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83 年度台上字第 3586 號 刑事
案由摘要:
殺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6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殺人罪之法定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 有期徒刑,並非唯一死刑,原判決既敘明審酌被告之品行,犯罪之手段及 犯罪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於法定刑內量處無期徒刑,復說明檢察官循告 訴人吳素梅之聲請,提起第二審上訴,指第一審判決關於殺人部分量處被 告無期徒刑過輕,為無理由,而量刑又屬事實審法院裁量權範圍,自不能 以原判決未判處被告極刑,而指為違背法令。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訴人即被告 陳國璋 男民國○○○年○○月○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高雄市前鎮區鎮○○街一六五巷四之一號(在押)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殺人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四月 七日第二審更審判決(八十三年度上重更一字第六號,起訴案號:台灣高雄地方法院 檢察署八十一年度偵字第七八五○、八○八二、八三一三、一一一六四號,八十一年 度偵緝字第一九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理由分二部分說明: 關於殺人部分: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即被告陳國璋曾犯重傷害罪,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月確 定,於民國七十六年八月二十日執行完畢,猶不知悔改,因其好友邱文祥於八十年十 二月二十一日中午託人找尋第二屆國民大會代表候選人劉孟昌及其競選總部幹事即高 雄市議員蔡慶源居中協調當日上午陳國璋及邱文祥等人與劉孟昌之「柱仔腳」黃明經 在瑞祥國小前發生不愉快事而未成,心有不甘,加之當晚又遭黃明經率人打傷,益為 氣憤,而蔡慶源等同派系之人復無誠意解決雙方之糾紛,遂萌殺意,伺機報復。八十 一年一月十九日晚九時五十分許,陳國璋探知蔡慶源在高雄市前鎮區鎮○○街二七八 巷四十一弄一之八十五號鎮安壇內,與友人相聚,其所有賓士牌座車亦停放壇前,認 機不可失,乃在附近守候,嗣見蔡慶源與其好友黃進興(里長)走出壇外,蔡慶源先 進入駕駛座,開啟引擎,打開大燈,準備倒車離去,黃進興自車後繞行至右前車門, 打開車門入座之際,陳國璋以為穿着西裝而與其無怨仇身高體型酷似蔡慶源之黃進興 為蔡慶源,即基於殺人犯意,持其原已非法持有之制式九○型手槍一支(內裝子彈五 顆),由右前車門之車窗外朝車內之黃進興、蔡慶源射擊,時已進入車內駕駛座之蔡 慶源聞聲轉頭往右前車門一看,發現陳國璋持槍站立在右前車門之車窗外,繼續射擊 ,此時被擊中一槍之黃進興質問陳國璋:為什麼,並喊叫「狗仔(陳國璋綽號),我 是阿興仔!」,蔡慶源見狀,迅即開啟左前車門往壇內逃命,黃進興瞬間將車門關上 ,往左爬至駕駛座欲往壇內逃命,陳國璋仍持槍朝右前車門之車窗向內連射三槍後, 繞至左前車門朝車內再射擊一槍,共發五槍,致黃進興右大腿外側槍傷(彈片停留在 右大腿內側,經局部解剖取出,彈片約○‧五公分大)、右大腿前部槍傷(經局部解 剖,在其皮下約一公分處取出彈片約○‧三公分大)、右手腕部內側槍傷貫穿傷右拇 指外側、右肩峯部槍彈擊傷貫穿胸腔(經局部解剖,在左第十二肋間部三公分處取出 彈頭),大量出血,當場斃命,蔡慶源因躲避得宜,僅右前臂受有子彈貫穿傷,經送 醫治療,倖免於死。陳國璋見目的已達,趁隙逃逸,經警在現場扣獲遺留之彈殼五顆 。同(八十一)年五月十日上午九時三十分許,陳國璋偕其前妻黃春菊及女兒陳怡婷 在屏東縣潮州鎮○○路八十號假期樂園驗票口時,為警查獲歸案,同年六月五日上午 十一時許,又經警在陳國璋藏匿之屏東縣潮州鎮○○路三二四號三樓(由黃春菊出面 承租)扣得陳國璋行兇時所穿之淡黃色長袖絨布襯衫一件等情。係以上開事實,已迭 據被害人蔡慶源於警訊、偵審中指認陳國璋持槍行兇無訛,復有經該被害人指認陳國 璋行兇時所穿淡黃色長袖襯衫一件扣案可稽。被害人黃進興係遭槍擊,致胸腔大量出 血,當場死亡,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驗明,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附卷可按。 另經警扣獲遺留現場之彈殼五顆,在被害人車內尋獲已變形之彈片二顆,及經局部解 剖黃進興屍體,取出完整之彈頭一顆,已變形之彈片二顆,送驗結果,均鑑定為九○ 型制式手槍之子彈,亦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八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刑鑑字第一 三三一號鑑驗通知書在卷足憑。參以現場車損照片所示,該車右前門之車窗有三孔子 彈貫穿之洞孔,車窗下板金處有彈孔一處,顯見黃進興甫打開車門入座,其右肩峰部 直接遭受槍擊,故能取出完整彈頭(原判決誤載為彈殼,應予更正)一顆,另其他四 槍(原判決誤載為三槍,應予更正)分別擊中堅硬之車窗及板金,貫穿而入,再擊中 蔡慶源及黃進興手腳部位,致其彈頭變形,裂成彈片,堪以認定。次依蔡慶源及證人 即鎮安壇壇主陳義和到場確認槍擊案發生時之現場燈光、座車停放位置及兇手站立位 置,經關閉車窗,命體型與黃進興相似之蔡慶源坐於駕駛座右側,再分別由檢察官及 原審法院法官坐於駕駛座內,朝右前車窗往外觀看結果,確可清楚目睹兇手之正面臉 部及穿着,業經檢察官及原審法院履勘現場屬實,有勘驗筆錄及其附圖二件、照片三 十三張附卷可稽。原審法院於八十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晚八時許,再度勘驗現場時,雖 鎮安壇及鄰旁房屋(原來均有日光燈照明)已拆除闢建為公園,但從對面路邊原設置 之水銀燈照射及打開蔡慶源原車車燈,坐於駕駛座內,往外目視兇手站立處之人像, 五官面目,清晰可見,復有勘驗筆錄足憑。案發當夜八十一年一月十九日晚九時至十 一時,高雄市前鎮區鎮○○街二七八巷鎮安壇附近之天氣為陰雨,但能見度為六至八 公里,亦有交通部中央氣象局高雄氣象站八十二年六月十八日高總字第○六三號函在 卷可按。足證兇案發生時現場視線良好,蔡慶源指證於聽到第一聲槍響後,轉頭往右 自右前車窗能清晰目睹行兇者即為陳國璋云云,自屬信而有徵。又蔡慶源指稱:黃進 興遭槍擊時,伊曾聽聞黃進興對狙殺之人喊叫:「狗仔,我是阿興仔」,核與在場目 擊聽聞之證人蔡春榮供證:伊有聽到黃進興說,「狗仔!我是阿興仔」云云,及陳國 璋之綽號為「狗仔」者相符。徵之蔡慶源與陳國璋互不相識,無何怨仇,應無故意誣 枉之理;蔡慶源於陳國璋未緝獲前,在警訊所指兇嫌之特徵,與警方延請繪像師依蔡 慶源之描述所繪兇嫌圖像,均與陳國璋特徵相若;承辦刑警馬恩吉、刑事小隊長陳信 章及刑事組長呂玉川分別證述偵破該案經過甚詳;呂玉川之證詞,又與現場勘驗情形 無訛;案發後,陳國璋聯絡其前妻黃春菊出面租用房屋,避居屏東縣潮州鎮,遠離高 雄市區各情,益見蔡慶源之指證非虛。復有陳國璋之好友蔡一賢、曾進興、黃進興之 子黃啟芳等不利於陳國璋之證言,及陳國璋之好友張智忠向律師事務所電話詢問陳國 璋出面自首之可能性與法律效力,暨陳國璋與張智忠通話談及由張智忠出費用接洽律 師並暗指陳國璋係受「公司」指使作案等電話錄音譯文及錄音帶附於台灣高雄地方法 院檢察署八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七九五五號偵查卷可稽,互為印證,足認陳國璋有本件 殺人犯行,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陳國璋否認上開犯行,辯稱:伊於八 十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因左手臂被人砍傷多處,無法於八十一年一月十九日晚上持槍 射殺黃進興與蔡慶源,伊與本件槍殺案無關等語,均為卸責之詞,不足採信。所舉證 人蔣建雄(原判決誤載為莊建雄)、賴俊傑、黃春菊、張智忠之證言,俱為事後廻護 陳國璋之詞,亦無可取。證人李讚基之證言並不能為陳國璋有利之證明。分別於理由 內詳予指駁及說明。因認陳國璋以為穿着西裝與其無怨仇身高體型酷似蔡慶源之黃進 興為蔡慶源即其所欲射殺之對象,乃基於殺人之犯意,持其原已非法持有之制式九○ 型手槍、子彈(非法持有手槍、子彈,已獨立成立無故持有手槍罪,詳如後敘),對 車內之黃進興、蔡慶源加以射擊,則其對真正之蔡慶源顯有殺人故意,及至黃進興質 以為什麼,並喊叫「狗仔,我是阿興仔」時,陳國璋雖已知黃進興非其原欲殺之人, 但已被識破行兇,仍基於殺人之故意,繼續射殺滅口,於同一時地持續持槍射殺二人 ,致黃進興死亡,蔡慶源倖免於死,係一殺人行為,觸犯殺人既遂及殺人未遂之想像 競合犯,應從一重之殺人既遂罪處斷。陳國璋犯有上述前科,經執行完畢,有台灣高 雄地方法院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附卷可稽,其於五年以內,再犯本罪,為累犯 ,除法定刑死刑、無期徒刑不得加重外,就有期徒刑部分加重其刑。爰撤銷第一審關 於此部分不當之判決,適用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五十五條、第四 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論以殺人罪累犯,並審酌陳國璋有犯罪前科,素行不良 ,因選舉恩怨,竟持槍狙殺,造成一死一傷,手段殘忍,犯罪後猶飾詞狡辯,毫無悔 意等一切情狀,量處無期徒刑,宣告褫奪公權終身(並與後敘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 二罪所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壹年捌月及強制罪所處有期徒刑肆月,合併定其應執行 刑為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至陳國璋另行起意恐嚇胡阿輝部分,因一審法院漏 未審判,應由一審法院另行審理。經核於法尚非有違。按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 殺人罪之法定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非唯一死刑,原判決既敘 明審酌被告之品行,犯罪之手段及犯罪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於法定刑內量處無期徒 刑,復說明檢察官循告訴人吳素梅之聲請,提起第二審上訴,指第一審判決關於殺人 部分量處被告無期徒刑過輕,為無理由,而量刑又屬事實審法院裁量權範圍,自不能 以原判決未判處被告極刑,而指為違背法令。檢察官上訴意旨,以原判決未判處被告 死刑,被告上訴意旨仍執前詞,否認犯行,各自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均非有理由 ,應予駁回。 關於無故持有手槍、傷害、妨害自由部分: 按第三審上訴書狀,應敘述上訴之理由,其未敘述者,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補提理 由書於原審法院,已逾上述期間,而於第三審法院未判決前仍未提出上訴理由書狀者 ,第三審法院應以判決駁回之。又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 得為之。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再上訴得對於判決之一部為之,未聲明為一部者,視為全部上訴。刑事訴訟法第三 百八十二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五條後段、第三百七十七條、第三百七十六條、第三 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關於上訴人即被告陳國璋於八十年十二月間某 日,在高雄市某地,未經許可,自不詳姓名男子處取得不詳型號制式手槍一支而無故 持有,又另行起意,於八十一年一月間某日,在高雄市,未經許可,向不詳姓名成年 男子取得制式九○型手槍一支及子彈五顆而無故持有(上開手槍二支均未扣案)部分 ,原審係適用槍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各判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其究 有如何違背法令之處,被告上訴意旨,並未依據卷內資料具體指明,徒以槍枝未扣案 鑑定,遽率斷有殺傷力,與證據法則有違云云,任意指摘,自屬違背法律上之程式。 關於被告共同妨害杜素琴行使權利部分,原判決係維持第一審判決依刑法第三百零四 條第一項論處罪刑,核屬同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之案件,依首開說明,既經第二 審判決,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至關於被告被訴普通傷害(傷害杜素琴)部分, 原審既改判諭知不受理,因屬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所列案件,又與為自己利益 請求救濟之旨相違,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其一併提起上訴,顯非合法,均應予 駁回。本件檢察官因被告殺人等罪案件,不服原審判決,於八十三年五月十日提起上 訴,未聲明僅就殺人部分上訴,應視為全部上訴。除被告被訴強制罪及被訴普通傷害 諭知公訴不受理部分,均屬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所列之案件,依法不得上訴外 ,關於被告犯上開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二罪部分,檢察官並未敘述其不服原判決之 理由,迄今逾期已久,於本院未判決前仍未提出,依上開規定,其上訴亦非合法,均 應併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五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六 月 二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王 景 山 法官 陳 炳 煌 法官 張 淳 淙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六 月 二十九 日 &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6 期 416-425 頁
相關法條 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81.05.1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83.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