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7 年度台上字第 45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1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修正前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 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所謂「其他非法之方法」,係指除詐術外,其他一切非法律所允許之方法 均屬之,並不以構成刑事法上犯罪之非法行為為限。嗣九十六年一月二十 四日修正增列第二項:「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 票權而為投票者,亦同。」其立法理由係以:「三、現未實際居住於戶籍 地者有數百萬人,其因就業、就學、服兵役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或為子 女學區、農保、都會區福利給付優渥、保席次或其他因素而遷籍於未實際 居住地,其原因不一。然此與意圖支持特定候選人當選,進而遷徙戶籍之 情形不同,並非所有籍在人不在參與投票均須以刑罰相繩,是以第二項以 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虛偽遷徙戶籍投票者,為處罰之對象。」。是依上 開修正增列第二項規定觀之,修正前之所謂「其他非法之方法」,固包括 行為人以不實遷入戶籍之方式,致未實際居住於選舉區取得投票權而為投 票者,但應以行為人在主觀上有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之意圖為限,並非謂 凡以不實遷入戶籍之方式,致未實際居住於選舉區取得投票權而投票者, 即該當修正前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之構成要件。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七年度台上字第四五號 上 訴 人 福建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甲○○ 上列上訴人因妨害投票案件,不服福建高等法院金門分院中華民 國九十六年八月二十四日第二審判決(九十五年度上訴字第一七 號,起訴案號:福建連江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五年度選偵字第二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檢察官上訴意旨略稱:㈠民國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 日修正公布之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增列第二項「意圖使特定候 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者,亦同」。準 此,若實際上並未居住該選舉區,僅意圖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 虛偽遷入戶籍取得投票權者,即應構成該條項之罪,亦即行為人 客觀上未在選舉區繼續居住達四個月,而虛報遷入戶籍取得選舉 權,主觀上,有僅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之意圖而使投票發生不正 確結果之犯意,即為該當。㈡被告甲○○實際上居住在台灣地區 (曾居台中市、台北縣永和市、基隆市等地),僅為使特定候選 人當選連江縣東引鄉鄉長及縣議員,而特意於九十年九月三日將 其戶籍虛偽遷入東引鄉中柳村六十六號,因而取得連江縣九十一 年一月二十三日舉行之第三屆議員及第七屆鄉長投票權,並參與 該次投票,而使投票結果發生不正確情形致遭福建連江地方法院 檢察署檢察官為緩起訴處分確定在案,竟仍不思悔改,反另行起 意,意圖使九十四年十二月三日所舉行之第四屆議員及第八屆鄉 長之特定候選人當選而取得投票權,且進而參與投票,並以此非 法方法,致使該次選舉生不正確之結果之事實,已為被告所自陳 在卷,且經原判決所採認之事實。㈢被告無實際居住連江縣東引 鄉中柳村之事實已如前述,卻於前案遭緩起訴處分後仍未將戶籍 遷出,而虛偽設籍於連江縣東引鄉,但參被告自九十四年十一月 三十日至九十四年十二月五日(九十四年十二月三日為投票日) 始來往台灣、馬祖一次,實際停留時間僅六日,而其甫因同一行 為遭福建連江地方法院檢察署為緩起訴處分,足認被告後未再將 址遷走之目的,顯非其所辯為探親之便欲節省交通費云云。又依 一般經驗法則,有意參選之候選人無不籌劃多年,被告事後拒不 遷出戶籍即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擬再以虛偽戶籍取得投票權 並為投票之犯行,足堪認定。㈣綜上各情,被告犯刑法第一百四 十六條第二項之妨害投票罪,彰彰明甚,原判決徒以被告係因與 馬祖地區具有親屬、宗教等社會事務之正當關連而遷籍云云,為 無罪之判決,顯有判決不適用法則及判決理由矛盾之違法等語。 惟查:證據之取捨、事實之認定,乃事實審法院職權行使之範圍 ,事實審法院經調查證據之結果,本於確信,依自由心證之取捨 證據,苟其取捨,與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無違,即不得任意指為 違法,而據為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又修正前刑法第一百四十 六條第一項規定:「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 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所謂 「其他非法之方法」,係指除詐術外,其他一切非法律所允許之 方法均屬之,並不以構成刑事法上犯罪之非法行為為限。嗣九十 六年一月二十四日修正增列第二項:「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 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者,亦同。」其立法理由係 以:「三、現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者有數百萬人,其因就業、就 學、服兵役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或為子女學區、農保、都會區 福利給付優渥、保席次或其他因素而遷籍於未實際居住地,其原 因不一。然此與意圖支持特定候選人當選,進而遷徙戶籍之情形 不同,並非所有籍在人不在參與投票均須以刑罰相繩,是以第二 項以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虛偽遷徙戶籍投票者,為處罰之對象 。」。是依上開修正增列第二項規定觀之,修正前之所謂「其他 非法之方法」,固包括行為人以不實遷入戶籍之方式,致未實際 居住於選舉區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者,但應以行為人在主觀上有 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之意圖為限,並非謂凡以不實遷入戶籍之方 式,致未實際居住於選舉區取得投票權而投票者,即該當修正前 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之構成要件。本件原判決以公訴意旨 略以:被告於九十年九月三日將戶籍遷入連江縣東引鄉中柳村六 十六號戶內,惟實際居住於台中市、永和市、基隆市等地,至九 十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因服役方前往連江縣東引鄉之部隊營區居 住。利用前揭虛偽戶籍登記,於同年十二月三日參與「連江縣第 四屆縣長、縣議員暨第八屆鄉長選舉」投票等情,因認被告涉犯 修正前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罪嫌。經審理結果,以被告原 即為連江縣東引鄉人士,而其早於本次投票日前四年餘即已遷入 上址戶籍,則其當時顯然無從得知四年後確有本次選舉,且有何 候選人將參與選舉,自難謂其有何虛偽遷徙戶籍並據以取得投票 權後支持某特定候選人之行為;再者,被告長期於台灣地區就學 ,又因兵役徵集,於九十四年十月二十四日入伍,並於九十四年 十二月一日分發至陸軍東引守備區指揮部服役,有福建省連江縣 政府九十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連民戶字第○九五○○三二四六七號 函及所附之常備兵徵集令、徵集計畫表及軍人身分證可稽,其於 投票日前之九十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即已進入馬祖東引,迄同年十 二月五日未有離去之紀錄,有艙單紀錄可查。綜合上情,被告與 馬祖東引地區具有親屬、兵役及特定福利政策(機票折扣)等社 會事務之正當關聯,且其設籍後不能繼續居住於戶籍地,係因至 台灣地區求學之故,復依其投票日前後進出馬祖之紀錄,係因兵 役徵集之故,亦難認定係遭候選人或其支持者動員前往投票之所 謂「幽靈人口」或「投票部隊」。則其本於公民之選舉權前往投 票,係正當權利之行使,不能單純僅以其前後停留於馬祖地區之 日數或遷入戶籍以使用特定政策之行為,即推定其有妨害投票正 確之主觀犯意,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公訴人所指 之犯行等情,因而撤銷第一審所為之科刑判決,改判諭知被告無 罪,已詳敘其認定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所為論斷,俱有卷 內證據資料可資覆按,並無違背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或有理由 不備、理由矛盾、或有判決不適用法則或適用不當等違背法令情 形。又本件檢察官起訴係指被告以虛偽遷徙戶籍方式妨害投票, 依法自應由檢察官就被告是否具備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之主觀 要件負舉證責任。上訴意旨並未依據卷內證據資料具體指明如何 足認被告具備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之主觀犯罪構成要件,徒以 上開情詞,就原判決已說明之事項,及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 ,再為事實之爭執,核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 形不相適合。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七 年 一 月 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陳 正 庸 法官 賴 忠 星 法官 林 秀 夫 法官 宋 祺 法官 吳 昆 仁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七 年 一 月 十六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56 期 87-91 頁
相關法條 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6 條(94.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