫理。本此原則,因求學、就業等因素 ,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者,原本即欠缺違法性,縱曾將戶籍遷出,但為支 持其配偶、父母競選,復將戶籍遷回原生家庭者,亦僅恢復到遷出前(即 前述籍在人不在)之狀態而已,於情、於理、於法應為社會通念所容許, 且非法律責難之對象。此種情形,要與非家庭成員,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 選而「虛偽遷徙戶籍」者,迥然有別。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七年度台上字第六八五六號 上 訴 人 甲○○ 選任辯護人 楊思勤 律師 上 訴 人 乙○○ 丙○○ 丁○○ 戊○○ 共 同 選任辯護人 黃淑琳 律師 上列上訴人等因妨害投票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九十 七年四月十七日第二審判決(九十六年度上訴字第四八四三號, 起訴案號:台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五年度選偵字第五五號 、九十六年度選偵字第四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一、上訴人乙○○為民國九十四年十二月三日 投票之台北縣○○鄉第十五屆鄉長選舉之候選人,上訴人甲○○ 為乙○○之弟。緣乙○○、甲○○之姨母謝林○寶月及其子女謝 ○福、謝○宗、謝○櫻、媳婦黃○卿等五人(下稱謝林○寶月等 五人,業經另案判刑確定),本未設籍或實際居住於台北縣○○ 鄉,而無在○○鄉投票之資格,為圖支持乙○○競選鄉長,竟起 意將戶籍遷入台北縣○○鄉○○村大湖十八號甲○○戶內,以期 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取得○○鄉第十五 屆鄉長選舉之投票資格。甲○○明知謝林○寶月等五人並無實際 居住○○鄉之真意,渠等向其索取「台北縣○○鄉○○村大湖十 八號」戶口名簿之目的,係為辦理戶籍遷移以支持乙○○競選鄉 長,為圖其胞兄乙○○當選,而默許謝林○寶月等五人妨害投票 之目的,於九十四年六月三日,持該戶之戶口名簿及謝林○寶月 等五人之國民身分證、印章,至○○鄉戶政事務所辦理遷入上址 之戶籍登記,而與謝林○寶月等五人達成妨害投票之犯意聯絡( 此部分行為,乙○○無犯意聯絡或行為分擔)。嗣台北縣選舉委 員會因上開戶籍遷入,致誤認謝林○寶月等五人已於投票日之前 ,在○○鄉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而將謝林○寶月等五人編入選 舉人名冊公告確定。謝林○寶月等五人以此虛偽遷移戶籍之方式 ,形式上取得○○鄉鄉長選舉之投票權,並於九十四年十二月三 日前往○○鄉○○村第二○○二投票所行使投票權,而與甲○○ 共同使第十五屆○○鄉鄉長選舉之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二 、上訴人丙○○為乙○○之配偶,上訴人丁○○、戊○○為乙○ ○之子,因就業、求學亦未設籍或實際居住於○○鄉,而無在○ ○鄉投票之資格。丙○○、丁○○、戊○○等三人(下稱丙○○ 等三人)為圖支持其配偶、父親乙○○競選鄉長,竟起意將戶籍 遷入台北縣○○鄉○○村大湖十八號乙○○戶內,以期依公職人 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取得○○鄉第十五屆鄉長選 舉之投票資格。乙○○明知丙○○等三人並無實際居住○○鄉之 真意,渠等遷移戶籍之目的,係為支持自己競選鄉長,為圖自己 當選,而與丙○○等三人達成妨害投票之犯意聯絡,任由丙○○ 等三人於九十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持其管領之「台北縣○○鄉○ ○村大湖十八號」戶口名簿(與甲○○同號,不同戶)及渠等之 國民身分證、印章,至○○鄉戶政事務所辦理遷入上址之戶籍登 記。嗣台北縣選舉委員會因上開戶籍遷入,致誤認丙○○等三人 已於投票日之前,在○○鄉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而將丙○○等 三人編入選舉人名冊公告確定。丙○○等三人以此虛偽遷移戶籍 之方式,形式上取得○○鄉鄉長選舉之投票權,並於九十四年十 二月三日前往○○鄉○○村第二○○二投票所行使投票權,而與 乙○○共同使第十五屆○○鄉鄉長選舉之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 果等情。因而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等共同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 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罪刑之判決,駁回上訴 人等在第二審之上訴,固非無見。 惟查:㈠、認事、用法,應本於社會倫理通念並探求立法之真意 ,以契合一般健全人之法律感情,不得拘泥於形式上之文字,為 機械式之解釋,而悖離社會正常觀念。父母、配偶、子女為組成 家庭之成員,且為人倫之起源、社會之基礎,其以永久共同生活 為目的,同居於一家庭,乃倫常之正軌。倘因求學、就業等因素 ,致實際之居住地與戶籍地未能合一者,亦為社會通念所接受, 自非法律所非難之對象。從而因求學、就業等因素而離鄉背井者 ,無論「籍隨人遷」或「人籍分離」,悉遵當事人之選擇,無以 公權力介入之必要。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旨 在防範以詐術或虛偽遷徙戶籍等非法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 結果,故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增訂第二項時(原第二項未遂犯 ,移列第三項),其立法理由已說明:因就業、就學、服兵役未 實際居住於戶籍地,或為子女學區、農保、都會區福利給付優渥 、保席次或其他因素而遷籍於未實際居住地者,有數百萬人。「 然此與意圖支持特定候選人當選,進而遷徙戶籍之情形不同,並 非所有籍在人不在參與投票均須以刑罰相繩,是以第二項以意圖 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虛偽遷徙戶籍投票者,為處罰之對象」。亦即 ,因求學、就業等因素,致「籍在人不在」者,與意圖使特定候 選人當選而「虛偽遷徙戶籍」者,不能同視。再者,法律為顧及 配偶、親子間之特殊親情,本於謙抑原則在特定事項猶為適度之 限縮,例如實體法上關於特定犯罪,須告訴乃論、得(或應)減 輕或免除其刑;在訴訟法上得拒絕證言、對於直系尊親屬或配偶 ,不得提起自訴等,以兼顧倫理。本此原則,因求學、就業等因 素,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者,原本即欠缺違法性,縱曾將戶籍遷 出,但為支持其配偶、父母競選,復將戶籍遷回原生家庭者,亦 僅恢復到遷出前(即前述籍在人不在)之狀態而已,於情、於理 、於法應為社會通念所容許,且非法律責難之對象。此種情形, 要與非家庭成員,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而「虛偽遷徙戶籍」者 ,迥然有別。原審未斟酌上情,以丙○○為乙○○之配偶,丁○ ○、戊○○為乙○○之子,丙○○等三人「因就業、就學原因, 已將其生活重心遷往中和住所居住,並未實際居住於台北縣○○ 鄉○○村大湖十八號之戶籍地」,渠等為支持乙○○競選○○鄉 第十五屆鄉長,將戶籍遷回其原生家庭(即祖厝),取得投票權 而為投票(見原判決第十頁第十四行至第十九行),認為乙○○ 、丙○○、丁○○、戊○○成立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二項妨害 投票正確罪之共同正犯,自嫌速斷。㈡、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 七條規定,檢察官就犯罪事實一部起訴者,其效力及於全部,係 指已起訴之部分與未起訴之部分,均應構成犯罪,並有裁判上一 罪或實質上一罪關係者而言。若起訴之事實不構成犯罪,縱未起 訴之部分應構成犯罪,根本不生起訴效力所及問題,依同法第二 百六十八條規定,自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犯罪為裁判。本件依檢察 官起訴之事實,係認:上訴人等為支持甲○○競選九十五年六月 十日投票之村長選舉,以虛偽遷徙戶籍之方式使謝林○寶月等五 人及丙○○等三人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涉嫌妨害投票而依刑法 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提起公訴。原審經審理結果,認為乙○○ 及丙○○等三人被訴為支持甲○○競選九十五年六月十日投票之 村長選舉,以虛偽遷徙戶籍之方式使丙○○等三人取得投票權而 投票給甲○○部分,不成立犯罪。以上情形,九十五年六月十日 投票之村長選舉,其候選人為甲○○;而九十四年十二月三日之 鄉長選舉,其候選人為乙○○,係兩個截然不同之社會事實。依 前揭說明,若起訴之事實不構成犯罪,自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犯罪 為裁判。乃原判決卻謂:「公訴意旨雖起訴被告(上訴人)等人 遷移戶籍地的目的,是為妨害九十五年六月十日台北縣○○鄉… …村長選舉投票而為,然其起訴效力當及於有實質上一罪關係的 『妨害九十四年十二月三日台北縣○○鄉第十五屆鄉長選舉投票 』之事實,本院(指原審)對於鄉長選舉妨害投票部分,自得併 予審理」,且就檢察官起訴(即九十五年六月十日投票之村長選 舉)部分,說明不另為無罪之諭知(見原判決第十三頁至第十四 頁,理由丙之㈣;第十六頁至第十七頁,理由丙之㈧),其法律 見解,顯有違誤。又甲○○被訴於九十五年六月十日投票之村長 選舉涉嫌妨害投票部分,原審逕就九十四年十二月三日投票之鄉 長選舉妨害投票為裁判,但何以得對於不同之社會事實,逕為裁 判?原判決毫無說明,亦顯然有誤。㈢、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 一項,係「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 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為構成要件,嗣於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 日修正時,增訂第二項「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 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者,亦同」(原第二項未遂犯,移列第 三項)。就修正前後規定觀之,第一項所謂「其他非法之方法」 ,除詐術外,其他一切非法律所允許之方法均屬之,屬於廣義規 定;至於第二項則僅限於「以虛偽遷徙戶籍」之方法,屬於狹義 規定。兩者構成要件之範圍不同,該次修正即屬於法律構成要件 之變更,而有新舊法比較問題。原判決認為「非法律變更,無新 舊法律比較適用之問題」(見原判決第十二頁第二十六行至第二 十七行),亦有未合。以上或為上訴意旨指摘所及,或為本院得 依職權調查之事項,應認原判決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又刑法 部分條文於九十四年一月七日修正、同年二月二日公布,並自九 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其中第四十一條關於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已經修正;另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亦於九十六年十一月七日修正 公布全文,原第九十八條有關褫奪公權之規定,已移列於第一百 十三條。原審於九十七年四月十七日為裁判時,均未予以斟酌, 併此指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 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七 年 十二 月 三十一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謝 俊 雄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魏 新 和 法官 吳 信 銘 法官 徐 文 亮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八 年 一 月 五 日 v
資料來源:
司法院
司法院公報 第 51 卷 11 期 100-103 頁
相關法條 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6 條(94.02.02)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15 條(94.11.30)
  • 刑事訴訟法 第 267、268、397、401 條(9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