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格式

本畫面之內容係由程式自動解析並重新分段編排,正確之分段應以原內容為準。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01 年家上更(一)字第 1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3 月 06 日
裁判案由:剩餘財產分配等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判決 101年度家上更(一)字第1號上 訴 人 吳繡嵐訴訟代理人 余梅涓律師被 上 訴人 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臺中市豐原榮民
服務處法定代理人 程春正訴訟代理人 林瓊嘉律師複 代 理人 紀岳良律師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剩餘財產分配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9年6月8日臺灣臺中地方法院99年度家訴字第40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發回更審,本院於102年2月20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
一、依民國101年6月1日施行之家事事件法第197條第1、2項規定,除本法別有規定外,本法於施行前發生之家事事件亦適用之;本法施行前已繫屬尚未終結之家事事件,依其進行程度,由繫屬之法院依本法所定程序終結之,已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行為,效力不受影響。查本件係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已繫屬尚未終結之家事事件,依上開規定,應由本院依其進行程度,依家事事件法所定程序終結之,合先敘明。
二、按當事人之法定代理權消滅者,訴訟程序在有法定代理人承受其訴訟以前,當然停止;而當事人有訴訟代理人者,訴訟程序不因其法定代理權消滅而當然停止;又當事人之新任法定代理人,於得為承受時,應即為承受之聲明;聲明承受訴訟,應提出書狀於受訴法院,由法院送達於他造,民事訴訟法第170條、第173條、第175條第1項及第176條分別定有明文。查被上訴人原名稱為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台中縣榮民服務處,嗣因配合台中縣、市於民國99年12月25日合併升格改制,現變更名稱為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台中市豐原榮民服務處(下稱台中市豐原榮民服務處);又其法定代理人原為錢景瑜,而於101年7月27日本件審理中變更為甲○○,且已由甲○○於101年10月17日具狀向本院聲明承受訴訟及變更其單位名稱等情,有台中市豐原榮民服務處資料查詢及甲○○之聲明承受訴訟狀各1份附卷可稽(見本院更(一)審卷第35-38頁),核與上開規定尚無不符,自應准許。
三、又上訴人於原審以其養母即訴外人李林阿桃對訴外人李繼鸞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而其係李林阿桃之繼承人,自得繼承李林阿桃之是項權利,而得對李繼鸞之遺產為主張,乃依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及繼承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應將李繼鸞所有坐落台中市東勢區(臺中縣、市於99年12月25日合併升格改制前為中縣東勢鎮○○○段○○○段000○00地號土地及其上門牌號碼台中市○○區○○街000○00號房屋(下稱系爭房地)之應有部分2分之l,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予上訴人,並應給付李繼鸞於郵局及第一商業銀行之存款(下稱系爭存款)之2分之1予上訴人;嗣於本院前審審理中,追加備位聲明,請求確認上訴人對於李繼鸞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存在;復於本院審理中,捨棄前開備位聲明之主張(見本院更(一)審卷第33頁)。而剩餘財產較少之一方配偶,對剩餘財產較多之他方配偶得請求雙方剩餘財產差額之2分之1,此種請求權為債權,並非對個別不動產上之物權,其債權之計算乃為財產總價值之2分之1係以價額計算,是依民法第1030條之1規定,所得主張之權利,乃抽象之債權,而非對特定之物(動產或不動產)所得主張,是上訴人主張對系爭房地有2分之1之權利云云,即非可採。上訴人經本院予以闡明後,乃就97年8月27日李林阿桃死亡時,李林阿桃與李繼鸞之剩餘財產,計算該二者價額之差額,並據以更正其訴之聲明(即前審先位聲明)為請求被上訴人應給付新台幣(下同)3,131,501元予上訴人(見本院卷更(一)審第82頁),核屬訴之聲明之更正,附為說明。
貳、兩造主張
一、上訴人主張:(一)上訴人之被繼承人即養母李林阿桃(即吳林阿桃,於97年8
月27日死亡)於63年12月21日與李繼鸞(於98年4月18日死亡,由被上訴人為其遺產管理人)結婚後,未以契約訂定夫妻財產制,是應以法定財產制為其夫妻財產制。嗣李繼鸞於婚姻關係存續中之87年12月19日,有償取得系爭房地所有權;另於郵局及第一商業銀行存有系爭存款。茲因李林阿桃死亡而與李繼鸞間之法定財產關係消滅,其對李繼鸞之系爭房地及存款,各有2分之1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並由上訴人繼承。然經上訴人請求給付,竟遭被上訴人拒絕,並否認上訴人繼承之該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之存在。
(二)於96年5月23日修正前民法第1030條之l第3項之剩餘財產分
配請求權,固規定不得讓與或繼承。但修正後已刪除上開條項之規定,其立法意旨乃因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雖係本於身分而產生,但不具專屬性,仍具有「財產權」性質,可為讓與、繼承或為強制執行之標的,並無不妥。若以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為專屬權,民法第1009條、第1011條之規定意義盡失,無法保障債權人之利益,亦對請求權人之繼承人不利。故倘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剩餘財產較少之一方之繼承人得對生存之他方配偶請求剩餘財產之差額而計入繼承法上之應繼財產;死亡配偶之債權人亦得代位請求該剩餘財產差額分配之權利;倘法定財產制消滅時,剩餘財產較多之一方先死亡,則生存之他方可先請求剩餘差額之半數,再以繼承人之身分與其他血親繼承人共同繼承。
(三)而李林阿桃與李繼鸞於婚姻關係存續中即87年12月19日取得
系爭房地(約值75,6208元)及郵局、第一銀行存款(金額5,511,396元),皆登記於李繼鸞名下,李林阿桃名下僅有存款4,602元,且上開土地、建物及存款非李繼鸞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者;嗣剩餘財產較少之李林阿桃先於李繼鸞於97年8月29日死亡,其二人間之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依上述,其繼承人得對生存之配偶請求該剩餘財產之差額而計入繼承法上之應繼財產。則依民法第1005條、第1030條之1之規定,上訴人自得繼承請求平均分配其差額,即李繼鸞之系爭房地及存款扣除李林阿桃存款後之2分之1,即3,131,501元【計算式:(756208+0000000-4602)÷2=0000000】。
(四)又上訴人自小被訴外人吳玉官與吳林阿桃收養,後養父母離
婚,其跟隨養母吳林阿桃生活,嗣吳林阿桃與李繼鸞結婚,吳林阿桃為冠夫姓更名為李林阿桃,上訴人即與養母李林阿桃及李繼鸞共同生活,彼此照顧,直至養母李林阿桃於97年8月29日死亡,李繼鸞亦相繼於98年4月18日過世。而上訴人自12歲開始,即與其養母李林阿桃及李繼鸞共同生活,期間李繼鸞未曾工作,皆由其李林阿桃工作養家,直至上訴人出外工作時,負擔家計,家境始有所改善,尤其李繼鸞自93年開始,即因罹患肺腺癌第四期,須人照料,上訴人自費請看護照料,並台北、台中兩地奔波,關心照顧李繼鸞病情,李繼鸞亦相當疼惜上訴人,且曾於93年間向法院聲請收養上訴人,惟因資格不符遭駁回,由此得知,上訴人甚為孝順,更重情義,極盡照顧繼父李繼鸞之責任。今被上訴人以上訴人繼父李繼鸞無繼承人為由,以李繼鸞之遺產管理人身分,欲強行處理李繼鸞遺體,完全忽視李繼鸞要求上訴人辦理後事之遺願,上訴人為完成李繼鸞遺願,同意全額支付處理李繼鸞後事之金額,被上訴人始願將李繼鸞大體交付上訴人。綜上,爰依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及繼承之法律關係,提起本訴,並聲明:被上訴人應給付3,131,501元予上訴人。
二、被上訴人則以:(一)按新增訂民法親屬編施行法第6條之3條文採溯及既往規定,
新修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回歸96年修法前之規定,顯見96年修法將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列為非專屬權係立法之不當,始有回復夫妻專屬權之規定,以免因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之規定變相制裁婚姻,故上訴人主張得代位請求,顯與社會常情相悖,更與立法沿革不符。
(二)又人之權利始於出生,終於死亡,民法第6條定有明文。而
於96年5月23日修正後民法第1030條之l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之所以修正為不具一身專屬性之權利,並非在否定民法第6條之基本概念,其目的是在給請求權人(即本件李繼鸞之繼承人)得繼承之權利,而非認死亡配偶(即李林阿桃)之繼承人仍得請求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亦即,於夫妻之一方死亡時,死亡配偶已因死亡而無權利能力,如何因死亡而取得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故主張死亡配偶得取得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顯與民法權利能力之基本架構不合。再如死亡配偶得請求夫妻剩餘財產分配,生存配偶如何向死亡配偶請求?如此將法律關係複雜化,社會生活混亂化,絕非家事事件之立法目的。上訴人主張得代位請求,顯非適當。(三)再本件如發生在雷同案例,年邁之單身榮民因配偶死亡,過
去不相往來之配偶婚前子女,以年輕力壯之人,雙方並無任何家長家屬關係,亦無互負扶養義務更未曾往來。如容許年輕者請求年邁之榮民,將婚後財產半數交予該年輕者,年邁之長者如何生活?年輕之姻親形同不勞而獲,因榮民之配偶死亡,即得擷取年邁者之財產,妨害年邁者之終身安養,絕非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之立法目的,故本件原審認上訴人不得代位請求,應屬適當,且符合高齡化社會之老人保障,復參諸修法後將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已修正回夫妻專屬權利,不得代位請求,上訴人之訴顯無理由。
(四)綜上,上訴人養母李林阿桃於97年8月29日死亡時,其權利
能力即告消滅,對於斯時尚生存之配偶李繼鸞,自無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之可言。李林阿桃對李繼鸞既無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即無上訴人所主張其得繼承該項請求權之餘地。是上訴人本於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及繼承之法律關係,所為之請求,均屬無理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上訴人之訴駁回。
參、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並聲明:1.原判決廢棄;2.被上訴人應給付3,131,501元予上訴人。被上訴人則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肆、本院得心證之理由
一、按夫妻未以契約訂立夫妻財產制者,除本法另有規定外,以法定財產制為其夫妻財產制;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夫或妻現存之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中所負債務後,如有剩餘,其雙方剩餘財產之差額,應平均分配,但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及慰撫金不在此限,民法第1005條、第1030條之l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而除離婚外,夫妻之一方死亡亦屬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之原因之一,但此夫妻之一方死亡時,為保護生存一方配偶,僅生存一方配偶得取得對死亡一方配偶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惟死亡一方配偶並無法取得對生存一方配偶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蓋因人之權利始於出生,終於死亡,此為民法第6條所明定,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係於一方配偶死亡時「同時」發生,而該死亡一方配偶之權利能力於死亡時即「同時」消滅,自無從取得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該死亡一方配偶之債權人或繼承人亦無從為代位或繼承該項權利。雖上訴人引用學者戴東雄教授之見解,而認剩餘財產較少之一方配偶因先死亡而消滅法定財產制時,其繼承人得對生存之他方配偶請求該剩餘財產之差額而計入繼承法上之應繼財產;死亡配偶之債權人亦得代位請求該剩餘財產差額分配之權利等語(見本院前審卷第52頁)。然倘認死亡一方配偶於死亡時,得同時取得對生存一方配偶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實際上死亡一方配偶並無法自行行使該請求權,將造成死亡一方配偶之繼承人或債權人得對該生存一方配偶主張該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勢將影響生存一方配偶之財產權益,殊屬不當,亦非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之立法目的,自為本院所不採。是以,上訴人徒以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為財產權,而推論謂死亡一方配偶之繼承人亦得繼承死亡一方配偶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顯有誤會。
二、而上訴人主張:於96年5月23日修正民法第1030條之l第3項,刪除原規定「第一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依契約承諾或起訴者,不在此限」之規定,其立法理由係基於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本質仍屬財產權,不具專屬性,故伊得繼承李林阿桃之該項權利等語;然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辯稱:參諸101年12月26日修法後,將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修正回夫妻專屬權利,不得代位請求等語。經查:於96年5月23日修正前民法第1030條之l第3項,固規定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於96年5月23日修正後已刪除上開條項之規定,其立法意旨乃因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雖係本於身分而產生,但不具專屬性,仍具有「財產權」性質,可為讓與、繼承或為強制執行之標的。又於101年12月26日公布施行並於同年月28日生效之民法第1030條之1增訂第3項規定:「第一項請求權(即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亦即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係配偶之一身專屬權,僅夫或妻得為行使,不得讓與或繼承,且債權人不得代位行使。而揆諸該條文之立法理由,乃在保護配偶之一方不因他方積欠債務而遭債權人聲請分別財產制,使自己名下之財產遭分配而強制執行,進而必須承接他方配偶之債務,使自己名下之財產權遭受侵害,以避免夫債妻還或者妻債夫還之情事發生。復按關於親屬之事件,在民法親屬編施行前發生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別規定外,不適用民法親屬編之規定;其在修正前發生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別規定外,亦不適用修正後之規定。民法親屬編施行法第1條定有明文。本件係死亡配偶之繼承人主張其得繼承該死亡配偶之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而對生存配偶為請求,因此情形並非屬於101年12月28日修正後民法親屬編施行法第6條之3規定之情形,且於民法親屬編施行法亦無其他特別規定,故本件自仍應適用於101年12月28日修正前民法第1030條之1之規定,亦即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可為讓與或繼承之標的。至於96年5月23日修正後民法第1030條之l所定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之繼承,應係指夫妻之一方死亡時,由生存一方配偶取得對死亡一方配偶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後,該生存一方配偶嗣後又死亡或夫妻兩造係離婚之情形而言。
三、上訴人復主張:伊養母李林阿桃於63年12月21日與李繼鸞結婚,然李林阿桃與李繼鸞並未以契約訂立夫妻財產制;其後李林阿桃先於97年8月29日死亡,嗣李繼鸞亦於98年4月18日死亡;又伊因為李林阿桃之養子,故為李林阿桃之繼承人;另伊因與李繼鸞並無親子關係,故非李繼鸞之繼承人等事實,業據提出相關戶籍謄本為證,復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堪認上訴人此部分主張為真實。惟稽諸前揭說明,李林阿桃既先於其夫李繼鸞死亡,則李林阿桃於死亡時,其權利能力同時消滅,無法對李繼鸞取得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則上訴人縱為李林阿桃之繼承人,仍無從繼承該項權利。又民法第1140條代位繼承之規定,僅限於直系血親卑親屬,上訴人既與李繼鸞並無親子關係,亦不可能代位李林阿桃繼承李繼鸞之遺產。從而,上訴人雖係李林阿桃之繼承人,但因李林阿桃無法對李繼鸞取得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可供上訴人繼承,則上訴人主張李林阿桃對李繼鸞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而伊係李林阿桃之繼承人,自得繼承李林阿桃之該項權利,乃依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及繼承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應將李林阿桃與李繼鸞之剩餘財產差額之2分之1即3,131,501元給付予伊,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提證據,均與本院心證之形成,不生影響,爰不一一再加以論述,併此敘明。
五、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家事事件法第51條、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l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3 月 6 日
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 官 陳滿賢
法 官 朱 樑法 官 許秀芬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上訴人得上訴。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收受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理由書(須按他造人數附具繕本)。
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之委任狀。具有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第1項但書或第2項之情形為訴訟代理人者,另應附具律師及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該條項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書記官 李淑秋中 華 民 國 102 年 3 月 6 日

資料解析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