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6 年度台上字第 3226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6 月 15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 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使其交 付者,為強盜罪」,第二項規定:「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 第三人得之者,亦同」。是上開第二項之強盜得利罪,並不以「意圖為自 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為構成要件。第一審判決論以上開強盜得利罪, 主文諭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即嫌贅餘。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三二二六號 上 訴 人 甲○○ 上列上訴人因強盜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九 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第二審判決(九十六年度上訴字第一五二號 ,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四年度偵字第一八八 三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甲○○因不滿其向友人即告訴人卓○○ 借用電腦用干擾器後,告訴人一再要求歸還,乃於民國九十四年 七月二十五日凌晨二時十分許,趁告訴人前往台中縣梧棲鎮○○ 路六十九號「○○遊藝場」把玩遊戲機臺之機會,與另二位姓名 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姓友人,共同基於以強暴方式剝奪他人行動自 由及私行拘禁之犯意聯絡,先在該遊藝場外聯手毆打告訴人。卓 宏達(所犯傷害罪部分,業據第一審法院判刑確定)適巧偕同上 訴人之堂弟李維津,在「○○遊藝場」內把玩機臺,亦聞聲至店 外查看,見告訴人有狀似自身上取物準備還擊之動作,卓宏達因 站立位置鄰近告訴人,竟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當場出手推倒告 訴人。隨後該二位不詳姓名之成年男子並在上訴人之指揮下,將 告訴人強押至上訴人所駕駛之自用小客車後座,由上訴人駕車搭 載告訴人及前揭二位友人,駛往台中縣龍井鄉火力發電廠附近之 工寮屋內,而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迨上訴人等人駕車抵達工 寮後,該二位不詳姓名成年男子將告訴人押往屋內,上訴人等人 即以手銬將告訴人之雙手銬住,並徒手或持煙灰缸及不詳材質之 棍棒共同毆打告訴人,使告訴人無力反抗,而將之私行拘禁於該 處工寮內。上訴人見告訴人遭毆打後,已無任何招架餘地,遂認 有機可乘,竟獨自萌生強盜之犯意,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 先在場向工寮內不知情之友人李○○借得空白本票一本,喝令告 訴人在已填妥金額各為新台幣(下同)四萬五千元之六張本票上 ,簽署自己之姓名。告訴人因已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心生畏懼 ,不得不依從上訴人之指示簽名,並交予上訴人收執,致上訴人 因而對於告訴人取得總計二十七萬元債權之不法利益。告訴人則 因卓宏達、上訴人前揭傷害及妨害自由犯行,受有胸前挫傷、紅 腫、頭部外傷等傷害。其後上訴人又駕車將告訴人載回自己住處 及台中縣大里市、台中市○○路等地,最後於台中縣梧棲鎮○○ 街一九一號上訴人友人住處時,告訴人趁隙逃出等情。因而維持 第一審關於論上訴人以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強暴至使不能 抗拒,而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罪,處有期徒刑伍年肆月部分之判 決,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固非無見。 惟查:(一)審理事實之法院對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證據,應一 律注意,詳為調查,綜合全案證據資料,本於經驗法則以定其取 捨,並將取捨證據及得心證之理由於判決內詳為說明,方為適法 。又證據雖已調查,而其內容尚未明瞭者,即與未經調查無異, 如遽行判決,仍屬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背法令 。本件原判決事實認定:上訴人喝令告訴人在已填妥金額各為四 萬五千元之六張本票上,簽署自己之姓名。告訴人因已達於不能 抗拒之程度,心生畏懼,不得不依從上訴人之指示簽名,並交予 上訴人收執,上訴人因而對於告訴人取得總計二十七萬元債權之 不法利益等情(原判決第二頁第六至十一行)。然查上訴人於第 一審供陳:我是叫他(告訴人)簽三張,但那三張他寫錯了,叫 他另外再簽三張,才會變成六張(第一審卷第三十、五十五、五 十七頁);於原審復稱:簽了六張,因為有三張是簽壞了,寫錯 字,當場就丟掉了等語(原審卷第五十頁),所供如若不虛,即 於上訴人有利;告訴人雖均稱:簽六張本票,然於第一審則稱: 有無簽壞而再重新簽,我忘記了云云(第一審卷第九十頁)。如 果無訛,上訴人有否令告訴人簽發本票六張,尚非無疑,其實情 如何?攸關上訴人究係取得三張本票面額十三萬五千元;或取得 六張本票面額共二十七萬元債權之事實認定,即有釐清之必要。 原審未詳酌慎斷,復未說明其證據取捨之理由,遽行判決,即有 調查職責未盡及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背法令。(二)按刑法第三百 零二條第一項之妨害自由罪及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第二項之強 盜罪,原以強暴、脅迫為構成要件,其因而致普通傷害,如不另 有傷害之故意,固屬強暴、脅迫之當然結果,仍只成立上開妨害 自由或強盜罪,而無同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適用。惟強盜 並不以故意傷人為當然手段,如行為人另具有傷害之故意,因而 致被害人成傷,即不得謂其係妨害自由,或強盜之當然結果,而 置普通傷害罪於不論。本件檢察官起訴書以:上訴人毆打告訴人 成傷之行為,係另基於傷害之犯意所為,犯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第 一項之妨害自由罪、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傷害罪、第三百四 十六條第一項之恐嚇取財罪,三罪有刑法修正前牽連犯之關係, 應從一重依恐嚇取財罪處斷云云,有起訴書在卷可查。第一審判 決則變更起訴書所載上訴人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傷害 罪及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之恐嚇取財罪部分之法條,而論以同 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二項、第一項之強盜得利罪。查原判決事實 認定:上訴人與另二名不詳姓名之成年男子先在○○遊藝場外毆 打告訴人,嗣於卓宏達將告訴人推倒後,上訴人乃指揮該二名不 詳姓名之成年男子,將告訴人強押上車駛往台中縣龍井鄉火力發 電廠附近之工寮屋內,而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抵達工寮後, 該二位不詳姓名成年男子乃將告訴人押往屋內,上訴人等人即以 手銬將告訴人之雙手銬住,並徒手或持煙灰缸及不詳材質之棍棒 共同毆打告訴人,使告訴人無力反抗,而將之私行拘禁於該處工 寮內。告訴人則因卓宏達、上訴人前揭傷害及妨害自由犯行,受 有胸前挫傷、紅腫、頭部外傷等傷害等情。如果無訛,則上訴人 與該二名不詳姓名之成年男子,於告訴人之行動自由已遭剝奪後 ,仍再行毆打告訴人成傷,能否謂非出於傷害之故意?得否認係 妨害自由或強盜罪之強暴脅迫之當然結果?饒堪研求,原判決對 此亦未於理由內詳予說明論述,遽予維持第一審之判決,是否妥 適,亦非無疑義,而有適用法則不當及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背法令 。(三)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 人不法之所有,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 抗拒,而取他人之物使其交付者,為強盜罪」,第二項規定:「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是 上開第二項之強盜得利罪,並不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 所有」為構成要件。第一審判決論以上開強盜得利罪,主文諭知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即嫌贅餘。原判決未予糾 正,亦難謂適法。上訴意旨雖未指摘及此,惟以上為本院得依職 權調查之事項,應認原判決有撤銷發回之原因。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 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六 年  六  月  十五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林 增 福 法官 邵 燕 玲 法官 張 清 埤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蔡 國 在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六 年  六  月 二十二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54 期 282-286 頁
相關法條 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7、302、328、346 條(96.01.24)
  • 刑事訴訟法 第 397、401 條(9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