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92 年度台上字第 6336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11 月 13 日
裁判要旨:
懲治盜匪條例於九十一年一月三十日公布廢止,至同年二月一日失效,其 中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強盜罪,原為修正前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 強盜、同法第三百三十條加重強盜等罪之特別規定,在懲治盜匪條例廢止 前,關於強盜行為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本應優先適用懲治盜匪條例 。嗣懲治盜匪條例雖經廢止,惟該條例廢止之同時,刑法相關條文,亦於 同日修正公布,並於同年二月一日生效;其中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加重 強盜罪,已修正其刑度,就此而言,懲治盜匪條例雖名為廢止,但部分罪 名係以刑法相關條文替代,則此部分乃屬法律之變更,而有刑法第二條第 一項從新從輕原則之適用。關於加重強盜行為,自應就行為時有效之懲治 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與裁判時之修正後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 為比較,而適用較輕之修正後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加重強盜罪處斷 。乃原判決認為:上訴人等於懲治盜匪條例廢止前之九十年十二月二十日 所犯加重強盜罪,因行為後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法定刑,已於九十 一年一月三十日修正,提高其刑度,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後段規定,應適 用較有利於上訴人等之修正前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規定處斷,自有適 用法則不當之違誤。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六三三六號 上 訴 人 劉佳賓 鄭毓川 右上訴人等因強盜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八月十九日第二審 更審判決(九十二年度上更㈠字第四一八號,起訴案號: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九 十年度偵字第二○三六一號、九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一二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 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鄭毓川(原名鄭睦鳴)曾犯竊盜罪,經台灣桃園地方法院判 處有期徒刑五月,又因違反肅清煙毒條例經台灣板橋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六月,執行至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假釋出獄,刑期至八十九 年十月五日屆滿,以已執行論。嗣鄭毓川除於九十年十月十八日晚間七時五十分許, 在台北縣三峽鎮○○路○段三八三之一號「紫玫瑰」檳榔攤,恐嚇陳淑芬之財物外( 所犯恐嚇取財罪,業經原審判刑確定),另因染有施用海洛因惡習,缺錢購買毒品, 竟與同染海洛因毒癮之上訴人劉佳賓共謀駕駛機車行搶。上訴人等乃基於概括之犯意 ,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身著深色衣褲,頭戴安全帽,由鄭毓川騎乘借得之機 車搭載劉佳賓,自九十年十月三十日起至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止,連續於原判決附表 (以下簡稱附表)一編號一至五所示之時間、地點,趁被害人等不及防備之際,由劉 佳賓出手搶奪各該被害人之財物(詳如附表一編號一至五所示),得手後逃逸。至九 十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三時許,上訴人等途經桃園縣桃園市○○路一○九號前時, 見陳天成所持有之MC二|一五五號機車(登記名義人為陳雅芬)停放於該處,鑰匙 未取下,上訴人等乃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頓萌竊取該機車供作日後共同行搶 之交通工具,而由鄭毓川把風,劉佳賓下手竊得該機車,騎往台北縣三峽鎮○○街十 二號鄭毓川之住處藏放。旋自九十年十二月上旬起,由鄭毓川取出其母黃阿美所有, 可供兇器使用之菜刀一把,藏置於該贓車之腳踏板下,預備供行搶時之用。上訴人等 復共同承接前揭搶奪之概括犯意,騎乘上開竊得之機車,攜帶菜刀,連續於附表一編 號六至所示之時間、地點,以同前方式,搶奪各該被害人之財物(詳如附表一編號 六至所示)。其間,上訴人等於九十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四時二十分許,騎乘前揭 贓車、攜帶菜刀,在桃園縣八德市○○路二十一號前,原擬趁林清子不及防備之際, 由劉佳賓下手搶奪財物時,因林清子極力以左手拉住其手提袋不放,上訴人等為遂行 強取財物之目的,竟頓生強盜之犯意,由劉佳賓以左手擊打林清子之左手腕背部一下 ,施以強暴,致使林清子不能抗拒,而強盜其財物(詳如附表一編號所示)。上訴 人等所搶奪或強盜所得之財物均已朋分,並用以購買海洛因施用。嗣上訴人等於九十 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間八時三十分許,共乘前揭贓車,行經台北縣三峽鎮○○路與中 園街口時,經警查獲等情。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鄭毓川搶奪及劉佳賓部分之判決,改 判論處鄭毓川、劉佳賓共同連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攜帶兇器,搶奪他人之動產 (鄭毓川累犯);鄭毓川、劉佳賓又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攜帶兇器,以強暴至使 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鄭毓川累犯)罪刑,固非無見。 惟查:㈠懲治盜匪條例於九十一年一月三十日公布廢止,至同年二月一日失效,其中 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強盜罪,原為修正前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強盜、同法第 三百三十條加重強盜等罪之特別規定,在懲治盜匪條例廢止前,關於強盜行為依特別 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本應優先適用懲治盜匪條例。嗣懲治盜匪條例雖經廢止,惟該條 例廢止之同時,刑法相關條文,亦於同日修正公布,並於同年二月一日生效;其中第 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加重強盜罪,已修正其刑度,就此而言,懲治盜匪條例雖名為廢 止,但部分罪名係以刑法相關條文替代,則此部分乃屬法律之變更,而有刑法第二條 第一項從新從輕原則之適用。關於加重強盜行為,自應就行為時有效之懲治盜匪條例 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與裁判時之修正後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為比較,而適用較輕 之修正後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加重強盜罪處斷。乃原判決認為:上訴人等於懲 治盜匪條例廢止前之九十年十二月二十日所犯加重強盜罪(即附表一編號所示部分 ),因行為後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法定刑,已於九十一年一月三十日修正,提 高其刑度,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後段規定,應適用較有利於上訴人等之修正前刑法第 三百三十條第一項規定處斷(見原判決第十三面第一至五行),自有適用法則不當之 違誤。㈡有罪之判決書,須將認定之犯罪事實詳記於事實欄,然後於理由內逐一說明 其憑以認定之證據,方足以資論罪科刑。又共同正犯之所以應對其他共同正犯所實施 之行為負其全部責任者,以就其行為有犯意之聯絡為限,若他犯所實施之行為,超越 原計劃之範圍,而為其所難預見者,則僅應就其所知之程度,令負責任,未可概以共 同正犯論(本院五十年臺上字第一○六○號判例參照)。關於加重強盜罪部分,原判 決理由雖說明:鄭毓川騎機車後載劉佳賓,由劉佳賓伸手搶奪林清子之手提袋時,因 林清子以左手拉住手提袋不放,劉佳賓始出手擊打林清子,使林清子鬆手,而順利奪 取該手提袋。雖動手施以強暴者為劉佳賓,但當時負責騎車之鄭毓川對於劉佳賓易搶 奪為強盜之舉,當亦在原先共同搶奪之犯罪計劃內,而不違背其本意,因認鄭毓川對 於加重強盜部分,亦應負共同正犯罪責(見原判決第十四面第十三行至第十五面第二 行)。但其事實欄僅記載:上訴人等基於概括之犯意「共謀搶奪」,而有附表一編號 一至所示之搶奪行為。其間,於附表一編號所示之時間、地點,原擬趁林清子不 及防備之際,由劉佳賓下手搶奪財物時,因林清子極力以左手拉住其手提袋不放,上 訴人等為遂行強取財物之目的,竟「頓生強盜之犯意」,由劉佳賓以左手擊打林清子 之左手腕背部一下,施以強暴,致使林清子不能抗拒,而強盜財物(見原判決第四面 第十三行至第五面第一行)。依其認定之事實,係指上訴人等共同基於搶奪之犯意, 於著手搶奪時,因林清子極力反抗,始「頓生強盜之犯意」;至於「劉佳賓易搶奪為 強盜」之前,或「頓生強盜之犯意」之時,鄭毓川對於「易搶奪為強盜之舉」是否「 亦在原先共同搶奪之犯罪計劃內」?事實欄並未明白認定。則劉佳賓之強盜行為,有 無超越上訴人等原計劃之範圍?鄭毓川應負何種罪責?即屬無憑判斷,原判決逕依加 重強盜之共同正犯論處,即難謂合。另原判決既認定,上訴人等對於加重強盜部分, 有共犯關係,但於主文並未記載「共同」,亦有疏漏。㈢刑法上之牽連犯,係指犯罪 行為者意念中祇欲犯某罪,而其實施犯罪之方法,或其實施犯罪之結果,觸犯行為人 目的行為以外之其他罪名而言。牽連犯的數行為間,有無方法或結果行為與目的行為 之牽連關係存在,並應參酌行為時客觀的事實以為決定,亦即在客觀上認其方法或結 果行為,與犯罪之目的行為,有不可分離之直接密切關係,始克成立(本院七十九年 臺上字第五四七號判例參照)。原判決事實已明白認定,上訴人等竊取MC二|一五 五號機車之目的,在於供作日後共同「搶奪」財物之交通工具,理由亦為相同之說明 (見原判決第四面第一行、第十一面第九行),則竊盜與搶奪之間,雖得認為有牽連 關係。但上訴人等竊取機車時,既尚無強盜之犯意;原判決且認定,強盜部分係因被 害人抗拒,始「頓生強盜之意圖」(見原判決第四面第十六行),於此情形,竊盜與 強盜之間,即難謂有不可分離之直接密切關係。況竊盜行為僅有一個,原判決既認為 竊盜罪與加重搶奪罪成立牽連犯;卻於數罪關係之強盜部分,又將竊盜罪與加重強盜 罪再論一次牽連犯,致同一次竊盜行為,重複二次論罪,亦有未合。㈣本件第一審檢 察官對於上訴人等搶奪財物部分,係依刑法第三百二十五條第一項之普通搶奪罪嫌提 起公訴,乃原判決並未說明是否變更起訴法條,即逕依同法第三百二十六條第一項之 加重搶奪論處罪刑,亦有疏漏(原判決僅說明強盜部分應變更起訴法條,見原判決第 十四面第七至九行)。以上或為上訴意旨指摘所及,或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 應認原判決仍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又竊盜及原判決說明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基 於審判不可分原則,併予發回。另原判決事實已認定:上訴人等因染有施用海洛因毒 癮,缺錢購買,乃共謀搶奪財物;且渠等所搶奪之財物,已用以購買毒品施用。理由 亦說明:上訴人等因吸毒惡習亟需用錢,乃謀議駕駛機車搶奪財物(見原判決第三面 第六至七行、第五面第一至二行、第十一面第五行)。上訴人等於被查獲時,並已扣 得海洛因一‧二公克(見偵字第二○三六一號卷第十一頁、第二一九頁)。於此情形 ,關於毒品部分縱不在本案裁判範圍,仍宜加以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十一 月 十三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陳 炳 煌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韓 金 秀 法官 吳 信 銘 法官 徐 文 亮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十一 月 十八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47 期 666-675 頁
相關法條 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330 條(92.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