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102 年度台上字第 2029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傷害致人於死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102 年 05 月 16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傷害致人於死、致重傷罪,係因犯傷害罪致發 生死亡或重傷結果之「加重結果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二項重傷致 人於死罪,亦相同),依同法第十七條之規定,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 發生為其要件,所謂能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行為人主觀上有無預 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 故意範圍。故傷害行為足以引起死亡或重傷之結果,如在通常觀念上無預 見之可能,或客觀上不能預見,則行為人對於被害人因傷致死或重傷之加 重結果,即不能負責。此所稱「客觀不能預見」,係指一般人於事後,以 客觀第三人之立場,觀察行為人當時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不可能預見而言 ,惟既在法律上判斷行為人對加重結果之發生應否負加重之刑責,而非行 為人主觀上有無預見之問題,自不限於行為人當時自己之視野,而應以事 後第三人客觀立場,觀察行為前後客觀存在之一般情形(如傷害行為造成 之傷勢及被害人之行為、身體狀況、他人之行為、當時環境及其他事故等 外在條件),基於法律規範保障法益,課以行為人加重刑責之宗旨,綜合 判斷之。申言之,傷害行為對加重結果(死亡或重傷)造成之危險,如在 具體個案上,基於自然科學之基礎,依一般生活經驗法則,其危險已達相 當之程度,且與個別外在條件具有結合之必然性,客觀上已足以造成加重 結果之發生,在刑法評價上有課以加重刑責之必要性,以充分保護人之身 體、健康及生命法益。即傷害行為與該外在條件,事後以客觀立場一體觀 察,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已具有相當性及必然性,而非偶發事故,須加以 刑事處罰,始能落實法益之保障,則該加重結果之發生,客觀上自非無預 見可能性。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二年度台上字第二○二九號 上 訴 人 紀利澤 選任辯護人 許哲嘉 律師 上 訴 人 曾志明 上列上訴人等因傷害致人於死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 分院中華民國一○二年二月七日第二審判決(一○一年度上訴字 第一三三九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一○○年度 偵字第一二一七七、一二六六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上訴人紀利澤上訴意旨略稱:依被害人連○○之解 剖報告書、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鑑定結果,可知被害人之死亡原因 ,固為失血過多及敗血性休克,惟因其本身患有酒精性肝硬化等 病症致免疫機能低下、凝血功能不佳,均與死亡結果有直接相關 ,且病徵亦未顯露於外在,依案發當時情形,伊在客觀上對於案 發現場因同案被告溫宏興等人所為傷害行為所致生死亡結果,如 何有預見可能性,已非無疑,尚難遽認伊客觀上已能預見案發當 時被害人有被毆擊致死亡之危險,對此死亡結果之發生有預見之 可能,並賦予伊應有防範避免對被害人發生死亡結果之義務。原 判決就上開有利於伊之解剖報告與鑑定意見,並未說明其不予採 納之理由,漏未詳予衡酌倘被害人於案發前並未罹患上開病症, 則單以原判決所認定伊所為以腳踹踢被害人之左腹部、左肋骨等 非要害部位多次之傷害行為,是否仍足以發生被害人死亡之加重 結果?遽為不利伊之認定,自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又原判決 理由謂加重結果之相當因果關係,須以存在之事實為基礎加以客 觀事後審查,而非以被害人屬身強體健者或屬通常人之基礎審查 之等語,亦即以客觀存在之事實,即導出行為人必然對於客觀存 在事實所導致結果存有預見可能性,將法院認事用法之審查空間 壓縮至零,此因果關係之論斷,亦有誤解,難認適法;上訴人曾 志明上訴意旨略稱:㈠依法務部法醫研究所就被害人死因之鑑定 結果,其真正死因與伊等人之毆打並無直接關係,若非死者本身 之酒精性脫隱症、黃膽、貧血等嚴重肝硬化之併發症,當不致於 因傷害行為即產生死者死亡結果,伊對死者之死亡客觀上無預見 可能性存在,何來須負傷害致死之罪責?又伊與死者本身非熟識 ,無從了解其病情,且案發當時,死者係因同行口角,為和事佬 角色,突然站起來遭同案被告溫宏興、紀利澤等人毆打,伊根本 無時間反應,此情節下實難苛責伊對死者死亡事實,即會「在輕 度外傷下即因凝血功能不全造成大出血及死亡之結果」,客觀上 有預見之可能性。原判決理由中未說明伊對於客觀上可預見之依 據,自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㈡依原判決所載證人陳奕維、程 信雄、蘇振瑩、郭寬裕、林秋良歷次證述,其中陳奕維所述前後 矛盾不一,自其他證人證述中可知伊案發當時並無毆打死者。證 人溫宏興雖曾稱有看到伊打被害人巴掌云云,惟溫宏興實係本次 事故之肇事者,亦為本案之共犯,其證言本有推諉卸責、及企圖 栽贓他人之虞,此參其餘在場之證人,均有證述證人溫宏興毆打 死者,惟溫宏興自己其後竟均否認有動手毆打死者,故其證詞顯 非可採。又伊雖有毆打訴外人蘇振瑩,惟此係因伊進入包廂欲了 解事情之經過時,蘇振瑩即揚言要找黑道,伊始掌摑蘇振瑩,此 時因伊係與死者連○○處在相對位置,衡情自無同時毆打連○○ 之可能,況由蘇振瑩於一審之供述,亦可證實伊從未離開蘇振瑩 之身旁,足認伊確實未毆打連○○,原判決謂伊對於連○○之死 亡係本件傷害致死罪之共同正犯,顯與事實不符各云云。 惟查,原判決依憑上訴人等不利於己之部分供述,證人蘇振瑩、 程信雄、郭寬裕、林秋良、陳奕維、溫宏興、廖松奎之證詞,現 場照片、案發現場監視器錄影畫面翻拍照片、財團法人佛教慈濟 醫院台中分院出具蘇振瑩之診斷書、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出具 之程信雄、連○○診斷證明書、連○○之解剖報告、解剖現場照 片、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相驗屍體證明書,台灣高等法院被 告(曾志明)全國前案紀錄表等證據,資以認定上訴人等有原判 決事實欄所記載之犯罪事實,因而維持第一審關於論處上訴人等 共同傷害人之身體,因而致人於死罪刑(曾志明,累犯,處有期 徒刑七年十月;紀利澤處有期徒刑八年十月)部分之判決,駁回 上訴人等在第二審之上訴,已詳述其所依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 。對於曾志明辯稱:伊當時不知係何人叫被害人等不要離開,伊 並沒有說不准離開。又伊僅打被害人蘇振瑩一巴掌,並未毆打被 害人連○○;紀利澤辯以伊當時只是進去看到一個手上刺青的人 跑過來要打伊,伊僅站在哪裡不讓該人站起來。伊並未毆打被害 人連○○各云云。經綜合調查證據之結果,認係卸責之詞,不足 採信,分別在判決理由內詳予指駁,並說明其證據取捨及判斷之 理由。且敘明:⑴曾志明出手毆打連○○之頭部、紀利澤以腳踢 連○○胸腹部等情,已經證人溫宏興、陳奕維證述在卷,大致相 符,且曾志明與溫宏興分別為案發地點「醉情人卡拉OK」實際、 名義負責人,兩人間無仇隙,溫宏興不可能無端誣陷曾志明,且 本案案發初始,溫宏興於偵查及其第一審準備程序固未指述曾志 明毆打被害人連○○之事,然曾志明在該案出資為溫宏興選任辯 護人及辦理交保,又有與被害人連○○家屬洽談和解以減輕溫宏 興刑責之舉,溫宏興基於自利及隱惡心理,致未指述曾志明犯行 自不違情理,本件應係溫宏興事後不甘獨撐如此重罪,曾志明卻 逍遙法外,方為翻供指認。又陳裕維與曾志明為同造立場,於另 案(原審九十八年度上訴字第一○三五號被告溫宏興、廖松癸) 中,曾志明非屬被告,故曾志明有無毆打被害人,於該案非屬重 要關係事項,陳裕維於該案中未指述曾志明犯行,並不違事理。 又陳裕維稱曾志明有打被害人,其於偵查及本案第一審所證亦均 相符。依溫宏興及陳奕維證詞觀之,溫宏興原即在包廂內,發生 事端後,曾志明進入包廂,再約五分鐘後,陳奕維始進入包廂, 溫宏興見曾志明先後掌摑蘇振瑩及被害人連○○,陳奕維則僅見 曾志明打一人,以此先後順序觀之,陳奕維所見遭曾志明毆打之 人,自係被害人連○○無訛。至陳奕維雖曾表示其與溫宏興為同 學,惟亦證述:溫宏興沒有要頂替別人,廖松癸是頂替「阿旺」 ,曾志明只有交代我們說不能講說他有打人,曾志明的意思說到 時候就說都是廖松癸打的等語,足證陳奕維亦無誣陷曾志明之理 ,參以其餘證人即被害人等非與曾志明等人熟稔,又被要求低頭 ,而無法窺得案發全部情形,則自應以當時能自由活動及觀察之 共同被告、共犯所證較為完整,且溫宏興於自己所涉傷害致死案 件中,於警詢、偵訊時明知被害人連○○已死亡,仍坦承有毆打 連○○之行為,應無欲將此事推諉予曾志明而卸責之意。綜上, 足證被害人連○○確係先遭曾志明及溫宏興毆打頭部,其後紀利 澤及「阿海」之人再行加入毆打連○○。⑵本件僅係因玩骰子發 生衝突,連○○復非爭端之肇始當事人,事後曾志明尚欲以敬酒 之方式言和,足見曾志明與其他共犯等人主觀上僅有普通傷害之 犯意聯絡,並無殺人之犯意,惟曾志明、紀利澤與其他共犯在客 觀上非不能預見被害人連○○或患有宿疾重病,不堪毆打凌辱, 且人之頭、臉、頸、胸、腹等部位內有多種重要器官,倘多次以 拳頭毆打並以腳踹踢該些部位,可能引起頭臉出血、肋骨斷裂、 內臟破裂,導致大量出血而死亡之結果,雖渠等主觀上僅為發洩 不滿情緒並無意殺人,並確信連○○係酒醉睡著,而均未預見連 耀亭會因此而死亡,惟既然因普通傷害造成連○○死亡之結果, 自應對連○○之死亡,負傷害致人於死之罪責。雖檢察官相驗資 料、法醫研究所鑑定結果等,均顯示被害人本身患有肝病及其併 發症,然審查上訴人等犯行與被害人連○○死亡是否具因果關係 ,應以此存在之事實為基礎加以客觀事後審查,而非以被害人屬 身強體健者或屬通常人之基礎審查之,被害人遭上訴人等人毆打 踹踢多處器官出血,凝血功能又不全,自足使其大量出血休克死 亡,本案又無上訴人等及共犯以外人之行為造成被害人連○○死 亡結果,則上訴人等之毆打踹踢行為與被害人連○○死亡結果自 有相當因果關係。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鑑定意見係以「若傷者連耀 亭生前無肝病及其併發症」為認定基礎,此並非上訴人等行為當 時所存在之客觀事實,尚無從為上訴人等有利之認定。上訴人等 主觀上雖僅有普通傷害之犯意聯絡,然客觀上非不能預見被害人 或患有宿疾重病,自應負傷害致人於死之罪責各等語甚詳。 原判決所為論述,核與卷證資料相符,從形式上觀察,並無足以 影響判決結果之違背法令之情形。按㈠認事採證、證據之取捨及 證據證明力之判斷,俱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無違背證據法則 ,自不能指為違法。又證人供述之證據前後縱有差異,事實審法 院依憑證人前後之供述證據,斟酌其他證據,本於經驗法則與論 理法則,取其認為真實之一部,作為判斷之證據,自屬合法。本 件原審審酌上開證據,據此認定上訴人等有本件之犯罪事實。對 於上訴人等之辯解,認不足採,已分別在判決內詳述其認事採證 、證據取捨及判斷之理由,核與證據法則並無違背,為其職權之 適法行使,自不能指為違法。曾志明上訴意旨㈡所指,置原判決 已說明之事項或屬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任意指摘,自 非適法之上訴第三審理由。㈡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傷害致 人於死、致重傷罪,係因犯傷害罪致發生死亡或重傷結果之「加 重結果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二項重傷致人於死罪,亦相 同),依同法第十七條之規定,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 其要件,所謂能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行為人主觀上有無 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 意時,則屬故意範圍。故傷害行為足以引起死亡或重傷之結果, 如在通常觀念上無預見之可能,或客觀上不能預見,則行為人對 於被害人因傷致死或重傷之加重結果,即不能負責。此所稱「客 觀不能預見」,係指一般人於事後,以客觀第三人之立場,觀察 行為人當時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不可能預見而言,惟既在法律上 判斷行為人對加重結果之發生應否負加重之刑責,而非行為人主 觀上有無預見之問題,自不限於行為人當時自己之視野,而應以 事後第三人客觀立場,觀察行為前後客觀存在之一般情形(如傷 害行為造成之傷勢及被害人之行為、身體狀況、他人之行為、當 時環境及其他事故等外在條件),基於法律規範保障法益,課以 行為人加重刑責之宗旨,綜合判斷之。申言之,傷害行為對加重 結果(死亡或重傷)造成之危險,如在具體個案上,基於自然科 學之基礎,依一般生活經驗法則,其危險已達相當之程度,且與 個別外在條件具有結合之必然性,客觀上已足以造成加重結果之 發生,在刑法評價上有課以加重刑責之必要性,以充分保護人之 身體、健康及生命法益。即傷害行為與該外在條件,事後以客觀 立場一體觀察,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已具有相當性及必然性,而 非偶發事故,須加以刑事處罰,始能落實法益之保障,則該加重 結果之發生,客觀上自非無預見可能性。原判決理由已敘明人之 頭、臉、頸、胸、腹等部位內有多種重要器官,倘多次以拳頭毆 打並以腳踹踢該些部位,可能引起頭臉出血、肋骨斷裂、內臟破 裂,導致大量出血而死亡之結果,而上訴人等與共犯共計四人, 先由溫宏興、曾志明徒手掌摑連○○之頭部,致連○○跌坐沙發 上,紀利澤與「阿海」旋以腳踹踢連○○之左腹部、左肋骨多次 ,致連○○當場流鼻血,並受有左側顳部局部出血、口部四周及 嘴唇皮下出血、左側肋骨下方大面積外傷性出血、左側第八、九 、十根肋骨骨折、左側後腹腔外傷性出血(使左腎周圍出血)、 脾臟撕裂傷併出血休克等傷害,雖上訴人等僅有傷害之故意,並 無殺人之犯意,然渠等客觀上非不能預見連○○或患有宿疾重病 ,不堪如此毆打頭部及臉部,自應對連○○之死亡結果,負傷害 致人於死罪責。亦即上訴人等共同傷害連○○,致其受有嚴重之 傷勢,從一般人事後第三人之立場觀之,雖連○○本有嚴重酒精 性肝硬化及其併發症,然如此嚴重之傷勢,造成多處器官出血, 凝血功能又不足,自足使連○○大量出血死亡,客觀上難認連耀 亭之死亡純屬偶然,而無預見可能。原判決認上訴人等共同傷害 行為,與連○○之死亡結果,有相當因果關係,且客觀上並非不 能預見,應負傷害致人於死罪責,經核並無不合。自無紀利澤上 訴意旨,及曾志明上訴意旨㈠所指之違法。又上訴人等其餘上訴 意旨所指,或對於原判決究竟如何違背法令,並未依卷內訴訟資 料為具體之指摘,或徒憑己意,就屬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 使,及於原判決本旨不生影響或已經說明事項,任意指摘為違法 ,核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均不相適合。 又上訴人等對於想像競合之剝奪人行動自由部分,復未置一詞, 應認其等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均予以駁回。至原判決認上訴 人等想像競合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罪刑(毆 打被害人程信雄、蘇振瑩)部分,核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 條第一款所定不得上訴第三審之案件,其想像競合之重罪(傷害 致人於死及剝奪人行動自由)部分之上訴既不合法,則對於不得 上訴第三審部分,即無從審究,應併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二 年 五 月 十六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黃 一 鑫 法官 張 春 福 法官 吳 三 龍 法官 李 錦 樑 法官 宋 明 中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二 年 五 月 二十二 日 E
資料來源:
司法院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66 期 18-27 頁
相關法條 3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7、277、278 條(100.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