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格式

本畫面之內容係由程式自動解析並重新分段編排,正確之分段應以原內容為準。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 年台上字第 1174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6 月 08 日
裁判案由:損害賠償等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九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一一七四號
上 訴 人 甲 ○ ○

乙 ○ ○
21丙○○○
2樓
丁 ○ ○戊○○○己○○○
之1
庚 ○ ○
號4
辛 ○ ○
壬 ○ ○
癸 ○ ○
子 ○ ○
丑 ○ ○
巷5共 同訴訟代理人 蔡 奉 典律師被 上訴 人 國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17法定代理人 寅 ○ ○訴訟代理人 蘇 遠 成律師
陳 漢 洲律師王 展 星律師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四月十三日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第二審判決(九十二年度重上字第一五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原判決除假執行部分外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理 由本件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或其前手分別於民國八十一年、八十二年間向被上訴人買受坐落台中縣太平市○○段八三八地號土地上之「香格里拉」大樓(地下一層、地上五層鋼筋混凝土構造之店舖兼住宅社區)房地一戶,各自所有之建物門牌號碼如原判決附表一所示或及停車位(下稱系爭建物)。被上訴人為系爭建物之起造人,由被上訴人之職員即第一審共同被告林序予、宋鴻正、謝斌及陳仁澤等四人(下稱林序予等四人)負責設計、監造,第一審共同被告三井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三井公司)負責承造,由該公司職員即第一審共同被告蔡忠志、洪煥昇負責監督施工及材料管理等。詎系爭大樓於施工時,竟未落實監造與現場監工,即發生有下列瑕疵:二樓G5、G、G、G、G原設計應施作八座結構主樑,未依法辦理變更設計,亦未重新進行結構安全之分析評估,逕予省略未按圖施作;且一樓結構挑高設計,未按圖施作、柱主筋未依規定預留搭接之鋼筋仍繼續往上建築、樑柱主體結構,實作尺寸嚴重縮水與設計不符、混凝土搗實不確實,施工不良造成蜂窩,鋼筋間距不足,多處混凝土中空未確實澆灌(經檢查出四十三處)、箍筋間距均較設計圖之間距為大、未按圖柱鋼筋斷面箍筋之施作、地下室部分柱與水箱共構會產生短柱效應,以致柱與水箱接頭處剪力大增,並未增加該處箍筋量、樑柱尺寸不足,多處樑、柱主鋼筋間距過小或幾乎無間距(經檢查出二十處)、樑主筋未錨碇不良、永安街三二號(即B十六區)三樓丑○○住處編號四G二七樑主筋不足等情,致八十八年九月二十一日發生九二一地震時,大部分底樓之柱子混凝土剝落、鋼筋脆性破壞裸露,樑柱嚴重爆裂,致生公共危險,經台中縣政府會同鑑識機關勘查判定為危險建築,應拆除重建。林序予等四人及蔡忠志、洪煥昇涉犯違反建築法,經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下稱台中地檢署)檢察官起訴在案。上述重大瑕疵,被上訴人故意隱瞞未告知上訴人或其前手,上訴人乙○○、丙○○○、子○○、辛○○、癸○○(下稱乙○○等五人)依序受讓前手或前前手馮添德、丁秀絨、鄭梅枝、楊耀武、詹春龍之債權,上訴人壬○○則代位前手曾桂珍,及其餘上訴人自得依民法第三百五十四條、第三百五十九條、第三百六十五條之規定解除與被上訴人間之買賣契約;且被上訴人所交付買賣之系爭建物,有上述重大瑕疵,經判定為危險建物,應拆除重建,為不完全給付,上訴人亦得適用(或類推適用)民法第二百五十六條之規定解除契約,並請求損害賠償。上訴人乃以訴狀繕本送達為解除契約之意思表示,契約既經解除,依同法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一款、第二款之規定,被上訴人即應返還已受領之價金,加付自受領時起算之利息,一併賠償上訴人所支出契稅、登記費用等之損害。又被上訴人違反建築法第三十九條之規定,林序予等四人、蔡忠志、洪煥昇等人涉犯違反建築法,侵害上訴人之權利。彼等違反建築技術成規屬於保護他人之法律,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第一百八十五條之規定,對上訴人應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又林序予等四人係被上訴人之職員,蔡忠志、洪煥昇為三井公司之職員,彼等因執行職務而不法侵害上訴人之權利,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規定,被上訴人及三井公司與林序予等四人、蔡忠志及洪煥昇對上訴人應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等情,爰依解除契約後之回復原狀請求權、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求為被上訴人、林序予等四人、蔡忠志、洪煥昇及三井公司連帶給付上訴人各如第一審判決附表一所示之金額及利息之判決(第一審判決上訴人敗訴後,提起第二審上訴,上訴人甲○○、庚○○、辛○○、癸○○,子○○於原審減縮或擴張請求金額各如原判決附表【下稱附表】二所示,上訴人又撤回對三井公司及林序予等四人、蔡忠志、洪煥昇之訴,僅對被上訴人請求,並撤回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請求,嗣後又陳明先位聲明,依物之瑕疵擔保或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法律關係解除買賣契約,請求返還買賣價金及賠償其損害,並追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請求被上訴人給付如附表二所示之金額及利息,暨追加備位聲明,依物之瑕疵擔保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給付減少價金及利息如附表三所示。另第一審共同原告楊美玉、李湘君、陳燕玉經第一審判決敗訴,未聲明不服,已告確定)。
被上訴人則以:系爭建物並無瑕疵,縱認有瑕疵,於契約成立之前即已存在,伊以建物之現狀交付,屬依債務本旨而為給付,並無可歸責之事由;伊為定作人,未參與施作,對瑕疵不知情,並無故意不告知瑕疵之情事,且交付已逾六個月,上訴人不得行使契約解除權。況該瑕疵已修復完成,尚不構成不完全給付,且地震發生後,上訴人已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乃遲至九十年十月間始提起本件訴訟,其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已逾二年時效而消滅。又乙○○等五人及壬○○與伊就系爭建物並未成立買賣關係,自不得依買賣之法律關係,請求伊負物之瑕疵擔保或不完全給付之責任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駁回其上訴及追加之訴,無非以:上訴人主張之事實,固提出台中地檢署九十年度偵字第一四三六號檢察官起訴書、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土地暨建物登記簿謄本、台中縣稅捐稽徵處契稅繳款書、登記費用保管單、系爭建物付款辦法表、債權轉讓同意書、存證信函、台灣台中地方法院(下稱台中地院)九十年度訴字第一八六二號及原法院九十二年度上訴字第一○○七號刑事判決等件為證,且系爭建物存有上述瑕疵之事實,亦經台中地檢署檢察官會同交通大學鄭復平教授勘驗鑑定屬實,並經台中地院刑事庭勘驗現場查明屬實,製有鑑定報告、勘驗筆錄及現場照片附於上揭刑事案卷可稽,亦經證人洪呈和、黃添坤於上開刑事案件審理中證述屬實,且有系爭建物擬定修繕補強計劃第一階段報告共二冊可按,堪以認定。被上訴人雖辯稱上述瑕疵業已修復,並提出詳細修復時期說明、相片及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八十九年一月十四日複測鑑定報告書等件為證,然查上開複測鑑定報告書所載鑑定內容,並未就上述各項瑕疵,是否已修復完成等情加以說明。又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所提之九二一震災受損建築物安全鑑定小組鑑定書,尚就洪呈和技師之重建鑑定意見加以討論,並作成系爭建物可作修繕補強之最終鑑定,有該委員會九十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台內營字第○九一○○八二六三二號、九十一工程術字第九一○一二四七一號函在卷足憑,則系爭建物並未如被上訴人所稱已修繕完成之情事。被上訴人上述之抗辯,要無可採。次查,上述項之瑕疵,依系爭大樓建築圖上,有被上訴人及其原法定代理人蔡鎮宇之簽章,且據三井公司、林序予等人均稱「設計圖上雖有八根樑,但業主基於入口中庭整體使用及造型之考量,要求檢討是否可以取消,經檢討評估結果,……,而加以取消」等語,顯見該八根樑柱未依設計圖施作,乃應業主即被上訴人之要求,被上訴人當無不知之理。則被上訴人明知有上述項之瑕疵而未告知上訴人,上訴人就此部分之瑕疵行使契約解除權,即不受民法第三百六十五條所定六個月之限制,應可認定。是被上訴人辯稱伊為系爭建物之定作人,該建物縱有上開八根樑未施作之瑕疵,亦不知情,且交付已逾六個月,上訴人之契約解除權已消滅云云,亦不足採。又九二一地震震度達六級以上,為眾所周知之事實,其震度已超過系爭建物設計規範值,但周邊樑柱並未明顯受損破壞,足證系爭建物縱有上述項之瑕疵,並未影響於結構安全。且系爭建物經上訴人或其前手使用多年,已有損耗,況除上述瑕疵外,其餘部分仍稱完好。衡酌系爭建物之價值甚大,兼以上訴人或其前手已使用收益多年,並上述瑕疵於結構安全無虞等情,認上訴人以系爭建物應予重建為由,主張解除契約,顯失公平,即屬無據。至上述項至項之瑕疵,或為施工過程之瑕疵,或非肉眼所能辨別,而被上訴人係委託三井公司施作,既未參與施作,自不能因建築圖上有該公司及原法定代理人蔡鎮宇之簽章,即認定其明知此部分之瑕疵。此外,上訴人又未舉證證明被上訴人就該部分之瑕疵,屬明知而故意不告知上訴人,故其就此部分之瑕疵行使契約解除權或請求減少價金,即應受民法第三百六十五條第一項所定六個月之限制。而於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台中地檢署檢察官於八十九年三月十六日會同鑑定人及社區代表李隆輝、丑○○等人勘驗系爭建物受損情形,李隆輝、丑○○等人即於同年月二十四日具狀敘明系爭建物之瑕疵情形,有檢察官履勘現場筆錄及陳述狀在卷可憑。上訴人於該時即已知悉上述瑕疵存在,應可認定。則上訴人遲至九十年十月二十四日始提起本件訴訟,主張被上訴人就上述瑕疵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顯已逾六個月,要無庸疑。是被上訴人辯稱上訴人就此部分之瑕疵,已逾六個月而不得行使契約解除權云云,尚堪採信。按給付係以交付特定物為標的者,應以契約成立時之現狀交付之,即使該特定物於契約成立時,即有瑕疵存在,茍以現狀交付,仍屬依債務本旨而為給付,尚不構成不完全給付。是不完全給付之構成,必以瑕疵係於契約成立後發生,始足當之,如瑕疵於契約成立時即已存在,則或為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問題,不構成不完全給付。因之,系爭建物如有瑕疵,該瑕疵於買賣契約成立之前即已存在者,被上訴人以現狀交付,屬依債務本旨而為給付,尚不構成不完全給付。查系爭建物係於八十一年十二月間完工,即有上述各項瑕疵,該瑕疵係因被上訴人設計變更所致,自屬可歸責於被上訴人之事由。丁○○、己○○○及子○○之前前手鄭梅枝、辛○○之前手楊耀武、壬○○之前手曾桂珍等人(下稱丁○○等五人)依序在完工後之八十二年三月十四日、同年八月五日、同年十月二十九日、同年九月七日、同年九月三日向被上訴人購買,丁○○等五人不得請求被上訴人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而癸○○之前前手詹春龍、甲○○、戊○○○、丑○○、庚○○及乙○○之前手馮添德、丙○○○之前手丁秀絨等人(下稱癸○○等七人)依序在完工前之八十年十月二十九日、同年十月二十九日、同年八月二十日、同年八月二十一日、同年十二月二十日、同年十月二十九日、同年十月二十九日向被上訴人購買,被上訴人即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癸○○等七人自得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損害。又系爭建物上述之瑕疵,並未影響於結構之安全,且被上訴人於九二一地震後之八十八年十月十六日與社區管理委員會達成修復協議,兩造已達成修繕之合意。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為九二一震災後各受損建物修繕重建鑑定之專業最高裁決機構,該委員會暨內政部「九二一震災受損建築物安全鑑定小組」參照各方相關意見及履勘現場查驗,並整合補強或重建等方案之利弊,作成系爭建物可作修繕補強之最終鑑定,應屬可採。復參酌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認為「建築物未有傾斜異樣,研判在容許安全範圍內,混凝土剝落及裂紋皆可由工程技術予以修復」等情,認為癸○○等七人所受之損害,即應以修繕補強期間所為之工程費用暨生活上必要支出及所失利益為限。惟癸○○等七人就上開所受之損害,並未於本件訴訟中提出任何數額及證明方法;備位聲明亦僅主張依物之瑕疵擔保之法律關係請求減少價金,依民事訴訟應循當事人進行主義之法理,就此部分,自無從審查認定,要屬當然。又查,系爭建物係被上訴人委由三井公司承攬施作建造,為兩造所不爭執,上述項之瑕疵所指八根樑未加施作,被上訴人既經交由專業評估後加以更改,且震度達六級以上之九二一地震,已超過設計規範值,但周邊樑柱並未明顯受損破壞,則其上述之行為,尚難令其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至上述項至項之瑕疵,或為施工過程之瑕疵,或非肉眼所能辨別,被上訴人為定作人,既未參與施作,且不知有上述之瑕疵,自不能令其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末查,上訴人就上述項至項之瑕疵,主張被上訴人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應受民法第三百六十五條第一項所定六個月之限制,已如前述,而上訴人遲至九十年十月二十四日始提起本件訴訟,請求減少價金,即屬無據。至上訴人就上述項之瑕疵,主張被上訴人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請求減少價金,雖不受上開六個月之限制,然上揭八座結構主樑,未依法辦理變更設計,並未影響結構安全,且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兩造已達成修繕之合意,並參酌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上述鑑定報告及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暨內政部「九二一震災受損建築物安全鑑定小組」所為可作修繕補強最終鑑定結論等情,認為上訴人依物之瑕疵擔保之法律關係,請求減少價金,亦屬無據。綜上所述,上訴人先位聲明及追加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備位聲明之請求,均無理由,不應准許等詞,為其判斷之基礎。
按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前段之規定,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所謂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者,係指以保護他人為目的之法律,亦即一般防止妨害他人權益或禁止侵害他人權益之法律而言。建築改良物為土地改良物之一,為具高價值之不動產,其興建、使用應依法管理(土地法第五條、第一百六十一條、建築法第一條、第二十八條參照),倘於興建時有設計缺失、未按規定施工,或偷工減料情事,即足以影響建築改良物本身之使用及其價值。關於建築改良物之興建,建築法第三十九條規定:「起造人應依照核定工程圖樣及說明書施工;如於興工前或施工中變更設計時,仍應依照本法申請辦理。」,準此,建築法就起造人所為規範,自為保護他人為目的之法律,即應負誠實履行義務,不得違反,如有違反而造成建築改良物之損害,對建築改良物所有人,難謂毋庸負損害賠償責任。且此之所謂損害,不以人身之損害為限,亦包括建築改良物應有價值之財產損害在內。本件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為系爭建物之起造人,有違反建築法第三十九條規定,未依核定工程圖樣施工,造成諸多施工瑕疵之情事,致其所有之系爭建物損壞云云(見原審卷第三宗第三○頁反面、第三二頁),倘屬真實,則上訴人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損害,即非全然無據。原審就上訴人上述之攻擊方法,竟恝置不論,自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其次,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之權責,僅在執行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決議事項暨公寓大廈管理維護工作而已(參見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三條第八款),其無權就區分所有權人私法上糾紛與建商和解,故縱上訴人所屬之「香格里拉」大樓管理委員會就系爭大樓(含系爭建物在內)於九二一地震後之八十八年十月十六日與被上訴人達成修復協議,上訴人自不受拘束。原審以上訴人所屬大樓管理委員會與被上訴人達成協議,即認兩造已達成修繕之合意,而為不利於上訴人之判斷,亦有未合。末查,損害賠償之數額,自應視其實際所受損害之程度以定其標準,如實際確已受有損害,而其數額不能為確切之證明者,法院自可依其調查所得,斟酌情形為之判斷,此觀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二項之規定自明。原審既認定被上訴人對於癸○○等七人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規定,癸○○等七人得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損害,所受之損害以系爭建物修繕補強期間所為之工程費用暨生活上必要支出及所失利益,則癸○○等七人所受之損害,其數額縱不能為確切之證明,法院非不得依其調查所得,斟酌情形為之判斷。原審就此未詳加調查審認,即以上訴人癸○○等七人未提出任何數額及證明方法,而駁回上訴人癸○○等七人該部分之請求,尤欠允洽。再者,本件被上訴人先位聲明部分,既經發回,則備位聲明部分,併予發回。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又上訴人壬○○既主張其係代位前手曾桂珍,依民法第三百五十四條、第三百五十九條、第三百六十五條之規定解除曾桂珍與被上訴人間之買賣契約,則其能否直接請求被上訴人對自已返還價金及利息?其次,上訴人主張其或其前手向被上訴人買受系爭建物有物之瑕疵,被上訴人應負擔保之責,而請求減少價金,則其能否以起訴求為形成之判決?其追加備位聲明,請求被上訴人給付附表三所示之金額,究依何法律關係為請求?案經發回,應併予查明及闡明,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五 年 六 月 八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劉 延 村
法官 劉 福 來法官 黃 秀 得法官 吳 謀 焰法官 顏 南 全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中 華 民 國 九十五 年 六 月 二十 日
J

資料解析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