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5 年度台上字第 4178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傷害致人於死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7 月 28 日
裁判要旨:
共同正犯在犯意聯絡範圍內之行為,應同負全部責任。惟加重結果犯,以 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要件,所謂能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主 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 意時,則屬故意範圍;是以,加重結果犯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並無主觀 上之犯意可言。從而共同正犯中之一人所引起之加重結果,其他之人應否 同負加重結果之全部刑責,端視其就此加重結果之發生,於客觀情形能否 預見;而非以各共同正犯之間,主觀上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有無犯意之 聯絡為斷。又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前段傷害致人於死之罪,係因犯 傷害罪致發生死亡結果而為加重其刑之規定,依同法第十七條之規定,固 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發生時,始得適用,但傷害行為足以引起死亡之結 果,如在通常觀念上不得謂無預見之可能,則行為人對於被害人之因傷致 死,即不能不負責任。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五年度台上字第四一七八號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蔡○○         吳○○  黃○○ 上 列一 人 選任辯護人 韓邦財律師 鄧湘全律師 王唯鳳律師   被   告 劉○○ 上列上訴人等因被告等傷害致人於死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 院中華民國九十五年四月二十日第二審判決(九十四年度上訴字 第三八二0號,起訴案號: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四年度 偵字第六四八四、六五一0、九三三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 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狀並未依據卷內 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 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 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 駁回。本件原判決撤銷第一審之科刑判決,改判仍論上訴人即被 告蔡○○、吳○○、黃○○三人以共同傷害致人於死罪,蔡○○ 處有期徒刑玖年;吳○○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陸月;黃○○處 有期徒刑柒年貳月;及論被告劉○○以共同傷害罪,處有期徒刑 陸月,並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係依憑被告蔡○○、吳敘 宏、黃○○、劉○○(下稱被告等四人)之部分自白(坦承伊等 四人於原判決認定之時、地,與共同正犯劉○○《經第一審通緝 》、蔡○○《檢察官另案偵辦》同往被害人蔡春暉住處大樓地下 室停車場,嗣由劉○○留在被害人住處樓下等候,其餘五人均進 入屋內,蔡○○曾持鋁製球棒《下稱鋁棒》打被害人頭部,吳敘 宏亦出手毆打被害人等事實不諱)、目擊證人黃茂聰之證言(證 稱:案發當日伊至被害人住處收取房租,看見劉○○偕同吳○○ 、蔡○○、黃○○及另一男子《指蔡○○》進來,劉○○與被害 人發生口角後,二人即空手打起來,未幾,伊看見蔡○○拿鋁棒 打被害人頭部,致頭部流血,吳○○也有上前圍毆,伊叫他們不 要再打,並發現沙發旁邊袋子內有槍《不能證明具有殺傷力,下 稱不詳手槍》,伊即拿起一把擬嚇止劉○○等人不要再打被害人 ,結果劉○○即衝過來將伊壓制,並拿走伊持有之槍枝,過程中 蔡○○亦持鋁棒打被害人;黃○○則在場以手勢及眼神表示要伊 不要插手等語),及被害人因被毆擊,受有頭部外傷,導致硬腦 膜下出血不治死亡之事實,業據檢察官督同檢驗員相驗屬實,製 有勘驗筆錄、驗斷書及相驗屍體證明書附卷可稽,並參酌法務部 法醫研究所(九四)醫鑑字第0五四一號鑑定書(內載被害人之 屍體經解剖鑑定結果,認其致死外傷,多發性分布於兩側顳頂部 及後枕部,符合棒球棒所形成之鈍挫外傷,因打擊位置部分互相 重疊,形成融合瀰漫性頭皮下瘀傷出血,無法精確計算打擊次數 ,但由頭皮下瘀傷區域推估打擊次數在三次以上等旨)等證據資 料,而為論斷,已敘述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被告蔡 ○○辯稱:伊並未說過「劉○○宣稱此行要去找被害人討債,若 被害人不還錢,要加以修理」等供詞;吳○○辯謂:伊雖知道至 被害人處係要討債,且伊下車時有持鋁棒,但伊僅應成立傷害罪 ;黃○○辯以:伊雖有進入被害人屋內,但並未出手打被害人, 亦未與其他人有共同犯意聯絡;劉○○辯陳:伊兄劉○○表示要 還伊錢,伊始至被害人住處樓下等候,伊不知其他之人係要向被 害人索債,伊與其他之人並無共同傷害被害人之犯意聯絡各等語 ,均為卸責之詞,不足採信,亦已依憑卷證資料,在理由內詳加 指駁。並敘明:公訴意旨雖認被告蔡○○、吳○○、黃○○係犯 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二項之重傷害致人於死罪;劉○○係涉犯 同條第一項之重傷害罪;又檢察官提起第二審上訴時,雖復主張 被告等四人係涉犯殺人罪嫌云云。然查無確切事證足認渠等主觀 上有殺被害人或使被害人受重傷之犯意,而本件事發係緣起於共 同正犯劉○○為向被害人索債,遂邀集蔡○○及被告等四人欲教 訓被害人,其六人自始即有毆打被害人之合意,嗣除劉○○外, 其餘五人分持鋁棒二支進入被害人住處,發生爭執後,先由劉郁 文動手,接續由吳○○以徒手,蔡○○及蔡○○則分持鋁棒毆擊 被害人身體及頭部各處,離去前劉○○再以不詳手槍之槍把敲擊 被害人頭部一下,未動手打人之黃○○則在旁觀看,除未阻止其 他共同正犯之傷害犯行外,並制止被害人之友人黃茂聰上前解圍 ,入屋之劉○○、蔡○○及蔡○○、吳○○、黃○○等五人,既 係基於傷害之犯意聯絡,各自分擔傷害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 人之行為,以達傷害被害人之目的,縱黃○○並未親自動手毆打 ,然彼等既係事前共同基於傷害之犯意聯絡,並分別以徒手、鋁 棒、槍把毆打被害人,且在客觀上應可預見毆擊頭部可能導致被 害人傷重死亡之結果,被害人亦因而傷重不治死亡,其死亡與本 件傷害行為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被告蔡○○、吳○○、黃○○ 與劉○○、蔡○○等五人,均應就傷害致人於死罪負共同正犯之 責。至於被告劉○○雖與其他被告及劉○○、蔡○○等人之間, 有普通傷害之犯意聯絡,惟未同赴案發現場實際參與毆打被害人 ,亦未目睹被害人遭鋁棒毆擊頭部之情形,對於被害人嗣後因頭 部外傷致死之結果,尚難謂其在客觀上有預見之可能性,自不得 令其就被害人死亡之加重結果負擔刑事責任。因而變更起訴法條 ,認蔡○○、吳○○、黃○○均應成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 項前段之傷害致人於死罪;劉○○應成立同條第一項之普通傷害 罪之理由。從形式上觀察,原判決尚無違法情形存在。㈠、檢察 官上訴意旨略稱:被告吳○○、蔡○○、黃○○與劉○○、蔡○ ○等共持鋁棒毆打被害人,於雙方發生口角之際,竟以鋁棒猛烈 敲擊被害人頭部多下,使被害人頭部外傷並造成顱內出血,顯有 殺人故意;至劉○○雖在外守候,惟其眼見蔡○○、蔡○○持鋁 棒找被害人索債,事前又有共謀以強制手段為之,縱僅有傷害之 犯意聯絡,然就事後造成被害人死亡之結果,難認無預見可能性 ,應負傷害致人於死之罪責。原判決對於被告等四人僅分別論處 以前揭罪刑,顯有違誤等語。惟查:原判決已於該判決理由四、 六及二之⑶部分,就不能證明被告等四人有使人受重傷或殺人之 犯意,及被告劉○○對於被害人死亡之結果,難謂在客觀上有預 見之可能性等節,敘明其憑以認定之證據及理由(見原判決第九 頁、第十一頁、第八頁),檢察官上訴意旨對於原判決此部分之 論斷,究竟如何違背經驗、論理等證據法則,並未依據卷內訴訟 資料具體指明,全憑己見,就事實審法院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 使,任意爭執,難認已符合首揭法定之第三審上訴要件。㈡、被 告蔡○○上訴意旨略稱:①本件事發之時,在逃之劉○○先與被 害人發生口角進而扭打,被害人即掏槍欲射擊,蔡○○為免其開 槍傷人,始以鋁棒準備打落其手上之手槍,因被害人身體晃動而 打中其頭部及肩膀,應屬正當防衛或緊急避難。原判決於事實欄 亦認定被害人持有不詳手槍等情,然就蔡○○何以不構成正當防 衛或緊急避難,全未論述說明,自屬判決理由不備。②被害人之 死亡,非可全部歸責於蔡○○,且蔡○○亦無預見被害人死亡之 可能,原判決論以共同傷害致人於死罪,顯有判決理由不備及適 用法則不當之違法等語。惟查:①刑法第二十三條之正當防衛須 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始得為之,如侵害業已過去或尚未發生,即 無正當防衛之可言;又同法第二十四條之緊急避難,則以自己或 他人之生命、身體、自由、財產猝遇危難之際,非侵害他人法益 ,別無救護之道,為必要之條件。依原判決認定之事實,被害人 雖曾持有不詳手槍,然旋為共同正犯劉○○先發制人出手予以毆 打等情,則被害人縱曾持槍示威,然於被害人經劉○○制伏之後 ,被告蔡○○等人即無現受不法之侵害,或正面臨緊急危難之可 言,乃被告吳○○、蔡○○竟與蔡○○等人接續再出拳或以鋁棒 擊打被害人,其傷害被害人致死之犯行,自無主張正當防衛或緊 急避難之餘地。原判決就此縱未論述,因於判決之結果不生影響 ,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之規定,仍不得據為第三審上訴之 理由。②共同正犯在犯意聯絡範圍內之行為,應同負全部責任。 惟加重結果犯,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要件,所謂能預 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上 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故意範圍;是以 ,加重結果犯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並無主觀上之犯意可言。從 而共同正犯中之一人所引起之加重結果,其他之人應否同負加重 結果之全部刑責,端視其就此加重結果之發生,於客觀情形能否 預見;而非以各共同正犯之間,主觀上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有 無犯意之聯絡為斷。又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前段傷害致人 於死之罪,係因犯傷害罪致發生死亡結果而為加重其刑之規定, 依同法第十七條之規定,固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發生時,始得 適用,但傷害行為足以引起死亡之結果,如在通常觀念上不得謂 無預見之可能,則行為人對於被害人之因傷致死,即不能不負責 任。原判決已於其理由二之⑶內,就被告蔡○○、吳○○、黃○ ○與劉○○、蔡○○等人基於傷害之犯意聯絡,由蔡○○、吳○ ○及劉○○、蔡○○分持鋁棒、槍把或徒手共同毆打被害人之頭 部及身體各處,於主觀上雖無致人於死之故意或不確定故意,然 其毆擊行為有致被害人因傷死亡之可能,此為彼等及在場之黃○ ○客觀上所能預見,自應對於其傷害致被害人死亡之加重結果共 同負責等由,詳加論述(見原判決第七至八頁),核與判決理由 不備或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情形並不相當。被告蔡○○上訴 意旨任意爭執,尚不得資為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㈢、被告吳 ○○上訴理由略稱:①原判決既認定被害人原持有不詳手槍一枝 等情,然對於該槍究係何人所有、有無殺傷力等重要事實,均未 調查;且原判決事實記載劉○○奪取不詳手槍後,以槍把敲擊被 害人頭部洩憤一節,理由內並未說明其憑據;復就劉○○、蔡○ ○、蔡○○、吳○○等人擊打被害人之順序未詳實認定,均有調 查職責未盡、判決理由不備或理由矛盾之違誤。②依原判決認定 之事實,證人黃茂聰於案發之時,亦持有不知有無殺傷力之手槍 等情,則黃茂聰即涉有持有手槍之罪嫌,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 十一條之規定,應得拒絕證言;然於本件偵審之中,檢察官及法 院均未告知黃茂聰此項權利,則其所為證言應無證據能力,原判 決採為判決之基礎,於法不合。③吳○○對於被害人死亡之結果 ,事實上無法預見,原判決論以傷害致人於死罪,難謂適法等語 。惟查:①本件並無正當防衛或緊急避難之問題,業如上述,是 被害人持有之手槍有無殺傷力或為何人所有,即非屬必要調查之 證據,原審未為無益之調查,不能指為違法。又共同正犯間,非 僅就其自己實施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絡之範圍內,對於 其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是以被告吳○○、 蔡○○與共同正犯劉○○、蔡○○等人擊打被害人之順序如何, 因與其應負之刑責無涉,原審縱未確實審認,亦不影響於判決本 旨;至劉○○持不詳槍枝之搶把擊打被害人一節,業經被告黃家 俊、蔡○○、吳○○供述無訛(見第一審卷㈡第九十六、九十、 一二三頁),原判決此部分之認定核與卷證資料並無不符,均不 得任意爭執而據以提起第三審上訴。②證人黃茂聰縱有刑事訴訟 法第一百八十一條得拒絕證言之情形,而未經告知;然得拒絕證 言之人,檢察官或法官未告以其得拒絕證言,即逕命具結而為陳 述者,刑事訴訟法並無其證言不得作為他人犯罪證據之明文,被 告吳○○執此主張黃茂聰之證言無證據能力,自非可採。③原判 決就吳○○對於被害人死亡之結果,客觀上有所預見,亦應共負 傷害致人於死之責,業經論述甚詳,並無違法可言,已如前述。 被告吳○○上開指摘,均非第三審上訴之適法理由。㈣、被告黃 ○○上訴理由略稱:①證人黃茂聰證稱:黃○○以眼神瞪伊,意 欲阻止伊搶救被害人云云,應屬臆測之詞,且黃茂聰之證言前後 不盡一致,復未經過測謊鑑定,以辨明其陳述之虛實,原判決遽 予採取,自有可議。②同案被告吳○○、蔡○○均證明黃○○於 案發時,僅站在被害人住處門邊觀看等情,足見黃○○並未參與 本件犯行;又在逃之劉○○於民國九十四年四月二十日出具之自 白書,文內敘及有利於黃○○之部分,雖屬被告以外之人審判外 之書面陳述,然既經黃○○同意其作為證據,自有證據能力。原 判決對於各該有利於黃○○之證據,未說明其不予採取之理由, 自屬理由不備之違法。③原判決以案發當日,被告等人進入被害 人住處之前,黃○○可清楚看見共同被告吳○○、蔡○○手持鋁 棒,而為不利於黃○○之認定;然黃○○當時確未看見有人攜帶 鋁棒,且共同被告吳○○亦陳明其不知黃○○有無看見鋁棒等情 ,原審並未調查該鋁棒之大小,即為上開推斷。又黃○○僅於案 發時在場,並無任何不利於被害人之作為,原審對於黃○○與其 他共同正犯究於何時謀議?何以對於被害人之死亡有預見之可能 ?均未詳細調查、確實審認,遽認黃○○應同負傷害致人於死之 罪責,顯然違背「罪疑唯輕」、「無罪推定」之原則等語。惟查 :①證人黃茂聰證稱:在案發現場黃○○以眼神瞪伊,使伊認為 係在阻止伊搶救被害人等語,係以其親身見聞為基礎而作陳述, 非可與單純之臆測同視。又黃茂聰證述被告黃○○以眼神瞪伊, 或以手勢警示伊不要插手等語,其歷次之證言或有詳簡之別,然 尚與相互矛盾齟齬有間。至證人之證言是否可信,並不以該證人 經測謊鑑定之結果為斷;原審採取證人黃茂聰之證言,縱未對其 實施測謊鑑定,亦不容任意指為違法。②被告黃○○於案發時, 係站在被害人住處之門邊等情,為原判決認定之事實,原判決此 部分之事實認定核與同案被告吳○○、蔡○○供述之情節並無不 符。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第一項:「被告以外之人 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 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之規定,係根據當事人之意思而使 本來不得作為證據之傳聞證據成為證據之制度,乃確認當事人對 傳聞證據有處分權之制度。既屬當事人之處分權,則就被告而言 ,其得處分而同意作為證據者,係指對其不利之證據而言,乃屬 當然。本件共同正犯劉○○出具對被告黃○○有利之書面陳述, 縱經黃○○同意作為證據,亦非因此即取得證據能力,自不待言 ;況其內容是否可信,事實審法院仍有斟酌判斷之職權,原審未 採為有利於黃○○之證明,於法尚無不合。③原判決業於理由內 引用同案被告吳○○之供詞及卷附自現場錄影設備翻拍之照片, 說明上開鋁棒係一般打棒球用之鋁製球棒,其尺寸並非小巧,以 同案被告蔡○○之身材顯難完全隱藏等情,資為其認定當時在蔡 ○○近旁之被告黃○○自不能諉為並未察覺之論據(見原判決第 五頁倒數第七行至第六頁第六行)。復依據其證據調查之結果, 敘明被告黃○○雖未實際出手毆打被害人,然於案發現場見被告 蔡○○、吳○○與劉○○、蔡○○圍毆被害人,而以手勢阻擋證 人黃茂聰出面救助被害人,且參諸被告黃○○於被害人住處之地 下室停車場,已見同行之蔡○○手持鋁棒,而其於到達被害人住 處前,並經劉○○明確告知此行目的為索債、拿錢(此據被告黃 ○○自承不諱,見偵字第六五一0號卷第六頁、第五十二頁;第 一審卷㈡第一0二頁),被告黃○○仍決意同往,並於現場阻止 他人援助被害人,其與出手毆打被害人之劉○○、蔡○○、吳○ ○、蔡○○等人之間,確有傷害被害人之犯意聯絡,並在客觀上 應可預見被害人頭部遭人毆擊可能導致死亡之結果,因認其應同 負傷害致人於死之刑責等理由(見原判決第六頁倒數第十二至二 行、第八頁第六行至倒數第九行),核無未調查證據或判決理由 不備之違法情形。被告黃○○上訴意旨妄加指摘,均不得據為合 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㈤、被告蔡○○、吳○○、黃○○其餘上 訴意旨,經核係置原判決所為明白論斷於不顧,仍持已為原判決 指駁之陳詞再事爭辯,及對於事實審法院取捨證據與自由判斷證 據證明力之職權行使,徒以自己之說詞,泛指其為違法,並未就 原判決究竟如何違背法令,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明,難認已 符合首揭法定之第三審上訴要件。綜上所述,檢察官及被告蔡家 琪、吳○○、黃○○等人之上訴均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五 年  七  月 二十八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林 增 福 法官 邵 燕 玲 法官 張 清 埤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陳 朱 貴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五 年  八  月  二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53 期 65-74 頁
相關法條 1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7、23、24、28、277、278 條(94.02.02)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5、181、377、380、395 條(95.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