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7 年度台上字第 531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10 月 23 日
裁判要旨:
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固為憲法第十條所明定,但其所謂居住遷徙自 由,並非漫無限制而得任意行使。在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 ,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依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 仍得以法律限制之,此即所謂法律保留原則。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 五條第一項規定:「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 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係以確有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 個月以上之事實,為其取得選舉人資格之條件,而非單憑形式上之戶籍登 記,為認定之唯一依據。且在行政區域內之政權,應由該行政區之人民行 使,始符主權在民之原則,如由其他地區之人民越俎代庖,自與上開原則 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之意旨相違。是公職人員選舉 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之目的,即在於管理戶籍、維護社會秩序及選 舉之公平性,為維護社會秩序之必要,而對人民居住遷徙自由所附加之限 制。故為參與公職人員法定選舉之投票,以取得選舉權為目的,並無遷入 及繼續居住該選舉區四個月以上之事實,而於四個月前虛報戶籍遷入登記 ,經戶政機關編入選舉人名冊並公告確定,乃參加投票選舉,其妨害選舉 之純正及公正性結果,至為顯然。如認虛報戶籍以參與投票者,仍屬合法 之選舉權人,無異任由與選舉區內利害無關之人代為行使選舉權,自非的 論。則倘劉○梅等人均無居住選舉區之事實,又無其他必需遷移戶籍之正 當或合理事由,而係為參與本件村長選舉之投票,以取得選舉權為目的, 於四個月前虛報戶籍遷入登記,經戶政機關編入選舉人名冊並公告確定, 乃進而參加投票選舉,導致該選舉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此能否謂被告等之 虛偽遷移戶籍係屬合法行為,而與修正前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所定 之「非法之方法」不該當,即至堪研求。原審未遑斟酌及此,遽認被告等 並無被訴之妨害投票犯行,自嫌速斷。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五三一一號 上 訴 人 臺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甲○○ 選任辯護人 邱炎浚律師 被 告 乙○○ 丙○○ 丁○○ 戊○○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等妨害投票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七月一日第二審判決(九十七年度上訴字第一 一八七號,起訴案號: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六年度選偵 字第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以公訴意旨略稱:被告甲○○、乙○○、丙○○、丁 ○○、戊○○等五人(下稱被告等)共同基於意圖使甲○○當選 苗栗縣三灣鄉內灣村第十八屆村長之意思,以虛偽遷徙戶籍以取 得投票權而為投票之方式,甲○○、乙○○均明知丙○○、丁○ ○、戊○○實際上並無永久居住在甲○○位於苗栗縣三灣鄉內灣 村八鄰內灣三十四號住處之意,而為支持民國九十五年六月十日 舉行之臺灣省苗栗縣三灣鄉內灣村第十八屆村長選舉之候選人甲 ○○,分別向苗栗縣三灣鄉戶政事務所辦理遷移戶籍至甲○○上 址住所,以便取得在該村內投票選舉村長之選舉人資格;其中丙 ○○、丁○○係母子關係,丙○○將渠等身分證件資料交由甲○ ○之女乙○○(與甲○○設於相同戶籍)辦理戶籍遷入作業,戊 ○○則透過乙○○之姐邱雪梅將身分證件資料亦交由乙○○辦理 戶籍遷入作業,乙○○於九十五年一月十七日分別將丙○○、丁 ○○之戶籍自苗栗縣頭份鎮○○里○鄰○○路一二七號及戊○○ 之戶籍自苗栗縣三灣鄉銅鏡村(起訴書誤載為鏡銅村)三鄰通過 寮十號均遷入甲○○上址住處;彼等均以上開虛設戶籍方式,使 苗栗縣選舉委員會依據該項戶籍登記,將彼等編入「苗栗縣第十 八屆(苗栗市第八屆)鄉(鎮、市)民代表暨第十八屆村里長選 舉選舉人名冊」中並予公告,彼等三人進而於九十五年六月十日 前往前開虛設戶籍所在地之第三一四號投票所投票,以非法方法 使苗栗縣三灣鄉內灣村第十八屆村長選舉之投票發生票數不實增 加之不正確結果,因認被告等人均涉犯(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 修正公布後)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二項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 ,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罪嫌等語。但經原審審理 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等犯罪,因而維持第一審諭知被告等均 無罪之判決,駁回檢察官在第二審之上訴,固非無見。 惟按:審理事實之法院,對於案內與待證事項有關之一切證據, 除認為不必要者外,均應詳為調查,然後基於調查所得之心證以 為判斷之基礎。故證據雖已調查,而尚有其他必要部分並未調查 ,仍難遽為被告有利或不利之認定。又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修 正前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 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 有期徒刑。」(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修正公布,增訂第二項: 「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 票者,亦同。」原第二項未遂犯之規定移置第三項,第一項條文 並無變更),其立法目的在杜絕任何選舉舞弊,以達選舉之純正 及公平;即採概括規定,凡使用詐術,或詐術以外之其他一切非 為法律所許之方法,以達妨害選舉之純正及公平者,均有上引規 定之適用。原判決以丙○○、丁○○、戊○○(下稱丙○○等人 )均係合法遷移戶籍,不能評價為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之 「非法方法」,其選舉人資格之確認、取得,均由戶政機關依法 定程序確定後所賦予,非自己行為所招致,且投票行為屬公民權 之行使,並非詐欺行為等情,乃認被告等均無被訴之妨害投票犯 行。然查:㈠、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固為憲法第十條所明 定,但其所謂居住遷徙自由,並非漫無限制而得任意行使。在為 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 利益所必要者,依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仍得以法律限制之, 此即所謂法律保留原則。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 規定:「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 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係以確有在各該選舉區繼續 居住四個月以上之事實,為其取得選舉人資格之條件,而非單憑 形式上之戶籍登記,為認定之唯一依據。且在行政區域內之政權 ,應由該行政區之人民行使,始符主權在民之原則,如由其他地 區之人民越俎代庖,自與上開原則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 條第一項規定之意旨相違。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 項規定之目的,即在於管理戶籍、維護社會秩序及選舉之公平性 ,為維護社會秩序之必要,而對人民居住遷徙自由所附加之限制 。故為參與公職人員法定選舉之投票,以取得選舉權為目的,並 無遷入及繼續居住該選舉區四個月以上之事實,而於四個月前虛 報戶籍遷入登記,經戶政機關編入選舉人名冊並公告確定,乃參 加投票選舉,其妨害選舉之純正及公正性結果,至為顯然。如認 虛報戶籍以參與投票者,仍屬合法之選舉權人,無異任由與選舉 區內利害無關之人代為行使選舉權,自非的論。則倘丙○○等人 均無居住選舉區之事實,又無其他必需遷移戶籍之正當或合理事 由,而係為參與本件村長選舉之投票,以取得選舉權為目的,於 四個月前虛報戶籍遷入登記,經戶政機關編入選舉人名冊並公告 確定,乃進而參加投票選舉,導致該選舉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此 能否謂被告等之虛偽遷移戶籍係屬合法行為,而與修正前刑法第 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所定之「非法之方法」不該當,即至堪研求 。原審未遑斟酌及此,遽認被告等並無被訴之妨害投票犯行,自 嫌速斷。㈡、據丙○○陳稱:伊與先生溫源樟吵架鬧離婚,才會 於九十五年一月間將伊及孩子丁○○之戶籍遷出,事後與先生約 一週即和好,因為忘記才在八月份遷回戶籍等語;丁○○陳稱: 伊白天在新竹工作,晚上也在新竹讀夜校,遷戶籍是母親丙○○ 處理的,伊住外地,九十五年一月間回去時並未發現父母親有吵 架等語;戊○○亦稱:伊在邱雪梅的雜貨店上班,九十五年一月 間因與父親張子文發生爭執,父親要求伊將戶籍遷出加入內灣村 的巡守隊磨練自己,所以才將戶籍遷入甲○○上址住處,後來與 父親和好,才於同年七月間又遷回原戶籍等語,其等顯然均無繼 續居住於上開村長選舉區四個月以上之事實。且丙○○所稱與丈 夫吵架鬧離婚一事,與丁○○供述其家庭情況有異,另戊○○既 為參與社區巡守隊磨練自己而遷移戶籍,用意本屬至當,卻又以 已與父親和好,謂無該項需求,衡情其等所陳是否可信,俱非無 疑。上情攸關被告等遷移戶籍,是否均為參與該屆村長選舉投票 之目的,有無被訴之妨害投票犯行之認定,原審未加斟酌論究, 亦嫌調查職責未盡。檢察官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原判決不當,尚非 全無理由,應認原判決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 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七 年 十 月 二十三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官 邵 燕 玲 法官 李 伯 道 法官 孫 增 同 法官 李 英 勇 法官 黃 正 興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七 年 十 月 二十八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57 期 1-6 頁
相關法條 7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6 條(95.05.17)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6 條(97.01.02)
  • 中華民國憲法 第 10、23 條(36.01.01)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15 條(96.11.07)
  • 刑事訴訟法 第 397、401 條(9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