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格式

本畫面之內容係由程式自動解析並重新分段編排,正確之分段應以原內容為準。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58 年台上字第 1279 號 民事判例
案由摘要:撤銷親屬會議決議等
裁判日期:民國 58 年 05 月 08 日
裁判要旨:
民法第一千二百二十五條,僅規定應得特留分之人,如因被繼承人所為之遺贈,致其應得之數不足者,得按其不足之數由遺贈財產扣減之,並未認侵害特留分之遺贈為無效。
編註:
1.本則判例,依據民國 108 年 1 月 4 日修正,108 年 7 月 4 日施行之法院組織法第 57 條之 1 第 2 項,其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

上訴人 陳農盛(即陳連治之訴訟承受人)
劉連妹共同訴訟代理人 張永清律師被上訴人 陳黃碧蓮
黃中和黃中成黃中庸共同訴訟代理人 郭 能律師陳黃碧蓮訴訟代理人 高瑞錚律師右當事人間請求撤銷親屬會議決議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五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本件上訴人主張:上訴人陳農盛之被繼承人陳連治,及上訴人劉連妹,均係已故劉庚樹之同母異父妹(即林英與黃輝結婚後,生黃庚樹,黃輝死亡,林英改嫁與劉天財為妻,生下陳連治及劉連妹,黃庚樹被劉天財收養,改姓為劉),劉庚樹不幸於五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晚患嚴重腦溢血症,經送省立嘉義醫院急救,延至翌日中午死亡,遺有如第一審判決附表四筆土地,因無第一、二順位繼承人,故陳連治及劉連妹為其合法之第三順位繼承人,詎被上訴人陳黃碧蓮乃劉庚樹之本生姪女,與劉庚樹毗鄰而居,乘劉庚樹猝病,獲取劉庚樹之土地所有權狀,串通鄰居吳木山、蘇竹雄為見證人,偽造口授遺囑,將遺產全部贈與陳黃碧蓮,復聲請法院指定其兄弟即被上訴人黃中和黃中庸黃中成為親屬會議會員,於五十七年二月十日發出通知,同月十二日開會,陳連治劉連妹未及出席,僅黃中和、黃中成及黃中庸出席,擅行決議認定口授遺囑為真正,殊有未合等情,求為撤銷已故劉庚樹親屬會議於五十七年二月十二日所為決議,並確認上開口授遺囑為非真正之判決。而被上訴人則謂:劉庚樹係被上訴人之叔父,幼時其母黃林英喪夫,改適劉天財生有陳連治等二人,劉庚樹亦被收養,但劉庚樹因家庭生活困難,遂返回被上訴人陳黃碧蓮處共同生活,迄已二十餘年,三十八年間陳黃碧蓮之夫陳來死亡,回鄉處分遺產,在嘉義置產,因不識字,悉依劉庚樹出名購置,劉庚樹因與陳連治等異父同母兄妹,久無來往,自己又未結婚,或收養子女,生前常言其財產應由陳黃碧蓮繼承,五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晚,劉庚樹跌倒室內,呻吟不休,陳黃碧蓮買點心歸來,聞聲請鄰居吳木山蘇竹雄開門入內,劉庚樹自知危險,表明死後,遺囑贈與陳黃碧蓮,但要為其料理後事,及拜其公媽,並囑自其抽屜拿土地所有權狀,指定吳木山、蘇竹雄為見證人,由吳木山執筆寫口授遺囑,隨將其送省立嘉義醫院醫治,翌午死亡,特開親屬會議認定遺囑之真偽,而親屬會議會員,僅有上訴人等二人,不足法定人數,故聲請法院裁定追加指定其餘被上訴人三人為會員(上訴人等對此裁定抗告經駁回確定),於五十七年二月十日發出通知,定同月十二日下午三時開會,上訴人等故為缺席,被上訴人黃中和等三人到會決議遺囑真正,陳連治、劉連妹竟將遺產辦理繼承登記各二分之一,基於遺囑扣除上訴人等之特留分三分之一外,上訴人等自應將三十分之十應有部分登記與被上訴人陳黃碧蓮云云,爰反訴請求判命上訴人等各應將三十分之十應有部分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與被上訴人陳黃碧蓮。原審以已故劉庚樹本姓黃,為黃輝與繼室林英所生,黃輝死後,林英改嫁劉天財,劉庚樹亦經劉天財收養改姓為劉,劉天財與林英(均己亡故)僅生陳連治、劉連妹二人,另黃輝與前妻僅生黃長經一人,黃長經已死,死前生有被上訴人等,以及劉庚樹未有結婚,亦未收養子女之諸事,為兩造所不爭執,則劉庚樹之合法繼承人,自僅陳連治及劉連妹二人,劉庚樹生前所為對被上訴人陳黃碧蓮遺贈系爭土地之口授遺囑,依法應提經親屬會議認定其真偽,此項親屬會議依民法第一千一百三十條規定,應以會員五人組織之,除上訴人等二人外,尚缺三人,被上訴人陳黃碧蓮基於利害關係人地位,聲請法院裁定指定被上訴人黃中和、黃中庸、黃中成三人為會員(上訴人對此裁定抗告經駁回確定),陳黃碧蓮於五十七年二月十日對各會員發出通知,定同月十二日下午三時開會,上訴人等於同月十一日收到,有卷附掛號郵件收件回執二件可稽,參以民法並無規定應於會前何時發出通知,且上訴人等均居住同里,十一日收到通知,自無十二日不及赴會之情事,況屆時上訴人等復由黃中庸及訴外人陳火木登門邀請,經陳火木於第一審到庭結證在卷,則僅被上訴人黃中和、黃中庸、黃中成三人出席會議決議認定口授遺囑為真正,依法自無不合,上訴人等任意請求撤銷是項決議,應為無據,次查劉庚樹多年來與其本姓姪女陳黃碧蓮毗鄰而居,亦為上訴人等所不爭,且上訴人等雖均為劉庚樹之同母異父妹,彼此感情疏遠,罕有來往,劉庚樹復無妻子,客食於陳黃碧蓮家,心懷感激,常言死後將遺產給與陳黃碧蓮等情,業經其鄰人陳清山、吳新謀、潘鬧熱、陳玉枝、吳新桂、吳木山等人到庭結證屬實,則劉庚樹於死前口授遺囑將財產遺贈與陳黃碧蓮,自屬事非偶然,又劉庚樹於五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晚九時許患腦溢血跌倒房內,陳黃碧蓮自外買點心回來,聞呻吟聲,亟請鄰居吳木山、蘇竹雄開門入內,劉庚樹自知危險,請吳蘇二人見證,吳寫遺囑,將系爭土地四筆遺贈與陳黃碧蓮並請陳黃碧蓮料理後事,及祭祀其祖先,囑其取土地所有權狀後,將其送省立嘉義醫院急救,翌午死亡等情,亦經吳木山、蘇竹雄到庭結證在卷,核與原法院當庭命吳木山聽寫遺囑第一行文字之筆跡復屬相符,參以省立嘉義醫院醫師江秀雄於第一審證稱:劉庚樹於是晚十一時四十五分送至醫院,呈半昏迷半醒狀態,僅喊頭痛,至翌晨二時始完全昏迷,因進院時,尚能講話,表示生命中樞有生命能力,因此推斷送院二小時前完全清醒之可能性有百分之六十五至八十云云,自堪認定口授遺囑之成立為真正,雖訴外人黃茂雄於刑事法院證稱:五十六年十一月中旬陪劉連治至陳黃碧蓮家,見有棺材問起土地所有權狀事,陳黃碧蓮答稱不知云云,然陳黃碧蓮原無直陳之義務及必要,其不願將遺贈及已取得土地所有權狀之事,即行說出,暫以不知搪塞,未始不可,上訴人等竟藉是主張劉庚樹未有遺贈之事,要非有據,再吳木山戶籍上雖載已從嘉義市後庄里九鄰二號,遷移同市王田里十五號,但其實仍住後庄里九鄰二號,為劉庚樹之近鄰,經吳木山結證在卷,且吳木山因實際上未住農業分所宿舍,經認工作不力,記過一次,亦有卷附省農業試驗所嘉義分所文件可稽,是亦不能僅憑戶籍上已遷移,而否認其為劉庚樹作口授遺囑之事實,因之上訴人等請求確認該口授遺囑為非真正,亦難謂當,再劉庚樹所為遺贈,依法應扣除上訴人等之特留分後給付之,上訴人等既已辦理繼承登記,每人繼承系爭土地二分之一亦即三十分之十五,而依民法第一二二三條第四款規定,其每人之特留分僅為應繼分三分之一,即每人僅能繼承每筆土地六分之一,亦即三十分之五,則上訴人等每人自應將每筆土地之三十分之十移轉登記與被上訴人陳黃碧蓮,即陳黃碧蓮之反訴請求,尚屬有理,因將第一審所為本訴及反訴均於上訴人不利之判決予以維持,於法洵無違背,上訴論旨徒就採證上指摘原判決不當,非有理由,至謂劉庚樹本生父母一方之親屬不得為親屬會議會員,及侵害特留分之遺贈自始無效各節,按養子女與其本生親屬間之親屬關係,不因其被收養而受影響(見釋字第二十八號解釋),原確定裁定指定被上訴人黃中和等三人為親屬會議之會員,並無不合,又民法第一二二五條僅規定應得特留分之人,如因被繼承人所為之遺贈,致其應得之數不足者,得按其不足之數,由遺贈財產扣減之,並未認侵害特留分之遺贈為無效,上訴仍非有理。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77 年民事部分)第 575 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判例全文彙編(55年~59年)第 381-388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87 年民事部分)第 630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92 年民事部分)第 608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民國 16-94 年民事部分)第 549 頁
最高法院判例全文彙編-民國39年~94年民事部分(55~67年)第 624-
627 頁

資料解析中...請稍後