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83 年度台上字第 2326 號 刑事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4 月 27 日
裁判要旨:
擄人勒贖罪,固須行為人自始即有使被害人以財物取贖人身之意思,如使 被害人交付財物別有原因,為達其取得財物之目的而剝奪被害人之自由, 除應成立其他財產上之犯罪,或牽連犯妨害自由罪外,要無成立擄人勒贖 之餘地。本件原判決關於被告李義福論罪部分,認被告李義福妨害人自由 之目的,僅係使被害人劉勝隆誤信其被擄人勒贖,而迫令其向被告李義福 借貸金錢,使被告居於債權人之地位,俾便日後求償,被告李義福自始即 無擄人勒贖之犯意,雖不能成立擄人勒贖之罪,但查與被告李義福有犯意 聯絡行為分擔之不詳姓名歹徒二人,既已將被害人劉勝隆挾持至不詳地點 之屋內,迫令其付出新台幣 (下同) 二千萬元,否則對其不利,遂使劉勝 隆墜入其彀中而向被告李義福調借一千二百萬元,使李義福取得該一千二 百萬元債權之不法利益,如該二名不詳姓名歹徒之行為已使劉勝隆達於不 能抗拒之程度,即非僅牽連犯詐欺得利及妨害自由罪而已,尚非不能成立 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二項第一項之強盜得利罪。
上訴人 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李義福 男民國○○○年○月○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公 住台灣省高雄縣路竹鄉○○村○○路六號(在押) 王豐彬 男民國○○○年○○月○○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公 住台灣省高雄縣湖內鄉○○村○○路一○九號 陳福順 男民國○○○年○月○○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商 住台灣省高雄縣路竹鄉○○村○○路二六二巷一六九號 右上訴人因被告等盜匪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一月 二十七日第二審判決(八十二年度上訴字第一六九九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 檢察署八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三七四二、一四一○九號、八十二年度偵字第六九○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王豐彬、陳福順部分,暨李義福關於詐欺得利、盜匪部分均撤銷,發回台 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其他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撤銷發回部分: 本件原判決維持第一審論處被告李義福共同以詐術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之罪刑,另對 於被告李義福、王豐彬、陳福順被訴違反懲治盜匪條例部分因犯罪不能證明,認第一 審諭知其無罪之判決為無不合而予維持,駁回檢察官在第二審之上訴,固非無見。惟 查㈠擄人勒贖罪,固須行為人自始即有使被害人以財物取贖人身之意思,如使被害人 交付財物別有原因,為達其取得財物之目的而剝奪被害人之自由,除應成立其他財產 上之犯罪,或牽連犯妨害自由罪外,要無成立擄人勒贖之餘地。本件原判決關於被告 李義福論罪部分,認被告李義福妨害人自由之目的,僅係使被害人劉勝隆誤信其被擄 人勒贖,而迫令其向被告李義福借貸金錢,使被告居於債權人之地位,俾便日後求償 ,被告李義福自始即無擄人勒贖之犯意,雖不能成立擄人勒贖之罪,但查與被告李義 福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之不詳姓名歹徒二人,既已將被害人劉勝隆挾持至不詳地點之 屋內,迫令其付出新台幣(下同)二千萬元,否則對其不利,遂使劉勝隆墜入其彀中 而向被告李義福調借一千二百萬元,使李義福取得該一千二百萬元債權之不法利益, 如該二名不詳姓名歹徒之行為已使劉勝隆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即非僅牽連犯詐欺得 利及妨害自由罪而已,尚非不能成立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二項第一項之強盜得利罪 ,原決判對此並未詳加審認,遽論被告李義福僅成立有牽連關係之詐欺得利罪及妨害 自由罪,應從一重論以詐欺得利罪,其法律之適用亦不無可議。㈡公訴意旨以許和旭 被綁架後而由被告李義福佯為出面代為支付贖款一千萬元始告獲釋,雖為被告李義福 所否認,但許和旭生前曾留有錄音帶一捲,據台南市警察局刑事警察隊偵三組小隊長 吳堃源就該錄音帶之解讀譯文以觀,許和旭確於七十九年三月二十七日為人綁架,由 被告李義福出而代支付一千萬元贖金(見偵卷第九十三、九十四頁),其妻李侑蓉亦 稱:許和旭有被毆傷及被手銬所銬之淤血痕跡,李義福對其稱代付之一千萬元贖金, 係吳鴻鳴議長寄放其處生息之現金,但為吳鴻鳴所否認(見偵卷第五十五頁至第五十 七、頁、第九十二頁),究竟該錄音帶是否確為許和旭生前之錄音﹖其內容是否真實 ﹖被告李義福有無代為支付一千萬元贖款,如有,其一千萬元何來,亟待究明,實情 若何自應再詳加調查,遽論被告李義福此部分犯罪不能證明,亦有調查職責未盡之違 法。㈢被害人被挾持期間之八十一年十月卅一日上午四時五十六分起至七時卅一分二 十二秒止,被告李義福以其000-000000號行動電話,打至被告王豐彬之住 宅或與王之行動電話聯絡達十次之多,王豐彬亦於該日七時十四分及八時十五分、十 六分,以行動電話與李義福聯絡,有電信局之電話紀錄在卷可按,二人就上開期間之 電話對談內容,所供又不相一致,是被告李義福與王豐彬間,對於劉勝隆被挾持一事 ,有無犯意聯絡、行為分擔而有共犯關係,亦應詳加調查,遽論王豐彬無罪,亦嫌速 斷。㈣原判決認被告李義福係與歹徒串通謀財,並未將一千二百萬元交與挾持劉勝隆 之歹徒,然卻謂被告陳福順有於八十一年十月卅一日上午五時許,劉勝隆被挾持之時 間,應李義福之請調借八百萬元現金,若果如此,則李義福應係與歹徒串通謀財,又 何須向陳福順調現金八百萬元,而陳福順能否於清晨五時至八時間,臨時調得八百萬 元現金,頗滋疑問,況高雄市鑽石花舞廳之股東林振祿在警詢時亦供稱未曾有人於夜 間挪用八百萬元之現金,則李義福與陳福順所謂八百萬元現金之調借,是否為勾串不 實之供述,藉以掩飾其對劉勝隆之謀財,猶待進一步查證,遽論陳福順無罪,亦有調 查職責未盡之違法。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尚非無理由,應認有發 回更審之原因。 二上訴駁回部分: 按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刑事 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定有明文。本件被告李義福因賭博案件,原審係依刑法第二百 六十八條前段論處罪刑,查該條係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之案件,依首揭說明, 既經第二審判決,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檢察官對此部分,竟亦復提起上訴,顯 為法所不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四 月 二十七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呂 一 鳴 法官 林 增 福 法官 黃 一 鑫 法官 劉 福 來 法官 洪 文 章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五 月 六 日 L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6 期 470-476 頁
相關法條 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8 條(81.05.1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8 條(83.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