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5 年度台上字第 114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3 月 03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強盜罪,以有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為構成要件之一, 若奪取財物係基於其他目的,而非出於不法所有之意思者,縱其行為違法 ,要不成立強盜罪。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一一四四號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阮○○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強盜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第二 審判決(九十二年度上訴字第二九九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一 年度偵字第六八九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 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 訴理由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 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原判決撤銷第一審關於論處 被告阮○○強制及毀損罪刑部分之判決,仍變更檢察官起訴法條(公訴人認被告係犯 刑法第三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準強盜罪嫌 ),改判論被告以毀棄他人文書,足以生損害於他人罪,處拘役伍拾玖日,並諭知易 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並維持第一審論被告以傷害人之身體,處有期徒刑參月,及諭知 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部分之判決,駁回檢察官在第二審之上訴。另以公訴意旨略稱: 被告將其妻賈○○所簽發之原判決附表編號一至三號(下稱一至三號)支票借予友人 徐○○夫婦,徐○○在民國八十九年四月間持向施○調借現金,嗣支票屆期,徐○○ 未存現金入前開支票帳戶以支付票款,被告乃與施○商妥,以原判決附表編號四至六 號(下稱四至六號)支票換回前開支票三紙。九十一年三月十四日十五時十分許,施 霖在台北市○○區○○路、光復南路口,收受被告交付之四至六號支票後,以該四至 六號支票之背書與原有支票之背書不符,且其中編號六號所示支票金額上有劃波浪線 等由要求更換,被告心生不滿,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乘施○不備,將施○所有 之上揭六紙支票奪下後逕行離去,施○自後追上,發生拉扯,被告即將奪得之六紙支 票撕毀,置入衣服袋中,施○見狀拉住被告右手,欲阻止離去,被告為防護已遭撕毀 支票被取回,並冀脫免逮捕,當場以鐵椅一把毆打施○而施強暴,致施○受有左嘴角 瘀傷一〤一公分、左胸瘀傷腫八〤八公分及右手背瘀傷腫五〤三公分之傷害。因認被 告涉有刑法第三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準強 盜罪嫌云云。經審理結果,認其被訴準強盜之犯罪不能證明,但因公訴人認與上開有 罪部分(毀損及傷害)之犯罪事實同一,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係依憑被告直承:於前 開時、地與施○會面後,欲以四至六號所示支票向告訴人施○換回一至三號所示之支 票,但因先後交付支票之背書不符,及其中編號六號之支票金額上有劃波浪線等事由 ,告訴人施○乃將該編號六號之支票返還,並要求補正,伊因而與告訴人發生爭執, 旋並取回其中一至五號連同其持有之編號六號之支票加以撕毀,並持鐵椅毆打告訴人 之事實不諱,參酌告訴人施○於偵、審時之指訴,證人徐○○證稱:被告之妻所簽發 之前開票據係由其交付告訴人施○;證人即現場目擊之彭○○證以:被告撕毀告訴人 所有之一至三號支票,並與告訴人爭執拉扯,致告訴人受傷後,猶留在現場,等候警 員到場處理而未離去各等語,及卷附撕毀之支票影本六紙、贓物認領保管單一紙、郵 政醫院診斷證明書、照片三張等證據資料,而為論斷,已敘述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 理由。並說明:(一)刑法上之強盜罪,以有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為構成 要件之一,若奪取財物係基於其他目的,而非出於不法所有之意思者,縱其行為違法 ,要不成立強盜罪;次按支票固為有價證券,然仍屬廣義之文書。公訴人雖認被告前 揭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 之準強盜罪嫌云云。然被告係因一時氣憤,將上開編號一至五號所示之支票自告訴人 處強行取回,嗣並將該等支票撕毀及持鐵椅毆打告訴人,而前述支票原均係被告之妻 所簽發,交予案外人徐○○持向告訴人借錢,當日被告係因換票一事與告訴人相約見 面,見面後復已將欲進行換票之支票交付告訴人,顯見被告當日確實欲與告訴人進行 換票,而告訴人已與被告換票多年,顯非素不相識之人,且被告撕毀告訴人所有之一 至三號之支票,而與告訴人發生爭執拉扯,致告訴人受傷後,猶留在現場,等候警員 到場處理而未離去,是被告縱因一時氣憤而將該三紙支票強行取回予以毀棄,其所為 仍難認有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應僅係以強行取回之強暴方式妨害告訴人 行使占有該等支票之權利,並予以毀棄,及另行起意傷害告訴人,僅該當於刑法第三 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三百五十二條第一項之以強暴妨害人行使權利之強制罪及毀棄他 人文書罪、同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傷害罪,其此部分事實既與公訴人起訴之犯 罪事實同一,起訴法條應予變更。(二)被告強行取走支票之張數,告訴人與被告於 警詢及偵查中所供雖互有歧異,惟告訴人嗣於第一審法院訊問時先後供稱:因為伊已 將其中劃線的支票交還給被告,所以被告當時強行取走的是五張支票等語,嗣第一審 法院就此質之被告,被告亦表示:沒有意見云云,足認被告自告訴人處強行取回之支 票係編號一至五之支票。又其中編號四、五之支票係被告之妻所簽發,由被告暫交付 予告訴人觀看,告訴人尚未同意以該等支票換票,則該編號四、五之支票,尚不能認 定已由告訴人占有,應認被告所強行取走,妨礙告訴人占有之支票係該一至三號之三 張支票,又被告將該三張支票撕毀,足以影響支票持有人即告訴人行使票據之權利, 自足生損害於他人,至被告另撕毀四至六號之三張支票部分,未據被害人即被告之妻 提出告訴,自毋庸論述。又被告係因告訴人與其拉扯,另行起意傷害告訴人,所犯傷 害罪與毀棄他人文書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論併罰之理由。從形式上觀察, 原判決並無違背法令之情形存在。上訴意旨略以:(一)一至三號之支票三紙係被告 背書轉讓予告訴人,告訴人需持有該票據,始能主張票據上之權利,被告竟將之奪去 ,致告訴人嗣無債權存在之證明,被告顯有不法所有之意圖。(二)被告搶得後隨即 逃逸,但受阻於紅燈,為告訴人追及後,欲脫免逮捕,乃取路旁之鐵椅對告訴人揮擊 ,顯係為脫免逮捕而對告訴人施強暴,自應構成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準強盜罪責, 乃原審未詳加調查,逕認被告係另行起意傷害,自有調查未盡及理由不備之違法等語 。惟查:(一)證據之取捨,為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倘其採證認事並不違背證據法則 ,即不得任意指為違法。原判決已就相關事證詳加調查論列,復綜合調查所得之證據 ,參互斟酌判斷,並說明據現場目擊之證人彭○○之證述,足認被告撕毀告訴人所有 之一至三號所示之支票,與告訴人發生爭執拉扯而致告訴人受傷後,均留在現場,等 候警員到場處理並未離去,且被告係因一時氣憤,而將告訴人所持有之支票強行取回 予以毀棄,並未否認告訴人之債權,尚無不法所有之意圖,與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 準強盜罪要件不合之理由,自無法律規定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法 情形。上訴意旨所為指摘,無非就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任憑己見,泛言指摘, 再為事實上之爭執,並非依據卷內訴訟資料而為之具體指摘,自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 理由。(二)依原判決事實之認定及理由之說明,就被告強行取回前開支票後,仍留 在前開路口,並無告訴人對之追躡之情形,而係因告訴人與之拉扯,始另行起意傷害 告訴人,顯已明白認定,且已依現場目擊證人彭○○之證述,敘明被告並非為圖脫免 逮捕而施暴揮擊告訴人之心證理由,尚難認原判決有理由不備之違法情形。上訴意旨 持原判決已說明理由而捨棄不採之陳詞,以相異之價值判斷,再為事實上之爭執,仍 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五 年 三 月 三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林 增 福 法官 邵 燕 玲 法官 張 清 埤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陳 朱 貴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五 年 三 月 八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52 期 203-208 頁
相關法條 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8 條(94.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