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81 年度台上字第 2142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5 月 07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之投票行賄罪,雖係侵害國家法益之罪,然對於有投 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 為一定之行使,非必向多數人為之,多賓視選情而異,且一向有投票權之 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 之行使,罪即成立。如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向多數有投票權之人為上述 不法行為者,其犯罪行為顯然不僅一個,能否謂仍僅成立一罪,即非無審 酌之餘地。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二一四二號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訴人即被告 蘇德和 被 告 蘇德嘉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等妨害投票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中華民國八十年 七月十一日第二審判決(八十年度上訴字第七○三號,起訴案號台灣屏東地方法院檢 察署七十九年度偵字第三○一五、三○一六、三○一七、四四八三號),提起上訴,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蘇德和、蘇德嘉妨害投票部分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蘇德和其他上訴駁回。 理 由 發回部分: 本件原判決維持第一審關於上訴人即被告蘇德和、被告蘇德嘉妨害投票部分論處蘇德 和、蘇德嘉共同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罪刑之判決 ,駁回被告等此部分在第二審之上訴,固非無見。惟按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之投票行 賄罪,雖係侵害國家法益之罪,然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 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非必向多數人為之,多賓視選情而異 ,且一向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 或為一定之行使,罪即成立。如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向多數有投票權之人為上述不 法行為者,其犯罪行為顯然不僅一個,能否謂仍僅成立一罪,即非無審酌之餘地。原 判決事實欄記載蘇德和係屏東縣長治鄉繁昌村第十四屆村長選舉候選人,於民國七十 九年六月十三日起至同內十五日止之競選期間內,夥同蘇德嘉、蘇新川、王仁長、吳 萬傳、蘇文騫等人,基於共同之犯意,以每票新台幣(下同)一千元交付如原判決附 表㈠所示及其他不詳姓名之有投票權之人,各該人以其家中有投票權之人數計算收受 一千元不等倍之賄款,而約定於同年月十六日選舉該村村長時,投票支持蘇德和等情 ,如屬無訛。則被告等之犯罪行為,是否不僅一個?是否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為之? 原判決事實欄並未明確認定,詳細記載,理由欄亦未詳加剖析,闡釋明白,遽予維持 第一審關於此部分認為僅成立一罪之判決,於法自有未合。檢察官及蘇德和上訴意旨 指摘原判決關於此部分不當,非無理由,應認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 駁回部分: ㈠蘇德和妨害自由部分: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 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 訴理由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 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上訴人即被告蘇德和上訴意 旨,關於妨害自由部分,略稱:原判決僅以蘇新川一人之供述,資為認定蘇德和犯罪 之證據,並以推測之詞入蘇德和於罪;又未依蘇德和之聲請傳訊證人鄭秀貞,顯屬違 法。又原判決置蘇新川於偵查中所供:蘇德和未向其要五十萬元,及蘇嘉瑞於偵查中 否認看到蘇德和毆打蘇新川及強迫其書立字據等有利於蘇德和之證據於不採,竟採取 蘇嘉瑞於警訊中之供詞及蘇清謙之證言,為不利於蘇德和之認定,其採證亦有違證據 法則等語。惟查原判決依憑被害人蘇新川之指訴,證人鄭秀貞、蘇清謙、蘇嘉瑞之相 關證言,蘇新川提出之驗傷診斷書,參酌蘇德和、蘇德嘉、蘇德祥、蘇福至之相關供 述,認蘇德和成立共同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罪,並以蘇德和否認有此部分犯 行之詞為非可採,予以諭述,已詳予說明其所憑之證據及得心證之理由。從形式上觀 察,顯無所謂僅以蘇新川之供述為認定蘇德和犯罪證據之違法情形存在。上訴意旨, 對原弮決依憑上述證據所為之論斷,究有如何不適用法則或適用不當之違法情事,並 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明,而僅為單純之事實上爭執,並以自己之說詞,謂原判 決僅係以蘇新川一人之供述,資為認定蘇德和犯罪之證據云云,自非適法之第三審上 訴理由。又卷查蘇新川於七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四時在檢察官偵查中,係供稱: 「……蘇德和一人打我,其他蘇德祥、蘇德嘉、蘇福至三人把我圍起,把鐵門關下來 ,不讓我走,一直到凌晨四時,到我寫下一張五十萬元賠償金的字據,凌晨二時蘇德 和打電話叫蘇嘉瑞來,當借據見證人,到凌晨四時才由蘇嘉瑞開車載我回家。」等語 後,經問以:「蘇德和有無向你要五十萬元?」時,答以:「沒有」(七十九年度偵 字第三○一七號偵查卷七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訊問筆錄)。上訴意旨僅任意摭拾其片 段之供述以相指摘,已難謂有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況證據之取捨,法院原有自由 判斷之職權,證人之陳述前後不一,或不同證人之證逜,究竟孰為可採,法院衡情酌 理予以審定,按之採證法則,原無不合。原判決理由對於證人蘇嘉瑞、蘇清謙及被害 人蘇新川之供述,分別予以取捨,已說明其理由。其採證究違如何之經驗法則或論理 法則,上訴意旨未據具體表明,泛詞指摘,自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又原審審判 期日調查證據時,審判長已提示調查及偵審各筆錄問蘇德和之意見,且於調查證據完 畢前問蘇德和尚有何證據待調查,蘇德和答「無」,並未表示請求傳訊證人鄭秀貞或 尚應調查何項證據。蘇德和在法律審之本院始又為此爭執,自非依據卷內資料執為指 摘之合法上訴理由。依上所述,蘇德和就此部分之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 ㈡蘇德和賭博部分: 按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刑事 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定有明文。蘇德和賭博部分,原審係依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 一項前段論處其罪刑。查該條項係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所列之罪,既經第二審 判決,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蘇德和就此部分復提起上訴,顯為法所不許,應予 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五 月 七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黃 雅 卿 法官 董 明 霈 法官 謝 家 鶴 法官 陳 正 庸 法官 莊 登 照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五 月 十八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8 期 21-26 頁
相關法條 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4 條(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4 條(81.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