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格式

本畫面之內容係由程式自動解析並重新分段編排,正確之分段應以原內容為準。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8 年台上字第 2936 號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8 年 06 月 04 日
裁判案由: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三六號
上 訴 人 乙○○ 女
丙○○ 男甲○○ 男丁○○ 男右上訴人等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罪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八十八年二月四日第二審判決(八十七年度上訴字第一五九七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六年度偵字第二○○八三號)後,乙○○、丙○○、甲○○不服提起上訴,丁○○部分依職權逕送審判,視為已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原判決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理 由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乙○○、丙○○、甲○○、丁○○有其事實欄所載之犯行,因將第一審判決撤銷,改判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論處丁○○共同連續非法運輸第二級毒品罪刑(處無期徒刑,併科罰金新台幣一百萬元,褫奪公權終身),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論處乙○○共同非法輸入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刑(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併科罰金五萬元),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均論處丙○○、甲○○共同非法運輸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刑(各處有期徒刑八年),固非無見。
惟查:(一)、測謊鑑定,係依一般人在說謊時,會產生遲疑、緊張、恐懼、不安等心理波動現象,乃以科學方法,由鑑定人利用測謊儀器,將受測者之上開情緒波動反應情形加以紀錄,用以分析判斷受測者之供述是否違反其內心之真意而屬虛偽不實。故測謊鑑定,倘鑑定人具備專業之知識技能,復基於保障緘默權而事先獲得受測者之同意,所使用之測謊儀器及其測試之問題與方法又具專業可靠性時,該測謊結果,如就有利之供述,經鑑定人分析判斷有不實之情緒波動反應,依補強性法則,雖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但非無證據能力,仍得供裁判之佐證,其證明力如何,事實審法院有自由判斷之職權;反之,若其有利之供述,經鑑定並無任何虛偽供述之情緒波動反應,又無其他合法之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該部分之犯罪事實時,即可印證其真實性,非不得為有利於受測者之認定。原判決於理由欄四內,依憑第一審囑託台灣省政府警政廳刑事警察大隊對上訴人等四人實施測謊鑑定結果,就其中問題回答呈不實反應部分,採為認定上訴人等四人有其事實欄一所示犯行之佐證。然該測謊鑑定,尚對乙○○詢問:「有關本案,你有無出資購買扣案之安非他命﹖」乙○○供稱:「沒有」,此部分經鑑定結果,並無任何不實之情緒波動反應,有該鑑驗通知書載明可稽(一審卷第一五九頁)。原判決對此有利於乙○○之證據,未加採納,並未明其理由,逕行認定乙○○與綽號「大胖」者,共同向大陸汕頭男子「李文聖」購得安非他命一百十九包云云,已有未合。又乙○○紿終否認有本件犯行,而丁○○在第一審於八十七年一月二十二日調查時,供明係與貨主「楊泰光」接洽(一審卷第一四二頁反面),乙○○及其原審之選任辯護人亦提供貨主即綽號「大胖」者之真實姓名為「楊泰光」等資料供查(原審卷第九十八頁、第九十九頁、第一七九頁反面),原審並未依上揭資料查明前述一百十九包安非他命之貨主究係何人,遽為不利於乙○○之認定,自屬違背法令。(二)、科刑之判決書,須將認定之犯罪事實詳載於事實欄,然後於理由欄內逐一說明其憑以認定之證據,倘事實欄已有及,而理由欄未加說明,即屬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原判決於事實欄二內,記載丁○○與楊俊森、黃孟芳、藍富村及綽號「小白」等人,自大陸地區私運十包安非他命進入台灣地區,為調查人員查獲扣押,但於理由欄五內,就此部分被查扣之所謂安非他命,如何認定確屬安非他命無誤,並未明其所憑之證據,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誤。又原判決事實欄二部分,丁○○始終未曾到案供述,原審審理中,檢察官僅將八十七年度偵字第二二八九二號、第二二八九三號、第二二八九四號、第二七一九六號偵查卷之影本送請併辦,原審並未調借原有卷證資料,僅憑尚欠明瞭之影本資料即採為認定丁○○有此部分犯行所憑之證據,殊嫌率斷。(三)、訊問被告,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方法;又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違法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證據,為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八條、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所明定。則被告之自白,倘係出於上開不正之方法,並非出於其任意性之自白,即其取得自白之程序已非適法,不論其自白內容是否確與事實相符,因其係非適法取得之證據,自不具證據能力,不得採為判決之基礎,故審理事實之法院,遇有被告對於自白提出刑求之抗辯時,即應先於其他事實而為調查,否則即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丙○○於原審調查時供稱:「我有被調查站刑求」(原審卷第四十一頁反面),甲○○於第一審及原審調查時,亦相繼辯稱:「不知道運的是安非他命,調查員有打我」,「調查站有刑求我,並說在檢察官那邊不能翻供」(一審卷第十四頁,原審卷第四十一頁)。原審對上開遭調查員刑求方為自白之辯解,未依法加以調查,即採為判決之基礎,顯已違背法令。以上,或為乙○○、丙○○、甲○○上訴意旨所指摘,或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應認原判決均有發回更審之原因。丁○○關於原判決事實欄一部分,及原判決理由欄十對丁○○、乙○○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基於審判不可分之原則,均一併予以發回,附此說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六 月 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張 淳 淙法官 林 永 茂法官 洪 明 輝法官 蔡 清 遊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六 月 十 日

資料解析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