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80 年度台上字第 1229 號 刑事
案由摘要:
重傷致人於死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3 月 22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六十二條所謂發覺,並非以有偵查犯罪權之機關或人員確知其人無 誤為必要,而於對其發生嫌疑時,即得謂為已發覺。被告上訴意旨仍以: 其係自首犯罪,為正當防禦行為,係激於義憤而犯罪,及其犯罪情狀顯可 憫恕等等,指摘原判決不當。惟依原判決事實之記載,被告係先行出手砍 傷被害人,被害人與被告之妻當場並未發生不正常關係,與正當防禦及激 於義憤而犯重傷罪之情形不同。而依其犯罪情狀,亦非顯可憫恕。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訴人即被告 吳宗憲 男民國○○○年○月○○日生雲林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農 住台灣省雲林縣東勢鄉○○路二四-一號(在押)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重傷致人於死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八十年一 月二十四日第二審判決(七十九年度上訴字第一九五六號,起訴案號台灣雲林地方法 院檢察署七十九年度偵字第二一四八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被告吳宗憲,因懷恨李色與其妻吳林金英私通約達二十年之久,於民 國七十九年八月三日下午二時餘,見其妻吳林金英乘機車外出,疑係前往與李色會面 。竟基於毀敗李色四肢機能之重傷故意,於其機車上預藏其所有之西瓜刀(刀刃長三 八‧八公分、寬四‧二公分)一把,乘機車隨後跟蹤其妻吳林金英。至同日下午三時 四十五分許,吳林金英途經雲林縣東勢鄉○○路五十三號電線桿前與李色碰面後,先 行離去。被告見狀,妒火中燒,取出預藏之西瓜刀一把,在新建空屋前猛砍李色手腳 共五刀,使李色右側顴部劃割破傷、右上肢前臂手腕至手臂砍傷、腕關節之舟狀骨、 頭狀骨及二、三、四、五撐骨砍斷神經血管斷裂、右上肢前臂背側砍傷、橈骨砍破、 神經砍斷露出、左下肢大腿部砍傷、股動靜脈血管砍斷,有凝血粘着,為致命傷,左 下肢後小腿部砍傷、腓骨砍斷、腓動靜脈血管砍斷,有凝血塊附着,為致命傷。因而 失血過多,休克當場死亡。被告亦因李色持水果刀反抗,而被割傷左手臂,於重傷目 的已達後,即將西瓜刀置於機車上,從容離去。嗣為該空屋之主人吳源住發現,報警 處理。經警循線查獲,並扣得該西瓜刀一把等情。係以上開事實,被告已供承持西瓜 刀砍傷被害人李色手腳等處不諱。被害人因失血過多,當場死亡,亦經檢察官督同法 醫師勘驗屬實,有勘驗筆錄、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現場照片,附卷足稽。並有 扣案之西瓜刀一把,足資佐證。據檢驗該屍體之法醫師游京波證稱:行兇之西瓜刀輕 薄,若欲造成被害人舟狀骨、頭狀骨、撐骨骨折及大腿骨、小腿骨斷裂,須用力猛砍 ,始足致之云云。顯示被告有砍斷被害人手、腳之故意。參以被告於檢察官偵查中坦 承要教訓被害人及證人吳家耀、吳林金英所為之供述,足證被告有毀敗被害人四肢機 能之重傷故意。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理由。而以被告辯稱:沒有重傷之故意,因李 色與被告之妻不正常關係約有二十年,案發當時被告之妻正要上街買東西,途中遇見 李色,李色向被告之妻拉扯,被告當時見狀氣憤,拿刀隨便亂揮,不知砍了幾刀。李 色也拿水果刀刺傷被告手掌。被告離開現場時,李色還沒有死,被告就到警所自首等 語。查據證人即東勢警察分駐所警員吳文堂證稱:我值班至下午四點快換班時,被告 來分駐所說他與李色吵架,他手上有水果刀,我就拿下,叫被告先去敷藥再來。當天 下午四點多,有人來電話說李色死亡。至十一時多,被告來分駐所向分局長說人是他 殺的,我們警方纔知道兇手是被告。被告當天下午四點來分駐所,僅說發生吵架,並 沒有說李色是他殺的等語。參以本件命案係當日下午四時五十分許,由吳源住發現報 案,及被告於當晚十一時四十五分許警局初訊中供承:「我到分駐所報案稱,李色傷 害我(用水果刀),而分駐所請我去驗傷」。足證案發當日下午四時許,被告至警所 報案,僅稱其被李色傷害之事實,並非自首其加害李色之犯行。迨當日下午四時五十 分許,吳源住報案謂李色死亡,警方是時參酌被告報稱其為李色傷害之事實,兩相對 照,對於被告涉嫌加害李色之行為,已發生合理之可疑,即已發覺其犯罪。至警員吳 文堂所稱:「至十一時多,被告來分駐所,向分局長說人是他殺的,我們警方纔知道 兇手是被告」。係指是時始更確知被告所為而言。按刑法第六十二條所謂發覺,並非 以有偵查犯罪權之機關或人員確知其人無誤為必要,而於對其發生嫌疑時,即得謂為 已發覺。被告所辯,顯係避就之詞,殊無足採。至證人吳金練證稱:案發當日下午八 點多,接聽被告電話說,有與李色發生吵架,他有去報案云云。所謂報案,係被告報 稱其為李色所傷害,並非自首其自己犯罪,自不足據為被告有利之證明。分別予以指 駁及說明。並以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二項之罪。公訴意旨認其係犯 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罪,起訴法條,應予變更。被告犯罪後,中華民國八十 年罪犯減刑條例業已公布於八十年一月一日施行,其犯罪時間在七十九年十月三十一 日以前,合於減刑條件,應依該條例予以減刑。因而撤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適用刑 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二項、第三十七條第二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中華民國 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乙類㈢、第四條第二項、第八條、第十五條 ,並審酌被告因被害人與其妻發生不正常關係而萌犯罪動機,其犯罪手段殘暴,及其 於犯罪後已與被害人家屬成立民事上和解,予以適當賠償等一切犯罪情狀,論以使人 受重傷因而致人於死罪,酌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並依犯罪之性質,認有褫奪公權之必 要,宣告褫奪公權陸年。減為有期徒刑六年,褫奪公權三年。扣案之西瓜刀一把,為 供犯罪所用之物,且為被告所有,予以沒收。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檢察官上訴意旨略 以:原判決對被告如何有預見被害人因其重傷行為而發生死亡結果之可能,未據認定 及說明,顯屬判決不載理由。被告上訴意旨仍以:其係自首犯罪,為正當防禦行為, 係激於義憤而犯罪,及其犯罪情狀顯可憫恕等等,指摘原判決不當。惟查原判決事實 認定被告持刀猛砍被害人上下肢體,使之骨折動靜脈血管斷裂,被害人因而失血過多 當場死亡等情。依此記載,被告對其重傷行為足以發生死亡之結果,在客觀上自非不 能預見。縱未於理由內就此特予說明,此一程序上之欠缺,於判決顯無影響。又依原 判決事實之記載,被告係先行出手砍傷被害人,被害人與被告之妻當場並未發生不正 常關係,與正當防禦及激於義憤而犯重傷罪之情形不同。而依其犯罪情狀,亦非顯可 憫恕。至其與自首之條件不合,原判決理由已予敘明。其執此指摘原判決不當,非有 理由。上訴人等之上訴,均應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三 月 二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張 祥 麟 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林 永 謀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柯 慶 賢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三 月 二十七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3 期 563-568 頁
相關法條 8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3、59、62、279 條(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3、59、62、279 條(81.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