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格式

本畫面之內容係由程式自動解析並重新分段編排,正確之分段應以原內容為準。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101 年勞上易字第 66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12 月 25 日
裁判案由:給付職業災害補償金等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1年度勞上易字第66號上 訴 人 盧陳秀鳳即達明企業社訴訟代理人 陳文雄律師複 代理人 康勝男律師被 上訴人 王懷德
王心穎王晨德兼 上三人法定代理人 曾佳榕訴訟代理人 陳志勇律師複 代理人 謝碧鳳律師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職業災害補償金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1年4月19日臺灣桃園地方法院99年度勞訴字第80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102年12月11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給付超過新臺幣捌拾肆萬元本息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暨除確定部分外訴訟費用之裁判均廢棄。
前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其餘上訴駁回。
第一審(除確定部分外)、及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十分之七,餘由被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曾佳榕為王敦聖之配偶,被上訴人王懷德、王心穎、王晨德為曾佳榕及王敦聖之子女。王敦聖自民國(下同)99年5月6日起受僱於上訴人擔任機台操作助手,薪資每小時新臺幣(下同)100元。詎王敦聖自到職日起至同年5月18日之期間,於上訴人處每天工作11小時以上,長期處於疲勞工作狀態,致99年5月19日於工作中突然引發心臟病而死亡。王敦聖之死亡與長期疲勞工作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應屬過勞死之職業災害。惟上訴人未為王敦聖投保勞工保險,亦拒絕依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規定給付職業災害補償,致被上訴人無法領取職業災害死亡給付,雖經桃園縣政府勞資爭議調解,亦因兩造無法達成共識而不成立。為此依序依勞基法第59條、勞工保險條例(下稱勞保條例)第63條、第64條、第72條第1項及民法第184條第2項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被上訴人126萬1,710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99年9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被上訴人逾上開部分之請求,經原審判決駁回,未據被上訴人提起上訴,業已確定,不在本件審理範圍)。
二、上訴人則以:由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下稱:桃園地檢署)開立王敦聖之相驗屍體證明書記載可知,其死亡原因為心臟病突發,並早有心血管疾病病史。王敦聖於伊處工作時間僅有13天,且工作期間只有10天加班,請假總計為1.5天又4小時,實際上班工作之天數僅有10天,不符行政院勞工委員會過勞死之認定標準,王敦聖顯無過勞情形。再者,認定過勞死所需條件之一為異常身心壓力問題,以王敦聖僅係擔任幫忙或協助師傅傳遞工具等輔助性工作,工作內容並非粗重又無需趕工,根本無工作壓力可言。此外,被上訴人未能證明王敦聖之死亡與其工作業務之執行有因果關係,自難僅憑長庚醫院鑑定報告即認定王敦聖之死亡屬於職業災害。上訴人員工未滿五人,非屬勞保條例所列之強制投保單位,自無勞保條例第72條第1項、第63條、第64條適用餘地。另王敦聖隱瞞其患有嚴重心臟疾病之事實而與上訴人訂立勞動契約,有違誠信原則,上訴人得拒絕賠償等語置辯。
三、原審判決:(一)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126萬1,710元,及自99年9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依年息5%計算之利息。
(二)被上訴人其餘之訴駁回。
(三)被上訴人以42萬1,000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上訴人如以126萬1,710元為被上訴人預供擔保後,得免假執行。
上訴人對其不利部分不服,提起上訴,其聲明為:
(一)原判決不利於上訴人部分廢棄。
(二)上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被上訴人於本院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事項(本院卷第121頁至同頁背面、第166頁):(一)被上訴人曾佳榕之配偶王敦聖自99年5月6日起至上訴人處任職工作。
(二)王敦聖於99年5月19日工作時,因心臟病發而死亡,有桃園地檢署相驗屍體證明書可按(原審卷第14頁)。
(三)王敦聖工作之薪資每小時為100元,月投保薪資為2萬4,000元。
(四)上訴人於77年10月21日起即向勞工保險局申請設立為勞工保
險投保單位,惟並未替王敦聖辦理參加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
(五)王敦聖於心臟病發死亡前,最後正常工作時間為99年5月15日,有王敦聖之打卡資料可按(原審卷第29頁)。
(六)被上訴人王懷德、王心穎、王晨德為王敦聖之子女,有戶籍謄本可稽(原審卷第12頁至第13頁)。
(七)王敦聖勞保年資一共為7年又347天,如本件非屬職業災害,
依照勞保條例,被上訴人可以請求5個月月投保薪資的喪葬津貼及30個月的遺屬津貼(勞保條例第63條-2)。
五、被上訴人主張王敦聖之死亡與長期疲勞工作有相當因果關係,應屬過勞死之職業災害。上訴人拒絕給付職業災害補償,又未依法為王敦聖辦理勞工保險,致被上訴人無法向勞工保險局領取死亡給付,上訴人自應依法補償或賠償等語,惟為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詞置辯。茲論述如下:
(一)王敦聖於99年5月19日工作時因心臟病發而死亡,是否屬過
勞死之職業災害?上訴人是否應依勞基法第59條第4款補償被上訴人?
1.按勞基法第59條規定:「勞工因遭遇職業災害而死亡、殘廢、傷害或疾病時,雇主應依左列規定予以補償。…四、勞工遭遇職業傷害或罹患職業病而死亡時,雇主除給與五個月平均工資之喪葬費外,並應一次給與其遺屬四十個月平均工資之死亡補償。…。」該條所稱之「職業災害」包括「職業傷害」及「職業病」,惟勞基法除就職業病於該條第1款明定依勞保條例有關規定認定種類及醫療範圍外,對屬於職業傷害之職業災害,則未設定義規定及認定標準。參酌勞工安全衛生法第2條第4項、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依勞保條例授權發布之「勞工保險被保險人因執行職務而致傷病審查準則」等規定,勞基法第59條所稱「因遭遇職業傷害而死亡」、「因遭遇職業災害而死亡」,當指雇主提供工作場所之安全與衛生設備等職業上原因,或勞工因執行職務而致生死亡。基此,勞基法所謂之職業災害,應以該災害係勞工本於勞動契約,在雇主支配下之勞動過程中發生(學說上稱為「業務遂行性」)。再者,職業災害補償在本質上既屬損失填補之一種型態,自須以業務和勞工傷病之間有一定因果關係存在為必要。亦即災害與勞工所擔任之業務間存在相當因果關係(學說上稱之為「業務起因性」)。質言之,勞基法規定之職業災害,必須同時滿足「業務遂行性」及「業務起因性」,缺一不可。
2.查王敦聖於99年5月19日在工作中喪失知覺而倒下,經緊急送往桃園縣壢新醫院急救,仍於同日21時死亡,直接引起死亡原因為心因性猝死,先行原因為工作中心臟病發、陳舊性心血管疾病史等事實,有桃園地檢署相驗屍體證明書(原審卷第14頁)、桃園縣政府消防局救護紀錄表、壢新醫院急診病歷、急診護理評估紀錄、急診護理記錄(原審壢新醫院病歷影本卷)可按,並為兩造所不爭,固已符合前述「業務遂行性」之要件。惟王敦聖曾於99年2月1日因急性心肌梗塞由桃園縣壢新醫院轉診林口長庚醫院,且出現病危狀況,嗣則接受心導管檢查及冠狀動脈氣球擴張術(原審林口長庚醫院病歷影本卷);其於上訴人處所擔任者為內容並不粗重之機台操作助手職務,任職期間僅13天,期間雖有10天每次2至3小時加班,但加班當日亦有請假情形(5月17、18、19日),於心臟病發死亡前3天(5月16、17、18日)之工作時間各約4小時、11小時及3.5小時(原審卷第29頁),此外亦無證據顯示王敦聖任職期間有何與工作有關之異常事件或工作負荷過重之過勞情事。綜觀上情,實難遽認其因心臟病發死亡與所從事之工作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是王敦聖之死亡雖具備「業務遂行性」,惟因欠缺「業務起因性」,依前所述,本件即非屬勞基法規定之職業災害,上訴人自無須依勞基法第59條第4款規定對被上訴人負補償責任。
3.至林口長庚醫院就原審法院依上訴人聲請委為職業傷病鑑定乙節,雖於100年10月14日出具(100)長庚院法字第1117號醫療鑑定意見,並於結論部分載有:「…就職業醫學上疾病、暴露、時序性、一致性及相關因素等資料,該案疑似過勞之職業傷病評估結果應屬職業促發之疾病。」等語(原審卷第143頁)。惟細繹其理由構成乃:鑑定個案之工作內容應非粗重、應無趕工之壓力、發病當時至前1天沒有嚴重異常事件、沒有短期工作過重的情形、發病前1週內沒有常態性長時間勞動、工作場所中的心理壓力為輕度、非因工作造成的心理負荷為中度等(原審卷第141頁、第142頁),在在與其判斷憑藉之「職業促發腦血管及心臟疾病之認定參考指引」所要求認定過勞需符合「工作負荷過重」之基本要件不合。況且,該鑑定意見亦明白表示鑑定個案「確實因來自經濟和家庭問題壓力產生壓力」(原審卷第143頁),益見王敦聖之壓力來源,與其從事之工作本身尚乏關聯,實難推論其之死亡係因職業促發所致。該醫療鑑定意見存有結論與理由矛盾情事,無從作為王敦聖死亡屬於職業災害之證據。
(二)上訴人有向勞工保險局申請設立為勞工保險投保單位,卻未
替王敦聖辦理參加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是否應依勞保條例第63條、第64條、第72條第1項等規定,賠償被上訴人之損失?
1.按年滿15歲以上,65歲以下受僱於僱用5人以上公司、行號之員工,應以其雇主或所屬團體或所屬機關為投保單位,全部參加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強制參加之勞工參加保險後,其投保單位僱用勞工減至4人以下時,仍應繼續參加勞工保險;各投保單位應為其所屬勞工,辦理投保手續及其他有關保險事務,並備僱用員工或會員名冊;投保單位違反勞保條例規定,未為其所屬勞工辦理投保手續者,勞工因此所受之損失,應由投保單位依勞保條例規定之給付標準賠償之。勞保條例第6條第1項第2款、第7條、第10條第1項、第72條第1項後段分別定有明文。
2.被上訴人除依勞基法第59條第4款規定為請求外,亦以上訴人未為王敦聖辦理參加勞工保險為由,另本於勞保條例第72條第1項,請求上訴人依同條例第63條、第64條規定之死亡給付標準負賠償責任。上訴人則以王敦聖之死亡非屬職業災害,本不生勞保條例第64條職災補償問題,伊雖為勞工保險投保單位,惟僱用員工未滿5人,依勞保條例第8條第1項第2款規定,王敦聖亦得自願投保,其不肯提供身分證等個人資料,實乃自行選擇不投保,而非上訴人不為之投保云云置辯。經查:
(1)勞工保險承保之範圍,除被保險人所受之職業災害外,亦及
於普通事故,此觀勞保條例第2條規定即明。本件王敦聖因心臟病發死亡,雖難認與所從事之工作有相當因果關係,而非屬職業災害,惟在普通事故致死之場合,若上訴人違反勞保條例未為王敦聖辦理投保手續,致被上訴人原依勞保條例申領死亡給付之權利受有損害,被上訴人自得本於勞保條例第72條第1項後段規定,請求上訴人賠償。
(2)按勞保條例除於第6條、第7條及第10條,分別定有強制參加
勞工保險、勞工人數減少不影響繼續參加勞工保險義務,以及各投保單位應為所屬勞工辦理投保手續之明文外,行政院勞工委員會早於92年6月27日即以勞保3字第0000000000號函表示:「…至僱用員工未滿5人之事業單位,其雖屬勞工保險自願加保單位,惟該單位如有成立投保單位,即應為所屬全體勞工辦理加保。」上訴人自承於77年10月21日起即向勞工保險局申請設立為勞工保險投保單位(勞工保險證號0000000),則依前揭函釋,無論上訴人僱用員工人數究為幾人,均有為新聘之王敦聖辦理參加勞工保險成為被保險人之法定義務,王敦聖既僅受僱於上訴人,亦必須且只能以上訴人為投保單位參加勞工保險。上訴人以伊僱用員工未滿5人為由,主張王敦聖得自願投保或選擇是否在上訴人處投保云云,實乃誤解法令而無足採。
(3)上訴人復稱其自王敦聖到場工作時,即要求王敦聖提供身分
證以便辦理投保事宜,但王敦聖多方推託,故非上訴人不為其投保,實係王敦聖不願投保云云,惟僅空口抗辯,未據提出任何事證以實其說。況且,勞工保險屬於強制保險,參加與否非取決於受雇人之意願,勞保條例第6條、第7條及第10條亦為強行規定,當事人不得以契約任意加以變更或免除而排除其適用。上訴人既受各該規定之拘束,縱王敦聖不願參加,上訴人仍有為其投保之義務,不容以王敦聖選擇不投保而脫免其責。
3.綜上所述,上訴人為勞工保險投保單位,負有為其所屬全體勞工辦理參加勞工保險成為被保險人之法定強制義務。王敦聖自99年5月6日至上訴人處任職,上訴人未於當日通知勞工保險之保險人(勞保條例第11條第1項前段),更從未為王敦聖辦理投保手續及其他有關保險事務,致王敦聖於同年月19日因心臟病發死亡後,被上訴人不能獲得勞保條例規定之喪葬津貼及遺屬津貼,其所受損害自應依勞保條例第72條第1項後段規定由上訴人負責賠償。
(三)王敦聖是否在前往上訴人處應徵工作時,隱瞞罹患嚴重心臟
疾病之事實而有違民法第148條誠信原則,上訴人得拒絕賠償?
1.按民法第148條第2項規定之誠實信用原則,雖為法律重要基本原則,惟其適用並非毫無限制,認定標準亦應著重於行使權利及履行義務時外部行為之公平性。若行為人之客觀行為與其行使權利、履行義務並無關聯,且未造成相對人之額外負擔,亦與公平正義無何齟齬,即不生違背誠信原則之問題。
2.查上訴人之所以須對被上訴人負賠償責任,係緣於上訴人未為王敦聖辦理勞工保險,致被上訴人原依勞保條例申領死亡給付之權利受有損害,與王敦聖之死亡是否屬於職業災害並無關聯。姑且不論王敦聖就其過去病史應否主動說明,上訴人為其全體勞工辦理投保事宜,乃勞保條例規定之強制義務,王敦聖是否向上訴人揭露過去病史,與上訴人應履行之法定義務不生影響,且未造成上訴人之額外負擔,則王敦聖未主動將過去病史向上訴人揭露,尚難遽指有何違反誠信原則。
(四)據上,被上訴人本於勞保條例第72條第1項後段,請求上訴
人賠償損害,洵屬有據。經查兩造就王敦聖前有勞保年資共
7 年347天、受僱於上訴人時薪資每小時100元、月投保薪資為2萬4,000元、被上訴人可依勞保條例第63條之2請求5個月月投保薪資的喪葬津貼及30個月的遺屬津貼等節,俱不爭執(本院卷第165頁背面至第166頁),則被上訴人得請求上訴人賠償共84萬元之損害【計算式:[(24,000×5)+(24,000×30)=840,000]】,逾此部分之請求即屬無據。
(五)被上訴人另本於民法第184條第2項規定,對上訴人為不真正
預備合併之請求,本院已認其先位之訴為有理由而准許,對此備位請求即毋庸裁判。
六、綜上所述,被上訴人本於勞保條例第72條第1項後段,請求上訴人賠償損害84萬元,及自99年9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所為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就超過上開准許部分,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為准、免假執行之宣告,於法自有未洽。上訴意旨就此部分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應予准許,爰改判如主文第二項所示。至於上開應准許部分,原審判命上訴人給付,並為准、免假執行之宣告,其理由雖有不同,然結論並無二致,仍應予維持,上訴意旨,就此部分,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為無理由,應駁回此部分之上訴。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經審酌後,認與本件結論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贅述,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449條第2項、第79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12 月 25 日
勞工法庭
審判長法 官 滕允潔
法 官 陶亞琴法 官 陳麗芬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12 月 25 日
書記官 黃千鶴

資料解析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