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83 年度台上字第 3283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違反選舉罷免法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6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所謂妨害選舉,並不以實際發生並無法完成選舉之結果為要件,僅以有妨 害選舉之意圖而施以強暴或脅迫為已足。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三二八三號 上訴人 陳正益 潘輝全 右上訴人等因違反選舉罷免法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六 月廿五日第二審更審判決(八十二年度上更㈡字第四九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 法院檢察署七十八年度偵字第八○二一、八○七四、八一一九、八一一八、八一八九 、八二三三號、七十九年度偵字第四四六、四七六、五七八號),提起上訴,本院判 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正益曾於民國七十年間,犯偽造有價證券罪,經本院判 處有期徒刑三年一月確定,於七十四年十月十四日執行完畢。於台南縣第十一屆縣長 選舉時,擔任候選人李宗藩之監票員,七十八年十二月二日選舉當日監督選票開票完 畢後,到台南縣政府辦公大樓欲了解開票統計結果,因至當日晚十一時五十分許,仍 有八鄉鎮之開票結果尚未統計完畢,竟心生不滿,逕至該辦公大樓二樓之人工計票中 心,跳上選務人員之辦公桌上走動踐踏,意圖妨害選舉而施以強暴之行為。當時台南 縣警察局蒐證人員許宗勝、蔡阿和等警員對其錄影蒐證,陳正益除叫喊要蒐證人員拿 出錄影帶洗掉外,並以「你娘老雞巴」及「幹你祖媽」等穢語,當場辱罵蒐證人員, 且欲追打之,嗣經多人勸阻,及蒐證人員亦已離開現場,始告停止。上訴人潘輝全 曾於七十七年間,犯妨害公務罪,經原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並依中華民國七十 七年罪犯減刑條例規定減為有期徒刑壹月,於七十八年八月廿四日執行完畢。因其擔 任民主進步黨(下稱民進黨)台南縣黨部主任委員,於七十八年十二月二日,台南縣 第十一屆縣長選舉時持有觀禮證,得進入台南縣政府辦公大樓瞭解開票統計情形,其 乃於選舉開票結束後,進入該大樓二樓之人工統計中心(下稱計票中心),與台南縣 選舉委員會總幹事鄭春福核對各鄉鎮公所以電話報來之票數是否相符,至翌㈢日上午 零時許,已核對完成廿三鄉鎮之票數,尚有東山鄉、白河鎮、後壁鄉、新營市、永康 市(前為永康鄉)、仁德鄉、佳里鎮、新市鄉等八鄉鎮之選票尚未核對,其中除佳里 鎮之票數於七十八年十二月二日當晚九時廿五分許報來,因選務人員疏未注意核對該 報表,致未及時核對外,其餘七鄉鎮之票數報告表迄未送達統計中心,致無法提出以 供核對。潘輝全即因開票時間拖延太久而心生不滿,乃意圖妨害選舉,步出統計中心 ,於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上午零時四十分許,登上縣政府廣場候選人李宗藩之宣傳車 ,以擴音器向關心選情而自行聚集廣場上抗議開票緩慢,有作票嫌疑之數百位群眾鼓 動及向台南縣選舉委員會叫囂:「限台南縣選舉委員會最遲應於凌晨一時前出面說明 計票延滯之原因,否則群眾要衝入計票中心」等脅迫性言詞,及至上午一時許,台南 縣選舉委員會又無人出面說明,潘輝全即喊「衝!」,致有不詳姓名之成年群眾二十 餘人手持木棒、空罐等物擊毀台南縣政府辦公大樓一樓大門之玻璃,並衝破在一樓大 廳維持秩序之警力,直驅設於二樓之計票中心,時台南縣選舉委員會代理主任委員黃 俊雄適在該計票中心請總幹事鄭春福以電話催促永康市公所速將開票結果報來,鄭春 福依其指示打完電話後,二人正談論之際,部分衝入之群眾指著黃俊雄稱:「這個較 大,拉他出去說明」,經在場之洪榮川阻止,其他群眾始未強拉黃俊雄,此時黃俊雄 亦同意出面說明,乃與數位群眾至樓下,及至黃俊雄離開後,留於計票中心之其他群 眾即施強暴或扯壞麥克風,或取走開票報告表,或損毀附表一所列之開票統計工具, 或將桌椅翻毀,選務人員見狀紛紛走避,計票作業因而中斷,妨害選務人員計票工作 之進行,在此同時部分群眾亦將附表二所列台南縣政府所有之盆景、物品等予以毀損 ,黃俊雄至縣政府廣場李宗藩宣傳車上向群眾說明選舉委員會不會作票,選舉委員會 統計票數均由總幹事鄭春福負責,其不瞭解詳情等語,約一小時後欲下車回辦公室, 群眾不讓其下車,適甫自新營檢察官辦公室提出告訴作完偵訊筆錄回到廣場之李完藩 見狀,乃向群眾稱其欲與黃俊雄回辦公室研究解決,群眾始讓李宗藩帶黃俊雄下車, 黃俊雄下車後,回到辦公大樓一樓警方臨時設置之前進指揮所即台南縣政府之庶務股 辦公室,以電話聯繫在民政局局長室之總幹事鄭春福,請其至一樓庶務股辦公室,經 協議後,鄭春福同意在李宗藩、台南縣警察局新營分局分局長李文力陪同下,於凌晨 四、五時許登上李宗藩之宣傳車,向群眾說明開票統計中心計票太慢之原因。詎至 早上,廣場上關心縣長選舉之群眾愈聚愈多,且各報紙均登載台南縣第十一屆縣長選 舉由原任縣長李雅樵當選,而李宗藩落選,李宗藩及其支持者潘輝全、顏政雄、謝錦 川、陳禎維、謝三升、魏耀乾、胡木田、戴振輝、黃再添、蔡四結、陳中和、黃太平 併其他不詳姓名之成年人多人認全縣票數未及統計完畢,何以李雅樵於七十八年十二 月二日晚間八時許即燃放鞭炮宣佈當選,各報紙亦登載其當選,實不合理。惟其等不 思遵循合法途徑解決,竟基於犯意聯絡,自同月三日上午至同月四日止,利用廣場上 愈聚愈多之群眾聲勢,先後在宣傳車上發表煽動之言論,脅迫在宣傳車上依法執行職 務之選舉委員會總幹事鄭春福宣佈選舉無效、重新選舉或宣佈李宗藩當選縣長,其等 脅迫台南縣選舉委員會總幹事鄭春福及鄭春福被迫說明之情形如下(均以閩南語發音 ):㈠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早上六時五十分許,陳禎維在李宗藩宣傳車上以擴音器對 群眾說:「要看熱鬧的大家站過來,咱是要得到最後勝利,縣長是李宗藩,不是李雅 樵。」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早上七點一分,陳禎維又說:「大家站進來一點,不要分 散,我們一起期待李宗藩縣長的當選」,七時三分又說「各位鄉親,現在從高雄起來 國民黨的鎮暴車至少有四、五十台要來了,他們如果來,我們不要緊張,我們大家圍 過來,我喊坐下就坐下,他們如果要再一次五二○、要打,我們隨便他們,我感到今 天在此鄉親,給大家很委屈,但是我認為委屈有代價,為了我們後代子孫的前途,這 次之選舉很有意義,很有代表性,這次的選舉,勝利就是勝利,絕對不能讓國民黨弄 沒了。」七時五分,謝三升率眾到場。㈡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早上七時五分許,謝三 升說:「國民黨縣黨部的顏主委向我說,選舉無效,省議員、立委、縣長再選一次( 群眾吶喊鼓掌),各位鄉親,你們要保持冷靜,不要發生事情,要衝時大家才一起衝 ,不要自己衝。」㈢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早上七時九分許,李宗藩說:「咱要鄭總幹 事回答的事情,伊沒給咱回答,咱現在繼續等。三升兄所講有二、三個辦法,第一咱 與國民黨縣黨部顏主委宣布此次選舉無效,再重選一次(民眾鼓掌),我相信三升兄 如再重選一次,會比昨天得更多票才對。」㈣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早上七時十分許, 李宗藩說:「有三個條件,一:戽斗輝(指李總統)宣布選舉無效,或者宣佈李宗藩 當選,三個條件給他選一個,現在我們拜託鄭總幹事給我們回答這事情。」㈤七十八 年十二月三日上午七時十九分許,謝三升說:「各位鄉親,咱人留在這裏,但是我向 各位鄉親講,伊(指鄭春福)也無權宣布,我向各位鄉親講,投開票所報給分局說誰 多少票,分局報給總局,國民黨的主委就是這樣作票,統統作好才會報來這裏。我們 關心台灣的前途,今天要求一個公平的結果。總局作好以後,才送來這裡(選委會) ,今日國民黨戽斗輝也好(指李總統)、宋楚瑜也好,應與張俊宏、李宗藩。」、( 群眾喊與台南縣民啦)「咱台南縣選民有六十六萬多,應由民進黨主席或秘書長張俊 宏與縣長當選人李宗藩商量解決。今日全省都開票完畢,只剩台南縣,開票自五點多 開始,那有投票所開到二點多,七個多小時才送票,全省山地都報出來了,咱台南縣 報不出來,所以這樣選舉的過程說沒作弊,沒有人會相信,所以我認為台南縣選舉無 效,立委、省議員再重選,還是要宣布縣長李宗藩當選,還是要宣布縣長之部分來改 選,我是說這樣啦,咱是要解決事情嘛,你們(指群眾)如有比較好的意見可派代表 來,國民黨作票怕你們抓而已,不怕你們知道(群眾有人說再重選),如果宣布這次 台南縣選舉無效,再重選,我贊成(群眾鼓掌),這件事事實上鄭總幹事無權解決, 所以我們要求國民黨應與我黨主席談,因選舉是他們辦的。」㈥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 早上七時二十三分許,陳禎維說:「各位鄉親,我說給大家聽,選委會總幹事之職務 是什麼,事實他不是無權利,只不過是無能,我們應了解,選舉的結果票還未報出來 ,到底多少票,現在總幹事也還不敢說確實多少票,我說,在選舉的過程中,總幹事 有他的權利與職責,宣佈選舉有效或無效,因為實際上票數還未開出來,剛才總幹事 說一句話,這也沒辦法啦!要由首席檢察官來處理,但是我們應了解,首席檢察官是 在移送地檢處時的處理,實際上我們這次選舉還無結果嘛,是不是。所以說這是總幹 事的職權,他剛推掉了,說他無權,我知道,在目前國民黨統治之下,他這總幹事實 際上無權,但是他來舉辦這公開、公平、公正的選舉,我們就是要要求到底,今日他 如不公佈選舉無效,就是公佈李博士當選,二條路給他走,否則,我們就是要繼續等 下去,等到選舉有結論,確實的票數,要報給我們嘛!」㈦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早上 七時二十五分許,戴振耀拉李宗藩的手高舉說「李縣長」,再拉謝三升的手高舉說: 「謝省議員」,然後演講說:「……因為我在我的競選總部等待,感到奇怪,台南縣 的票為什麼到現在慢了,差不多三點半,報我排在第三名,一會兒就都沒消息,早上 台灣時報翻開看空兩格,三點多已經當選了,為何兩格沒相片,我就緊張了,我算算 ,台南縣有七、八個票箱都未開,我就從那裏一直趕到這裏,我聽人家說縣長已經當 選了,怎麼又沒了(群眾笑),最近幾個月我都站三升兄和李縣長的台,我看看李縣 長會中(當選),所以一方面來看票,一方面來聲援李縣長,所以咱大家有信心(鼓 掌),尤其今日,可以看出咱台南縣的鄉親對李縣長的參選,相當的重視,所以這次 你想想,很簡單的,各鄉鎮報來,你就好好處理,好好照數目寫就好,結果七操作八 操作,報紙報說十二點以前就可以公布出來,台南縣到了凌晨三點多,還操作不出來 ,現在我去選務中心看,七鄉鎮還不知數目多少,現在我們是要說:他們如不開(票 )箱,就表示我們當選,他們要用壓下了(台語ㄠ下去),所以咱大家在此關心李縣 長的選舉,否則變成這次選舉無效了,所以要求他們趕快宣布咱李縣長當選就好。」 胡木田在車旁以麥克風說:「各位鄉親,咱的選務中心,自昨晚七時到目前,裏面都 空白,但是國民黨現在是已經宣布李雅樵當選,這代表什麼,代表國民黨一手作成, 欺騙台南縣民,一種侮辱,是不是(群眾喊是),所以咱現在去向他們討回公道,好 不好(群眾鼓掌喊好)。」㈧九時五十二分許,李宗藩在宣傳車上面向縣府喊話:「 鄭總幹事出來,快出來,僅剩一分鐘而已,照約定走,快出來,是尊重你的人格(群 眾有喊去抓出來),如悔約所有後果你本人要負擔」,九時五十分許,李宗藩再喊: 「鄭春福總幹事快出來,否則一切後果你要負責喔」(群眾有喊衝啦!九時五十四分 鄭春福自行上車群眾鼓掌)。接著鄭春福對群眾說:「公布中心那裏,少四鄉鎮,所 以今日我們是根據每一個電話,很多電話安排人接各鄉鎮中心報票來,報票報完,單 子拿來我那裏,下去計票,算一算全部都經我蓋章,但是沒想到今日開票、報票被延 了,咱民進黨有幾位先生也在裡面共同看到,所以本身說來我當然要蓋章」、「所以 我的失職僅是無法使全縣三十一鄉鎮都按照規定時間報來,監督不週,所以今日在此 各位,我相信你們都懷疑作票,事實上我是冤枉的,我沒有作票」、「我講這話,你 們大家可以體諒我」、「我事實上很秉公在處理,這話我昨晚說過,我不必重複,我 敢向你們說,我清白,所以向諸位鞠躬,向各位對不起。」㈨十時三分許,顏政雄對 群眾說:「鄭總幹事剛才說的,我有幾點要說,第一點根據我所了解各鄉鎮市公所沒 電腦設備,台南縣選舉委員會開票中心才有電腦設備,伊之電腦設備與我們在電視上 看到的中央選舉委員會之電腦設備是連線的,與股票市場電腦與台北連線一樣,開票 為什麼台南縣選委會開票中心不了解,而報紙了解,就是剛才謝三升說過,鄉鎮市公 所開票的結果報告分局、分局報告警察局,警察局僅報給記者、電台、台灣省選委會 ,伊看咱台南縣選委會什麼東西、國民黨政府為什麼要牽制咱台南縣選委會,憑什麼 ﹖」此時鄭春福接過麥克風說:「沒有錯」(群眾大聲吶喊),顏政雄再接麥克風說 :「承認了,鄭總幹事堂堂一個選舉委員會的總幹事,所講出來的話會食言嗎」(群 眾繼續吶喊),鄭春福再接麥克風說:「我是說省選委會直接找各鄉鎮,叫各鄉鎮用 電話再輸入電腦,我不是說如何作票」。㈩十時六分許,顏政雄說:「堂堂一個台南 縣選委會沒辦法控制各鄉鎮開票中心,還受國民黨控制,先要讓分局、警察局和國民 黨知道誰票數多少,這選委會設買吃曉嗎﹖(意指設著幹什麼)」,(群眾再吶喊) 「堂堂一個選委會,政府的,中華民國政府的,伊無辦法牽制咱新營市公所,伊開票 情形結果,伊報來給咱台南縣選委會,還報給分局、警察局,以後大家如有出來做候 選人之機會,落選了,你相信嗎﹖不論是立委、縣長、省議員、里長、你都不相信是 不是這樣﹖」十時八分許,鄭春福對群眾說:「我向諸位用生命保證,我清清白白」 。十時十三分許,黃再添說:「各位,今天的麥克風不夠大支,但是我要儘量向各 位報幾項事情,……這次咱有另外一個咱栽培出來的,很優秀的子弟,放棄一切用心 以魄力的方式來作戰,大家支持下,辛辛苦苦要替大家服務,所以民進黨的中央知道 咱這種情形以後,現在已發動各地人馬要來跟大家聲援(群眾鼓掌)。各位,今日咱 大家要繼續堅持下去,因為咱台南縣如不用咱的行動,表現咱的立場,歷史會一再重 演,所以希望各位能大家用行動站在一起,共同來支持咱的新縣長李宗藩先生,堅持 到底(群眾鼓掌)。」十時十九分許,顏政雄說:「事實就是事實了,剛才小弟所 講的,贏二十萬票也是作票,贏一票也是作票勝利的,是不是這樣,隨便他們寫,他 們寫二十萬也沒關係,是不是,現在各位鄉親咱大家不能讓他拖太久,是不是叫總幹 事說這場選舉有效還是無效,或者李宗藩、或是李雅樵當選,叫伊三個條件,選一個 向大家解釋,那些選票不管了。台南縣選舉委員會有權利宣佈誰當選,誰落選」(群 眾吶喊)。鄭春福接下麥克風說:「(十時廿分)這沒辦法啦(群眾吶喊),這要經 過選舉委員會十一人,再來我總幹事,他們有一個決定,我才能執行,所以這問題在 此,大家要諒解我,我沒那種權(群眾繼續吶喊)。」十時廿四分許,顏政雄說: 「總幹事說伊沒權利宣佈誰當選,誰落選,我請教各位,咱四年前高雄縣選縣長時, 蔡明耀和余陳月英選的時候,你們記得否﹖不知道那一個鄉鎮的票箱不開,他們去攻 去圍,到後來選舉委員會宣佈余陳月英當選,為什麼他們敢承認,咱台南縣不敢承認 。」十二時廿八分許,謝錦川宣傳車到達現場。十時三十三分許,謝錦川在其宣傳 車上說:「各位咱台南縣鄉親,咱要注意,因為這街頭經驗咱台南縣較欠缺,大家看 熱鬧不要緊張不要跑踏,你們自己衝會出問題,等一下國民黨撐不下去,絕對會來噴 水,會來施壓力,這情形我要向各位說先準備,如果你有這情形拜託你先閃一下,稍 鎮靜,由我們這裡等一下那一台車作指揮車,統一指揮,咱縣長那一台作統一指揮, 我因為今天剛到。各位鄉親非常感謝你們關心咱民進黨提名候選人李宗藩博士,這局 選舉,錦川在這我要向各位致十二萬分謝意,但是今天(群眾鼓掌),感謝感謝,但 是今天咱是要討個公道而已,……。今天咱要爭,要抗爭的,希望選委會,給我們答 覆,這場的縣長選舉有效還是無效最重要,所以咱希望咱大家共同在此期待,期待以 外大家站在一起,希望現在,是選委會向我們做一個肯定答覆,給我們有一個結論, 看要如何做,也希望這些民進黨同志你們去請咱當選人也來聲援,因為人多好抓賊, 不要當選怕無效,叫他們快來,否則氣魄那麼差,當選也沒用,叫他們快來,『吉乎 走』、『吉乎走』、『大家吉乎走』……咱希望今天是新營事件,不要發生中壢事件 ,所以今天錦川也要希望今天之選委會要有魄力面對現實,因為這局選舉與錦川無關 ,贏輸對我無關,所以錦川與各位鄉親一樣,咱只求個公道合情、合法的事情,咱希 望鄉親在期待,不要讓鄉親失望,希望選委會要多少的時間內﹖(顏政雄說:『選委 會總幹事在此』)選委會總幹事你答覆一下,向觀眾答覆一下。……現在這樣,總幹 事你看這樣事情如何處理才好,作一個決定(十時四十四分顏政雄說:『錦川兄,我 剛要求說重選,這是三升兄說的』),重選國民黨無錢再買票了,要倒了(十時四十 五分顏政雄說:『或者宣佈李宗藩當選,或者宣佈李雅樵當選,三個條件要伊選一個 條件伊也無法答覆』),我看還有主任秘書呢﹖這局你們到現在要如何處理﹖這選舉 的過程要如何做﹖否則事情下去會很大喔(顏政雄說:『總幹事從昨晚就推卸責任, 伊說無權宣佈誰當選誰落選,錦川兄,你相信嗎﹖』)他們國民黨作莊又賭博作弊( 賭壞博),股票,已知大家領起來買(選)票,沒票股票會倒,他們就廣告說利多長 紅,叫人去買股票,再讓它拉肚子(即讓它崩盤之意),都用這一套,你們股票做不 下去了,大家還要投給國民黨,有什麼辦法呢﹖這樣總幹事你要如何處理,我看這樣 ,限個時間啦,給大家等不是辦法,一小時內你與省選委會研究一下(顏政雄說:『 半小時要給他研究也沒有結果』),(鄭春福說:「重選、不重選……那有辦法對不 ﹖」)。嗣謝錦川又繼續說:「我看宣佈李博士當選就好了,不要再重選了,這樣較 快(群眾吶喊),這樣最省了(鄭春福說:『從昨晚都未看到結果,所以不敢說對不 對』),你沒看結果,電視台如何報(鄭春福說:『剩八個箱子省選委會直接向鄉鎮 公所』)國民黨縣黨部,報紙有寫伊的票數來自國民黨台南縣黨部,你娘較好,國民 黨台南縣黨部在開票,世間有這種票開到那裏了去(群眾笑),今日你們如不快解決 ,你們情治單位快出來溝通一下,否則事情大了,全台灣省都要來支援,不騙你們, 這樣下去,新營市會變成很大的事件,今天我如站在愛護咱鄉土的心情,咱不願咱台 南縣一向很樸實的鄉鎮縣市,咱不願發生很大的暴力事件,所以錦川在此希望在此之 鄉親,咱鎮靜以外,也希望鎮暴部隊之指揮官,你也鎮靜,如果今日所有發生的後果 ,相信沒那麼簡單結束,今日選舉結果不重要,但是社會安定、社會治安最重要,所 以如為了作票來引起社會事件,國民黨會給人家罵,不是民進黨被罵,你們知否,所 以咱今天很多人會趕過來,咱希望選委會作一個決定,由省的選委會,向中央選委會 反應,解決問題,我看來用表決的,李博士這回的選舉重選好不好(群眾喊好),好 、好、總幹事你看,台南縣的鄉親都說好,你也聽到了,再重選好嗎﹖(群眾喊好) 」。李宗藩說:「……,所以咱鄉親剛才有一個意見出來,差不多等於有一個結論 了,有二點讓他自己去選擇,一點就是宣佈這回選舉無效,第二點宣佈李宗藩當選縣 長(群眾鼓掌吶喊),如宣布選舉無效,再重選,我再怎麼抽亦是第二號,……。」 魏耀乾說:「各位關心李縣長、咱的縣長李宗藩先生當選的事情的所有好朋友,感 謝大家關心(群眾鼓掌),昨晚開票到十二點半、國民黨當局,我們的人到四樓選委 會把主委拉下來,那時有很多咱的同志很憤慨,將縣政府正面之玻璃全部打破了,黃 主委什麼話都不敢說,所以從昨晚到現在,咱已經充分表示咱對李縣長」(中斷)。 「咱才有辦法供給茶水便當,咱才有法度抗爭三天、五天、一禮拜、十天,咱一定要 拼到實在合理的結果,要還我們公道,各位鄉親父老、兄弟姐妹,希望大家有心在此 等,等一下李宗藩博士,謝三升先生和我,咱現在新的縣長李宗藩先生以及民進黨中 央評議委員陳中和先生以及潘輝全主委,拜託他們來召集,等一下拜託大家要有耐心 在此等,因為如無參謀指揮中心,等一下的事情無法做,當然要成立組織,才有人送 便當,準備肉包,才有辦法做事情,因為國民黨這政權,這討公道十小時就像三、二 天,所以咱要準備,李縣長的決心,咱要配合,討個公道,所以在此拜託大家支持到 底,如公道還未討到以前拜託大家不要散。」黃天平說:「咱偉大的,有智慧的台 南縣縣民,這次咱非常勇敢、理智的選舉支持李宗藩,擔任咱台南縣縣長,可惜國民 黨用買票,再作票,來發生這種下場,我相信,在此台南縣縣民也是非常不滿,對不 對,因為國民黨四十年來對我們的政策,我們為表示對它的不滿才支持李宗藩,對不 對,所以為了咱要長期的抗爭,剛才很感謝不想出名的人出錢,出力,還有出養樂多 ,咱民眾如餓了可來取用,希望咱台南縣的農民、縣民,咱支援的附近的團體,如繼 續為了後代子孫幸福與前途,不要離開,繼續來關心,祝大家不要散。」李宗藩說: 「希望咱鄉親今日絕對將此權利搶回來,我來宣布,台南縣當選的縣長李宗藩對不對 (群眾鼓掌吶喊)」。十一時卅六分謝錦川說:「……,新營街道都已封鎖,都管 制了,但是人仍可進來,所以你們如有空,拜託去公用電話打一下,如在家打麻將的 ,叫他們來,弄明牌的(指六合彩),時間也未到,亦叫來,大家來聲援,我們就有 力量,今天新營如能集合五萬人以上,李宗藩一定當選(群眾鼓掌),所以大家公用 電話打一下,親戚、朋友繞一下,叫他們過來,來聲援這個事實,咱希望時間不要拖 長,效果很重要,希望快給我們宣佈就好了,因為重選我很喜歡,但我不願意,我只 希望伊(指李宗藩)當選就好了,選委會今天不敢做主意,但今天我們要求選委會給 我們做一個決定,這個決定咱希望選委會的負責單位不要拖、不要拖,大家也沒那耐 性等那麼久,所以這局選舉,希望大家趕快來配合,希望你們公務員,你們不是吃國 民黨的頭路(意指非國民國的職員),是縣政府的選委會,縣政府的選委會是領百姓 的薪水,不是領國民黨的薪水,這不是黨的,所以大家要有個認識,國家主人很關心 這局選舉,這局的結果,希望在此,大家來冷靜,但是希望選委會的同事,那些負責 人趕快做一個決策,做一個決定,然後你們最好最簡單用一個大紅紙寫說選委會公佈 李宗藩2號李宗藩高票當選,這樣我們就回去,贏一票就好,這樣我們就要走了,我 們僅要求這樣寫一下就好,總幹事趕快與黃俊雄商量一下,寫一張沒那麼困難,寫上 去就好,我只要知道這結果,我就要走,不要浪費時間,拜託一下。」下午二時十 三分許,魏耀乾說:「我現在要請教鄭春福先生另一個問題,佳里十點多才開出來, 昨晚十二點半在這裏等,新營還沒收到,永康還沒收到,到早上三點,新營的仍未收 到,所以我問鄭春福先生,既然,新營是台南縣最大的市鎮,都還沒有報出來,永康 二點半才報出來,何以李雅樵先放鞭炮,是否準備先當選,造成事實,拜託說是或不 是﹖這樣就好了」,鄭春福說:「我憑良心講,我不瞭解,明天我代理局長,我不代 理了,代理很辛苦。」李宗藩說:「……,所以諸位鄉親,他在此說他沒做,我們應 體諒他,但是這回我要向我們鄉親講,李雅樵用二個槍手都是情治單位的人,一個是 競選總部謝崑山,一個是選委會主任委員鄭春福總幹事,不是主任委員,是總幹事, 這二人是情治單位系統的人,現在再回來,我們的主題越去越遠了,現在是台南縣的 選舉還沒結束,給他做一個結論,這個結論僅能有二個回答而已,剛才有人提出三個 回答,我說第三個不需要提,一個是宣佈咱台南縣的選舉無效,另一個是馬上宣佈李 宗藩當選縣長,我看這二個答案給他一起答,我們再做一個審判」,鄭春福說:「由 我來宣佈選舉無效,我怕人家不會接受,選舉無效,是法院在宣判」、「我還有一個 意見我無權,選舉未結束。」下午二時二十九分許魏耀乾說:「問題是他說他無法 負責,現在給他說誰可以負責,你既然是總幹事,你上面可以負責的叫出來,否則你 在這裡做肉砧而已,你冤枉,你如這樣你無法負責,你是冤枉,是不是這樣,你說無 法負責如是真的,那一個人可以負責,你講出來,我們進去請出來,看誰可以負責, 他如講得出來,我們去請,好嗎﹖(群眾吶喊好)」鄭春福說:「這我負責」,魏耀 乾說:「要推卸責任,所以說他無法負責,現在他又說,他要擔,如果這樣,他被打 死是他願意的喔!所以他說他無法負責,等於他是替死鬼,所以要找出源頭,是不是 這樣,他說他無法負責,叫他把源頭那一個能負責的請出來,他如請不出來,我們去 請,沒關係,他說他要負責絕對不能放他下去,他如一下台會被人打死,是不是這樣 ,所以大家要記得他要負責就要負責到底喔,剛才李縣長要問的問題現在他可以負責 ,現在就可宣佈了,所以麥克風交給我們當選的李宗藩縣長和他講清楚,他可以負責 了嘛﹖」下午二時三十一分許,李宗藩說:「剛才是他無法負責時來發言,現在他 可以負責了,我再就剛才的問題重新唸一遍,第一點宣佈這次選舉無效,這不用經過 法院地檢署,經過法院是某一個人當選,要宣佈這人當選無效,要經過推事判決,選 舉無效這是選委會可以宣佈的,所以他可以說的,第一點要不要宣佈選舉無效﹖第二 點他說選舉還未結束,如選舉未結束,接下來第二點要問的,由他宣佈李宗藩當選台 南縣縣長這樣好不好!(群眾喊好)現在給他宣佈。」鄭春福說:「這都還不行,我 向大家重複說,選舉還未結束。」下午二時三十四分許,李宗藩說:「我看我從昨 晚保護他出來這裡站,保護他的人身不能受到危害,但是他如假使不講,我從現在起 ,我不管了,(群眾吶喊鼓掌),希望他講,否則大家鄉親都很氣憤,大定都有正義 感的人,對這種惡質的事情,給大家做一個判斷,希望他說一下。」下午二時三十 六分許,鄭春福說:「我已經說選舉還未結束」,穿黃色衣服不詳姓名者搶麥克風說 :「這不是選舉結束不結束之問題,而是選舉有效、無效」,鄭春福說:「選舉有效 ,無效是法院在認定的」(二時四十二分),鄭春福說:「今天我不能控制那幾個鄉 鎮,把我超過時間,我負責。」魏耀乾說:「我們現在說的是用常識與事實來認定, 最要緊的是選舉,依鄭總幹事之意,他的層次低,應找上面層次高的國民黨當局,但 我現在說他根據事實與常識認定,他有義務在此公開講清楚,不可以說上面才有辦法 ,他說他是公務員,他無辦法,我們絕對不能同意,他一定要負全部責任,他領我們 的薪水,拿我們的錢生活,是我們請的公僕,一定要根據事實及他的常識來講才可以 ,所以我們要求他,用他的事實認定,用他常識來說昨天得到的票數都無效,第一項 是無效,第二應該說當然是有作票,所以李雅樵才當選,應該如未作票,偷換(票) 箱子,無DO、RE、MI,一定李宗藩當選,他應該可以認定才對,不是嗎﹖所以 我們鼓掌,是李宗藩當選,不是李雅樵(群眾有部分鼓掌)」,(二時四十六分自宣 傳車上丟飲料給群眾)魏耀乾繼續說:「最要緊的,根據事實,他要宣佈今日報紙登 出來之數字是假的,大家鼓掌,拜託他來說這句話(群眾鼓掌)他如敢說,我們給他 支持到底,多謝!」鄭春福說:「起初開的二十三鄉鎮,有經過民進黨潘輝全先生校 對過,他向我說有符合,但是後半段這八鄉鎮,我不能決定是真的,還是假的﹖我沒 看到啊!所以我不能向你們決定那是真的,還是假的,就是我看到,我看也沒辦法決 定,那資料是根據省選委會直接向鄉鎮取得」,魏耀乾說:「最後這八鄉鎮一定有問 題,是不是這樣」,鄭春福說:「這些我都沒看到,不知頭,不知尾!」下午二時 五十四分許,李宗藩說:「各位鄉親這回台南縣的選舉,國民黨可以說全部力量放在 縣長部分,他們那邊說絕對不可失落,但是我們民進黨說絕對要收復,所以是一個很 大的車拼,這與我們台灣人的運命有很大的關係,所以這回我們絕對不能軟下去,一 定繼續堅持下去才可以,昨晚我們來此選委會時,裡面有一個女性工作人員向他父親 說,他父親向我們說,初步統計,亦即我們未到時,差不多十時左右,李宗藩領先二 萬多票,而國民黨則操作加上三萬票下去,所以反輸八千多票,是這樣來的,所以這 毛病在何處發生,我們正追究,三升兄講的路線最正確,剛才我已向鄉親報告過了, 所以這回是硬被作票作掉了,當選是李宗藩,他一但做我們台南縣選舉委員會的總幹 事,他當然有權利宣佈有效或無效,所以我們現在再一次一定要逼他講,講這句話出 來,看是有效還是無效,好不好,(群眾喊好)」鄭春福說:「現在我向大家說都還 沒確定,當選或不當選都還沒確定,要怎樣公告呢。」下午三時五十一分許,民進 黨中評委陳中和說:「各位鄉親、各位朋友、從昨晚九點多我就來此,我都躲在幕後 ,一心在注意這件事,我們用人民的力量絕對可以打倒這野蠻的政權,我們今天要討 的,不是僅李博士的公道」,「我們要打倒的不是縣政府,是他們的黨部賊黨部,所 以我們給他一段時間寬限,票,沒有人開到三、四點還有九個箱子開不出來,在這裏 開不出來時,報紙全部出來,電視還未出來時,報紙早上六、七點就出來了,發報紙 發好了,國民黨的黨部發消息給報社,過去台灣人等了四十年,四十年都等了,我們 絕對有耐心,繼續等下去,我們無論如何,這場政戰,絕對一定要戰贏,我們今日、 過去,一遍又一遍,要把我們操作,如不把他教乖,如不殺鷄儆猴,將來不知那一縣 市會再走李博士這路,今日事實講我們爭的不是李博士的縣長,而是社會公義的道義 ,稅金一個人,每年繳納三、四萬元,才有四年一次的選票,就將台灣人的人格把我 們侮辱,我們絕對要抗議徹底,無論如何,這次的選舉到現在絕對還未結束,我們也 不容他們結束,絕對要用人民的力量把他們打倒,逼他們出來承認,感謝各位。」 下午四時四十四分許,謝錦川說:「各位,今日希望大家繼續聲援」,「我們也希望 所有情治單位,說你們不願做他們的工具,是百姓請的,不是國民黨的部隊,所以你 們應知道,你們應向國民黨表示抗議,說他們如不快出來說(談),你們不願再站下 去,你們回去種田也沒關係,為何要做警察,做鎮暴警察也沒紅包可收,什麼都沒。 」「規定規則,說別人打牌不可以偷藏一張牌,自己卻藏了四、五張牌,藏也沒關係 ,甚至別人不能買(票),他自己可以買,賭壞博(喻賭博作弊),別人贏不算,他 贏才算,所以像這種,我們要堅持,為了我們今日,以後我們的子孫的前途,也希望 所有執行公務的單位,你們也知道,你們今日也很辛苦,今日不是你們的不對,都是 國民黨在台灣統治下,才會造成今日你們這麼辛苦,所以最好是說讓這回選舉無效, 重選,讓國民黨再買一次(票),看他多有辦法,否則都是他們富有,也不行,台灣 人也應覺醒的時候。」其等之抗議活動持續至七十八年十二月四日凌晨零時許,台南 縣警察局新營分局分局長李文力見群眾情緒稍為緩和,乃率員警七、八人,並請宣傳 車上之民進黨黨員周毅協助,將鄭春福接送下車,回縣政府辦公室。迄七十八年十二 月四日凌晨零時卅九分許,李宗藩為避免警民發生衝突而流血,乃對群眾說:「可能 我們現在做一個決定,有人會反對也不一定,但是為了避免流血,今日到此結束,裡 面都是鐵鎚,也有刑警,私服便衣,非常之多,四、五百支,他們敢衝,我卻不忍, 不要中計,黃信介主席在電話中一再交待,絕對不能中國民黨的計,萬事拜託,這局 台南縣長絕對要把它拿下來要和平解決,因為剛才張廳長也說了,他要考慮這次選舉 無效,重選,我們答應就好了」嗣在一時許,李宗藩、潘輝全等人將在場之部分群眾 帶開,並再度至新營檢察官辦公室按鈴申告,因有部分群眾仍留在廣場,李文力分局 長乃於一時卅六分先後舉牌警告,命令解散,群眾見狀,陸續離開始結束長達二十多 小時之抗議活動等情。係以上開關於上訴人陳正益部分之事實,已據警員蒐證綦詳, 製有「景泰三號蒐證錄影帶」及「V8錄影帶」可證,復經原審及第一審分別勘驗屬 實,該上訴人對其於前開時地前往瞭解台南縣長選舉開票之結果,亦供認無訛,依上 開錄影帶顯示該上訴人辱罵之狀極為兇悍,絕非一般口頭禪所可比擬,其此部分之事 證,甚為明確。又關於上訴人潘輝全上開一部分之事實,亦分據證人即在場執勤之台 南縣警察局新營分局長李文力、警員莊聰田、及案發時在廣場上抗議之民進黨員胡木 田分別於第一審偵審中結證明確,復據證人魏耀乾於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上午,向群 眾演講時承認台南縣政府一樓大門玻璃係在當日上午一時許,被民進黨之同志擊毀無 訛,並經原審及第一審勘驗前述V8三號錄影帶屬實,且有景泰三號蒐證錄影帶及其 譯文在卷可證。至該上訴人如何自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上午六時五十分許起至翌(四 )日上午一時許止,接續前開妨害選舉之犯意,與李宗藩及其支持者即共同被告顏政 雄、謝錦川與魏耀乾、戴振耀、陳中和、謝三升、胡木田、陳禎維、蔡四結、黃再添 、黃太平等人在台南縣政府廣場前對群眾演講,鼓動及利用群眾不滿開票延滯之情緒 ,脅迫台南縣選舉委員會總幹事鄭春福表態等情。亦有經原審及第一審勘驗屬實之V 8一、二、三號錄影帶及景泰三號錄影帶所拍攝如前述三之(一)至(廿六)所載各 情堪憑。而其脅迫鄭春福宣佈選舉無效或李宗藩當選時,雖未言明不宣佈即立刻對鄭 不利,惟就上開錄影帶顯示當時宣傳車下之群眾激憤、不時鼓躁、吶喊,及於當㈢日 下午九時廿三分許,突有不詳姓名者於宣傳車上持旗桿欲刺鄭春福,鄭後退始未刺到 之情觀之,足見此一客觀情勢足以使鄭心生畏懼而壓抑其自由意志,是以鄭於原審證 稱:「我個人感受到有受脅迫狀況」等語,即屬可信。且所謂妨害選舉,並不以實際 發生並無法完成選舉之結果為要件,僅以有妨害選舉之意圖而施以強暴或脅迫為已足 。查上訴人潘輝全自七十八年十二月二日晚上至台南縣政府廣場抗議,始終未離現場 ,足見其係基於接續前開妨害選舉之犯意,而與李宗藩及其支持者謝錦川等人,以前 開鼓動群眾等方式,脅迫鄭春福甚明,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等 否認有上揭犯行,陳正益並辯稱:「其於當晚到達縣政府,見有人無故對其錄影,氣 憤之餘,踏上桌子,叫蒐證人員將錄影帶拿出洗掉,至於罵〞你娘老雞巴〞及〞幹你 祖媽〞,係其口頭禪,並無惡意」云云;潘輝全則辯以:「其於七十八年十二月二日 下午六時許,即進入前述計票中心,未對選舉委員會施以脅迫性言詞,亦未帶領群眾 攻擊縣政府一樓玻璃及衝入計票中心毀損物品文件」等語,為飾卸之詞,不足採信。 並以證人黃俊雄雖於原審第一次更審審理中證稱:未見潘輝全帶人衝入二樓計票中心 ,搗毀並奪取附表一、二所示物品文件云云,然查群眾此舉實乃潘輝全鼓動使然,其 雖未親率他人衝入計票中心,仍應就此等行為同負刑責,在理由內詳加指駁及說明。 又以動員戡亂(原判決筆誤為勘驗)時期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業於八十年八月二日公 佈修正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並自八十年八月四日(原判決誤植為五日)生效,此 項上訴人行為後變更之法律,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規定,應依修正後之公職人員 選舉罷免法處斷。該法第八十七條之一(原判決誤載為第一項)所稱辦理選舉期間, 係指自發布選舉公告之日起至當選人名單公告之日止,同法施行細則第五條之二第二 項定有明文。而台南縣第十一屆縣長選舉於七十八年九月二十日發布選舉公告,同年 十二月九日公告當選人名單,有台灣省選舉委員會七十九年三月三日(七九)省選三 字第二四二八號函可稽,凡此期間內之妨害選舉行為均有上開法律之適用。因認上訴 人陳正益所為,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八十七條之一第一項及刑法第一百四十條 第一項之罪,所犯兩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意圖妨害選舉施強暴罪 處斷。公訴人就上開侮辱公務員罪雖未起訴,惟與起訴部分屬裁判上一罪,法院自得 併予審判。次查該上訴人有前述偽造有價證券前科,於七十四年十月十四日執行有期 徒刑三年一月完畢,有其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可考,其於五年之內,復犯本件之罪, 係累犯,應依法加重刑。又其犯罪時間在七十九年十月卅一日以前,合於中華民國八 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之減刑規定,應依同條例第四條第二項、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乙類 ㈢、第八條、第十五條減輕其宣告刑二分之一;上訴人潘輝全自七十八年十二月三日 上午零時四十分許至同年月四日上午一時許止之行為,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八 十七條之一第一項之意圖妨害選舉施強暴脅迫罪,公訴人依同法第八十七條之二第一 項後段首謀聚眾意圖妨害選舉罪嫌起訴,尚非允洽,法條應予變更。其並另犯同法第 九十五條之毀壞計票工具、奪取開票報告表罪及刑法第一百三十八條之毀損公物(原 判決筆誤為〞務〞)罪、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之強制罪、第三百五十四條之毀損器物 罪。該上訴人於同年月三日上午零時四十分許,鼓動二十餘名群眾,衝入計票中心滋 事破壞,與嗣後之演講滋事部分係接續為之,乃基於同一意圖妨害選舉之犯意為之, 不另論罪。所犯上開五罪間互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意圖妨害選舉施強 暴脅迫罪處斷。其既在現場鼓動,致二十餘人衝入計票中心滋事,故除上開強制罪以 外之犯行,自與該二十餘人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上訴人與李宗藩及其前開支持者 多人及顏政雄、謝錦川等人就脅迫鄭春福使行無義務之犯行,亦有犯意聯絡、行為分 擔,均係共同正犯。公訴人雖未併引強制罪條文,然起訴事實已有敘及,且與前開有 罪部分有裁判上一罪之牽連關係,法院自得併予審理。潘輝全有前述妨害公務前科, 經原審判處有期徒刑二月,並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減為有期徒刑壹月, 於七十八年八月廿四日執行完畢,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案紀錄簡覆表在卷足憑, 其於五年之內再犯本件之罪,係累犯,應依法加重其刑。又因其前犯妨害公務罪,已 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依中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五條第二 項規定,本件所犯之罪,不得再予減刑。乃撤銷第一審關於潘輝全七十八年十二月三 日至翌㈣日上午一時止之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暨陳正益部分之不當科刑判決,適 用上開法條及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廿八條、第五十五條、第卅七條第二項、第四十 七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八條第三項(漏引),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 條前段,並審酌一切情狀,論上訴人陳正益辦理選舉期間,意圖妨害選舉,對於公務 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漏〞強〞字)累犯罪,判處有期徒刑捌月,褫奪公權壹 年,減為有期徒刑肆月,褫奪公權壹年;論上訴人潘輝全共同辦理選舉期間,意圖妨 害選舉,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累犯罪,判處有期徒刑拾月, 褫奪公權壹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而採證認事,乃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原審就其如 何取捨上開證據,認定上訴人等有前揭犯行之心證理由,既已闡述明晰,核與證據法 則又無違背,自無違法可言。且V8一、二、三蒐證錄影帶及景泰三號錄影帶之內容 ,經原審及第一審勘驗甚詳,載明勘驗筆錄可稽,其如何足以證明上訴人等有前揭犯 行,復經原判決在理由內詳加說明;又證人即在場執勤之警員莊聰田於第一審七十九 年八月十三日審理期日到庭指證,有第一審之審判筆錄可考,上訴意旨徒執己見,謂 上開錄影帶內容無上訴人等被訴之事實,及稱遍查全卷無莊聰田在第一審之作證筆錄 云云,尚屬誤會。又原判決雖有部分文字誤繕或脫漏,均不影響原判決之基礎及上訴 人等應負之刑責,自不足構成撤銷之原因。上訴意旨執以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非有 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六 月 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呂 一 鳴 法官 林 增 福 法官 黃 一 鑫 法官 劉 福 來 法官 洪 文 章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六 月 二十五 日 附 表 一 : ┌───────────┬───────────────────────┐ │被 毀 損 物 品│數 量 │ ├───────────┼───────────────────────┤ │1、電 話 機 │四 台 │ ├───────────┼───────────────────────┤ │2、選務參考資料 │一 宗 │ ├───────────┼───────────────────────┤ │3、計 算 機 │一 台 │ ├───────────┼───────────────────────┤ │4、算 盤 │一 個 │ ├───────────┼───────────────────────┤ │5、開票統計表 │一 批 │ └───────────┴───────────────────────┘ 附 表 二 : ┌───────────┬───────────────────────┐ │被 毀 損 物 品│數 量 │ ├───────────┼───────────────────────┤ │1、錄 音 帶 │二 捲 │ ├───────────┼───────────────────────┤ │2、台南縣選委會匾額 │一 面 │ ├───────────┼───────────────────────┤ │3、鋁門窗玻璃 │一百廿塊 │ ├───────────┼───────────────────────┤ │4、會議桌椅 │十餘張 │ ├───────────┼───────────────────────┤ │5、木 心 板 │五 片 │ ├───────────┼───────────────────────┤ │6、報 櫥 │二 座 │ └───────────┴───────────────────────┘ ┌───────────┬───────────────────────┐ │7、擴 音 器 材 │一 式 │ ├───────────┼───────────────────────┤ │8、台南縣政府全銜匾額│一 塊 │ ├───────────┼───────────────────────┤ │9、百 葉 窗 │五 片 │ ├───────────┼───────────────────────┤ │10、盆 景 │十餘個 │ ├───────────┼───────────────────────┤ │11、鋁 門 鎖 │十一付 │ ├───────────┼───────────────────────┤ │12、鐵 門 │一 座 │ ├───────────┼───────────────────────┤ │13、鋁 門 閂 │十八支 │ └───────────┴───────────────────────┘ ┌───────────┬───────────────────────┐ │14、公 布 欄 │十二塊 │ ├───────────┼───────────────────────┤ │15、台南縣境圖模型 │一 式 │ └───────────┴───────────────────────┘ 附 表 三 : ┌───────────┬───────────────────────┐ │被 毀 損 物 品│數 量 │ ├───────────┼───────────────────────┤ │1、錄 音 機 │二 台 │ ├───────────┼───────────────────────┤ │2、錄 放 影 機 │一 台 │ ├───────────┼───────────────────────┤ │3、辦 公 桌 │九 張 │ └───────────┴───────────────────────┘ ┌───────────┬───────────────────────┐ │4、公 文 櫃 │六 個 │ ├───────────┼───────────────────────┤ │5、物 品 櫥 │二 個 │ ├───────────┼───────────────────────┤ │6、卡 片 櫥 │二 個 │ ├───────────┼───────────────────────┤ │7、沙 發 │二 套 │ ├───────────┼───────────────────────┤ │8、靠 背 椅 │八 張 │ ├───────────┼───────────────────────┤ │9、顯 影 機 │一 台 │ ├───────────┼───────────────────────┤ │10、傳 真 機 │一 台 │ └───────────┴───────────────────────┘ ┌───────────┬───────────────────────┐ │11、充 電 機 │一 台 │ ├───────────┼───────────────────────┤ │12、暴 光 錶 │一 個 │ ├───────────┼───────────────────────┤ │13、電 話 機 │七 部 │ ├───────────┼───────────────────────┤ │14、電 唱 機 │一 台 │ ├───────────┼───────────────────────┤ │15、麥 克 風 │一 個 │ ├───────────┼───────────────────────┤ │16、喇 叭 │一 個 │ ├───────────┼───────────────────────┤ │17、錄 音 機 │二 台 │ └───────────┴───────────────────────┘ ┌───────────┬───────────────────────┐ │18、油 印 機 │一 台 │ ├───────────┼───────────────────────┤ │19、電影攝影機 │三 台 │ ├───────────┼───────────────────────┤ │20、幻 燈 機 │二 台 │ └───────────┴───────────────────────┘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6 期 725-753 頁
相關法條 5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0 條(81.05.1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0 條(83.01.28)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87-1 條(81.11.06)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87-1 條(83.06.10)
  • 刑事訴訟法 第 378 條(8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