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107 年度台上字第 986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107 年 03 月 22 日
裁判要旨:
行為經法院評價為不法的犯罪行為,且為刑罰科處的宣告後,究應否加以 執行,乃刑罰如何實現的問題。依現代刑法的觀念,在刑罰制裁的實現上 ,宜採取多元而有彈性的因應方式,除經斟酌再三,認確無教化的可能, 應予隔離之外,對於有教化、改善可能者,其刑罰執行與否,則應視刑罰 對於行為人的作用而定。倘認有以監禁或治療謀求改善的必要,固須依其 應受威嚇與矯治的程度,而分別施以不同的改善措施(入監服刑或在矯治 機關接受治療);反之,如認行為人對於社會規範的認知並無重大偏離, 行為控制能力亦無異常,僅因偶發、初犯或過失犯罪,刑罰對其效用不大 ,祇須為刑罰宣示的警示作用,即為已足,此時即非不得緩其刑的執行, 並藉違反緩刑規定將入監執行的心理強制作用,謀求行為人自發性的改善 更新。而行為人是否有改善的可能性或執行的必要性,固係由法院為綜合 的審酌考量,並就審酌考量所得而為預測性的判斷,但當有客觀情狀顯示 預測有誤時,亦非全無補救之道,法院仍得在一定之條件下,撤銷緩刑( 刑法第 75 條、第 75 條之 1 參照),使行為人執行其應執行之刑,以 符正義。由是觀之,法院是否宣告緩刑(含緩刑期間長短、有無附加負擔 或條件,及緩刑期內是否付保護管束),有其自由裁量的職權,基於尊重 法院裁量的專屬性,對其裁量宜採取較低的審查密度,祇須行為人符合刑 法第 74 條第 1 項所定的條件,法院即得宣告緩刑,與行為人犯罪態樣 、情節是否重大,並無絕對必然的關聯性;倘事實審法院未有逾越法律所 規定的範圍,或恣意濫用其權限,即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以為第三審上 訴的理由。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07年度台上字第986號 上 訴 人 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簡美慧 被 告 袁○鴻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 院中華民國107 年1 月5 日第二審判決(106 年度上訴字第2855 號;起訴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105 年度偵字第28430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 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 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 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 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稱:㈠關於適用刑法第59條部分:被告袁 ○鴻參與本件毒品交付及價金的收受,使毒品交易得以順遂 完成,造成毒品的流通、擴散、蔓延,如何能認其惡性非輕 ?縱令認為被告惡性較商定販毒內容之姓名年籍不詳、綽號 「鋼鐵人」的成年男子為輕,如何能當然得出應適用刑法第 59條酌減其刑的結論?況且,被告犯罪動機、目的、毒品數 量多寡、所生危害,均屬得於法定刑內審酌量刑的標準,並 非可以作為適用刑法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的依據,而被告於 偵、審中坦承犯行,既已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 項 減輕其刑,復納入刑法第57條科刑審酌事由,如何能再以刑 法第59條為重複評價?又若恣意適用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而 予輕判,顯然不符合立法本旨。參諸被告正值年輕體健之年 ,並非不能謀生,又無面臨經濟窘迫的壓力而不得不鋌而走 險的事由,卻僅貪圖蠅頭小利而甘於聽令販毒者差遣進行毒 品交易,危害他人身體健康,破壞社會法秩序,以當今國人 對於毒品犯罪深惡痛絕的國民法律感情,如何能認被告的行 為,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而堪予憫恕?又被告遭查獲 時,尚有11包愷他命,足認被告原本並非僅欲完成1 次毒品 交易,原審於量刑時,並未說明及此,顯有判決理由不備的 情形。㈡關於緩刑宣告部分:被告的家庭功能是否正常、有 無工作或是否在學,與被告是否有再犯之虞,並無任何必然 關聯性,稽諸被告與「鋼鐵人」素未謀面,即輕易聽信指示 ,參與毒品交易,顯見法治觀念薄弱、自我控制及約束力不 足,其所犯之罪,又係販毒重罪,嚴重影響社會治安及國家 利益,實不宜宣告緩刑;況且,被告明知故犯而觸犯法網, 若僅因初犯,即可獲得緩刑的寬典,將使社會大眾誤認縱罹 重罪,只要是初犯,必然無須入監服刑,或抱持著「販毒只 要沒被抓到,就可以輕鬆賺進錢財;就算被抓到,坦承就沒 事」的僥倖心態,恐將大幅降低販賣毒品犯罪的成本與風險 而助長毒害蔓延,絕非社會人民之福。而販賣毒品罪既係立 法者明定為應予嚴懲的重罪,就社會國民而言,亦係深惡痛 絕的犯罪,原審猶對觸犯販毒罪的被告宣告緩刑,實有未當 等語。 三、惟查: ㈠是否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量減輕被告的刑度,係實體法上 賦予法院得依職權裁量的事項,除其裁量權的行使,明顯違 反法律所規定的要件或公平、比例原則外,不得任意指為違 法。 原判決業於其理由欄參-一-㈤內,敘明:毒品危害防制條 例第4 條第3 項所示之販賣第三級毒品罪,其法定本刑為「 7 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7 百萬元以下罰金」,刑 度甚重。然同為販賣第三級毒品,原因、動機顯有不一,情 節亦未必盡同,或有大盤毒梟者,亦有中、小盤之盤商者, 甚或僅止於吸毒者之友儕間互通有無而類似有償轉讓者均有 之,其販賣行為的惡性與造成危害社會的程度均有異,然法 律科處此類犯罪,所設法定最低本刑一概為7 年以上有期徒 刑,且無轉寰餘地,則苟被告的行為情狀處以適當之刑,即 足以懲儆,並可達到防衛社會的目的者,非不可依客觀的犯 行與主觀的惡性,加以考量其情狀,是否有可憫恕之處,適 用刑法第59條的規定酌量減輕其刑,期使個案裁判的量刑, 能斟酌至當,符合比例原則。衡諸本件被告並非實際出面與 買毒者商定販毒內容的人,僅係為圖蠅頭小利,代「鋼鐵人 」交付毒品予買毒者而已,其惡性顯較「鋼鐵人」為輕,而 本件雖尚有多包毒品扣案,惟被告所共同販賣既遂的愷他命 僅1 包(重量即含袋毛重僅1.966 公克),交易金額僅2 千 元,足認縱僅科以法定最低本刑,仍不免有情輕法重之感, 堪以憫恕;另就檢察官第二審上訴意旨指摘不應適用刑法第 59條之規定酌減其刑云云,說明如何認為無理由等旨。經核 於法並無不合。此部分上訴意旨,係就原審量刑適法職權的 行使,及原判決已明白論斷的事項,再為爭執,難認係適法 的第三審上訴理由。 ㈡行為經法院評價為不法的犯罪行為,且為刑罰科處的宣告後 ,究應否加以執行,乃刑罰如何實現的問題。依現代刑法的 觀念,在刑罰制裁的實現上,宜採取多元而有彈性的因應方 式,除經斟酌再三,認確無教化的可能,應予隔離之外,對 於有教化、改善可能者,其刑罰執行與否,則應視刑罰對於 行為人的作用而定。倘認有以監禁或治療謀求改善的必要, 固須依其應受威嚇與矯治的程度,而分別施以不同的改善措 施(入監服刑或在矯治機關接受治療);反之,如認行為人 對於社會規範的認知並無重大偏離,行為控制能力亦無異常 ,僅因偶發、初犯或過失犯罪,刑罰對其效用不大,祇須為 刑罰宣示的警示作用,即為已足,此時即非不得緩其刑的執 行,並藉違反緩刑規定將入監執行的心理強制作用,謀求行 為人自發性的改善更新。而行為人是否有改善的可能性或執 行的必要性,固係由法院為綜合的審酌考量,並就審酌考量 所得而為預測性的判斷,但當有客觀情狀顯示預測有誤時, 亦非全無補救之道,法院仍得在一定之條件下,撤銷緩刑( 刑法第75條、第75條之1 參照),使行為人執行其應執行之 刑,以符正義。由是觀之,法院是否宣告緩刑(含緩刑期間 長短、有無附加負擔或條件,及緩刑期內是否付保護管束) ,有其自由裁量的職權,基於尊重法院裁量的專屬性,對其 裁量宜採取較低的審查密度,祇須行為人符合刑法第74條第 1 項所定的條件,法院即得宣告緩刑,與行為人犯罪態樣、 情節是否重大,並無絕對必然的關聯性;倘事實審法院未有 逾越法律所規定的範圍,或恣意濫用其權限,即不得任意指 摘為違法,以為第三審上訴的理由。 原判決復於其理由欄參-二-㈢內,指出:被告未曾因故意 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的宣告,其因一時失慮,致罹刑章, 犯後已跟隨父親而有正當工作,且報名參與大學考試,家庭 功能正常,對其有相當的約束力,乃認被告經此偵、審教訓 ,當能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而有暫不執行刑罰為適當 的情狀,爰諭知緩刑5 年,期間併付保護管束及課予負擔( 提供240 小時義務勞務)。並就檢察官第二審上訴意旨指摘 不應宣告緩刑云云,另說明:刑罰除相對應被告的責任外, 仍應考量使被告能儘早回歸社會,特別是如本件如此年輕的 被告,倘使其入監服刑,將來恐難順利回歸社會,而被告的 家庭功能,既對被告仍有相當程度的拘束力,並無使其非入 監執行不可的必要等旨。經核於法亦無不合。此部分上訴意 旨,仍就法院緩刑宣告職權的適法行使,依憑主觀指摘欠當 ,尚非適法的上訴第三審理由。 ㈢綜上所述,應認本件檢察官之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 予以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 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7 年 3 月 22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洪 昌 宏 法官 吳 信 銘 法官 許 錦 印 法官 李 釱 任 法官 王 國 棟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107 年 3 月 27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76 期 106-112 頁
相關法條 8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7、59、74、75、75-1 條(105.11.30)
  • 刑事訴訟法 第 377 條(106.11.16)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第 4、17 條(105.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